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他怔了怔。
林芳洲正要说自己在狱中的经历,突然想道:这事情里涉及到小元宝,十七是皇帝的人,我可不能乱说话,能不提小元宝就不要提他。
两人走近客厅,把门关好。
林芳洲也不知怎么回事,见大家都吓得跪下来,她也从善如流,跪了。
小元宝不喜欢林芳洲对他卑躬屈膝。他把她扶起来,拉着她走进房间,韩牛牛像个小尾巴一样尾随着他们,最后被小元宝留住:“你在外面等着。”
小元宝解释道:“其实他能答应我,并不是因为生气。”
来来去去都是对小元宝的人身攻击。
官家把这些奏章都给了小元宝,小元宝研究一番,做了个归纳总结,认认真真地写在一个小本子上。
小元宝回来时先去找林芳洲,一进院门,只见树荫下围着一群人,一个个卖命的吆五喝六。林芳洲挤在最外面,跟着嚷嚷,也不知在说些什么,急得满头是汗,被树叶间漏下来的太阳光一照,亮晶晶的。
“后来,我告诉他,杨仲德说我是王八生的。”
“你爹也太……”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元宝好奇地走过去,跟着低头看,视线越过一群脑袋,看到是两个蝈蝈在斗盆里,正抱在一起撕咬。
林芳洲m•hetushu•com•com坐在椅子上说道,“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吓我一跳。”
桌上摆着点心和果盘,果盘里有葡萄雪梨和香蕉。大热天的,林芳洲方才在外面玩了一头汗,这会儿有些口干,看着葡萄,想吃又没法吃。
小元宝反问道,“我为什么要打击他?”
“这倒是说得通,”林芳洲点了点头,又问,“可是你这样做,会不会有人说你坏话呀?”
反应最激烈的是赵王一派的官员,有几个御史伶牙俐齿,把三皇子数落的有些难堪。大意是说三皇子在民间流落这几年,没有学到皇子该有的气度威仪,只学了民间百姓的小肚鸡肠斤斤计较,希望三皇子回来之后不要想着扰乱朝堂,应该先虚心学习。
林芳洲吃得很开心,吃完一颗,说道:“继续。”
十七也摇头,道,“杨仲德贪赃枉法,罪有应得,不过,死倒不至于。”
林芳洲有些无语,“你也记得你才十六岁吗……有时候你说话做事我都觉得你像六十岁的老头子。”
他撇过脸去不说话。她低头吃着香蕉,也没看到他早已羞得满面飞红,连脖子都是红的。
她带着九万回到自己住的院子里。院中小鸟们叽叽喳喳叫hetushu.com.com的很欢快动听。九万本来是在睡觉,听到鸟叫声,醒了,它飞起来,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选了个长得最好看的小鸟,叼着走了。
但与此同时,弹劾杨仲德的奏章也如雪片一般飞到御案上。奏章上的罪名五花八门,什么强抢民女,贪污受贿,敲诈勒索,横征暴敛……数不胜数。
“为什么?他害死那么多人。”
“你不知道,九万救过我的命。”
小元宝坐在她身边,自己倒了杯茶喝,答非所问:“以后不要见人就跪。”
林芳洲:“给我。”
“总之杨仲德有举人之身,又是朝廷命官,出了这样的事,最多是流放,遇到大赦,还能放还。”
“我流落民间六年,他觉得该补偿我。我从回来之后,只向他提了这一个要求。”
指尖不小心碰到她的嘴唇时,他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
于是她目光一转,道,“我有段时间穷得吃不起饭,九万就天天送老鼠给我……”
奏章里的罪名比较多,最有意思的是,杨仲德贿赂过赵王派系的官员,还给赵王送过礼,直接送一车金银,简直肆无忌惮。
三皇子要主审杨仲德这件事,确实在朝堂上引起了很大波动,有人上奏章反对此事,认为三和_图_书皇子年轻气盛,不该破坏法度,说了许多不太中听的话。
韩牛牛招呼来几个小厮把鸟都提走,林芳洲多少有些失落,又想到:幸好还有蝈蝈和蛐蛐玩。
“你别说了!”十七脸色发绿,打断她。
他抿着嘴角笑了笑,“嗯。”
“……”这也也行吗?林芳洲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所以他一生气就同意了?”
总算顺过气了,林芳洲问道,“你怎么做到的?我听十七说,朝廷里管断狱的那些官都要考试呢,考试过了才能胜任。你没有官职,也没考过试,年龄还小,你爹怎么就答应了?”
十七第一次听说鸟也能吃醋的,他摇头道,“鸟也会吃醋吗,不过是一只畜生。”
跪完才发现是小元宝。
十七给她出了个主意:“公子要不试着弄个铁笼子?又粗又大的,那猫头鹰撕不坏。”
林芳洲大怒:“给我!不让我咬它,我就咬你了!”
小元宝仿佛她肚子里的蛔虫,此刻拿下一颗葡萄,慢条斯理地剥了皮,送到她嘴里。
十七看得有些呆,过了一会儿,问林芳洲:“你也不管它?”
小元宝却摇头,目光深沉:“但是,很多人都希望我是任性的。”
“他该死。”小元宝说着,竟摇了摇头。
群情激昂。过不和-图-书多久,一个蝈蝈把另一个蝈蝈的大腿咬下来了。
“……”林芳洲张了张嘴,“这个,这算什么呀?”
他这话似是而非的,林芳洲没太明白。
潘人凤对小元宝说,“殿下,这证据确凿,正是打击赵王的机会。”
“那是为什么?”
哗啦啦——都吓了一跳,滚到地上又爬起来,跪好。
林芳洲惊得差一点把葡萄生吞下去,她咳嗽了几下,他轻轻拍她的后背。
一边剥葡萄,小元宝一边说道,“下个月初二,你随我一起去升堂,审杨仲德。”
“嗯,后来呢?”
……
“嗯。”
小元宝看她一眼,道,“这话,我只当是夸我了。”
“父皇本来是不同意的。”
十七也是朝廷的人,林芳洲不好当着他的面骂这莫名其妙的惯例,只好在心内悄悄翻了个白眼。
“我管不了。一会儿让人把这些鸟都拿走吧,要不然过不多久这里就只剩下一地鸟毛了。”
他便把香蕉又递过来,等她要吃时,他又撤走,眼睛带笑地看着她,逗猴子一般。
“会。一定会有人上奏本说我破坏法度。”
小元宝冷笑,“难怪赵王这样反对我做主审。”
林芳洲抬起熊掌拍了拍小元宝的肩膀,道,“我知你是想给我出气,不过这个事情也不hetushu.com.com用强求啦,杨老虎落得现在这样下场,早已有了报应。”
潘人凤愣住,“殿下?”
……
小元宝低着头,一边翻奏章,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嫡就是嫡,庶就是庶。”
他离开之后,林芳洲感觉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对劲,于是问一旁的十七:“那个杨仲德,不会死吗?”
林芳洲有些担忧,“要不就别这样了,我觉得得不偿失。你才刚回来,好多人盯着你,想你出错呢!你哥哥也不会轻饶你,一定会抓着这件事,在你爹面前说那个……谗言。”
林芳洲趁机抢过香蕉,用熊掌捧着,泄愤一样大口吃起来。
“本朝惯例,不杀文人。”
林芳洲走到廊下,看着那里挂着的一个黄鹂鸟,摇头叹道,“唉,可惜,从来没养过黄鹂呢!”
“唉,可任性终归是不好的。要不就……”
小元宝却是轻轻一笑,“没关系。我才十六岁,正是任性的年纪。杨仲德欺我辱我,还不许我报一箭之仇?”
有一半人拍手欢呼,另一半人神色失落。他们一起想要站起来,刚一抬头,陡然见到正上方三皇子那俊美无俦的脸庞。
“不行,九万会吃醋的。”
小元宝却也不继续说这些,他剥了一个香蕉送到她嘴边。林芳洲张口要吃,他却突然往后一撤。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