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章 作茧自缚 第十节

第六章 作茧自缚

第十节

于江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们住那么远,你要能看见,那只能说明你见鬼了。”
“我真的想见见你。”
一晚上,于江江终于出现了一点笑意,反击他:“谁知道呢?我这么漂亮,难保你不会把持不住。”
于江江感觉到他语气中点点微妙的变化,“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我并不是上天派来拯救你的钟又青。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只是个骗子。”
电话那端的段沉沉默了许久,听筒里只传来他平稳的呼吸和电波兹兹的细微声音。于江江握着手机,明明两人都没有说话,却没有一个想要挂断电话,只是这么沉默相对。
清早,于江江起床的时候钟又青已经离开了。于江江想想自己还真是混沌又糊涂,连钟又青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我正在找你家的方向。”段沉感慨道:“好远,看不见你。”
于江江沉默地听着段沉说话,她咬了咬自己的下唇,斟酌许久,问出她此刻最想知道的答案:“你还爱她吗?”
“钟又青!”于江江追了过去。她一进门,已经看到卸下伪装靠着墙哭得不能自已的钟又青。连哭都不敢哭出声的钟又青。那样压抑着www•hetushu.com•com情绪,看上去可悲又可怜。
“如果你不怕我伤心的话。”
一晚上没有给手机充电,于江江害怕再接到段沉的电话,她不愿再继续那个话题,所以她选择了逃避。
“你吃错药了?”于江江问。
轻叹了一口气,于江江关上了门,将一脸迷惘的江一述关在了门外。
于江江撇撇嘴,想想这时候不能离开钟又青,只得拒绝:“我戒酒了你不知道吗?”
“我还是输了。”钟又青用小到于江江都几乎要怀疑自己听错的声音说着,“他一点都不爱我。”
段沉突然很感慨地叹了一口气,随后说:“可能吧。”
“如果我回答还爱呢?”段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不冷吗?”于江江问。
如果说之前与段沉之间的所有进展全都依靠于段沉的毫不退让步步紧追,那么,毫无疑问的,段沉那个反问句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于江江打回了原形。
“可是我介意!”钟又青眼中盈光闪闪,却仰起头让那些水汽都退了回去:“江一述,我们都醒醒吧。”
拿着手机打了一会儿游戏,把游戏里朋友圈的排名刷到了https://m.hetushu•com•com第一名,独孤求败以后游戏也有点懒得打了。退出游戏,手机提示还剩百分之十的电量。于江江想着干脆用完所有的电踏实睡觉算了。
门关以后,屋子里彻底安静了下来。哭累了的钟又青一言不发地躺回了于江江的床上。于江江站在房门口看了她一眼,她背对着于江江,身体蜷曲像一只煮熟的虾米。对此,于江江也无力做什么,只是轻轻给她把门带上。自己拿了新的被子去另一个房间睡。
于是,百无聊赖的她给段沉发了一条短信,以顽皮的口吻:姿势不对,起来重睡。
“认床。”
“……”不是段沉陡然提及“乔恩恩”这个名字,于江江几乎都要想不起这个人是谁。段沉对感情的果断让于江江几乎已经忘记段沉也曾爱过别人,也曾与别人有过深刻。许久,她欲言又止,嗫嗫嚅嚅地问:“怎么突然……说起这些?她回来找你了?”
“床?和哪个野男人鬼混呢?”
“不是。”段沉说:“只是从别人口中知道了以前的真相。真奇怪,我发现自己并不是一个好人。当我理直气壮恨一个人的时候,我可以用尽办法去报复。可m.hetushu.com.com当我发现一切都是一场误会的时候,我却没胆量面对了。”
于江江这人别的没什么,就是对睡觉臭毛病特别多。睡惯了卧室那张床,这会儿睡书房里这张沙发床怎么都睡不着了。
于江江揶揄一声:“我傻啊,这么晚了羊入虎口。”
段沉在电话那头似是笑了笑,于江江听得并不真切。许久,迎着风的段沉突然用很平常的语气,如掷重磅炸弹一般说:“我刚知道。原来一直以来都是我误会了乔恩恩。她并不是因为变心了才嫁给别人,只是因为骄傲才嫁给别人,我母亲曾……见过她。”段沉刻意弱化了他母亲对乔恩恩的百般羞辱,但于江江不难想象,以段沉这种富二代身份,长辈和小辈的女朋友见面,多半是诸多微词,就像电视剧里写的那样。
于江江眉头皱了皱:“这么晚了,去哪儿?”
她决然地、对江一述,也对自己说。
钟又青给她留了一张便条,上面娟秀的小字写着:谢谢你的收留,很遗憾不能一辈子在你这儿躲风避雨。很多事逃避也没有用,比如告别。我已收拾好自己,与过去告别。勿念。
“嗯。”
事到如今,钟又青关心的,仍然只有爱与不爱这和*图*书一个问题而已。想想真有些心酸,这段爱对她来说到底是怎样的重量?于江江心里震荡不已,眉头深锁地看着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刻于江江觉得钟又青周身似乎有一座她自己画成的牢。旁人进不去,她也出不来。
江一述上前想要靠近钟又青,被她决然地躲开。江一述紧皱着眉头,认真地说:“我不介意!”
于江江终于感觉到段沉的不对劲,忍不住关切地问他:“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本以为那么晚了,段沉应该不可能回了,却不想于江江还没从信箱里退出来,段沉的电话已经来了。
“不在家能再哪儿?”于江江对他满嘴跑火车显然已经习惯,大半夜的,两人也没什么正经话题要说。于江江简单给他说了一下家里的情况,段沉也没发表什么意见,只说:“要是实在不舒服到我家里来睡吧。我一套都买的意大利进口的,肯定舒服。”
于江江被这个小说里才会出现的雷人称呼雷得全身一僵。
不等于江江回答,手机因为彻底没电直接关了机。看着完全陷入黑暗的手机屏幕,于江江微笑着,用很苦涩的笑容对着已然没有反应的手机说:“那就回去找她。”
段沉和_图_书言辞咄咄:“你这么误会一个好心的正人君子,我都看不下去了。我像那么饥不择食的人吗?能对你下手?”
仿佛能看到于江江此刻得瑟的小模样,段沉突然用很是宠溺的语气说了一句:“小傻瓜。”
“你去阳台了?”
电话那头的段沉很感性的又叹了一口气。于江江关注地听着听筒里的声音。隐隐传来脚步声,一步一步,似乎是段沉正在往哪里走。没一会儿,于江江听到类似推拉门的声音,再然后,她听见了呼啸而过的风声。
“出去喝一杯。”
钟又青瞥了江一述一眼。什么都没有再说,一转身仿佛成了永恒,以那样决然的背影直接回了屋。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段沉问。
挡住了试图进来的江一述,于江江扶着门,很语重心长地说:“你做的,不是把她接回‘家’,而是把她接到你心里去,对她来说,那才是家。江一述,如果今天她没有一张和周小葵相似的脸,你还会爱她、与她共度一生吗?想清楚这个答案,再来找她吧。”
于江江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房间里暗暗的,只有手机屏幕的光和窗纱缝隙漏进来的点滴月光。于江江翻了个身,将手机枕在耳边。
“于江江,我来接你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