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苏矜北,“……”
苏矜北有些震惊,周家,束缚……周正宪竟会对她说这样的话。不过这样听来,还是周正宪支持才有现在周时韫道路的通畅。
“时韫生性寡淡,但实际上他心地不坏。矜北,我希望你能理解,也希望你们能好好的。”
中午吃完饭,苏矜北和胖猫乌瞳在院子里散步,准确的说,是苏矜北在散步,乌瞳唯我独尊的被抱着。
苏矜北得意洋洋的看着它的屁股,“果然还是你有威慑力,周时韫,你以前是不是虐待过它啊,瞧把它乖的。”
周正宪问的直白,苏矜北回答的也很直白,“人是冷漠了点,但还算是绅士有礼,当然,重点还在于他长得好。”
“你确实是个很独特的女孩子,难怪时韫会喜欢你。”
周时韫摇头,“那倒不是,除了在我和母亲面前,乌瞳都不太乖。”
“你这只懒猫,让你走路你就直接趴地上了,非要我抱?”
不过……苏矜北也知道,这恐怕只是浅层的东西。周正宪能掌控偌大一个周家,没有什么心思和手段是不可能的。
“这样当然好,”苏矜北眼睛一亮,“乌瞳,那咱们就下次见了。”
苏矜北点点头,最后才看向周时韫,她没多说什么,只是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霍万君和周正宪见此了然淡笑,周时韫抿了抿唇,一如既往的没有特殊表示。
苏矜北回过神来,“恩,会的……”
苏矜北刚跑https://m•hetushu.com•com到他前面就把乌瞳扔了出去,一脸懵逼的乌瞳荡了一个弯弯的小弧线,精准的掉落在周时韫的怀里。
苏矜北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大哥。”
苏矜北见他不动就朝他跑了过去,“快接着快接着,我抱不动了。”
乌瞳打了个哈欠,眼睛懒洋洋的眯着,一脸“你是朕钦定的铲屎官”的姿态。
周时韫一噎。
“那你问它吧。”苏矜北横了乌瞳一眼,“本来我想带它去院子里走走减减肥的,可是它一落地就不动了,我没办法得把它抱回来。”
“喵。”
但是下一秒她就知道为什么了。机场突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苏矜北一回头便看到了众星拱月的徐嘉玮走了出来。
“我留着做什么。”周正宪道,“我可没老婆。”
昨天跟何迪说了同她“携手”的男人是周时韫之后,何迪就再没有打电话来骚扰她。后来苏矜北上微薄看进展,何迪已经用“只是朋友”这个简单的说法带过去了。
乌瞳有气无力的在前面走着,她和周时韫在后面跟着。
周时韫见此淡淡一笑,他不认为周正宪要是真想自己拿给她还会忘记。
周正宪温文尔雅,态度柔和,看上去就是一个十分斯文有礼的男人。
“你自己留着吧。”周时韫道。
苏矜北干笑了两声,“那个,我刚是开玩笑的,周家怎么可能只有这一个www.hetushu.com.com种类,像大哥就不一样。”
周时韫摇了摇头,略有无奈,“下次不动就别理它了,让它自己回来。”
周时韫闻言怔了怔,看着苏矜北十分肯定的样子有些不解,哪来的自信?
乌瞳爪子拂面,窝在周时韫怀里不吭声了。
周正宪,“你和时韫天生有缘分,他对你始终是特别的。”
“不许停啊,才五分钟。”
苏矜北瞪眼,“所以说就只欺负我而已??”
乌瞳,“喵?”
“周时韫,周时韫,你过来。”苏矜北急急忙忙的叫唤。
这个绿宝石是他们母亲的东西,之前说是传给儿媳妇的,后来母亲死后,这东西就到了周正宪手上。
“周时韫,你说是不是啊。”
“喵。”乌瞳很有灵性,它能感知到苏矜北腰离开,一向慵懒的眼神里难得有了些不一样的情绪。
周时韫默了默,“也好。”
“喵!”乌瞳愤恨的回过头,继续不情愿的挪动着脚步。
“时韫确实爱医,所以当初才会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去了医学院。”
乌瞳一脸“无辜”,“喵~”
“好,一路小心。”
“周家从来没有学医的后代,不管从商从政,总是在高位上站着。”周正宪目光幽远,“因为时韫想要的太特别,所以没人支持他。”
乌瞳转过头来,哀怨的看了周时韫一眼。
“喜欢我?”苏矜北乐了,“您看出来了?”我都还没看出来。hetushu•com.com
“恩。”周正宪示意身后的周衍把轮椅推上前一些。
苏矜北眯了眯眼,警告道,“别装啊,你就是这样的。”
苏矜北见此气愤的揪了揪它的尾巴,骂道,“傲娇猫,跟你家二少爷一样一样的,是不是你们周家就只养这个种类的?”
“那可不好,”苏矜北挑着眼看他,“要不干脆下次你跟着我们一起去散步,乌瞳肯定听你的。”
他伸手摸了摸乌瞳,笑道,“你说的没错,乌瞳跟时韫一个性子,生人勿进。”
苏矜北也不介意,反正她早就习惯了。她坐进车了,周家的司机启动了车子,渐渐远去。
苏矜北好奇道,“你们当初都反对?为什么反对?”
“奶奶,大哥,那我就先走了,你们注意身体。”
“那就过分了。”苏矜北上前两步蹲下来,挡住乌瞳的路,“胖猫,我得提醒你一句,你可别得罪我,得罪我没什么好果子吃。”
还敢问他?周时韫赏了她一个冷眼,漠然的往前走去。
周时韫嘴角微微一勾,“恩,听她的。”
“呃……周先生。”
刚走到通往房间的走廊口,苏矜北就看到周时韫从里面出来。
周时韫,“……”
周时韫,“怎么不放下让它自己走。”
周家大宅门口,周正宪叫住正要离开的周时韫。
“所以只能给你了,”周正宪直接塞给了他,“记住了,亲自给矜北。”
“你要是这么喜欢乌瞳,下次让时韫带过www.hetushu.com.com去跟你住住。”霍万君笑着说道。
苏矜北回过头,发现是坐在轮椅上的周正宪。
苏矜北清咳了声,反应过来刚才的回答似乎太肤浅,有损苏家和自己的形象,于是她很内涵的补充道,“其实周时韫内在优点还是很多的,比如他医术好啊,救死扶伤,全身上下都透露着闪耀的光辉。”
“喵。”十分的不屑。
话音刚落,身后突然传来一阵低沉悦耳的笑声。
这话一出,连周正宪身后的周衍都忍不出扬了嘴角,这位苏小姐,真是太坦成了……
“不信?”苏矜北揪了揪它的耳朵,“你怕的二少爷以后也要听我的,你敢不听我的?”
接下来的两天里,周时韫还真的准时跟他们一起在院子里散步。
周正宪看着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他道,“这次回去后你亲自拿给她,就算是给你个借口去见人家,我知道你这人一到医院就什么都忘记了。”
周衍推着周正宪走了。
苏矜北也没继续散步,抱着乌瞳往过来房间的方向走去。
周时韫顿了顿,低眸看向水滴状的绿宝石,亲自,给她么。
“乌瞳,记得想我啊。”临上车,苏矜北依依不舍的又蹂躏了一把大胖猫。
周正宪勾了勾唇,“不管是拉起来的还是自然的,你们总是相识相知了。矜北,你觉得他如何。”
“天生啊……”苏矜北扬了扬眉,“应该是长辈拉起来的缘分,算是后生。”
周时韫,“它以前也很和*图*书听母亲的。”
周正宪忍俊不禁,“的确,你说的都对。”
苏矜北甩了甩手,“要命,手好酸。”
“这次矜北过来我忘记给她这个了。”周正宪摊开手,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水滴状的绿宝石,晶莹剔透,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东西。
苏矜北来时没有什么行李,回去却带了两个大行李箱,里面全是这几天的战利品。有周家人送的,也有她自己买的。
周正宪眉目温润,柔和道,“你跟时韫一样叫我大哥就好。”
不等他还回答,周衍就推着周正宪进去了。
苏矜北在周家好吃好喝,平时逗逗乌瞳、逗逗周时韫,五天时间就匆匆过去了。今天,是她从帝都返回苏家的日子。
“诶诶诶。”苏矜北追上前,“在乌瞳面前你就不能给我一个面子。”
“是啊,他喜欢就好了。”周正宪道,“虽然长辈们不理解,但是我选择支持他,我就这么一个弟弟,让他不被周家束缚着也好。”
周时韫脚步顿了顿,看了她一眼,但并没有如苏矜北所言听话的上前。
苏矜北一阵惊讶,她今天的出行算是保密的,怎么会有记者。
他对这个弟弟还真是上心。
“那他最后还是学了医。”
周时韫眉头轻轻一挑,“这话说出来,乌瞳都不会信。”
苏矜北下了飞机,赵雪颜派来的人就来接她了。她今天穿的也算低调,但是没想到一出来就有摄像机一闪一闪的等着她。
周时韫听罢低眸看向乌瞳,“真的这么懒?”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