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章 作茧自缚 第八节

第六章 作茧自缚

第八节

“我还顺便去看了你爸妈。伯父伯母托我带了好多东西。”
于江江盯着那非常不懂看人眼色的电梯门,满肚子脏话无处骂。
陆予不置可否,只是很平淡地说:“上周我去江北出差。顺便回了趟家。”
于江江歪着脑袋看着陆予,反问了一句:“那你呢?”
于江江走在前面,明明说着嘴硬的话,眼泪却偷偷地掉了下来。从前她在家只觉得睡得特别舒服,哪里知道处处都是妈妈用了心思的。她永远无法正确测量的,是来自父母的爱。那是广博得像大海一样的深厚的感情。
陆予帮于江江拎着大包小包,并且称职地把她送回了家。
“谢谢这七年。于江江,找个爱你的男人,这辈子都别受苦,我看不得你受苦。”
从进入大学到今天,四年的时间过去。于江江自然知道陆予到底付出了多少代价,才在北都争得一席之地。她知道自己不该再关心他的事,可这种关心像来自身体的一种本能,是一种长达七年的中毒反应。
陆予也不准备为难她,笑笑说:“你以前不是说,任何时候男人都应该一手拎所www•hetushu•com.com有的东西,另一只手腾出来牵女朋友吗?”
“我只是觉得人生那么短暂,还是和家人在一起才不会遗憾。”
于江江自己回想,才想起这话是她几年前随手转发的一个微博。陆予居然至今都还记得。顿时就觉得难受极了。
七年,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有些话不用说出答案。就算没有结果,最初的过程也是最美好的。
还不等于江江拒绝,“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陆予已经爽快地走了出去。
“啊?”于江江尴尬地抬头,生硬地回答:“没有啊!”
陆予眼中有异样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笑笑说:“老样子,不好不坏。”
到最后,她眼眶都忍不住有点红了。此刻于江江像个害怕爸妈离开的小孩,小心翼翼地拽着陆予的衣角问:“陆予……你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
于江江愣了一下。思绪停滞了大约一秒,觉得胸腔里哪一处似乎酸了一下,很轻很浅的一下,只一秒就消失了,快到她自己都几乎要忽略。
看着杂七杂八的东西,于江江叹为观止,https://m•hetushu•com•com有些不敢相信:“这全是我爸妈让你带的?”
换了鞋子,于江江有些局促地坐在沙发上。陆予给她倒了杯果汁,就回房去了。等他再出来,大包小包拿了好多东西出来。
陆予话音一落,于江江开始脑洞大开。这么多年看的韩剧和小说派上了用场,她已经在脑海里演出了一场荡气回肠的生死绝恋。
沉默中,陆予突然说:“于江江,我回去了,你会不会就此忘记我?”
良久,于江江听到背后传来陆予磁性而温文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激起阵阵回音。
陆予眉眼中含着笑意,很自然地说:“择日不如撞日,我车停在XX站附近的停车场。你和我去取车,然后去我家,把你爸妈给你的东西给你带回去。”
踏着平稳的脚步,陆予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各种袋子摩擦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直到他停在于江江身边。
于江江一回头,正与陆予的视线相对:“为什么?你要放弃……北都了吗?”
“走吧,我送你上去,太多东西了你拿不动。”陆予说。
“于江江,我决m•hetushu.com•com定辞职回江北了。”
于江江有些眼热,手微微颤抖,她提起了藤席,低着头说:“哪有这么矫情,来北都打拼,享不了那么多福。”
于江江疑惑地看着他。陆予这样的人,从来不会畏惧压力。他那么努力只为了在北都立足,如今好不容易有所建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弃?
于江江解了安全带,开了车门,正准备回头拎那些东西,发现陆予已经把所有东西都拿走了。一抬头,他已经绕过车子走到了于江江的方向。
陆予微笑:“还有一些是我妈给你准备的,都是些干货和吃的,一起给你拿过去。”
“啊?”于江江有些惊讶,只是瞪大了眼睛。
“噢。”于江江眨巴着眼睛,很习惯地接了一句:“阿姨身体还好吗?”
夜空璀璨,星幕是天然的背景,他转过身来,背着光,表情隐在晕暗里。
于江江被他豪放厚颜的话惹得脸涨得通红。站在那接受也不是,拒绝也不是。
于江江有些不好意思,想去给他分担两个。被陆予拒绝,他把所有的东西移到右手上,然后伸出空荡荡的左手说:“别的我都能www.hetushu.com.com拿,要不你拿这个吧?”
“嗯。”
陆予一样一样提起来,很温和也很有耐心地解释:“你妈妈说你体燥畏热,特意拖人从印尼带了床手工藤席。特别吸汗而且不粘皮肤,不容易过敏。”
于江江粗略翻了翻,看到那床很占空间的藤席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连席子都要你带,高级的贵的西城到处都是,便宜的淘宝上也是随便买一大堆啊。”
陆予忍笑,眼睛眯成一条缝,“你怎么想象力这么丰富?于江江,别诅咒我啊。”
可怕的沉默又开始蔓延。于江江开始觉得自己语速是不是太快了。为什么两人已经对话了一轮,电梯还没有开门呢?
陆予短暂地逃避了于江江的注视。他用一种很淡漠的眼神看着电梯的按钮。许久,他才扯着笑容,安慰着于江江说:“也不是不干了,到江北分公司去。工作压力还小呢。”
“你为什么记性那么好?”记得那么多事,叫她怎么放弃?
游子在外,更是思家。北都再好,也比不上江北一丝一毫。
夏夜的风如爱人的手,轻柔抚弄着脸颊。陆予迎风而立,像想要说什么。最后却只抿了抿唇。和_图_书他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陆予跟在于江江身后。于江江听见他关门的声音。她偷偷抹掉眼泪,镇定地站在电梯前等着他。
“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江江皱了皱眉头,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是因为我吗?”
“这次从江北回来,我更加坚定当初的选择是对的。我知道你对过去的事情不能释怀。可是,我不准许你过辛苦的生活,尤其是因为我才要过辛苦的生活。不关乎男人的自尊心,我只是心疼你。我想有一天堂堂正正地把你从伯父伯母手里接过来,也像他们那样宝贝你。”他顿了顿,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也许是我想太多吧。也许……根本不会有这一天。”
陆予的新家于江江这是第二次来。回想上次那尴尬的场面,于江江至今还记忆犹新。
陆予笑出声来,他脸上还带着笑意,只是温柔地摸了摸于江江的脑袋:“傻丫头,别想那么多。”
隐隐的,于江江感觉自己靠近陆予的那只手臂有些灼|热感。她不敢回头,她感觉陆予此刻正看着她。
这问题问出来于江江都觉得有些难受。如果陆予回答“是”,那她又该如何回答呢?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