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九十八章 萧湘秀(下)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九十八章 萧湘秀(下)

萧湘秀仰头闭目,道:“我让他击败方少宇才来见我!”
嵇天宇二人脸色一沉,二人各自占据屋内一角,已是封住了连同萧湘秀依窗而望的那扇窗户在内所有的退路。
任飘萍更是不笑,道:“御赐金牌神捕一高峰有个红颜知己,也叫萧红!”
嵇天宇和穆子默交换眼神,嘿嘿道:“萧楼主说笑了,只是不知在萧楼主的心中到底是谁的势力大呢?”
任飘萍给自己倒了杯茶,道:“我不知道母亲是谁,也从未见过她!”
嵇天宇和穆子默但见此状,自是知道这中间有鬼,却是自魔鬼城一战对任飘萍颇有好感,又因二人心知有任飘萍坐镇绝不可能讨得便宜,回去照实回禀燕云天也不会受罚,是以二人一拱手,嵇天宇道:“原来如此,我等回去告知七爷就是,任少侠,告辞!”
穆子默二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可是萧湘秀的吃惊还没有去,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你的姨母?”这次https://m•hetushu.com•com轮到任飘萍吃惊,念闪,萧湘秀这样聪明的女人应当知道自己是为了帮她才胡诌一气,莫非她是在说笑,可是萧湘秀整张脸上所有的表情器官都没有一丁一点说笑的意思。
阴阳怪气的声音道:“七爷诸事缠身,命我们两人前来接手,当然依照之前所言,金凤楼的楼主依然是你萧楼主!”说话之人正是嵇天宇,另一人是穆子默,穆子默笑道:“七爷说绝不会亏待萧楼主,相信萧楼主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任飘萍念再闪,呃了一声,半真半假笑道:“那么我的姨夫是谁呢?”
萧湘秀不笑,正色道:“我的名字叫萧红!”
任飘萍道:“他没有击败方少宇,也没有输给方少宇。”
萧湘秀这时忽然止住不语,任飘萍等。
萧湘秀妩媚一笑,一面给二人斟茶一面道:“其实这件事与奴家的关系不是很大,奴家就是一只摇尾乞hetushu•com.com怜的狗,谁的势力大就跟在谁的屁股后边!”
任飘萍道:“呃,原来是两位啊!嗯,忘了告诉你们,萧楼主是在下的姨母,二位请回吧!”
萧湘秀道:“那是因为你那时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尽管你当时已是名动天下的咫尺天涯任飘萍。”
萧湘秀依旧自顾道:“李奔雷将姐姐献给李昌夏之前便是奸污了姐姐……”任飘萍断然截口,脸色一如刚刚从煤窑里钻出来一般,道:“李昌夏知道?”萧湘秀重重点头,道:“这个又怎么能瞒得过呢!”任飘萍语气如冰,道:“李长风和她之间有没有……”萧湘秀一愣,道:“你这孩子!怎么会呢?李长风对姐姐只有关爱和呵护之情,要不是李长风暗中斡旋,李昌夏消失后燕赵等人还用等上一年才动手!”
嵇天宇穆子默二人一惊,一道白影自窗外闪进屋内,坐在萧湘秀的对面,笑答:“总觉得从窗户进来有偷盗之嫌和-图-书!”正是任飘萍。
窗外的雪还在下,似是要掩盖世间所有的龌龊和肮脏,白虎堂一干人马正踏雪急来,来金凤楼。
任飘萍的双手在杯子的边缘来回毫无意义地转着圈,竭力遏制颤动的嗓音,道:“可是一次见面你非但没有说而且还给我一张抹去月亮湖的地图!”
萧湘秀霍地站起,望着眼前近乎有些歇斯底里的任飘萍,叱道:“你!”忽然叹气,道:“也罢!这世间太多欺骗,假亦真真亦假!你信也罢不信也罢!言尽于此!任少侠,你可以走了!”
任飘萍笑道:“牛的全身可都是宝,要不你等了这么久!”
任飘萍冷冷道:“他们是谁?!”
萧湘秀狡猾一笑,道:“那要等七爷和我家主人较量过才知道!”
任飘萍叹道:“可是他没有当做玩笑!”
萧湘秀的眼泪有些失控,道:“那只是一句玩笑!”
任飘萍的这‘姨母’只是胡诌,却是惹得三人俱是一惊,最惊讶的莫过于萧m•hetushu.com.com湘秀,一张口张得可以吞下去任飘萍。
嵇天宇和穆子默同时道:“任少侠,你怎么……?”
萧湘秀气道:“他是头牛!”
萧湘秀却是丝毫不见畏惧,反倒是在一张红木椅子上坐了下来,向窗外的雪递上深深的一眸,道:“任公子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屋坐一坐?”
萧湘秀哼了一声,哼有时不代表生气,代表的是生的气已经消了。所以萧湘秀哼完之后脸上已是有了笑容,道:“你不问我怎么会是你的姨母?”
任飘萍在问:“还有谁?”
萧湘秀的目光渐渐远离任飘萍的脸,像是没有听到任飘萍的问话,自顾道:“我和姐姐自幼和奶奶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那年,我十二岁,姐姐十八岁,村里来了一伙强人,每一家的找什么人,当时不懂,现在明白是追杀一个人,那伙人临走的时候把姐姐带走了,当时我害怕极了,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姐姐带走,”至此,萧湘秀的眼神中充满着愤怒,忽和-图-书又写满了恐惧,道:“这伙人走后半个时辰,村里人得了一场怪病,不到半天一个个全死了,奶奶也死了……”任飘萍听至此,心中邱不离的瘟疫在瞬间划过,萧湘秀继续道:“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死!”
萧湘秀这时凄然一笑,道:“这个世界真的很滑稽,当我一年后于洛阳沿街乞讨时,那个带走姐姐的眉如墨发如雪的人竟然心生怜悯收留了我,将我带到这金凤楼,给我衣食,授我武功。这金凤楼自此就是我的家,这一待就是二十六年啊!这二十六年中我暗中查明了与姐姐遇害相关的所有人和事,只是以我之力只有苦苦等候!”
萧湘秀静静地看着任飘萍的那张脸,道:“一次看见你,我就认定你是姐姐的孩子!你和姐姐很像!”
闻此,任飘萍脸上似是多了一丝暖意,只是萧湘秀决计没有料到此刻戒心如山的任飘萍问出这样一句话:“假如她是我的母亲,你又如何证明你自己就是她的姐姐我的姨母呢?”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