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多情应笑我

作者:酒小七
多情应笑我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小元宝被打懵了,脸不由自主地歪向一边。
“不会,我过几天就回家。”
山长是书院的领头人物,德高望重,他走进来时,室内众人都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山长看到王大刀,说道,“书院的孩子顽皮,又要惊动王捕头了,老朽身为这一院之长,深感惭愧。”
“啊?是,是,小人不敢……”
“我是他哥哥。”
王大刀又问,“不过,你到底为什么打那武照临?”
啪!
“嗯。”小元宝点了点头。接着举了几个例子。某月某日某时某刻某处,说了什么,听众有谁;某月某日某时某刻,又说了什么,听众有谁……他一口气列举了几条,其中包括关于山长的坏话,听得旁人有些尴尬。
小元宝被她吹得直向后仰,躲了好几次。她却追着不放,越吹力气越大,那气息都灌进他的脖子里,又轻又痒。他终于忍不住,噗嗤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
山长呵呵一笑,不疾不徐的样子,说道:“可是我怎么听说,你们被发现时,正围着晕过去的武照临狠揍?那武照临今年二十岁,你们怕自己年纪小打不过他,于是先用猪血将他吓晕,等他晕过去后,再来围殴,是不是?林芳思,你小小年纪,倒是好算计。”话说到这,面色已经渐渐冷下来。
先生醒悟过来,冷眼看她,问道,“你是林芳思的什么人?”
王大刀觉得,小元宝说的这番话很重要。县太爷的一片好心,被旁人传成下流龌龊,王大刀都要替太爷抱屈了。他把小元宝关好之后,便去找太爷,想要汇报此事。
“弟子不敢胡言,山长若是不信,自可去和_图_书问。”
王大刀连忙上前拦住林芳洲,“好了,先不要闹,先看看那个武照临的伤势如何吧。”
林芳洲一颗心总算落下来,继而看到一地小孩子个个染血,再看小元宝那吊儿郎当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越看越生气,越看越窝火,再一想还有个生死不明的在等着——她脑子一热,抬手就是一巴掌。
“行了行了,赶紧滚!不要再来烦我!”县令发现,有林芳洲在,他的好修养总是会不翼而飞。
山长点了小元宝的名:“林芳思,你来给王捕头解释一下,这血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生出言制止了他。
林芳洲只当他还在生气。她看着他浓密修长的睫毛,以及那还未消肿的半边脸,心中很是自责,沉了沉气,她终于说道,“那什么……对不起。”
林芳洲等县令交代完,问道:“太爷,我能去看看我弟弟吗?”
王大刀乐了,“看不出来嘿,你这小子,还挺仗义?行,我今天就把你一人先带回衙门吧,其他人,都回家吃饭。”
先生一听,把眉毛一立,扯住她的手腕,道,“我正要找你!走,跟我去看看你家林芳思干的好事!”
小元宝突然抬眼看她。她看到他眼圈红了红。
王大刀说到底还是偏心自己人的。他把今日在书院里的初步审问、以及刑房中小元宝回答的真实目的,都交代清楚了。县令听前面书院里的事情还好,听到林芳思利用对方晕血的弱点而出奇制胜,还忍不住暗暗道了声好计谋,可是一听说自己和林芳洲的谣言……他登时恶心得隔夜饭都要吐出来,狠狠一拍桌子:“岂有此和*图*书理!胡说八道!”
……
小元宝连忙答道,“放心,不是我的血。”
“你过来。”县令将王大刀唤至身前,如此这般低声吩咐了几句,那王大刀一边听,一边点头。
那聚众斗殴的一班人已经被关押在一个房间里,几个捕快提着锁链闯进房间,只见一群小孩子正蹲在地上玩石子儿。
“除了他还能有谁?”
思来想去不得结果,林芳洲只好提着礼物回衙门——去找太爷求求情吧,兴许还能有条生路!
小元宝说道:“从头到尾,主使策划皆我一人,出了事情也是我一人担当。”
山长是很有涵养的,听到关于自己的坏话,脸色倒并无不快,只是说道,“你若再自作聪明,我也救不了你。”
还好还好,不认识……林芳洲立刻松了口气,接着又问,“那个,林芳思现在怎么样了?”
“可是蒙学班那个林芳思?”
林芳洲从人群里一眼找到小元宝,她跑过去将他提起来,见他脸上、襟上,全是血迹,林芳洲吓得头皮发麻,扯着他的衣服问道,“哪里受伤了?”
一群小孩子,一个个身上都染了血。
“老先生哪里话,这——”王大刀指了指地上的小孩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找过大夫了吗?”
小元宝将馒头递到林芳洲面前,林芳洲摇了摇头道,“我已经吃过了。”
林芳洲并不反抗,跟着他们很快来到书院。
“我自然会去问。”山长说着,转向王大刀道,“我的问题已经问完了,王捕头请自便。”
林芳洲提着礼物去看望武照临,不曾想连门都未进,便被人轰走。不得已,她立在墙外https://www•hetushu.com.com仔细听里头的动静,哭哭闹闹乱作一团,弄得仿佛在办白事。
“那这血……”
“他不是胆小,”山长打断他,“他是——晕血。”
“他,毁谤师长?”
小元宝虽肿着半张脸,竟还从容有度,答道:“先生过誉,弟子不敢领受。使用猪血,只是为了迷惑对手,哪知他竟如此胆小——”
方才一同过来的那位先生,是一出事就去报官的,此刻也不知眼前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他目光沉静,优游不迫。王大刀被这小孩看得一愣,连忙答道,“该打,该打!”
林芳洲心内便有些惴惴,生怕这武照临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小元宝要给他偿命。
这时,不知谁道了一句:“山长来了。”
一想到小元宝,她又有些气,气的是他无事生非,又有些愧,愧的是她那一巴掌,又有些怪,怪的是他平时乖得紧,怎么今日就性情大变、好勇斗狠了?
那些孩子,方才看到挎刀的捕快和严肃的山长,早已吓得战战兢兢,此刻听说自己被放回家,便四散跑了。
林芳洲硬着头皮道,“我不该打你,你,不要生气了……”
山长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们,都没事。”
“说实话。”
太爷正有些不耐烦。因为林芳洲死赖着不走,陈说她兄弟的事情。见到王大刀来,太爷说,“你来得正好,他弟弟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推门时,他抬头看她。彼时太阳就要沉下去了,屋子里昏昏暗暗的,她背着光走进来,他看不清她的表情。
县令见林芳洲愣神,生怕这厮因为那谣言而受什么启发,轻咳一声,喝斥道:“林芳洲,你和图书不要胡思乱想!”
林芳洲听到小元宝的名字,大惊,连忙转身追上去,问那先生:“你说谁,林芳思?”
这个问题,也是在场众人都关心的。小元宝答道:“那武照临平时总是毁谤师长,我气不过,这才想要教训他一顿。”
小元宝垂着眼睛,面色平静,他说道,“那武照临在书院散播谣言,说县令大人与我兄长做那断袖分桃的勾当,说我兄长正是因此才能在衙门里当差。你说,”他抬起头,看着王大刀,“这样的人,该不该打?”
“对,就是他!看着斯斯文文的一个孩子,没想到竟如此顽劣!”那先生说起他,有些咬牙切齿。
小元宝就这么被王大刀带走了,暂时关押在衙门里。林芳洲送了些应用之物,并一些吃食。王大刀安慰她道:“大朗莫急,这个案子怎么判,最关键的,还是要看那武照临的伤势。为今之计,你还是先去看看武照临吧,若能和解,那最好不过。”
林芳洲赶紧滚了。她来到刑房,见小元宝坐在桌边,手里拿着一个馒头发呆,也不吃。
小元宝没说话。
小元宝方才被林芳洲扇了耳光,此刻脸已经迅速红了一片,隐隐盖着个巴掌印。他听到山长点名,拱了拱手道,“是。”接着对王捕头说,“我弄了一瓶猪血,本想打架时洒出来吓唬对手,哪知他竟十分胆小,吓得晕过去,我们见他晕过去,便收手了。”
“谢谢太爷!太爷你真是清如水、明如镜的——”
等到她走近时,他看到她脸上堆起来的笑容。那笑容有些生硬和怪异,却莫名让他悄悄松了口气。
然后笑着推开她的脸,“别闹了。”
王大刀和图书抓过很多犯人,今天是头一次面对这么多儿童犯。他有点犯难,抓,还是不抓?
林芳洲本来很心烦意乱,听到小元宝这样回答,气得又想抽他,一抬手,看到他肿着的半张脸,她终究是忍下了。
林芳洲破口骂道:“我将你送来为的是让你学人话办人事,你倒好,给我聚众闹事!还打架?三天不打你上房揭瓦,我今日还管不住你了?!我,我……”说着,撸起袖子又要打他。
且说那王大刀,将小元宝带进刑房关押,他见四下无人,便低声对小元宝说,“你这孩子,算是条好汉。”
他却扭过脸去,看都不看她了。
“原来如此吗?”小元宝装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林芳洲感觉自己仿佛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三伏天里吓得她身上竟冷飕飕的。她脑子里现出小元宝浑身是血被抬出去的画面,一时又急又气又怕,颤着声音问道,“被、被抬出去的是谁?”
“因为他毁谤师长。”
他收回手,却还是没吃,垂着眼睛,看着馒头,沉默不语。
王大刀问道:“太爷,现在怎么办?”
“武照临。”
林芳洲耐着性子说,“不要生气了好不好?等你出去我给你炖鱼吃。脸还疼吗?我给你吹吹……”说着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凑过去轻轻吹他的脸。
林芳洲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喝问道,“臭小子,你为什么要打人?老实交代!”
“去吧。”
林芳洲也有些愣神。原来是因为这样?小元宝反常地打架,只是为她抱不平啊……
林芳洲问道:“怎么不吃?”
只有陈小三留在原地不愿离去,眼里含泪看着小元宝,道,“小叔,你不会死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