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第二次初恋

作者:艾小图
第二次初恋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章 即兴演出 第七节

第一章 即兴演出

第七节

原来人老了也还是有真爱的。这不禁让她对这辈子有了一些期待,到80岁也还是有希望的,还有这么多年呢,不着急。
“结什么黄昏?都多大了年纪了,你们不嫌丑我们嫌!”
这会人这么多,站满了客厅,找也找不着了。
于江江越想越气,撸了袖子就要上,被崔婆婆拦下。崔婆婆和之前那个秀气的男人一起把于江江一拉,直往门外送。
还没谈完,平静的湖边别墅里突然冲进了一群人。男男女女,气势汹汹。
崔冬梅婆婆也过来了,抓着饶老的手说:“城山,你别动气,你身体经不起发这么大火。”
她瞅了一眼已经关掉的大门,听着里面传来一声高过一声的吵架声。叹了一口气,踮着脚一崴一崴地往外走。
“办婚礼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我们可丢不起这个人。”
于江江皱了皱眉,忍不住说道:“老人家年纪大了想找个人陪着,你们不支持就算了?这么在家里闹,你们难道不知道自己爸爸什和_图_书么年纪什么身体状况吗?这像话吗?”
“要找也找个知识分子,怎么能找个农村老太太?您让我们的脸往哪放?您自己的脸往哪放?”
又上前想去扶饶老,被饶老气愤地甩开:“不用你扶,你们这些不孝子孙。”
那女人也不是善茬,手一推,粗鲁地把于江江推到了地上。他们家的人马上围了上来,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一直在一旁的两位老人都踉踉跄跄地起来了。
两位老人住在城西大学城附近。于江江到了目的地才发现这两位老人远比她想象的要富有。
段沉刚锁了车,一抬头就看见一身狼狈的于江江,忍不住嘴角扬了扬。
“真巧,我也是。”
一旁一个看上去很斯文的男人拉了下那女人:“你少说几句。”
那男人也不生气,语重心长地劝着:“爸爸,您和我们怄气,怄得完吗?我们不都为您好吗?”
也不屑和他说什么,直觉碰到这货很是晦气,赶紧一崴一崴继续和图书走人,走两步觉得这样子实在太狼狈,索性脱了另一只高跟鞋拿手上,光脚算了。
两天后,于江江做出了一份策划,原本应该客户到公司来看,但考虑到二老那样的年纪,于江江在联系过后,决定亲自上门。
“可是……”
于江江很快就和他们谈好了婚礼相关的一些问题,包括时间,费用,场地,程序。也按照他们的要求更改了一些细节。
老爷爷的儿女都是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工作忙碌,所以两位老人算是独居,起居由保姆照顾。老奶奶来自何西乡下,名叫崔冬梅,是个安静而慈祥的老人家。一直坐在一旁,等着于江江和饶爷爷敲定一些细节。也不插嘴,问她意见,她只是不住点头。
看着他们蹒跚离开的背影,于江江内心无限感慨。
一直没说话,被饶老子女编排的崔婆婆看了于江江一眼,开口说道:“小于,你今天先回吧,这会家里可能要有点事,没法谈了。”
这种时候他不同情就算hetushu.com.com了,还嘲笑她,于江江忍不住嗤鼻鄙视了一下段沉这个人渣。
于江江一条一条填着,顺便聊了几句。前前后后弄了半个多小时。
大家你一眼,我一语,于江江觉得自己耳朵都要炸了。她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摔疼的屁股,踉跄着走了两步,才发现自己的高跟鞋摔掉了一只。
“小于,今天是我们对不住你,麻烦你先回去了。”说着,把她的包塞进她怀里,把门打开,将她推了出去。
刚走几步,于江江突然意识到什么,猛一回头叫住段沉,问他:“你来这干什么?”
老爷爷拿出老花镜戴上,配合地说:“行的。”
饶老见崔婆婆要于江江走,一时气得拍桌而起,拉着于江江的袖子说:“我就是要结婚怎么了?我和谁结婚需要你们这些兔崽子指手画脚吗?我是要你们谁养了还是要谁照顾了?我和谁结婚碍着你们了吗?我要把钱留给谁就留给谁,你们管得着吗?”
一听于江江这么回答,人群里www.hetushu.com.com一个中年女子突然冲了上来,抓起于江江手上的策划书,哗哗哗撕了个精干。
那位老爷爷名叫饶城山,是拿着国家津贴的退休教授,住在大学的教授楼,是一栋三层楼的小别墅,面朝湖,背朝山,说是世外桃源也不为过。
于江江怀里抱着半开的皮包,脚上差了一只鞋,狼狈得她自己都不想看。
“放肆!”饶老大声呵斥:“你这没教养的东西?你在叫谁的名字?”
段沉不远不近地站在原地,挑眉戏谑地看了于江江一眼,问她:“那你来干什么?”
“妈妈要是知道了,该多伤心啊?你们一辈子恩恩爱爱的,她走了这十年你都没想找人,怎么到这年纪了还要去找呢?”
“你知道什么?我们家的事你插什么嘴?”撕策划书的女人指着于江江的鼻尖说:“让你走你就走,你再来我家试试!”
“你说我能来做什么?当然是工作啊。”
于江江被这架势吓到了,往后缩了缩,说:“我是婚礼策划,承办饶老和崔www.hetushu.com.com婆婆的婚礼。”
旁边的几个人看到婆婆表情立刻变了。
旁边的人也都纷纷开始劝着:“对啊,爸爸,您都这把岁数了,何必呢?”
“……”
一进门就口气不善地指着于江江大吼:“你谁啊?怎么在我爸爸家里!”
于江江见自己的心血被毁成这样,一时来了脾气,上去和那女人理论:“你怎么回事?你有没有礼貌?怎么能随便撕别人东西?”
饶城山老人以身体挡在于江江面前,扯着嗓子对来人喊着:“你们再动手试试?你们是不是反了?我养你们就是为了让你这么对待我?”
刚走没几步,就迎面碰上刚从车上下来的段沉。
一切完事,她亲自把二老送出门。
“崔冬梅,你要不要脸?”撕于江江策划书的女人说:“你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好意思勾引我爸爸?你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想什么?你不就是想要爸爸的钱吗?”
水泥地面有些扎脚,于江江觉得有点疼,但是好在还算平整,也没什么太尖锐的东西,倒也能走。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