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九十九章 欢迎伤害(上)

第五卷 咫尺天涯

第九十九章 欢迎伤害(上)

萧湘秀愕然,却是将窗户打开,然后窗外便响起了一阵疾风骤雨般的马蹄声,声止,于金凤楼门前,再然后就是沉剑飞的声音:“你们几个守在外边!”
任飘萍不语,人向门外走,萧湘秀依旧不抬头,道:“或者菩提玉露丸!”
现在,是子时。
萧湘秀没好气道:“既然你不相信,就不要纠结这个了,你不觉得自己很矛盾吗?”
任飘萍忽然觉得有些悲哀,父就是父,子就是子,为何父债要子还?!
萧湘秀望着任飘萍的稍显消瘦的背影,一种心酸涌上心头,暗道:他根本就没有享受过一丝一毫母爱,他就这样地倔强骄傲孤独而又如此优秀地成长了起来,现在就让他接受一个全然不想干的母亲、姨母……思忖间萧湘秀急道:“还有仙人掌七大长老中排名二的‘雨夜寒星’戴戈和已经死去的凤如烟、李思然以及白虎堂沉剑飞的父亲沉秉国!”
萧湘秀张口欲言,任飘萍的身影已和窗外的风雪融在了一起。和*图*书
任飘萍眼眸一亮,脚步止,道:“你知道?”
萧湘秀冷笑道:“一个从不留名的一等一的杀手,六十岁归隐,摇身一变洛阳最大钱庄‘聚源钱庄’的主人,六十二岁寿终正寝!这个也是我最近才得知!”
任飘萍道:“可是你却清楚我需要菩提玉露丸!”
任飘萍没有走,他还在问:“除了李奔雷和邱不离还有谁?”
萧湘秀在擦弯刀上的血迹,很认真很仔细,头也不抬,道:“他们都是杀手,难道不该死吗?”任飘萍自鼻子中出一口气,正要反唇相讥,萧湘秀道:“听我说完,你是说我也是杀手吧,是的,我是杀手,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死,只是不是现在!”
萧湘秀摇头道:“不清楚!”
白虎堂的脚步声渐近,任飘萍闭目,胸廓起伏不定,萧湘秀愤怒道:“一个杀人如麻的凶手就这样寿终正寝!”任飘萍不语,沉剑飞的脚步停止,现在就看着萧湘秀,冷冷道:https://www.hetushu.com.com“你萧楼主不是也杀了很多人吗?!”
任飘萍道:“沉秉国是谁?”
萧湘秀道:“多谢出手!”任飘萍苦笑,望着她手中弯月似的一把短刀,道:“不必!”暗道:她一早就算计好了我会出手!萧湘秀笑,道:“稍候片刻!”任飘萍眉头微皱,萧湘秀已是不见,很快,金凤楼外三声惨叫,萧湘秀便又站在了任飘萍的面前,任飘萍暗道:只怕同沉剑飞一起的三名青衣汉子正在黄泉路上了。任飘萍有些愤怒,道:“你适才说你只杀该杀之人?!”
萧湘秀眉宇间的杀气陡现,道:“我萧湘秀只杀该杀之人!”声落,人已是一把刀,劈向七尺之外的沉剑飞。沉剑飞身形微侧,堪堪让过如刀的萧湘秀,却是看似狼狈实则计算的分毫不差,因为沉剑飞在拔剑,因为剑刃出鞘的同时,萧湘秀的身体正要划过那出鞘的剑刃。
香炉里的味道渐渐有些刺鼻,任飘萍皱眉,这时,有人在www•hetushu.com.com叩门,道:“公子?公子?春花给公子煮了银耳百合汤的!”
任飘萍起身叹气,道:“我只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无论她是不是我的娘亲!”说罢转身向门口走去。
在任飘萍的眼中,沉剑飞的武功与赤龙堂慕容秋叶不相上下,而萧湘秀的武功至少差沉剑飞三筹,因为沉剑飞的剑就好像等在那里等着萧湘秀的身体,任飘萍来不及去想萧湘秀为何要送死。任飘萍出手,食指剑气激射,沉剑飞的剑应指由与地面平行变成与地面垂直,萧湘秀的身体安然划过,划过的一瞬,萧湘秀右手扬起,一道白光飞过沉剑飞的咽喉。
白虎堂沉剑飞倒下,血自咽喉中喷射,死前最后的一句话只有四个字:“父债子还!”
任飘萍愕然,惊道:“欧阳伯伯为何要那菩提玉露丸?李奔雷又怎么会有菩提玉露丸?”
萧湘秀道:“据说欧阳迦存在欧阳连城惨案之后患了一种奇怪的病,每隔上十天半月的就会头痛欲裂,后来不知道和_图_书他听谁说的,说是菩提玉露丸可以治愈这个,至于李奔雷怎么会有这个,不是很清楚。”
任飘萍自金凤楼出来绕着中卫城狂奔了三圈之后便一头扎进了和金凤楼位于同一条的一所妓院,躺在床榻之上的他在听曲,那个弹得一手好琴叫春花姑娘把自己所有会弹的曲子全部弹了一遍,偷眼看了一眼任飘萍,轻声细语道:“公子?公子?还要弹吗?”任飘萍这才睁开睡意惺忪的眼,挥了挥手,道:“去吧去吧!”
任飘萍不禁想起当日被疯了一般的欧阳迦存击杀时的情景,道:“李奔雷给欧阳伯伯菩提玉露丸了吗?”
香炉里飘飞的香味温馨而又典雅,还有一丝说不出的熟悉,莹莹绕绕懒散得紧,像极此刻任飘萍的心,任飘萍喜欢这样的懒散,床很软,灯光迷离,像情人的眼,甜点很可口,酒不是很烈,往常一到这种地方,任飘萍就会觉得全身放松,然后慢条斯理地梳理自己的思绪和心事,只要弹曲的姑娘弹上三首曲子他的脸上便会有会心的和*图*书微笑,可是今夜,他却不能……
中卫城除了赌坊和勾栏之地还有着灯光和人声,一切都归于雪的寂静中。
萧湘秀将弯刀收起,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之前欧阳迦存曾经来到大漠向李奔雷所要那菩提玉露丸。”
任飘萍不语,低头望向自己的脚,忽然间想起欧阳小蝶、筱矜、欧阳紫她们似乎都曾问过自己同样的一句话:如果有一天我伤害了你,你会不会……任飘萍嘎然截断思维,大笑,道:“欢迎伤害!”
萧湘秀道:“白虎堂怎么来了?”
任飘萍只好无语,萧湘秀今晚似乎很有谈话的兴致,继续道:“你就再也没有问题要问我了吗?”
萧湘秀一愣,复又一字一字道:“是!但是我没有要伤害你的任何意思,请相信我!”
任飘萍哦了一声,迅速搜索记忆寻找沉秉国,同时回头冲着萧湘秀淡淡一笑,道:“我想从窗子出去!”
萧湘秀还在擦刀,道:“你不想知道到底谁才是你的父亲?”
任飘萍此刻却是全无兴致,淡淡道:“没有!”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