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二十八章 未竟之事(上)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二十八章 未竟之事(上)

少年没有多想,只道父亲之事就是自己之事,父亲未竟之志就是自己这一生之志,信誓旦旦道:“孩儿明白,定当不辜负父亲所望!”
中年人又咳嗽,良久,狠狠道:“击败寒萧子!”
一炷香后,还是刚才的湖心亭上。中年人依然傲立如初,他缓缓睁开虎目,“东西拿到了么?”却是又止不住地咳嗽。
二人耳边同时听到唐门姥姥叱道:“何方鼠辈!感情真的想像这只老鼠一样!”
这时筱青峰笑道:“物是人非事事休,既是到了我的府上,总不能站在外边吹风吧!请进屋一叙!”
任飘萍这句话说得在情在理,田中正建也不好反驳,随即寻思道:这小子虽然诡计多端,但武功远不及老夫,老夫想制住他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告诉他也无妨。当下道:“也好!正如你所猜的那样,那黑衣少年正是燕赵,白衣中年人正是老夫……”
欧阳小蝶会意,点头,当下二人同时轻伏于屋顶瓦片之上,各自揭开一片琉璃瓦,向屋内探视而去。
“爹,真的不用看看么?”少年疑惑地看着中年人,“万一我们被骗了,那他们……”中年人并不着急,睁开虎目,道:“放心吧!不会的,仅从为父对药物的了解来看,刚才盒子里散发的味道来看,并不会假。”
那声音随形落在唐门姥姥面前的一片枯叶之上和-图-书,叶碎,那声音又起:“依旧,依旧,轻叹一夕春嗅!”吟唱的正是那《如梦令》。
卜卦老者点头沉吟不语。
唐门姥姥抬起右手轻按剧烈跳动的右下眼皮,又像是小姑娘一般,下唇向上吹起一阵微风,微风上扬中额头的银发舞动,道:“这些年你过的还好吗?”
来人正是那卜卦老者,只是此时的他躯干已不再佝偻,两眼不再昏花,一双瞳孔在黑夜中一如黑夜中的两颗最亮的星星。
“拿到了!爹!”刚才杀人的少年缓缓从背后阴影里走了出来,“您看看,是这东西么?”
“你错了孩子,这四人的暗器都伤不了你,唐门能伤你之人,恐怕屈指可数,这些人均是唐门内阁护卫,武功均是唐门年轻一辈的佼佼者,配合默契,江湖少逢敌手,为首之人,名唐力,想必你也知道。”
少年的脸严肃起来,道:“父亲的未竟之志?”
且说唐门姥姥无法平息内心的万千起伏,出得瞻园,夜黑无月,当下展开身法,一路风驰电掣来到乌衣巷筱府门前。静立,黑夜中,风舞动银发,歌吟道:“景色依旧,物常在,满目情归何处?”
只听到中年人又道:“赵儿,你知道我为何夸你么?”
唐门姥姥注视着已是当先走在前边的筱青峰的背影,道:“你不是说要跳出三界之外吗?还和-图-书计较这些世俗之情呢?”
唐门姥姥鹤发之下的童颜婆娑,启唇道:“有二十八年了吧!”
二人又向屋内探视,但见筱青峰一指靑芒剑气激射,那只老鼠就在这瞬间变成了一个标本似是被什么东西生生地钉在墙上,许久,咚的一声响,那老鼠才倒下。第一高峰二人各自心中一寒,唐门姥姥的眉,很美,却是一眨,双手似是动了,又似是没动,两道极细的银白影子如丝似线分别向欧阳小蝶而去。
少年泠然道:“孩儿不知道,不过是唐门喽啰罢了,武功也太弱,根本不需要知道名字,只是唐门的暗器有些门道,需要小心。”
少年顿时楞了一下,随即道:“应该是孩儿今天任务完成的很好。”
第一高峰和欧阳小蝶缩回探视的脸,彼此对视。屋内吱吱吱传来几声老鼠的叫声,‘哧溜’,一只老鼠突然顺着墙角急速而过。
筱青峰呵呵笑道:“筱矝是我当年收养的儿子所生,”又摇头叹道:“当年若不是你我双方父母极力阻拦你我交往,想来如今也是儿孙满堂了!”说话间眼眸中明光一闪,扫向屋顶。
身形动,推门而入,空中同时传来衣袂破空之声,一个悲凉雄壮的声音同时破空而至:“好一首《念奴娇》!”
卜卦老者淡淡一笑道:“‘冷暖阁’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冷暖阁’,‘和-图-书冷暖书生’却还是当年的‘冷暖书生’!”
“不错,此人算是唐门中年一辈中武功造诣最高的一个了,所以你能轻易击杀了他,足见你现在武功之高。为父当然需要表彰一下。我燕某人虽然再无机会,但是我孩儿,却能得到机会,我怎么能不高兴呢?哈哈哈哈哈”说罢,竟然仰天长笑。少年愣住了,多少年了,从未看见父亲如此高兴。自己心里也不禁浮现出一股豪迈之情。
唐门姥姥娇嫩的脸在烛光之下红晕顿生,转身却又叹道:“唉!你我都已是七老八十的人了,说这些未竟之事还有什么用呢!”同时定睛向屋顶瞄去。
唐门姥姥五脏六腑俱颤,银发飘飞,无需抬头,那声音早就在心中深种典藏。
洞内任飘萍的话音方落,田中正建皱了皱眉头,道:“年轻人,你已经知道的够多了吧!现在是不是该你说点什么了!”任飘萍笑道:“前辈莫慌,反正晚辈现在要走也是枉然,不如前辈一并消除了晚辈心中的疑惑,这样晚辈也能痛痛快快交代九天玄功的秘密,不是么?”
少年恭恭敬敬地把手中黑色小盒交与中年人之手。中年人凝视小盒,鼻翼微微抽动,似是在品味药物的香味,双手徐徐抚摸,就像抚摸一个初生婴儿那么认真,那么小心,生怕这东西会跑掉一样。中年人抬头看了看少年,说道:和-图-书“呵呵,不用看了,能用到唐门精心所铸的玄铁宝盒,里面东西必然不假,只是他们因为时间紧急,还未把配套的锁扣打造完成,所以只能用其他的代替。”
田中正建思绪又飞到了四十年前的大漠:
……
中年人随即颔首道:“赵儿,你听好,从现在开始你就要继承为父毕生所求的未竟之志!”
筱青峰推门的手顿停,左手卜卦的旗一颤,赧然道:“三界之内与三界之外也许根本就没有分界线!”门开,青衫闪进,唐门姥姥尾随而入,道:“筱矝是你的女儿?”
唐门姥姥正在点烛火的手落下,声音同时落,道:“哼!那又有何风别!你还不是毁了当年许下的诺言,娶妻生子!”
中年人笑了,道:“有一些这个原因,赵儿,你可知道你今天杀的那些人是谁么?”
门在唐门姥姥进入的瞬间虚掩,第一高峰直掠向筱府正堂屋顶,却是耳旁猎猎作响,一道俏丽的白影已是站在他的面前,第一高峰乍见对方轻功如此之高,抬眼,心道:欧阳小蝶!同时手指脚下,示意欧阳小蝶噤声。
中年人双目斜视少年,道:“你做的很好,赵儿,接下来为父会给你更为艰巨的任务。”中年人顿了一下,继续道:“赵儿,虽然你现在年纪尚小,但是武林之中必定少逢敌手,假以时日,你的内功修炼到极致,必可天下无m.hetushu.com.com敌!哈哈哈哈哈!”
少年听着父亲的话,起初几句话,少年并不以为然,但是听到唐力的名字之时他的脸色还是变了变。“暗器百解?”
紧随卜卦老者而来的第一高峰远远地伏在邻近筱府右侧的一座宅院屋顶不敢稍有所动,此刻不禁想起自己在刑部案卷上曾经看到的一段话:筱青峰,南京人氏,生于一六零二年,一介文弱书生,性情豪放,喜结交江湖武林人士,琴棋书画无所不精,江湖人称‘冷暖书生’,其所着诗集《清明》中的一句‘崖山之后无清明,但叫江湖存千古’在民间广为流传……思索至此,暗道:眼前这个卜卦老者定是那‘冷暖书生’筱青峰无疑,只是他怎么突然会如此高强的武功呢?
少年听到父亲的褒奖,双目中闪过一丝金光,连脸上也有了少许红润,心道:二十年了,父亲从未褒奖过我,今天却……
少年听到他的父亲这么说,才没有再次追问下去,仅凭他对父亲的了解来看,没有十足的把握,他的父亲是不会这么武断的断定盒中的事物是否是真实的。少年随即笑,不语。
只是这未竟之志真的就是燕赵所要的吗?燕赵没有多想,燕赵的父亲也没有多想。
筱青峰淡淡的朗笑声道:“你真是越老越糊涂,我已是古稀之人,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一个女儿?!筱矝不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孙儿?”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