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六十六章 韶华白首不过转瞬(上)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六十六章 韶华白首不过转瞬(上)

唐灵低头羞涩一笑,脸已通红,抬起粉拳向任飘萍胸前捶去,娇羞之极道:“任大哥,不来了,你欺负人家!”
上官离更是急追任飘萍,道:“任飘萍,你别走!刀谱呢?”
任飘萍后仰着头看向燕无双,燕无双那紧蹙的柳叶眉、深情似海的眼还有那优美而又迷人的红唇便一起跃进他的眼里,任飘萍眼神急避闪过一边,叹道:“我本不是洒脱之人,只是很想做一个洒脱之人!”
任飘萍站定皱眉望天,不知唐灵怎么忽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这样一句燕无双她们几名女子决计不会在自己面前说的话,再低头时,唐灵也在皱眉,因为唐灵不懂,她只是认为说起欧阳小蝶任飘萍会有很多话给自己说。
只这一瞬,附近酒楼娼舍的窗户便一扇扇开启探出一颗颗好奇的脑袋来,银铃般的笑声自上官离身后响起,上官离一拧身,道:“很好笑吗?”
任飘萍微笑道:“来晚了!”
上官和*图*书离轻叹一口气,静静地看向任飘萍,道:“我是孤儿,自小被师傅抚养长大,萧妃死后的八年我便被派到夏伤宫做了正德皇后的贴身婢女,当时我才十一岁,师傅要我平日里仔细观察模仿正德皇后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四年之后的一天,正德皇后突然消失不见,师傅便命我化妆成正德皇后的样子,自此以后就……”说至此,眼神四转,一叹,道:“所以说我也不是很清楚关于你身世的事。”
说话间上官离已是到了一楼,却是看不到任飘萍的身影,一跺脚,冲到大门外,又是一跺脚,当街大声喊道:“任飘萍,你这个伪君子,背信弃义之徒!”
任飘萍笑道:“赴约!做不了洒脱之人,也不能做一个无信之徒!”
门口的清兵守卫不认识任飘萍,可是认识唐灵,现在唐灵一身淡紫色的便装着身,三步并作两步像一只百灵一跳一跳的自五光十色的灯光下走来,长长https://m.hetushu•com.com的秀发蓬松而又光顺地垂在腰际一晃一晃地,甩出滴滴水珠,滴滴水珠中甩出的是唐灵内心掩饰不住的快乐,‘任大哥’三字在距任飘萍还有一丈之远时就迫不及带地从嗓子眼蹦了出来。
说罢任飘萍猛地从椅子上站起,大踏步向门外走去。燕无双一愣,急道:“你去哪?”
燕无双当然知道任飘萍到瞻园见唐灵去了,想起可爱的唐灵,燕无双浅浅一笑,转身上楼而去。
苦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任飘萍星目紧盯上官离的鹿眼,道:“我以为你会说在本宫面前呢,正德皇后!”
唐灵和任飘萍穿梭于其间,似乎都有些醉了。醉,有时候是无语,可是醉总是要醒过来的,所以任飘萍找话题道:“你刚沐浴?”话一出口任飘萍就后悔,唐灵轻轻地嗯厄一声,继续前行。
蟋蟀的打鸣声似乎更加响亮,任飘萍脑海里泛起的已是早已储存在内心和-图-书深处的欧阳小蝶的身影。秋风细语,送来唐灵身上淡淡的桂花香,任飘萍摇头,忽然笑道:“这里有栽种桂花树?”
上官离哼了一声,转身没入黑暗。
跟着任飘萍进屋的燕无双原本很生上官离的气,这时却是瞪了任飘萍一眼,轻笑道:“说得好!”
瞻园的夜色似乎更美,楼台亭阁,树影婆娑,暗香浮动,假山溪流,宫灯彩光,虫鸣蛾舞,睁开眼是淡淡柔柔的光与影的嬉戏,闭上眼是清风溪水的窃窃私语。
任飘萍的声音已是在楼下,道:“上官姑娘,你既然没有回答我所想知道的问题,刀谱自然不能给你了!”
所以当任飘萍刚一出现在门口,上官离一甩手就是一把椅子飞了过去,任飘萍单手接住椅子走进屋内缓缓弯腰把椅子放在桌旁,慢吞吞道:“银子多得花不出去了!这可是上好的黑檀木精雕而成的!”
唐灵不自觉低头看向自己受伤已经痊愈的胸口,没有多想,又是轻嗯和_图_书一声。
唐灵咯咯一笑,道:“等我想好了,走!进去再说。”
所以两人就在这瞻园之内,风情月淡之下相互皱眉看着对方。
燕无双忍住笑,道:“不好笑!”
任飘萍迈开一步,转过一道假山,奇道:“没有?!怪了,哪来的桂花香呢?”说着便吸着鼻子四下闻,唐灵莫名其妙地看着任飘萍的一举一动,却见任飘萍回身闻到唐灵身前,道:“嗯!明白了,原来你就是那棵桂花树!”
唐灵一愣,道:“没有啊!”
任飘萍道:“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
唐灵站在任飘萍的面前,歪着头,水灵灵的大眼一闪,道:“来晚了就要受罚!”
任飘萍现在就站在各色样式花灯照耀下流光溢彩的瞻园门口,心里想着的是燕无双的那句话:韶华白首不过转瞬!他知道燕无双话中的深深的含义,人生不过百年,又何必执着呢!只是执着本就是自己做人的基本原则,又如何舍弃得了呢?!执着和洒脱矛和_图_书盾吗?
上官离脸色突变,眼帘垂,神色黯然道:“任飘萍,冒充正德皇后一事我也是奉师傅之命行事,无意伤害于你。”
任飘萍黯然不语,燕无双站在任飘萍的背后,双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眉目紧蹙低头深情注视着任飘萍乌黑而又粗壮的头发,道:“公子本是洒脱之人,韶华白首不过转瞬,公子又何必于此事纠结不尽呢!”
世上的事总是这样,此消彼长,任飘萍突然闭口不言,唐灵倒是有些不适应了,所以唐灵现在轻柔的声音道:“任大哥,那个欧阳小蝶姐姐长得真好看!”
上官离怒视任飘萍,斥道:“哼!在本姑娘面前你少装成谦谦君子的模样,骗骗小姑娘还可以!”说着便坐在桌子旁。
任飘萍清咳一声,道:“伤口痊愈了?”这次他更后悔,真不知道唐灵会怎么想自己。
任飘萍只觉唐灵愈是不语愈是显得自己思想有些龌龊,当下决定不再多说一个字。
任飘萍哦了一声,道:“罚什么?”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