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六十七章 韶华白首不过转瞬(中)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六十七章 韶华白首不过转瞬(中)

唐灵接口道:“江湖不是江湖,那是什么!”
任飘萍一愕:难道刚才的只是热身啊!却是在心中摇头,至唐门姥姥身前,双掌迅疾拍出,一瞬间整个人幻化出十二道人影闪电般绕着唐门姥姥旋转,而每个身影俱是拍出七掌,十二道人影共计八十四掌俱是虚拍而至,正是那癫和尚‘望月三式’中的一式‘幻影残月’。
笼中四人同时出口道:“九幽神尼!”
唐门姥姥一愣,柴房内传出无尘的声音道:“任施主所言不虚,贫僧等人只是和任施主聊聊天而已!”
任飘萍正双手合十和达摩三僧见过礼。无尘道:“天下人中能够在走到距贫僧的咫尺之内才被贫僧察觉的只怕只有任施主了!”
不料此刻柴房外一个内力极为深厚的声音响起,道:“老身看你这小子才是个浆糊!”
风柔月媚,美景当前,佳人在抱,任飘萍的心中却是充满了矛盾和自责,矛盾是因为在他的心中唐灵几个女子每一个都是美丽的天使,他又如何舍得伤害其中的任何一个呢!可是选择就意味着伤害,自责是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贪婪,竟然在想若是唐灵几个女子都娶了又如何。
众人惊,任飘萍和唐门姥姥二人战局随着一声惨叫骤然分开!任飘萍的身影一如断了线的风筝飞起七尺之高一丈之远,重重地砸在柴房上。
唐门姥姥道:“聊和*图*书天?”
当月儿几番羞涩从云中几番钻进钻出,唐灵终于说了一句话,一句只有她和任飘萍听见的话:“任大哥,那个……你的少林寺的朋友被姥姥关起来了!”
唐门姥姥冷笑道:“很好!而且你很喜欢用点穴聊天,对吧!那老身就和你聊聊天吧!”话音落,唐门姥姥突然欺身至任飘萍面前,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飞快地点向任飘萍胸口双乳之间的膻中穴。
任飘萍笑道:“托大师的福,还好!”与此同时柳如君弹了弹身上的灰尘,叹道:“任兄,让你看笑话了!”却忽然猛地看向无尘,奇道:“师兄,你闭着眼睛怎么知道来人是任兄呢?”
任飘萍一时不知唐门姥姥所云,略一迟疑,道:“还好!”
任飘萍尚未开口,唐灵已是道:“是啊!姥姥,我们只是聊天!”
任飘萍随着唐灵来到瞻园内的柴房前,四名看守的唐门弟子未及发出声音便被任飘萍制住了穴道。
无尘尴尬一笑,摇头。唐灵立时道:“任大哥,我差点忘了,那天在白鹭洲时我在地上捡到了一枚伤心羽!”说着一摸身上,又道:“嗯,放在屋里了!”
唐门姥姥瞪了一眼一旁的唐灵,道:“小子,唐门关押的人你也敢救!”
众人哑然失笑,任飘萍却是奇怪,这唐灵竟然对面前的抛弃她三姐唐雪雪的柳如君没有半分的憎恶和-图-书愤恨。
任飘萍此番变招,全是急中生智一时奇思而得,却是立竿见影,但见唐门姥姥激射而出的五道剑气在任飘萍周身旋转形成的气墙防御之下侧滑而过,众人耳边响起笃笃笃笃笃五声连响,月光下柴房的房门之上已是多了五个小洞。
唐门姥姥斥道:“小灵儿,你把嘴闭上!”又道:“小子,看来你很喜欢聊天,是吧!”
众人惊,唐灵已是嗫嚅道:“姥姥!”人已是飞身出外。
柳如君呃了一声,任飘萍笑道:“浆糊!江湖本来就是浆糊,从来就没有清明的时候!”
现在,任飘萍和唐灵正站在那个狭小的铁笼外,月光透过柴房不到二尺见方的窗户洒下一片银光,正好落在那狭小的铁笼之内,铁笼内的柳如君尚未开口说话,闭着眼正在打坐的无尘已是道:“任施主,别来无恙!”
一时之间,只见月光之下二人你来我往,腾挪跳跃,虚虚实实,一合即分,分了又合,二人所有招式俱是精妙之极,往往是招走中途,式未尽,险中求胜,危四起。直看得众人只觉身临其中,但觉心惊动魄身不由己,至后来,更是云里雾里,看得晕头转向。
任飘萍但见此状,心中暗暗叫苦,心知唐门姥姥虽然未登上江湖九大高手榜,但是只怕这样的武林奇人才是最为可怕的。当下不敢有丝毫怠慢,右手自下m.hetushu.com.com而上迅疾划出一道一百八十度的弧形,同时小拇指轻弹,一股剑气自少冲穴激射而出,滑向唐门姥姥的腕脉。
任飘萍当然毫不怀疑唐灵的话,仔细回想事情的始末,道:“看来定是那拜金教的少教主陈公子所遗了!”
在任飘萍的怀抱里,唐灵感受着从未有过的踏实和温馨,还有一种任飘萍身上独有的成熟男子所有的气息。任飘萍似是有些措手不及,又似是轻车熟地紧紧抱紧着唐灵,鼻息之间已尽是唐灵身上的桂花香。
唐门姥姥但见任飘萍每次出招俱是出乎自己所料,而且每招俱是神来之笔,心道:看来江湖传言任飘萍先后败江湖九大高手中的排名六的五台山疯和尚和排名七的狂刀秦飞扬所言非虚,当下收起心中的轻狂之意,全力以赴迎战。
无尘缓缓点头道:“任施主,可知那陈公子是何人门下!”
任飘萍笑道:“大师在江湖上号称‘武痴’,当然对‘穴脉横行’这门神奇的武功不陌生了!”
任飘萍心中大惊,要知对一个一流的武林高手而言,五指剑气同时发出自是不难,但是想要五指剑气同时激射而出的同时做到如此这般精确迅速地同时点向对方五处完全不同的穴道却是难于上青天。在一旁的唐灵看得心惊肉跳,惊呼一声:“任大哥!”,就是那唐门四老也是惊骇形于色。
唐门姥姥这一招https://www.hetushu.com.com变化极快,出招方位又是极为奇特不可思议,大出任飘萍的意料,任飘萍电思神闪,心知若是依靠自己的咫尺天涯轻功定是可轻而易举地避开唐门姥姥这一招,只是这样一来必会让唐门姥姥看扁了自己,是以不退不避,左手食指剑气疾出,直指唐门姥姥的丹田穴。
那唐门姥姥但见任飘萍如此这般应招,出招竟是比自己还要快上半分,而这半分就是要以其俞府穴来换取自己的重穴丹田穴,自是不肯,迫不得已侧身,心中已是有些怒气,当下侧身同时左手五指剑气齐发,分别点向任飘萍的胸前的两处期门、巨阙、及两处天枢穴等五处重穴。
任飘萍点头,柳如君喟然长叹道:“尼僧道丐痴癫狂,老妇独钓湖海江,真是没想到,九大高手中排名一的九幽神尼竟然是拜金教教主!看来江湖已不是江湖了!”
忽然间,自柴房后边跃出一个高大的人影,却是弯着腰,背上似是背着一个人,那人方一落地,便大声道:“快救欧阳小蝶!”
唐门姥姥淡笑,右手电闪向怀内收回,却是力道未尽至中途,右手捏成兰花指模样,手背面向任飘萍自食指和中指反向弹射而出两道剑气,直取任飘萍的锁骨下方左右俞府穴。
任飘萍见唐灵粉拳挥来,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而唐灵似乎很是用力,也没有想到任飘萍会闪躲,是以唐灵失去重心整个和*图*书身体前倾,一下子扑在了任飘萍的怀中。
现在,唐灵就依偎在任飘萍并不是十分宽阔但却很结实的怀里,唐灵下意识地想要离开,可是任飘萍自然而然地双手轻轻地一触及唐灵的小蛮腰,唐灵便再也没有想离开任飘萍怀抱的念头。
可是听了一说出这番话立刻就后悔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立刻就离开了任飘萍的怀抱。
任飘萍道:“晚辈好像并没有救人!”
唐门姥姥原以为自己使出自己这招后就足以使任飘萍落败,却是不想任飘萍不未为落败反倒是在场面上占了上风。而且现在任飘萍旋转的身形已是疾若骤风般向自己袭来,在外人看来自己岂不就是那骤风中的落叶,当下怒喝道:“好小子!老身今天就会会你!”
任飘萍跟着唐灵来到柴房外,见唐门姥姥正站在月下,唐门四老已是解开了四名看守的唐门弟子的穴道,当下颇为尴尬,行了一礼,道:“晚辈见过前辈!”
唐灵一双妙目紧紧地盯着任飘萍灵动不语。任飘萍道:“大师,谬赞!不知那伤心羽之事可有了眉目?”
任飘萍虽惊却不慌,毕竟自己的筋脉尽断后穴道对自己而言早就名存实亡了,只是平日不想被人知道而已,而此刻任飘萍一时之间似是遇到平生武功修为最高的对手,内心不由得生起万般豪气。全身功力提至极限,朗笑,朗笑声中,任飘萍身形一如螺旋般旋转着向唐门姥姥抹去。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