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书上学来的。你看历史上那些诸侯想要叛上作乱,起兵时,尚要扯面大旗‘清君侧’。我若因他说你坏话而打他,那是私仇,若因他毁谤师长而打他,那是公愤。”
一起被拦下的还有陈小三,陈小三见到高高壮壮的武照临,吓得双眼开始飚泪花。
第二天,胡四郎又跑出去打听,打听完了回来跟小元宝学:“先生说,‘林芳思写的字全班最丑,怎么可能给旁人写大字呢?’,先生还说武照临无事生非,把他骂了一顿。”说完大笑,觉得很解气。
“本县判你赔他五两银子的补品钱,此事一笔勾销,你待如何?”
这臭小子,太沉得住气了。林芳洲摇摇头,又问,“你早就听他胡说八道了,忍了这么久才动手,只是为了搜集他说的其他坏话?”
武照临幻想过无数次把林芳思打得屁滚尿流的画面,在他的想象里,林芳思除了哭就是求饶,可是眼前的人,镇定非常,不似个孩童,让人看了就生气。
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可惜他们没打多久,就被人发现,给拉开了。
“嗯,”县令点点头,问武家人道,“令郎病在哪里,需要这多钱诊治?”
武照临平白无故挨一顿打,自然是怀恨在心。
“在,太爷。”
小元宝背着双手,从容地看和图书着武照临,“你要打我?”
“猪血是会凝固的,我亲眼见过。你是怎样做到让瓶子里的血不凝固,随时可以泼出来?”
那武照临的父亲也不敢再说什么,两家就这么和解了。
陈小三擦掉眼角的一滴泪珠,呆呆地看着武照临的背影,“他就这么……走了?”
“不会太严重,我们力气小,也没下重手。”
接着在林芳洲的询问下,小元宝把事情前前后后都交代了。原来他今日打人,都是提前谋算好的:先收集武照临说过的坏话作为证据,顺便找到他的弱点;然后每天准备猪血,放在怀里静候时机;等到武照临落了单的时刻,几人一拥而上,泼血打架。
林芳洲翻了个白眼,道,“你以为旁人真的会相信你这借口?”
第三日,那武照临的家人和林芳洲一起跪在县令面前,进行调解。武家人要求林芳洲赔偿医药费五百两银子,县令问林芳洲:“林芳洲,你可愿赔偿他们五百两银子做医药费?”
装得跟真的似的。胡四郎呆了一呆,心想,难道之前发生的事都是幻觉?……
“五、五两银子……”
武照临道:“我打你怎的?”
林芳洲觉得很稀奇,“你这小孩,怎么鬼点子这样多,还师出有名?你这都是从哪儿学来的https://m.hetushu.com.com?”
陈小三眨眨眼睛:“什么意思呀?”
“我儿现躺在床上下不来,浑身都疼,补品流水似的吃,早花去许多银两,往后还不知要花多少钱,要他五百两,还不见得够呢!。”
林芳洲有些伤感。她敲了敲桌子,“最后一个问题。”
小元宝继续说道:“除非你把我打死,毁尸灭迹,还一定要保证不会被发现,否则你会被斩首,你家就断了香火。哦,没断,你还有个小弟呢。你弟弟是你父亲的小妾所生,若你死了,庶子承家,主母的地位,多少会有些尴尬。不过你也不要过于担心,你娘没了亲儿子,说不准会把庶子视如己出,母慈子孝,倒也很好。所以你可以放心地去死。”
又过了两天,武照临埋伏在小元宝放学回家的路上,把他拦下来了。
“外强中干。”小元宝用四个字做结案陈词。
“全凭太爷做主!”
“你可要想好了。书院已经警告过我们,再有下次,直接赶出去。你今日打我,明日就会被书院除名。停云楼书院是方圆几百里内最有名的书院,你被停云楼书院除名,其他书院也不会再收你。那样你就前程尽毁。读书无用,功名成泡影,你只能去饭馆做个账房先生了。”
林芳洲完全可以想象https://www.hetushu.com.com到当时那个场面该有多可怕:到处是血,还有一个人晕死在地上……目击过现场的人,一定都以为闹出人命了。
“信不信不重要。”
从此陈小三——哦,不止陈小三,几乎整个蒙学班的人,都以小元宝马首是瞻。
……
小元宝突然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我若不聪明一些,根本活不到现在。”
小元宝点了点头,老神在在的:“师出有名。”
“我所谓师出有名,只是针对书院那边,在县令这里,还是让他知道真实原因较好。”
县令一抬手,左右退下。他缓声问道,“吃补品花了多少钱?”
县令听说书院闹事,有学子受伤,很是关切,当天就派一个大夫前去慰问探视伤者武照临,次日又派另一个大夫再次探视,把武照临一家感激得直念佛。
最后讨论了几天,书院决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两人都被训斥一顿,最终还是留在了书院。
“闭嘴,不要再说了!”
“你……!”武照临握了握拳头,咬牙切齿地看着他。
这一日,小元宝正在看书,胡四郎从外面跑进来,“不好了不好了……”一直跑到小元宝身边,附在他耳边悄悄说,“武照临找先生告状,说你给我们写大字,怎么办呀?”
小元宝轻轻一笑,摇头哂道,“如此和-图-书离谱的谣言,先生不可能相信。”
小元宝点点头,自此之后把“写字”一项从自己的生意列表里划掉。
这小兔崽子,太可恨!
“嗯?”
“嗯。”
林芳洲苦着脸道:“太爷,小人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
林芳洲不傻,她知道为什么要让县太爷知道真实原因,并且她知道县太爷必定不肯声张这种丑话。她拄着下巴,仔细端详小元宝,看了一会儿,说,“我感觉,你要成精了。你真的只有十岁吗?”
此次打架事件虽然伤害不大,可是动静不小,把书院从上到下都惊动了,还闹到衙门里去。关于怎样处理两个学子,书院先生们的说法不一。有说把两个人都除名的,有说除名林芳思的,也有人觉得武照临品质太恶劣应该除名——那山长果真派人私底下询问一番,有些学子怕自己惹上祸事,不敢隐瞒,结果表明武照临确实喜欢背后嚼舌根,“毁谤师长”的行为是存在的,且比较严重。
小元宝一边走,一边给陈小三讲了“黔之驴”的故事。
林芳洲虚惊一场,把小元宝领回家,劝了几句,叫他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再打人,然后她又买了些礼物,去找书院的先生们说情,希望他们网开一面,不要把小元宝赶出去。
林芳洲坐下来,问小元宝道:“你打那武照临和图书,是因为他说了我的闲言碎语?”
“嗯,林芳洲。”
“是吗?”县令冷笑,“本官连派了两名大夫前去探视,两人回答如出一辙,武照临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更没有内伤,又如何会卧床不起?”说着,重重一拍桌子,把地上跪的人吓得重重一抖,那县令声色俱厉地说道,“分明是你坐地起价,借机敲诈,你还敢在本官面前做鬼?如此刁民,不打不行!来人,给我拉出去打板子!”
“原来是这样。现在的小孩都这么奸诈吗?”
“那你为什么又把我和太爷的谣言透露出去?这样一来,你所谓的‘师出有名’岂不是不攻自破了?”
“你这脾气,还挺大。”
她禁不住打个寒战,道,“你胆子太大了。那武照临现在也不知怎样了,若受伤不重,应该能和解。”
“猪血是陈小三给我的。他说在猪血里放盐,一边放盐一边搅拌,等到猪血凉了,就不会凝固了。”
左右吆喝一声,这就要将他拉出去,那人见情势急转直下,登时慌了神,连忙说道,“不敢了不敢了,小人不敢,求太爷放条生路……”
武照临气得够呛,抡起拳头想要打他,看到他冷冷的目光,武照临终于还是怕他一语成真,只好虎着脸骂道:“往后有的是机会教训你!你给我等着!”说完,转身走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