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章 旧事重提 第六节

第三章 旧事重提

第六节

于江江哭得狼狈不堪还不忘抬杠,缩在段沉怀里,嗫嗫嚅嚅地说:“地球本来就百分之七十都是水。”
段沉一开始还劝她,后来干脆什么都不说了,任她哭够胡闹够。
于江江捏了捏自己的手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要请假,经理。”
“理由”
段沉点头:“你都哭了百分之七十的水了还没得到那男人,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他真的不是你的。”
接连的几天大家对她避之不及。她渐渐也感受到大家地刻意回避。心思寥寥,也疲于去改变什么。上班时间她几乎都是呆呆地对着电脑,头脑一片空白,什么都写不出来,什么活也干不了。对此情况,于江江思索了一会,最后还是做了决定。她摘下工牌,直接进了经理办公室。
于江江闷闷地从经理办公室退了出来。看着忙于自己岗位的各位同事,于江江挫败地轻叹了一口气。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离开她就运行不了,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离开她就活不了。和图书她就是这么微不足道毫无重量的存在。真可悲。
陆予的手死死地抓着石柱的棱角,手上出血了也浑然不知。心痛到最后只剩麻木。胸腔像被硬生生挖走了一大块肉,空荡荡的。
一夜过去,于江江对自己说,应该从那个漫长的梦里醒来了,可做起来总比说要容易。她感激陆予这次没有逃避,也感激段沉对她的安慰,虽然那些玩笑话不能当真。
可这对现在的她来说,真是奢侈的梦想。
于江江睁着眼泪朦胧的眼睛瞪他一眼,哭得更大声了。
段沉见此情形,轻叹了一口气,也不再说什么。往前靠了靠,解开了外套纽扣,长臂一伸,将于江江整个人收在了衣服里。
他们身后不远的一个石柱背后,站着急匆匆追下来,连拖鞋都跑掉了一只的陆予。于江江方才那么失控地离开,他害怕她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
“果然……”又有继续倾盆大雨的势头。
于江江贴着他的胸口,眼泪鼻涕都直接抹在了hetushu.com.com段沉品牌讲究价格不菲的衬衫上。
段沉有些心虚地扯了扯嘴角:“我尽力吧。”
痛哭了一场的于江江觉得身体里那些压抑的最深的痛苦好像随着眼泪一起排出了体外,虽然眼睛疼得都快睁不开了,但心情比起之前还是轻松了一些。
陆予想着:这样也好,最后一次,痛过就会结束了。
段沉回头,不屑瞥他一眼:“记住,从现在起,她的事和你无关。”
灰头土脸地她刚走两步,还没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就被忙得慌不择路的组长拦住。
段沉无奈地叹息,心想: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欠了这姑娘什么?
段沉看了她一眼,小心翼翼地说:“也不是那么差,一般差吧。”
接连的失眠让于江江始终无法从那沉重的心情中解脱出来。心情差到极点,去上班也会不知不觉影响到同事们工作的积极性。
段沉烦了,军训一样,啪一掌拍在于江江背上:“爷们点,别哭哭啼啼跟个娘儿们似的https://www.hetushu.com.com。”段沉犹豫两秒,用就义的口吻坚定地说:“不就没人爱你吗?我来爱不就行了吗?”
“如果忘记有那么简单,就不会有这七年了。”
于江江哭了多久,陆予就在那里站了多久,直到段沉到来。陆予目睹了他们之间发生的所有的一切。原来于江江只是在逞强,原来他们之间没什么。可是这又关他什么事呢?他只能远远地看着而已。那些心疼、不甘最后都化作无可奈何。
于江江诚恳地回答:“差不多吧。”
“烦死了!”经理气极了:“请假不准!不想干了就直接辞职!”
段沉望了望远方,感慨地说:“如果你不能拥有他,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忘记他。”
于江江抱着自己的膝盖,哭得不能自抑,抽抽噎噎地说:“我有那么差吗?怎么就是没有人爱我?”
“我失恋了,经理。”
失落地转身准备上楼,后背被人敲了一下,一回头,猝不及防被人打了一拳。
于江江呜咽了两声,难能乖巧地回答:m.hetushu.com.com“我知道。”
“行了行了!”段沉不耐烦地挥着手:“别哭了,我……我尽全力还不行吗?”
经理此刻正忙。再过不到两个月就有小长假,正是婚庆内业忙到巅峰的时刻。最近公司接单接到手软,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谁也没空去注意甲乙丙丁的情绪。
“滚出去!”经理气得随手拿起一个文件砸了过来。落在于江江脚边,于江江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段沉拎鸡仔一样拎着哭够了的于江江离开。于江江身上披着段沉的外套,整个人失去了生气,像生病了一样垂着头蔫蔫地走着。
忙于工作的经理听到声响头都不抬,一直在对着电脑敲击键盘。知道于江江进来,只是冷冷公式化地说:“有话快说,我现在很忙。”
经理气得猛敲了一把键盘:“你怎么这么多戏啊于江江?之前是谁和我说要好好干,要我给她机会?感情你和我说的那些都是狗屁是吧?”
于江江穿得不多,夜风微凉,她身上被冷风吹得鸡皮疙瘩直起。
经理停了两秒,https://m•hetushu.com•com皱眉不耐地问:“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于江江?”
感情上的失败让于江江第一次对雍容繁华历史厚重的北都心生退意。
于江江停了两秒,狐疑地看着段沉:“你说真的吗?”
说完,从地上捡起一串钥匙。金属钥匙碰撞发出叮铃的声音。看着他果决离开的背影,陆予忧心忡忡地嘱咐:“照顾好她。”
于江江怯怯嗫嚅:“算是吧……”
他皱着眉,那么发狠的表情,死死地瞪着陆予,咬牙切齿地说:“是个爷们就对自己的感情负点责任。她的七年,你不配耽误。”
他轻抚着于江江的背,不擅安慰人的段沉生涩地说:“别哭了,如果哭就能得到一个人,这地球早就被水淹了。”
看着段沉搂着于江江离开的背影,陆予觉得画面刺到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可这是他的选择,即使是错的,也只能一直错下去。
捂着发痛的鼻梁,陆予看清了眼前怒气冲天的段沉。
她没有野心要成功,也没有理想要做出一番事业,只想住在一个人心里,世界灭亡也不离开。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