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林芳洲何曾见过这样人家?她一路走一路看,只恨自己没有长六只眼睛。走到一座桥上,她停下来,往桥下一看,荷花底下数不清的锦鲤结伴游行,有大有小肥肥壮壮,她禁不住高兴道,“这鱼可真肥!”
“不会。”
……
小元宝答道,“我现下住的地方。”
“谢殿下。”
“这两人……我见过。”
小元宝眼睛一眯,“想办法让他同意。”
但是现在潘人凤有点不敢见这位三皇子,因为他发现,他似乎做错了一件事。
林芳洲有些好奇,等那二人起身,她看清他们的长相时,立刻“啊”的一声惊叫。
那种心有余悸的感觉,她记忆犹新。
对于林芳洲和小元宝,他倒是没有赵王齐王那样的怀疑精神,毕竟那两位是拿着水晶透镜恨不得挑出一丝差错,潘人凤没有这样的动机。
“三路人马,谁都不敢太高调,永州城那么大,他们也不可能每个角落都盯到。并且,其实这三路人都觉得我根本没命活下去,只是没找到尸体,不能最后确认。所以你从那虎胃里把玉掏出来后,他们就都散了。”
“太可怕了,”林芳洲拍了拍胸口,“我还把你带出去过!”想到这里又是一阵后怕。她半夜三更把小元宝栓到河边的树上,这样对待一个小皇子……这个不管被哪拨人看到,恐怕都难逃一死。
“好!”
“免礼,起来吧。”
林芳洲点头道,“所以我当时还好奇呢,假如你是反贼,hetushu.com.com怎么没有官兵搜城。”
“嗯。”
林芳洲叹道,“我真像做梦一样。前不久还在狱中,以为自己要死了,现在竟然住进这神仙般的地方,啧啧啧,人生如梦啊!”
“倘若你真的现身,是生是死还不一定呢!”林芳洲接过他的话,说道。
“那你快去快回,让十七跟着你。回去与王捕头他们道一声平安,我暂时不能亲自去了。”
他望了她一眼,道,“现在不是了。”
“嗯。”
小元宝淡淡说道,“倒不至于罪该万死。我只是好奇罢了。”
皇子明面上不会和官员们过从太密,为的是避嫌。不过潘人凤有点特殊,也不用顾那些。
“卫拐子就是你哥哥的人杀的?”
小元宝仿佛与她心有灵犀,问道,“你是不是想九万了?”
林芳洲住的那个院子花团锦簇的,种着花,养着蟋蟀和小鸟,叽叽喳喳的很热闹,也有不少使用的奴仆,可惜没有丫鬟。
“嗯。十二和十七,还有另外一些侍卫,都是父皇派出去的。另外两路人,一路是我舅家派去找我的,还有一路,是我两个哥哥的势力。”
但是潘人凤现在不得不承认,这玩笑开得有点大。林芳洲一介草民,没有丝毫准备就去面圣,万一说了什么不得体的话,惹得龙颜不喜,被降下罪来,三皇子不可能记恨圣上,所以最后背锅的还是他潘人凤。
果然,三皇子与他说一些场面话之后,突然把茶www•hetushu.com.com碗轻轻放下,说道,“潘大人真有意思,明知我早已身份大白,却迟迟不肯向林芳洲透露,也不知你有何顾虑?”他端坐着,不嗔也不怒,眉宇间却自带着几分贵气与威严。
再见到林芳洲时,见这小子依旧不知道他捡回来那孩子的身份,潘人凤更加的不疑有他。
林芳洲疑惑道,“你不是住在宫里吗?”
林芳洲问道,“你去做什么?”
“也对,你聪明归聪明,毕竟是个小孩。”
“应该是,他们一心想杀我,从卫拐子那里问不出什么,又担心另外两拨人问出我的消息,干脆直接灭口。”
小元宝终于正眼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你先起来吧。”
现在,悔之晚矣……
“殿下,微臣只是……见林芳洲始终不知你的身份,便与他开个玩笑。”
“那就住在这里吧。”
小元宝解释道,“十二和十七是禁中的侍卫,父皇身边的人,父皇因挂念我,派他二人前来给我镇宅。”
“以后这样的玩笑,不要开了。”
“殿下!微臣对殿下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嗯。”
就是六年前在县衙里见的那二位杀神,大杀神总是一副“老子一个手指就立刻能碾死你”的凶样,二杀神总是一副“虽然我看起来笑眯眯的但是我翻脸比翻书快信不信我翻脸立刻碾死你”的样子……反正看着就让人腿软哆嗦恨不得跪下磕头。
“哦?什么要事?”
马车走了不久https://www.hetushu.com•com,便到了一个府邸。林芳洲被小元宝扶着下了车,抬头看那高墙和大门,问道,“这是谁家?”
小元宝问道,“怎么了?”
潘人凤怕的不是三皇子怪罪他,他怕的,是他怀疑他。
他潘人凤在地方上做了六年官,一直远离党争,不是赵王党也不是齐王党。三殿下在他治下做了六年百姓,这样的联系,让他无论愿不愿意,都只能是三皇子这条船上的,没有第二种选择。
林芳洲走的第二天,小元宝把潘人凤叫到自己府上一叙。
“对。禁中侍卫在明,那些杀手在暗。倘若我真的现身——”
小元宝没说话,低头看着茶碗里细细的茶沫子。
“我已成年,不能久住宫中。”
那位名唤“十七”的二杀神说道,“林公子,别来无恙?六年前我兄弟只因着急寻人,多有得罪,林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小元宝,六年前我在县衙里看到了十二和十七,他们当时就在找你。”
“额……会不会真的是自杀?”
林芳洲随着小元宝走进府里,但见奇树香花,雕栏玉砌,童仆丫鬟穿梭往来,都是毕恭毕敬规规矩矩,不出一点差错。
潘人凤被问得冷汗都下来了,连忙离席,下跪叩首,道,“微臣一时糊涂,罪该万死!”
小元宝点了点头,又说,“就算侥幸回京,又怎能保证平安度过这几年?”
“我没想到原来这里边竟然有这么多危机,”林芳洲说着,突然一拍手,恍然道,https://m.hetushu.com.com“卫拐子死了,说明是你哥哥的人先找到的他?”
她这边正在发感慨,却见不远处走过来两人,由仆从引着,见到小元宝,那两人倒头拜道:“十二、十七,见过三殿下。”
“十六已经很大了。”说到年龄,小元宝总是有些不服气,又有些没底气。
过了有十来天,林芳洲带着九万高高兴兴地回来了。回来时,正赶上小元宝要出门。
“没什么不好。”
“也不知好吃不好吃。”
把旁人都吓了一跳。
“开玩笑吗?”
潘人凤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问题了。
他说得有些风趣,那十二和十七连忙道:“微臣不敢当。”
这一头林芳洲带着人马富贵还乡,自不用提。
“那是为什么?”
“我的意思是,要是我当时把你交给他们,应该也没事吧?这样大费周章的,感觉自己兜了个大圈子,做了件蠢事。”
她逗了会儿鸟,突然说道,“小元宝,我想回去了。”
“啊?”林芳洲有些惶恐了,“这个……好吗?”
“我要亲自审理杨仲德那狗贼。”
潘人凤有些急切,“殿下,微臣以项上人头担保,微臣真的只是一时糊涂,绝对没有其他用心!倘若微臣对殿下有二心,便教我天打雷劈,不得善终!”
十七失笑,道,“对,我们是好人。”
“我身份有些敏感,连父皇都不敢大张旗鼓地找,一来怕有人趁机浑水摸鱼,二来怕丢了皇家脸面。”小元宝说到这里,摇了摇头,“我也不知是父皇自己这样主张和图书,还是有人给他出的主意。”
说到底,潘人凤在地方上做官时的思路还是没转过来。面对林芳洲时,他总是不自觉地带着些优越感,林芳洲前后对他的态度始终如一的谦卑,也促成了这种优越感,导致他没有为林芳洲着想,想戏弄林芳洲时,也没有太大压力。
“嗯!”
他瞒着林芳洲,只是开个玩笑。
“永州城里,当时在官面上找我的,是一路人,但实际上,潜伏着三路人。”
如果三皇子抛弃他,他的仕途也就到头了。
“啊?!”
“你爹现在愿意多见你啦?”
“不不不,不会……”林芳洲慌得连忙摆手,接着恍然道,“原来你们是好人呀?”
小元宝轻轻摇一下头,“今日有要事。”
那之后,林芳洲一路有些惆怅,连景致也无心欣赏了。小元宝察觉出他情绪不对,将他送到他住的院子之后,他摒开众人,问道,“怎么了?”
“你爹能同意?”林芳洲表示很怀疑。
三皇子身份大白时,听了他的经历,潘人凤并不觉得有任何问题,只是觉得奇之又奇,仿佛听故事一般。说到底,他太相信林芳洲了——不是相信林芳洲的人品,而是觉得,林芳洲这样傻头傻脑的人,不会耍什么花招,只是运气好些罢了。所以他和朝廷里所有人都一样,只是把这段经历当个传奇来听。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问你,卫拐子为什么会死?”
“你才十六。”
“我去见父皇。”
小元宝弯起唇角笑了笑,问道,“喜欢这里吗?”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