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七节

第八章 物是人非

第七节

于江江戳了一块,果然很好吃,立刻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于江江谦虚地回答:“客气了!”
段沉送她回家,休整了没多久她就去上班了。
卓阳中学门口正在募捐,为巴城的地震。广播里放着激奋的歌曲,孩子们排着队向捐款箱里捐钱。附近的居民也纷纷加入。
巴城发生的一切,好的坏的,最后都化作岁月中的花朵,盛放在记忆里。
说起过去,淡姜眼中泛了红,泪光闪烁,纯粹得像天山上流下的天泉。
“没。”于江江拿了名单的文件夹来看:“接触过这一对,觉得挺符合我们的项目,不知道有没有他们。”
于江江点了点油炸的热食,坐在即使被擦得很亮依然带着油污的桌子旁,安静地发着呆。她正想事情想得入神,一个轻轻地巴掌打在她肩膀上,她吓了一跳。
淡姜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早来了,刚刚在排队捐款。”
于江江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描述者,她试图将场面讲得更激烈一些,但她贫乏的词汇和简单的表达让听她讲话的同事一个一个变少,直到最后一个人都尿遁离开,她才不得不停了下https://www.hetushu.com.com来。
“上周路过,看到过你。”于江江简单描述了一下上次的见闻,接着说道:“这次就想着能不能碰上。”她瞅了瞅沈悬,问她:“你刚过来吗?”
下了班,于江江心里还在惦记那一对小情侣。于是一个人坐车去了卓阳中学。
“八十几对,我怎么可能记得住。资料我都给你了,自己翻去吧。”同事抬头看了于江江一眼,好奇地问:“怎么?你认识人家?”
同事们都很关心这次的地震,纷纷过来问她现场的情形。
于江江说了声谢谢,很礼貌地笑了笑。
大约是怕于江江误会,她赶紧说:“我们不是有钱不拿来办婚礼却去捐款。我和沈悬都是巴城冬县人,这次冬县虽然只有余震,但巴城也是我们的家乡。所以……”
“当时我出去买东西了,我妈被我们家的大梁压了背,震得太厉害了,房子一直在塌,来救人的战士都没法进也不敢进,只有沈悬,想都没想就冲进去了。”
“过来看看你。”
沈悬皱了皱眉,看了淡姜一眼,默默又丢了几样东西在锅里https://m.hetushu.com.com。于江江连忙推辞:“别弄那么多,我一个人吃不了。”
她头也没抬,很随口问了一句:“人选都定下来了吗?时间已经到了吧?该定了吧?”
“定了八十几对了已经。老大让我们开始写脚本,拍出一些感人的采访片段,剪一剪,当宣传用。”
“对不起,让你想起了那些事。”于江江经过了这次巴城地震,对那样的恐慌、无助甚至绝望,都很感同身受。人在自然面前的无力感,不管科技发展几千年,都一样无法消弭。
已有的八十几对情侣名单里,并没有沈悬和淡姜。她看了一下被选上的人的一些资料介绍。确实比起沈悬和淡姜来,还要困难许多。在北都挣扎、打拼,也有许多噱头。和这些人比,他俩确实没什么“竞争力”。
但偏偏淡姜是个倔强性子,他越是推开,淡姜越是要靠近。
淡姜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没事,我和你一起吃。”
“去,”于江江睨了同事一眼:“我就好奇而已。”
“过去的就过去了,怎么逢人就爱说一次。”沈悬手上端着盘子,铁盘上包着塑料袋,上面盛着热和_图_书食。此刻,他站在淡姜背后几步的位置。
见于江江喜辣,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马上絮絮叨叨地说:“你吃这个肉排,这个是我和沈悬一起腌的,用的沈悬姥姥自己做的甜酱,加我们云县的辣椒面,特别好吃。”
看着同事们离开的背影,于江江叹息:没有知音,好痛苦。
于江江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她看完文件,刚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问同事:“定好的八十几对里,有没有一对叫……叫淡姜和沈悬的?”
于江江道了谢,接过筷子。拿着勺子挖了点辣椒。
她原本只请了两天假,巴城的一场地震让她自行延长了事假。组长知道她是因为地震滞留巴城,也没有怪她。
虽然口气是不耐烦的,但于江江分明看清了他眼底对淡姜的纵容。这个男人比她想象得更喜欢口是心非。上次她就发现,淡姜每次要碰热的东西沈悬都异常紧张,明明是怕她烫到了,却偏偏喜欢用一副很嫌恶地口吻把她说走。
这天天气不错,沈悬弄了个折叠桌和塑料凳放在一旁,让食客可以坐一坐。
抚摸着惊魂未定的小心脏,于江江回头一看,原来是淡姜。衣着朴实和-图-书的淡姜脸上带着惊喜和善意的笑容。
淡姜看见于江江,掩不住心里的狂喜:“于小姐!你怎么来了?”说着热情地回头喊沈悬:“多给于小姐炸点,于小姐就是我去报名的那个公司的人。”
于江江到的时候,沈悬的小吃摊上只有沈悬在干活。沈悬并不认识于江江,于江江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打招呼,索性就不打招呼了。
“沈悬救了我妈,自己却被石块给砸了。他被救出来以后,我就发誓这辈子一定会嫁给他。我就是他的腿,要和他走完这一生。”
同事打趣于江江说:“你是不是收人家礼物啦?帮人争取机会呢?”
淡姜惊讶:“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
淡姜和沈悬默契对视一眼,随后挤到于江江身边来。
在巴城滞留了两天,航班终于重新开通。于江江和段沉一起回了城。
于江江对这种半公益的项目一直以来都很上心,但她是针对所有人,这样点名道姓到个人的,到还算是头一回。
于江江对她紧张的样子忍俊不禁,赶紧安抚她:“没事,我不会向公司‘告密’,你别怕。”
“我们家沈悬的腿,就是地震的时候没的。”对hetushu•com.com那场灾难,淡姜回忆起来,表情淡淡的,但说起沈悬,满脸都是骄傲的表情:“我们家沈悬是退伍军人,抗震英雄。是为了救人才没了腿的。”
于江江震惊了一下,云县地震她还记忆犹新的,当时死伤好几千人,那场灾难太惨烈,好多人失去了家园。当时看新闻,于江江看一次哭一次。
“于小姐怎么到这边来了?住这边还是过来办事?”
淡姜见于江江吃的尽兴,心里骄傲得不行,一直夸着沈悬的手艺:“沈悬饭做得可好了,下次请于小姐去我们家吃饭。”
她不在的几天,她的工作都是由各个同事接手帮忙做的,现在她一回来,大家赶紧撂担子,把她的各种文件都给送了回来。文件积压在她办公桌上,竟像一座小山丘。
看着“裸婚时代”那个项目的各种进度表。于江江靠在同事办公桌旁,一边看一边核对。
“五年前巴城云县地震,我们冬县也是重灾区。大难不死的人,现在就想为别人做点什么。”
沈悬一瘸一拐走过来,将吃的放在于江江面前的桌上。又细心地地给她筷子,指了指桌上的辣椒罐子:“我怕你吃不得辣,没有放,你要是需要,自己挖一点。”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