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挺,挺喜欢的。”
“我先回我房间,晚点去找你。”苏矜北戴上墨镜说道。
苏矜北吓了一跳,“啊,什么?没什么事啊。”
“子彤姐,这是什么意思。”
周时韫抿了抿唇,“楼下给你不代表我要马上走,我订了房间,明天走。”
苏矜北倚在窗框上,娇娇一笑,“周医生,好多天不见如隔好多秋啊,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
苏矜北撮了撮她的脑门,“小姑娘家哪来这么八卦的,赶紧看台词去。”
“你和阿恒跟上去,她跟谁见面,干了什么,都偷拍下来。”
“啊,难道你给我送了药就返程?这可不行,这太累了,你是医生应该知道不能疲劳驾驶吧。”苏矜北一脸“紧张”的拉住他的衣袖。
这时,门铃又响了,是送餐的人。周时韫为防服务员看到苏矜北,特地起身去门口,然后将餐食推了进来。
这个景没什么外人,所以苏矜北也就没有遮遮掩掩的出现。
五点钟,苏矜北准时戴上口罩和帽子,偷偷摸摸的从房间出发。走到周时韫发的房间号前,按门铃。
“扣扣扣。”
“这个……”
苏矜北摆摆手,“不用不用,不用麻烦韩老师。”
说着,苏矜北把绿宝石从盒子里拿出来,“帮我带上。”
她笑得毫无遮拦,齿若编贝,闪着晶亮的光。片刻,他移开了视线,淡淡道,“这是大哥给你的,母亲hetushu.com.com留下的东西。”
“你的牛排,吃饭吧。”
苏矜北脱口而出,“秀色可餐,看着你我就饱了。”
苏矜北挤着进了门,周时韫抿了抿唇,伸手推上门。
助理,“就是啊,还要送她呢,他怎么没说送送子彤姐。”
周时韫把医药盒往她前面一放,“拿走吧,等会可以不用过来。”
“快让开呀,让我进去。”
周时韫点了头,“药已经带过来了,到酒店的时候给你。”
陈心艾,“我看你魂不守舍的,还一直看手机,想着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看什么,还不吃。”周时韫难得开口说话了。
“噢,这样啊,什么楼下给……”苏矜北扬眉一笑,不好意思的推了推他的手臂,“原来你潜在意思是,去你房间啊。”
“啊,那你怎么回酒店?”
“我让她们帮我做事去了,今天不在。”
“好了。”
下午三点,苏矜北一众人收工。
“上上上。”苏矜北一把拉开车门,“上车前先寒暄一下,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
“点餐了吗,我饿了。”苏矜北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有没有牛排?”
“矜北姐,今天怎么没见着小歪和何迪?”陈心艾问道。
苏矜北清咳了声,“噢。”
周时韫微顿,目光落在她淡粉色的唇瓣上。
哎,都是人,为什么差距这么大。想想她m.hetushu•com.com家那位哥哥,纨绔子弟,放荡不羁,吃相肯定及不上周时韫的五分之一……
两人面对面的坐在餐桌边,一人一份牛排,吃的很安静。
“这什么。”苏矜北被这个小小的木质盒子吸引了,“送我的?”
周时韫看着她的侧脸,觉得苏矜北这么安静是很奇怪的状态,此刻的她伸手摸着宝石,思绪也不知飘到哪里去了。
“恩。”
挂电话后,苏矜北给周时韫发了地址的信息,然后哼着小曲儿继续回去拍戏了。
“到酒店了啊,但是我等会还有一场戏,现在还走不了。”
周时韫,“……”
“没有,今天我只需要坐着或者躺着就行了。”苏矜北注意到周时韫的视线,连忙道,“但是我的腿还是很疼的。”
韩文宾眉头微挑,“是这样,那行,那我先走了,你们俩小姑娘也早点回去休息。”
周时韫没理她,而是朝她的腿撇了一眼,她穿了长裙,看不见伤痕只险险露出白皙的脚踝,“今天也有打戏?”
“韩老师再见。”
“……对不起。”
苏矜北按着他的说法看去,一片黑色的车,她一辆辆看过去终于看到了车牌尾号是89的车。
“不会,反正是同一个酒店。”
“不是,是母亲的遗物,她想留给未来的……”周时韫及时卡住,没有说下去。苏矜北了然的挑挑眉,“我懂我懂,送给儿媳妇的嘛和图书。”
陈心艾眯了眯眼,调侃道,“电话啊,谁的电能让你这么心急,矜北姐,有猫腻哦。”
苏矜北,“谢谢韩老师了,不过今天真不用,我有朋友过来,所以……”
声音低低的,不像苏矜北,周时韫有些疑惑的偏头去看她,“你很喜欢?”
“韩老师再见。”
苏矜北跑回房间,趴在床上等时间过去。刚才她不和他一起走的原因就是酒店人来来往往,而她无遮无掩的容易被注意到,要是拍到了,可能对周时韫会有干扰,虽然,那人看起来不是很在意。
高子彤被踩了痛脚,“别拿我跟她比!”
周时韫看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她把头发皆撩了起来,白嫩纤长的脖颈对着他,一点防备意识也没有。不对,不是没有防备意识,而是她丝毫不在意这些小细节。
周时韫冷静的看着她,“上不上车。”
苏矜北接起周时韫的电话,软糯糯的问道,“你到哪了呀,我怎么还没见着你。”
“扑通扑通。”心开始跳的很快,就像那次在电梯里一样,节奏不受控制。
“往左边看,黑色的车,尾号89。”手机那头,周时韫指挥道。
“没有没有。”苏矜北对她笑笑,“我就是在等电话。”
周时韫按下了副驾驶的车窗,“上车。”
周时韫突然想,如果是其他男人,她是不是也这样。
苏矜北吃饭中当然不忘看他hetushu•com•com。大约是周家从小就教的严格,周时韫吃饭很规矩,喝汤不会有声音,餐具不会乱碰撞。他吃相也很好看,慢条斯理,像是封建时代的贵族公子哥。
车停到酒店车库,两人坐着电梯上楼。
“啊?”苏矜北眨了眨眼睛,“传家宝?”
身后,一直在暗处的高子彤冷哼了一声,“连韩老师都被她迷住了不成?”
苏矜北眨了眨眼,“恩……到我房间再给我?”
两人在休息间分别,走之前,苏矜北拿出镜子好好的打理下自己。她把红色的口红擦掉,然后换上了裸色系的唇膏。恩,这样看上去可怜一点。
整理完之后,她拎上包包出去了。
酒店客厅突然没了声音,苏矜北一不讲话,环境就变的特别安静。
“那我把片场地址发你啊,你来的太巧了,今天刚好也没人接我回酒店。”
“那就好。”
门很快打开了,周时韫站在门后,漠然的看着她遮的眼睛都快不见了的样子。
苏矜北打开盒子,一看之下愣住了,“宝石??”
陈心艾,“嘻嘻,果然猜的没错,有猫腻。”
“点了。”说罢周时韫指了指药盒和茶几上的另一个小盒子,“等会带走,还有这个。”
“不会让你等太晚的。”苏矜北边说便往后退,愣是不肯接药盒,“五点记得点餐,这个酒店的牛排不错。”
一整个早上,除了拍戏苏矜北呈现的都是坐立不安的状态。
周时韫www•hetushu•com.com,“算是吧。”
周时韫怪异的看了她一眼,“楼下就可以给你。”
苏矜北小跑着走掉了,周时韫无奈摇头,算了,等会顺便给她坠子吧。
“你刚才听到她说什么了吧,经纪人和助理都不在,还有约……我看是好机会。”
陈心艾,“矜北姐,那我也走咯,你就好好的跟你的朋友约会去吧。”
“噢。”苏矜北转过身,低头看向胸口处的绿宝石,“……很好看。”
“好!我马上去。”
“好,我过去。”周时韫的目光从药店上转开,附近没药店?某人睁眼说瞎说的能力越来越强了。
周时韫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的药店,“在你酒店附近。”
陈心艾吐了吐舌头,就在这时,苏矜北的电话响了起来。陈心艾眼看着苏大美人眸光发亮,做贼似的溜到了小角落里……
苏矜北笑着睨了她一眼,“什么约会,小丫头片子。”
“我送你吧。”换完便服的韩文宾走过来,冷硬的脸庞挂着温和的笑意。
她嘴边慢慢扬起笑意,最后都合不拢嘴了,“周时韫,这,这你也太客气了,一言不发就送宝石。”
“你干嘛,快点呀。”苏矜北刚想偏头去看他,后脖颈出就有轻微的凉意触碰。她愣了愣,突然安静了下来。他的手有点冰,碰到她的肌肤引起一阵颤栗,明明是有点冷的,可是苏矜北却觉得脸烧的厉害。
“矜北姐,出什么事了吗?”陈心艾疑惑的凑过来问道。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