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章 旧事重提 第五节

第三章 旧事重提

第五节

于江江死咬着嘴唇,绝望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顿地说:“陆予,我他妈真瞧不起你。”
是下午发来的,他当时去买双皮奶了,没有看见。
“这个答案不重要。”陆予眼中有几分绝望几分哀戚,面对于江江,他只是不断地在逃避。
“行,”电话里的女人哈哈大笑:“我期待你在北都大展拳脚,让我见识一下你所谓的人生。”
陆予自嘲一笑:“你和我在一起你能得到什么?我住的房子是租的,我开的车是公司的,我没几个存款,我挣得钱要供我妈看病供我弟读书,我怎么能把你带到这样的生活里?你在我眼里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你说我能带着公主过下等人的生活吗?童话故事都不敢这么写!”
“我被拒绝了。”于江江难过地哽咽着:“我觉得信仰都没有了。除了爱他,我不知道能干什么。”
这一刻,有一个声音在指引着他,让他回去找她。
来的一路都是绿灯,没一会儿就开过来了,走和图书的时候却不怎么顺利,走两分钟就一个红灯,冥冥中好像有什么在阻止段沉的离开一样。
准备上高架,前面却排起了长龙,警察一个个在查酒驾。警察有条不紊地工作着,耳边一阵一阵传来司机们不满的骂咧。人心是如此的浮躁,就像这座城市。
“听说你和个搞婚礼策划的小职员打得火热?”
“你的脑子勾的都是芡吧?还没进化好呢,怎么就出来祸害人呢?你不知道时间就是金钱吗?你浪费本姑娘多少钱,你赔得起吗?祝夜夜噩梦!”
捂着自己的眼睛,良久,于江江问陆予:“你爱我吗?陆予?”
“陆予,我需要那些东西吗?”
“可是对我来说很重要。”
夜深了,小区内静谧无比,段沉也没有把握能不能找不到于江江,也许她还在楼上,更或者她已经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感觉指引着他,他跟着那感觉在走。穿过一条黑暗的石子小路上,没走两步就看到黑暗中和*图*书于江江孤单的廓影。
“我没有答案可以给你,于江江,你是我爱不起的人,我们都早点清醒吧。”
也许是突然头脑发热了,更或者真如于江江说的,脑子里勾的都是芡。
听见段沉走路的脚步声,于江江也没有感到害怕,只是有些迟钝地抬起了头,见来人是段沉,眼神中透出了点意外。
段沉皱了皱眉头,左眉比右眉稍低。他嫌弃地看了一眼于江江:“说人话。”
段沉抿唇笑了笑,大方回答:“对啊。”
“你不需要,可我需要。”陆予痛苦地撇过头去,不再看她。
一点开,是于江江发来的,时间是她正在发传单的时候。
段沉最怕女孩哭,一开始还手忙脚乱地安慰,后来直接被她哭得失去了耐心,火气直蹭:“哭什么玩意儿呢?”
“你不走了吗?回来看我笑话吗?”于江江声音颤抖着,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有情饮水饱”对别的人可能只是一句爱情里的空话,可对于冲动又孤勇和-图-书的于江江,是她可以用一生去实践的真理。
段沉不屑地嗤了一声:“关你什么事?”
“和你无关。”段沉冷冷地说。
那端愣了一下,略显严肃地说:“你认真的?”
她窝在花坛上,鞋被她扔在地上,手臂抱着自己的膝盖,头埋在臂弯里,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像个受了伤的孩子。
“谁和你一样,就会和有钱人来往?”
正准备锁屏,段沉发现手机有一条新的短信提醒。
他不懂这七年的感情对于江江来说到底算什么。就像他不会懂,他看中的那些东西,在于江江眼里,根本什么也不是。
起先他觉得可笑,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姑娘,怎么有资格谈论“老去”,可转念一想,七年,这到底是个怎样的时间概念呢?
“晚安。”段沉笑:“我亲爱的妈妈。”
脚下一踩油门,猛一打方向盘,放弃了走高架。
段沉冷笑一声,“什么都不是,总比连人都不是强。”他轻吸一口气说:“你需要的不是我,更hetushu•com.com不是一个有血缘关系的儿子,而是一个傀儡,一个木偶。你可以设计衣服设计你的品牌,但是你永远记住,你设计不了我的人生。”
手机有短暂的一秒卡在电话的页面,随即一切消失,归于平静。回到了段沉的手机桌面,上面寥寥几个应用,空荡荡的,那样孤单,就像他的人生一样,乏善可陈。
于江江觉得自己满腔文艺而复杂的情感无法表达,也不被理解。难受地痛哭流涕。
段沉想起于江江临走说的那句略带着绝望的话:“我等了七年,因为等他,我都不敢老去。”
四处高楼林立,霓虹灯闪烁,这城市此刻是个不夜城。人们宁可把时间拿去挥霍和浪费,也不会用来等待。哪怕只是短短几十分钟。
于江江难以置信陆予会说这些话。这么多年的等待,在这个答案面前,俨然可笑至极。她突然想起周灿和她说的话——“我和他谈爱,他就会和我谈钱。”
贴着听筒,耳边穿来刺耳的笑声:“小门小户的,你就和图书不能眼光高点?”
于江江忍不住哇哇大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信任,于江江在段沉面前没有掩饰情绪,也没有故作坚强。
说着,挂断了电话。
“段沉,你到现在还不肯承认吗?离开我,你什么都不是。”
陆予的话像石头一下一下狠狠砸在于江江的心上,直至血肉模糊。于江江脸上一阵又一阵湿热,喉咙痛极了,心也痛极了。
等待的过程是无聊又漫长的,此刻车龙缓慢向前,速度不如走路。等待期间,段沉手机响了,一串长长的号码,没有名字也没有备注,区号来自美国。段沉看了一眼,响了一会才接起。
手指划了划,短信记录里还有许多于江江不同时间的吐槽。这姑娘也够厉害的,骂人的花样时时翻新,不带重样。
段沉看着看着,忍不住笑了。
电话那端的人永远是那么高高在上,不需要电话礼仪,也不需要嘘寒问暖,开门见山就是那么不招人喜欢的话。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样执着的爱情吗?段沉不敢相信。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