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情深不可医

作者:六盲星
情深不可医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先别说话,等会跟我走。”
周时韫到的时候苏矜北和夏路正兴致勃勃的试着高跟鞋。
苏矜北愣了一愣,这一瞬间他温热的气息四面八方的围绕过来,近的她呼吸都不畅了。
下一秒看到他怀里拥着个女人时,卧槽,这女的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
苏矜北愣了愣,这才想起之前在车上他就说过‘回去换了高跟鞋’这件事,“可是,我穿的旗袍,穿旗袍不穿高跟鞋简直是破坏和谐。”
“那博主发的就是这个位置啊,我就说没错吧。”
“扣扣扣。”房门被敲响。
霍万君满意的一笑,“好,好,两人感情好就好。”
“当然还没好。”苏矜北两只脚穿着不一样的鞋子,走到周时韫面前,“你说,这两双哪个更好看。”
“咔擦。”
回了房间后,苏矜北发现一直静音的手机被何迪轰炸的体无完肤。
周时韫微微勾唇,伸手摸了摸它的背,突然道,“别老让人抱,你重。”
苏矜北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不一样,那时阿影就在本市。”
苏矜北这人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两保镖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还护住她的心头肉!周家说是本分,她可是要好好感谢人家的,送什么好呢……
可虽是没曝光脸,却有网友纷纷跳出来“真相”。
苏矜北眼底露出笑意来,“怎么啦,想我了?”
“喵~”乌瞳凑了凑她的手臂,表示自己很不满意。
服务员连忙上前,“好的苏小姐。”
周时韫看她滴着水的头发,淡淡点了点头,“好。”
突然,苏矜北感觉有只手在她腰间摸了一把,她怔愣的看过去,却根本不知道是有人趁机揩油还是不小心而为!
茉莉花的香味随着她的靠近愈发浓郁,慢慢悠悠的笼罩了他的周边。周时韫不禁抬眼,只一瞬,她皙白如玉的脖颈和纤细精致的手腕就跳进他的眼中。
“有人告诉过你了?”
“矜北姐,我好喜欢你,你好漂亮!”
“普通人。”苏矜北道,“上回我住院的时候我的主治医生。”
苏矜北恩了一声,稍稍往后退了一步,刚才的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可她靠在他肩膀的时候却觉得时间走的很慢很慢……
“……”
“喵。”终于,乌瞳大爷领着俊男美女登场了。
夏路虽是演员,但知名度还不高,走在路上顶多可能让人觉得很眼熟。苏矜北就不一样了,前段日子《星期天》大火,再加上她和太多的男明星同框过,走在路上不可能有人不认识。
“喂……”
周时韫抿了抿唇,忽略身后保镖诡异的目光,径直往前走去。
苏矜北买了心爱的高跟鞋后心情大好,“夏路,前面那家店的大衣有新款,走吧。”
苏矜北,“……”
“喵。”
“而且,我还是你未婚妻是吧。”苏矜北咯咯咯的笑着,边笑还边暧昧的撮了他两下,“好好好,我听你的,现在就换。”
“是!少爷。”
电话那头的人笑了一声,“不是刚下了戏吗,怎么样,身体好多了吧。”
夏路翻了个白眼,“你可别说这个了吧,就你这身材再说胖的话,我们这些人怎么活。”
夏路拉了拉苏矜北,小声问道,“他什么人。”
苏矜北则是没任何意外,这点钱在周家二孙眼里又算的了什么。
说着就挂了电话。苏矜北看了眼暗下的屏幕,就这样?她轻哼一声,把手机扔进了包里。
邵素莹听罢哼了一声,低眸按着手机不说话。
“可不是闹开了吗!前段日子才和徐嘉玮传绯闻,现在又被拍到和一个男的手牵着手跑走!矜北,你跟我说实话,这次又是哪个妖孽?”
苏矜北顿了顿,回头看周时韫,一脸“你不给我逛我会悲痛欲绝”的神色道,“我还能逛吗。”
“那就把这身衣服也换了。”周时韫已经适应了苏矜北对于搭配耿耿于怀的态度,直接允许她换衣服。
“夏路,这是我的……朋友,他叫周时韫。”
两人落座,一顿饭和和谐谐的吃完了。
周时韫随意的恩了一声。
静了片刻,他调开目光,“随你。”
“嗡嗡嗡。”就在这时,苏矜北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矜北戴上墨镜,跟着小吱走了。
周时韫回房呆了会,看差不多了便起身出门。
苏矜北上车后先给夏路打了电话,确定她没事后才安心的摊到在驾驶位上,“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多人来。”
来到商场,苏矜北和夏路走进一家包包店,小吱也在一边跟着,而周家的那两个保镖则在店外等着。
“乌瞳,等和*图*书急了吧,不好意思啊,我顺带洗了个头……诶?”苏矜北擦着头发,诧异的看着周时韫,“你怎么在我房间。”
房门开了,周时韫出现在门后,“什么事。”
周时韫,“……”
苏矜北愣了愣,“这件事啊……闹开了?”
“啊?”
周正宪高深莫测的说道,“时韫平日里可不喜欢别人进他的房间,还浴室,呵呵呵。”
周时韫看向她,礼貌性的点点头。
“我在……”苏矜北顿了顿,想起自己在不适合见朋友的周家,于是她道,“还是我去找你吧。”
周时韫挑了挑眉,她在,害羞?
苏矜北对她笑笑,对着长的这么可爱的小粉丝她的心地总是软到不行,“我没带笔,你有吗。”
“恩,那矜北呢。”
“扣扣扣。”车窗被敲响。
这里的走廊不宽,刚才两保镖怕伤着人一直缩手缩脚的护着苏矜北,现在周时韫下了命令,他们便放开了手脚。
苏矜北抱着乌瞳回了自己的房间。
“你走了他们就没事了。”
“哦?”苏矜北郁闷道,“就一个哦啊。”
但是!她是大明星啊!周时韫是一点不在乎被曝光了会对生活有影响吗!
“不是一个人,我这不带人吗,我跟我朋友逛街呢。”
“恩。”
因为两人吃饭的地方就在某知名品牌汇聚的商场附近,所以当下就觉得应该去那个地方逛逛。
周时韫淡定道,“你是我的病人。”
周时韫此刻的呼吸也不稳,“你没发现他们都是冲着你的吗,她不会有事的。”
回到周家,两人一同走进大厅,这时,旁边突然窜出来一只胖嘟嘟的肥猫。
夏路浅笑,“周先生你好。”
“苏矜北。”
苏矜北按下窗户,“小吱。”
“早好了,安心吧啊。”
“啧,你怎么也提徐嘉玮了。”
苏矜北噢了一声。
“你做什么。”低沉磁性的声音。
周时韫犹豫了一下,没进去。
“拍到全脸又怎么样。”周时韫略带疑惑,“你跟我走在一起,有问题?”
十多秒后,电梯又停住了,四个女人遗憾的走出了电梯……
苏矜北关了手机,拖上拖鞋走出房间。
苏矜北换上自己的衣服,收拾了一下便出门了。
“恩?”苏矜北乐此不疲的逗着乌瞳。
“咔擦。”
周时韫嘴角微微一勾,没多说什么。
“是,老夫人。”
“矜北,何迪不在吗,这两个人你聘的?”
“是的老夫人,苏小姐似乎是在用二少爷的浴室。”小姑娘分外耿直的说道。
周时韫看了她半晌,“哦。”
#苏矜北与陌生男子携手躲粉丝#
夏路,“谁啊。”
“扣。”房门被他敲了一下就往里移了移,没锁。
夏路耸耸肩,“这……没办法啊,那边太艰苦了,而且还呆了这么久。”
“我已经知道了。”
苏矜北笑意一凝,突然很是了然的盯着他,“噢,我忘了你眼光不好,问你也是白问。”
“呀,乌瞳。”苏矜北蹲下身,费劲的抱起它来。
周时韫也是纵容它,身子又低下了些让它好跳进来。他抱着它起身,喃喃道,“她说的没错,你该多运动运动了。”
“喂,你们这些人不要扯上我家玮玮好吗,他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借过借过。”
“有有有!”女孩连忙从包里拿出一只笔,然后又递上笔记本,“签这里。”
“什么情况,十点了你还在睡觉啊。”
车驶离周家,司机开到了苏矜北所说的地点。苏矜北坐在车里戴上口罩,等着夏路的人过来。
易诗堂。
“来,趴沙发上。”苏矜北作势要放下它,然而乌瞳一点要动的意思也没有,懒洋洋的窝在她的怀里,大爷的很。
“好吧,好好玩好好玩,这件事我会解决的。”何迪“和蔼”的挂了电话。
“苏矜北。”
“苏小姐,您是刷卡还是……”就在这时,服务员上前问道。
不过……夏路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这个男人来,面容清逸精致,身高怎么说也有180以上了,更重要的是身上那种清冷的气质,清风道骨的,不吸引人眼球都不行。
苏矜北猛的抬头,不是吧,有人要进来?!
“回去先把鞋换下来。”
“矜北姐姐,你,你能给我签个名吗。”终于有个女孩子大胆的走上前来。然而她还没靠近就被两保镖阻挡在苏矜北前面。
后来的后来,这两个保镖升了职,工资和年终奖也大大提高了。当然,苏矜北不知道。
“快吃饭了。”周时韫低眸看着乌瞳,刻意避开了苏矜北穿着浴袍的模样。
“对和-图-书啊,可是我的包包,我的高跟鞋,它们能没事吗!”
“火锅,这么冷的天气当然要吃火锅。”苏矜北起身去衣柜拿衣服,“就我们上次来北京吃的那家。”
“知道我是在放假你就别捅娄子!”何迪中气十足的吼道,“看微博了吗,看新闻了吗!”
“她呢。”
周时韫看了她一眼,今天她的头发全部扎在头顶,露出了白皙的脖子,也就因为这样,她粉红的耳朵显得异常的明显。
“还有问题吗,没问题我要睡觉了。”
苏矜北以为这几个粉丝就是恰巧碰上她的,而实际上,这是刚刚她买包的那个店的服务员透露出去的,因为服务员把她在那买东西的照片偷偷传上了微博。
嘀嘀咕咕的声音伴随着无数次的偷瞄,四个女人被电梯里抱在一起一动不动的男女狠狠的虐了一把。
苏矜北点进去了热搜,首页立刻跳出了几个人发的现场视频。
苏矜北顿了顿,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高跟鞋。因为刚才跑的太激烈了,脚部和鞋边摩擦的位置都泛红了。
“喂。”
周时韫低眸看了她一眼,伸手按住她的后脑勺,把她整个脸埋在他身上。
夏路微汗,还真有大帅哥啊……还以为苏矜北只是开开玩笑的。
就在这时,“叮……”电梯突然停下。
暗藏的娇媚,无意的蛊惑。
“矜北姐,夏路姐已经开了包厢了,我带您从员工通道走吧。”
“好久不见啊,快来快来,点了你爱吃的东西。”夏路拉开椅子,亲昵的拥着她坐下。
苏矜北强制性的放下乌瞳,从架子上取下新一款的旗袍,“跑的我都出汗了,乌瞳你等等啊,我先洗个澡。”
“就这三个包了。”苏矜北把包交到服务员手上,服务员连忙欢天喜地的去弄账单了。这里的包贵的吓人,服务员对待购买它们的顾客就跟对待上帝是一样一样的。
“在北京。”
电梯们关上,缓缓下降。
苏矜北嘴角抽了抽,简直了,隔着千里都能感受到何迪的势利眼!
结完账,苏矜北客客气气的把袋子放到店外的保镖手上,“麻烦了。”
周家晚饭时间是六点。
“不是看你大忙人嘛,再说我也没多大的事,你飞来飞去的不累啊。”
周时韫瞥了她一眼,这次是他带她过来的,他认为自己有义务确保她的安全,所以他来找她了。
苏矜北神神秘秘的道,“大帅哥。”
“喵。”就在这时,乌瞳晃晃悠悠的从门缝探出了脑袋,它抬头看着周时韫,伸抓抠了抠他的鞋面。
“在房间?睡着了?”饶是知道乌瞳不会回答他,周时韫还是习惯性的跟它说说话。乌瞳歪着脑袋,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是听懂了。
乌瞳乖乖的窝在她的怀里,而且看样子还十分的享受。
苏矜北跑的气喘吁吁,扶着电梯里的栏杆道,“夏路还在后面。”
“别说话。”
因为刚才逗乌瞳,周时韫无意识的上前了一步,现在站在门框下,应该……算是在她房间了。
“啊?”没人能把苏矜北的视线从高跟鞋上拉回来,就算是苏矜北现在的心头肉也不行。所以她应了一声之后就没下文了,而是拉着旁边的夏路道,“这个好好看,这颜色绝了,是吧,是吧?”
保镖,“麻烦让一下。”
苏矜北清咳了声,“就刚才给我打电话的大帅哥,你忘了。”

问了半天也没见夏路有反应,她郁闷的顺着夏路的视线看去,等看清来人后她也愣住了,“周时韫,你怎么来了。”
“我,我们接下来去哪。”苏矜北咬唇,妈蛋,结巴什么。
那男人吓了一大跳,“你谁啊,神经病啊!”
身后,两位受过专业训练且人高马大的保镖同志尽心尽力的围住众人……
猥琐男走了,周时韫转头过来看她,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还好吗。”
吃完东西,苏矜北的购物瘾就犯了,“女人相约不是吃就是买”这一点说的还是很对的。说起来,苏矜北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出来买东西了。
周时韫顿了顿,最后只恩了一声,道,“注意安全。”
“你现在不适宜穿这个。”
可,他怎么这也能发现。
苏矜北把全部的视频都看了之后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没把他整个曝光。
“啊,为什么我不在现场啊,我也想看!”
苏矜北上了车,又给管事交待道,“我朋友有点事,麻烦你帮我跟奶奶说一声,我中午吃饭就不回来了。”
“看来乌瞳也知道你是时韫未来的妻子,知道提前跟你亲近。”霍万君和-图-书说道。
夏路清咳了声,“那个矜北,周先生是来找你的,要不我们今天先别逛了。”
苏矜北点点头,也是,事关周家二少爷,周家的人怎么可能比她还晚知道呢。
“我去了苏矜北买过的店里问了,那男的是后来过来的,而且据店员说他是过来付钱的!!好多万呢,刷刷刷就给人家付了!”
苏矜北被两个保镖护在中心,慢慢的往前面走,可是粉丝和凑热闹的路人都不要命的挤过来,最后连移动都很困难了。
苏矜北瞪眼,“换什么。”
车外正是夏路的助理小吱。
“啊哟,你踩到我了!”
佣人退了一步,刚打算关上门去隔壁叫一下苏矜北,然而就在这时……
门被推开了一点,家里的佣人恭敬的说道,“二少爷,到晚饭时间了。”
苏矜北伸手摸了摸它的头,“这么想我啊你。”
苏矜北看了看菜色,“哎,又得长脂肪了,前段日子因为住院吃的太好,胖了好几斤。”
“噢,”苏矜北走近,“这房间的吹风机坏了,我弄了半天它都没反应。”
周时韫“逛街,你?”
接着,她转身挽上夏路走进另外一家店。
“苏矜北,是苏矜北诶!快点挤进去点!”
“买好了吗,跟我回去。”周时韫目光淡淡的,只停留在苏矜北的身上。
“什么!”夏璐惊讶,“你在北京,我也在北京啊。”
周时韫安抚的看了她一眼,手一伸,一把把苏矜北拉到怀里。
另外一旁,夏路惊讶的看向周时韫,若说这人只是普通的医生,怎么会有这么大方的样子。苏矜北买的高跟轻则几千,动则上万,一般老百姓可不会眼都不眨的掏钱。
苏矜北看了周时韫一眼,后者的目光也落在她身上,淡然又平静。
苏矜北点点头,快速的给她签了个名。身后的几名女孩子见状也连忙上前,“我也要签名!”
“喵。”
霍万君到了座位上,看了众人一眼,道,“去叫过时韫了吗。”
“刷卡。”苏矜北刚想拿出钱包来,已经有一张金灿灿的卡片递到了服务员的前面。服务员满眼羡慕的接过了卡,“先生稍等。”
“扣扣扣。”她站在周时韫的房门前,“是我。”
这女人身边,不宜多待!
所以,不管有没有在商场边上,很多人都兴致勃勃的都朝这里赶来。
“周时韫,你的浴室好大啊,比我房间的浴室大多了。”
苏矜北和夏路还没走进服装店就听到后面稀稀疏疏的说话声音。夏路往后看了一眼,低声道,“有人认出你来了。”
苏矜北窝回被窝里,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后来是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了她。
“好的。”
“砰,砰,砰……”苏矜北觉得心跳的太快,快的好像要蹦出来似的,这是跑的太急了?还是,男人太帅了……
因为一开始众人的镜头都是对着苏矜北的,所以当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时大家都是猝不及防。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只剩下周时韫的背影和模糊的侧脸了。
保镖手上又多了两个袋子。
“喵~”
苏矜北好笑道,“胖还不让人说了,恩?”
“我不管,以后不许这样。告诉阿影不告诉我,你这是偏心。”
“夏路?”苏矜北睁开眼,“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夏路宝贝。”苏矜北一进包厢就给了夏路一个大大的拥抱,两人因为各有忙事,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
电梯门开了,四个有说有笑的女人走了进来,她们看到周时韫均是目光一亮,卧槽,这男的好帅!
“没有啊……”
“什么周医生!啊?是周医生啊……”何迪几乎是立刻变脸,“噢,你去北京是因为周医生。”
佣人的手抖了抖,清楚的看到苏小姐穿着浴袍,暧昧非常的出现在二少爷的房间里。她犹豫了片刻,那,那就不用再跟苏小姐说该吃晚饭了吧?
“周时韫,你们家的护卫太赞了,一定要多给人家发工资。”
苏矜北无奈摇摇头,继续欣赏她的爱包去了。而她不知道的是,周时韫在挂了她的电话之后就找管事问了跟着她的保镖的电话。
周时韫,“下次逛街记得多带点人。”
点开热搜,她果然看见自己的名字稳稳定留在第一位。
女孩一脸激动,“谢谢你谢谢你,我真的特别喜欢你。”
关于周家,苏矜北自觉不该跟其他人提的太多。不是她不信任夏路,而是确实没必要提那个规矩繁琐的地方。
而两保镖同志也觉得糊里糊涂,不知自己立了什么功劳。但其实呢,这也就是“说话不https://m.hetushu.com.com管用”的周时韫的一个命令而已。
“自有规矩,不归我管。”
“不用,我跟我闺蜜见面,你们跟着也不好,有事我会打电话。”
“乌瞳,你家二少爷也不是那么冰冰冷冷,对吧?”
“矜北,人太多了,先走吧。”夏路担心的说道,即使是有两个保镖在也挡不住这么多人啊。
“这是他们的本分。”
“愣着做什么!”周时韫拽着她往前冲,苏矜北反应过来,赶紧跟上他的脚步。
“原来是傍上高富帅啊,苏矜北功夫了得啊。”
苏矜北紧紧的看着他,“还好,周时韫,你……”
“要不然多加年终奖,反正,得深深的记上一功。”
“这可不是说笑。”霍万君招呼她过来,“你们两个快过来吃饭,小翟,先把乌瞳带走。”
苏矜北连忙给她回了电话,“怎么啦,好好的给你放假,你怎么还给我打电话。”
周时韫眯了眯眼,下重了手。那男人顿时痛的面部扭曲,他看着周时韫,知道讨不到什么好处,于是慌慌张张的挣脱开了周时韫,连忙往外挤出去。
苏矜北登上了自己的微博。
某猫爪子挠脸,“喵~”
苏矜北脸色立刻亮了,她很是满意的拍了拍周时韫的肩膀,“就知道你最好了。”
“你啊,之前也不告诉我你出车祸了,等我好不容易从山沟沟里回来了你都出院了。”夏路不满道,“真是的,下次可不许瞒我了。”
苏矜北难得呆住了,讲道理,以他们两个的关系在一起逛街,或者是他替她刷卡,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苏矜北回房换上了旗袍和高跟。然而她走出来后却又被周时韫拎了回去,“鞋子换了。”
苏矜北看到了周时韫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挤进来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那人的,反正,当她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捏着一个男人的手腕,满面冰霜。
周时韫随意的低头看了眼,“不好看。”
苏矜北正兴高采烈的试戴一个单肩包,“啊,何迪啊,这不快过年了吗,放她回去休息。至于外面那两个……出门在外有人护着总是安全些。”
苏矜北点点头,“不好意思各位,我还有事,下次再签。”
“还不一定是情侣关系,你们这些人别乱说。反正我不管,坐等官宣,相信我家女神。”
到了车库,两人上了周时韫开来的车。
“知道了。”
周时韫,“……”
方才去叫人的小姑娘连忙上前,“老夫人,叫过了。”
“麻烦死了,你房间有吧,我直接过去?”反正就在隔壁,很方便。
“周时韫?”
苏矜北指了指手机,“今天中午的事上新闻了,你被拍到了。”
“喵!”乌瞳张了张嘴,胖胖的身体难得跃了起来,它那架势,是势必想要跳进他的怀里。
这是谁?圈内人?不可能啊,她都没见过也没听过。
周时韫捏了捏乌瞳的折耳,随意道,“进来。”
三十几个来电,何迪是疯了吗。
“好,麻烦了。”
“……一个人别乱跑。”
苏矜北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她想起刚才他拉着她跑,他拥着她在怀里的样子……
苏矜北念念叨叨了一路,最后终于确定了两保镖带着她的宝贝们脱身后她才大大的松了口气。
周时韫站在不远处,眼看着苏矜北被淹没在人群里……
“那可不行,奶奶喜欢我这么穿。” 苏矜北勾眼看他,“我说,你怎么这么关心我呢,是不是……”
恩,肯定是不用了,于是她默默的退了出来。
不过好在今天她穿的很低调,而且没有化妆,带着口罩之后也没那么容易就被人看出来。再者,因为那个商场的价位关系,平时也没有太多人。
“所以多补补,多吃点多吃点。”苏矜北一股脑的扔了大半盘肉,“趁何迪不在,大吃一顿。”
“二少爷说话也不管用?”
“据目击者亲诉,男人长得死帅死帅的。”
苏矜北扬扬眉,“是啊,我。”
女孩子瘦瘦小小的,被保镖这么一挡差点摔了,苏矜北连忙上前拉住她的手臂,“你们当心点。”
周时韫是该说不能的,他来就是要带她回去。可是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他突然没了说不的欲望。
“哼,少解释。”夏路道,“你现在在哪啊。”
苏矜北勾唇一笑,“哟,巧啊宝贝,来来,见一面。”
“你怎么地,这么胖还老要人抱。”
“谢谢啊。”苏矜北清咳了声,她脸包的严严实实的,这是怎么看出来的。
苏矜北还是头一回这么狼狈的逃跑,但是她看着身前拉着她的和_图_书人便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反而还挺兴奋……
苏矜北道,“奶奶说笑了。”
“是。”
“就是啊,前脚才在徐嘉玮那里,后脚就有了新人了,为徐嘉玮默哀……”
“行。”苏矜北说罢转头跟两个保镖交待,“你们就在这等着我。”
保镖给周时韫和苏矜北开了路,周时韫拉上苏矜北的手腕,“跑。”
“行啊,你在哪呢,我来找你。”
“周时韫,你是特地来给我付钱的啊,这么贴心。”
看着一脸淡定的周时韫,苏矜北觉得自己这个大明星的身份被轻视到土里了……
苏矜北恩了一声,突然又弹起来,“刚忘记问那两保镖了。”
夏路哈哈大笑,“我这不是新闻看多了嘛。”
管事调了一辆车过来,还给苏矜北配了两个保镖。
“矜北姐姐,你别走啊!”
周时韫有些许无奈,这人是不明白自己容易被认出来,更容易给围堵吗。
“那行吧,跟我一起回房间。”
苏矜北头一回觉得脸热,她跟那么多男明星合作过,对方再帅她也从来不觉得害羞。
苏矜北看向周时韫时他已经朝回房的方向走去。
夏路瞪眼,默默的给苏矜北竖大拇指,这都能搭起来,苏矜北果然是苏矜北。
“苏小姐,您要去哪里,我让司机送您去。”管事道。
夏路扯了扯苏矜北的衣袖,“这谁啊,你认识?”
小姑娘犹豫了一下,“苏小姐在二少爷的房间,两人应该会一同过来。”
这话一出,在座的人皆楞了楞。
“你好。”
苏矜北见他点头了就把手上的毛巾扔在化妆台上,然后大大咧咧的拐进了他的房间。周时韫抱着乌瞳跟在她的身后,提醒道,“在浴室的柜子里。”
“你在哪。”电话那头是周时韫的声音。
苏矜北随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有好几个女孩子举着手机朝她拍照,苏矜北默默的戴上了墨镜,她今天没化妆……
……
可这一次,她是真的……不对劲了。
苏矜北微微瞠目。下一秒,周时韫压低声音对两保镖道,“我带她走,你们两个不管怎么样都要拦住他们。”
“可以,我正好还没吃饭,过来一起吃,恩……西餐?”

“噢。”苏矜北应完默默的转过身背对着他,难得很安静。
苏矜北瞪眼,“太过分了!太小气了!”
“车库,回家。”
苏矜北笑着说道,“大概是乌瞳跟我有缘分,它特别可爱,我很喜欢它。”
周时韫蹲下身,把房门推开了些,让乌瞳好走出来。
刚要朝易诗堂的方向走去,周时韫想起了隔壁还有个什么都不清楚的苏矜北,于是他好心的转了个方向,来到她的房门口。
“我也要我也要。”
苏矜北斜睨了她一眼,“什么你们这些人,你看看你自己,拍了一趟戏瘦了这么多。”
“行行行,不说你了,让周时韫管你,我才不管。”
“嗤。”夏路白了她一眼,“又是哪里的大帅哥,难道是徐嘉玮?”
“哦?”霍万君目光一亮,“就他们两个人?”
“真的是苏矜北诶!”
周时韫眉角微抽,看着苏矜北一脸‘你真的好关心人家,人家真的好害羞’的神色,他毅然决然的抱着乌瞳离开了。
“恩。”
苏矜北越签人越多,“那个,你们别挤,一个一个来。”
“那你应该是知道没拍到全脸,所以才这么放心的对吧。”
两人拐到了电梯处,周时韫按了电梯,确定没人了才把她带进去。
“矜北姐姐,你近看也好漂亮啊。”
两人就着一大桌的菜,边吃边聊很是开心。
携手……明明是周时韫拽着她的手腕拖着她跑好吗。
“苏小姐,我们还是跟着您吧。”
周时韫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我让人给你送一个。”
周时韫见苏矜北不说话,便礼貌且漠然的把她的手往外推了推以免卡到门,“晚安。”
苏矜北换回原来的鞋,又道,“对了,忘了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夏路。”
苏矜北撮了撮他,“喂,你不会这么小气的对吧,多加年终奖而已。”
“你给我说说,那些人在商场拍你的时候,你跟谁跑了?”
周时韫松开了手,“没人了。”
苏矜北招了招服务员,“你好,这两双都给包起来。”
“什么妖孽。”苏矜北嗤笑了一声,“那是我家周医生,周医生你明白吗!”
“咔擦咔擦咔擦……”
苏矜北进了浴室,周时韫便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等着。
“喵!”
“是啊。”
周正宪看到苏矜北抱着乌瞳走进来,微微怔了怔,“母亲的乌瞳认生的很,想不到跟矜北这么好。”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