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二十七章 尘封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二十七章 尘封

“唐门如此怕死?”男子话还没说完,少年冷冷便冷冷打断了他,“我不想和你过多废话。”
“明白,”影阴中应答一声,“我先退下了。父亲。”一名黑衣少年迅疾消失于湖心岛。
四十年前的一个下午。
田中正建诧异,望向那千万正在晕开的涟漪,任飘萍道:“那黑衣少年就是燕赵,而白衣中年人正是前辈,你们有着同一个师傅,那就是燕赵的父亲!”一顿又道:“可是燕赵为什么要击杀唐门呢?真的只是为了那个‘菩提玉露丸’吗?还有,燕赵的父亲口中的青天又指的是什么呢?”
三名男子大喝一声,‘紫极魔瞳’瞬间提至极限,手中射影神剑辉然而出,‘鬼影迷踪’身法亦是飘忽不定。
师傅坚决的语气响起,道:“不必!为师相信赵儿定能胜任此次任务!”
就在此刻,那洞中央的顶部一滴水珠似是承受不了如此之沉重,落!‘啪’地一声,击在那池水中,摔了个粉身碎骨,溅落扰乱了一池的平静。
与此同时在大漠漫漫黄沙之上,四名白衣男子飞驰而过,四匹血红的骏马前蹄扬起浓浓的黄沙万粒,激扬在空中,马身上沁出豆大汗珠,止不住,落!忽然,奔驰在最前方的那匹马长嘶一声,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已然气绝而亡。马上男子反应奇快,一跃而起,翩然www.hetushu.com•com落地。其余男子勒马而立,唇上浓浓一抹胡须的男子似是领头之人,微微皱眉,道:“怎么回事?这样的距离应该还远远没到马的极限吧?”落地男子微微点头,表示同意,随即凑近马尸,不知何时一根银针已经握在手中。
“去吧!”中年人抬头看看天空,“我当初的直觉分毫不差,你的武功果然……咳咳……”
任飘萍闻及对方此言,不禁心生惭愧,因为自己原本打算以‘十字一二’来偷梁换柱田中正建口中的‘十之一二’,是以正色道:“晚辈小人了,好,现在晚辈就发个毒誓,我任飘萍……”
而这时,自那黑衣少年消失的身形背后的沙丘之上站着一个人,正是先前的那白衣中年人,白衣中年人望着远远消失的黑衣少年的背影,长叹一口气,暗道:我不愿万里,远东重洋,只身来到异国,同一个师傅,同时学艺,而我的武功造诣却是远远不及他。叹气,叹气间不禁心生疑窦:难不成师傅对他的儿子私下……
射箭男子不料唐门暗器竟然被对手随意破去,不禁一愣。但是他的反应已是足够快,暴涨的身形向少年疾进而去,眨眼之间就到少年之前,出掌。少年微微皱眉:“唐门身法‘鬼影迷踪’果然有些门道。”男子冷冷一笑,m.hetushu.com.com双手翕而变的洁白无比,连最美丽地女孩的手也没有这么完美吧,白皙的手掌中各自扣着三枚‘燕子镖’,但是很快男子的笑容就凝固在他的脸上,因为,他感到胸口一阵寒意,不禁暗自道:沙漠的寒意竟是穿肌透骨,可是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胸口衣衫尽破,一道剑痕自胸前笔直贯穿到小腹,那剑瞬间将他开膛破肚,男子的眼中尽是惊恐与不甘,砰然一声倒地,六枚‘燕子镖’散落一地,在沙地上嘲笑。
顿时,三人手腕上多出一个袖筒。黑魆魆的袖筒指向少年,其中一人怪叫道:“小鬼,不想死在这‘射影剑’之下就快快投降吧!”
血红的夕阳尽染大漠的中的每一粒黄沙,月亮湖中心的朱雀亭中,一名黑衣男子孑然而立。国字脸庞,如飞剑眉压着一双虎目,眼角的皱纹已经显示他不再年轻。
不料此刻田中正建忽然伸手示意任飘萍停下,道:“不必了!老夫相信任少侠!”
那领头男子沉思片刻,随即笑道:“小兄弟,我们是过路商客,你要钱我们都给你,只要放过我们四人性命……”
少年笑了,尽管他笑的很和煦,但给人的感觉依然是一块千年不化的坚冰一样,道:“小小射影剑,能奈我何!”少年一声清啸,奔腾而出,身法极快,变幻莫测,手中长剑和图书云缠雾绕,三丈之内,金光弥漫。
黑衣少年拔剑,随意一挥,四人并不认为他的动作很快,但是事实上,四十八根弩箭就在少年这一击之下全然碎裂。
任飘萍慨然应诺道:“好!一言为定!”
四人警惕地注视着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少年,少年冷冷瞥向四人,似乎就像注视四具尸体一般,随即吐出几个字:“把东西交出来。然后死。不交出来,杀光你们,然后找。”他身上散发出的寒意,竟是令四人的坐骑哆嗦着向后退了半步。
但是,少年长剑所及,铺天盖地,俱是剑影濯濯,身法越变越快,人影相叠,化作一道流星,天上地下掠来掠去,长发飞扬,一举一动无不狠辣。金光一闪而至,时间就在这一瞬间凝固了,三人只感觉自己强横的身法在此刻在此刻简直慢的就像蜗牛一样。领头男子惊叫道:“这厮武功高强,大家……”话未说完,喉间便多了一个血洞。
任飘萍道:“我已是前辈的笼中鸟,前辈本可不必和我交易,还需要发什么毒誓,况且誓言是总是小人发给小人的,前辈当真要晚辈发誓吗?”
不大一会,金光散去。三人横躺在地,喉间小洞兀自流血不止,已然气绝。
领头男子见黑衣少年信手一剑便是如此造诣,心中大骇,暗道:今日只怕是没有可能完成任务了。随即大喝一声和*图*书:“弟兄们,这小子武功高强,出家伙!”
领头男子沉默,似乎默认了自己的身份,四人中一人男子实在按捺不住,唐门独有的‘诸葛神弩’已然在手,大喝一声:“呔,小贼忒是猖狂了!吃大爷一招!”话音刚落,身影暴涨,手中弩箭直直射出四十八根,封锁了少年所有退路。男子瞳子紫光闪耀,显然正是唐门正宗紫极魔瞳。这是修炼唐门暗器必须修炼的瞳术,有了它,才可以明察秋毫,夜能视物。
任飘萍一怔,田中正建绕着洞中央的那池水缓缓踱开脚步,道:
就在此时,四人背脊微微发凉,一袭杀气悄然而至。为首男子喝道:“不知是哪位高人?不妨现身一见,藏头露尾算得了什么英雄好汉!”
刹那之间,一名黑衣少年如一柄出鞘利剑,杀气凌然地笔直而立在他面前,一柄出鞘利剑笔直地插在地上,剑,没地三寸,在如血的夕阳余辉下,发出森森寒光,咄咄逼人。
中年人哀叹一声,似乎自言自语地说道:“你对我的安排不太满意么?”
“把东西交出来,然后让你们死个痛快,如若再有人上前,哼哼!就像他一样。”少年信手把剑插入地上,淡淡说道。
田中正建本是没有打算任飘萍会答应,是以不无怀疑地看着任飘萍,道:“你发毒誓!”
田中正建迷离的双眼突然瞥见任飘萍想知hetushu.com.com道有关这件事一切的极其渴望,道:“你若是能告知《九天玄功》十之一二的话,老夫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就在这时,中年人身后闪出一名白衣中年人,较之黑衣中年人年轻上十一二岁,躬身道:“师傅!可否需要徒儿去助公子一臂之力!”
“孩儿不敢。”中年人身后的阴影里悠悠传出一个峻冷的声音,“对父亲的安排孩儿自当听从!”
少年的剑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唯一的一点就快,快的不可思议,令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白衣中年人脸上的肌肉一跳,道:“是!”再也没有多说一个字。
中年人的眉头微微皱起,道:“那就最好了,为父在有生之年已经没有扳回局势的机会了。那么只有给你铺平以后的道路了,希望你能谨记为父教诲,一切都为了心中的那片青天。知道了么?”
十名黑衣东洋武士大声‘嗯’,似是在向任飘萍示威,而田中正建却是闭目,道:“崖山之后,再无中国,年轻人,老夫又该如何相信于你呢?!”
少年傲立在侧,手中洁白丝布缓缓擦拭长剑,嘴里淡淡兀自傲然说道:“唐门暗器,不过尔尔。”说完将丝布随意扔在尸体之上,俯身捡起刚刚打斗中掉落的一个黑色小盒。“菩提玉露丸么?真的那么神奇吗?不管如何,他们都无法利用这新的药物来救治唐门长老了,呵呵……”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