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十六章 围困白鹭洲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十六章 围困白鹭洲

欧阳小蝶本是想征求任飘萍自己是否潜水过去,闻及任飘萍的话,眼中暖意一闪,心中却是有些悲苦,不禁暗道:人为何要长大!
阿席熙当然清楚第一高峰来做什么,他当然更知道唐门的地位不仅仅在于武林,也在于朝廷,所以阿席熙没有多说一个字:“好!”
任飘萍转身,口中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脚下咫尺天涯正要展开,李奔雷已是拦在他的面前,道:“你的轻功再快也快不过红衣大炮!”
落地的智远大师但觉今日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颜面丧尽,心下恼怒之极,正在苦思冥想究竟是谁刚才居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袭击了自己,云中歌便说出了这番话,心中已知丐帮必然是站在任飘萍的一边,而之前不知为什么李奔雷也站在了任飘萍的一边,至于武当忘忧上人那边,虽说之前任飘萍劈断了清虚子的手臂,但是忘忧上人与舍得大师及任飘萍三人却是忘年之交的好友。念及此,智远大师呵呵一笑,道:“老叫花子,你说笑了,那两江总督的儿子的确该杀,老衲岂是不明事理之辈,只是现下如何对付清兵的红衣大炮?”
欧阳小蝶侧目看向任飘萍,任飘萍已是道:“不必!任某人自是有办法!就是潜水任某人的水性也是不差,不必再劳烦欧阳……姑娘了!”
群雄不语,任飘萍道:“不必杞人忧天!凡事总有解决办法m.hetushu.com.com!”眼睛却是同时瞥了一眼一旁斗笠之下的欧阳小蝶。
任飘萍无语,回头,四女却同时把脸转向一旁,一个个要么冷若冰霜要么若无其事的样子,任飘萍摇头苦笑。
任飘萍急速而动的身形后衣袂破空声响起,当下身形立停,道:“你们回去!等我好消息!”紧跟其后的欧阳小蝶道:“我潜水过去,你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望着天空的筱矝已经在笑。
唐门姥姥当然知道第一高峰和和燕无双、任飘萍他们是朋友,是以未等及第一高峰回答时,已是笑道:“只怕神捕的武功不是她们的对手!与其以卵击石不如谋定而后动!”
这时江上的清兵又在催。夕阳还在依恋着这片天空,可是天空中乌云已是在聚集。
阿席熙捋着山羊胡子的手终于落了下去,道:“好吧!来啊!传本督将令,火速赶往白鹭洲,责令吴总兵不可炮轰白鹭洲,以免伤及无辜,另外不可为难唐姑娘!”
‘好’字落,不久,第一高峰就出现在阿席熙和唐门姥姥等人的面前。毕竟第一高峰是御赐神捕,所以面子上阿席熙还是颇为客气道:“适才本督有些要事在处理,怠慢之处还请神捕大人多多包涵!”
苦思之中的筱矝这时道:“我们先拖时间,一旦天黑,我们逃离的几率就会大很多!”
此刻天空似乎突然暗下了一大截m.hetushu.com.com,船上清兵抬头,惊道:“天哪!这是什么东西呀!黑压压的一大片!”
四女一声不响,却也不曾移动分毫,一个个瞪着眼睛静静地看着任飘萍的背影。
……
唐门姥姥当然知道第一高峰就在门外等着,但是也不好说什么,尽管阿席熙的救命恩人就是自己的徒弟御医张睿,况且那阿席熙似乎是故意不愿见第一高峰的。可是就在这时她分明听到了‘唐灵’两个字!实在是等不及的第一高峰嘴里喊出的‘唐灵’两个字!
岂料李奔雷这一说话,勾起任飘萍心中对自己身世的不齿和难以发泄的积闷愤怒,猛然暴喝道:“我的事用不着你管!”说罢身形疾展,已是绕过李奔雷急速掠下山去。
任飘萍无奈,喝道:“你们和我一起只会拖累我,快点回去!”
但闻声起:“这可怎么办?”“总不能大家被炸死在这儿吧!”“我们大伙冲出去,拼了!”“清狗欺人太甚,那两江总督的儿子本就该死!”“……”
且说吴总兵获悉白鹭洲上一干武林人士要求再给他们一些时间,不禁恼怒道:“已经给了他们半个时辰!还要!他奶奶的!眼看着天就要黑了!想趁天黑逃走啊!告诉他们,马上交人,否则立刻就炮轰白鹭洲!”
众人看了看似是被什么暗器击中被迫落地落地的智远大师,又看了看任飘萍,复又瞧了一眼娇小可爱此刻却分和-图-书明骄傲的唐灵,正心存疑惑时,闻及清兵喊话,所有人神情一变,当下群雄中便炸起了锅。
唐门姥姥并没有问什么,因为第一高峰已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个清清楚楚,阿席熙的脸色显然不好看。阿席熙心里当然清楚第一高峰年纪轻轻就能够得到皇上赏识不仅仅是因为第一高峰屡破奇案,更是因为第一高峰武功高强,曾听御医总管张睿说过皇上似乎曾表示有意提拔第一高峰做御前一等带刀侍卫。
阿席熙道:“是!这个自是不关唐姑娘的事!本督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么回事,看来那报官之人故意夸大事实,”又是‘唉……’的一声长叹,道:“定是平日他娘给惯坏了,所以才有此恶报!”复又看了第一高峰一眼,继续道:“只是本督不明白你身为御赐神捕,当场为何不缉捕那两名女子!”
……
另一侧密林深处的常小雨惊道:“飞天猫头鹰!”他当然不会忘记筱矝说与他的那些话:这飞天猫头鹰本是产自西域,是西域最凶猛的‘飞天之雕’和最大的一种猫头鹰交配而育出的,其性凶残嗜血,善飞和远距离攻击,又具备了猫头鹰飞行时悄无声息的特点和极为敏锐的听觉,所以非比寻常。
燕无双的声音已是在任飘萍和欧阳小蝶的身后:“任公子!不可力敌!只待天一黑,我们就胜算在握了!”
与此同时,吴总兵粗大的右手一抹鹰钩鼻子,道:“和-图-书他奶奶的!还有心拉二胡!炮弹上镗,准备发射!”
第一高峰不卑不吭,道:“哪里哪里!”又对着唐门姥姥行礼,当对着唐直点头时,第一高峰脸色微变,唐直身后站着的四个老人正是那日在唐门火器房用火铳对着他和燕无双的‘唐门四老’。
童颜鹤发的唐门姥姥忽然有些坐不住了,眼睛一扫阿席熙,道:“总督大人,不如让那个御赐神捕进来,老身有话要问他!”
第一高峰自是道:“前辈高见,晚辈正是此意!”
云中歌重重地‘嗯’了一声,群雄闭嘴,云中歌看了一眼似是无忧的忘忧上人和若无其事的李奔雷,复又看了一眼此刻面无表情的任飘萍,最后对着智远大师道:“和尚,毕竟你是这一届的武林盟主,撇开门派之争个人恩怨,就事论事,你说句公道话!”
众人不解任飘萍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暴躁,疾喝道:“任少侠!”“任公子!”“任大哥!”当下欧阳小蝶、欧阳尚晴、燕无双和唐灵亦是展开身形,尾随任飘萍而去。
李奔雷怔立在当场,筱矝走至师傅身旁,一拉师傅的衣袖,道:“师傅?!”李奔雷叹息,已是拉起了二胡,二胡声浑厚而沧桑。
众人点头,那丐帮公孙奇又扯着嗓子喊道:“马上!我们正在商量!请再多给一些时间!”
云中歌和田不平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中同时暗道:奸猾!云中歌口中已道:“那是!那是!无论如https://m•hetushu.com.com何,清兵的红衣大炮还是不可小觑!”
当众人再次听到清兵的喊话时,已是有些心急火燎坐立不安,当下有人道:“欧阳姑娘不是水性好吗?何不潜水过去杀他个措手不及,我等自是随后接应!”
所以阿席熙又在捋他的山羊胡子,唐门姥姥已是开口道:“总督大人,这么说来,我那灵儿根本就没有参与杀害贵公子的事了,所以是不是总督大人可以……”
这时欧阳尚晴委屈而又倔强的一副神情道:“也没什么!大不了我欧阳尚晴现在就去投案!”燕无双娇笑道:“那也有我一份啊!”唐灵道:“我也算一个了!”欧阳尚晴看向唐灵和燕无双,无语,忽然有一种感觉:原来生活在还可以有这么令人感动的友情!朱唇几番欲动,终于说出了一个字,道:“谢!”,唐灵和燕无双笑。
云中歌已是道:“任少侠不知有何办法,说来听听,大伙也好配合你!”
与此同时,尾随而去眼见白鹭洲周围长江水面上十只配备有红衣大炮的战船的第一高峰已是折回在两江总督府跑了一趟,扑了个空之后的他又即刻赶往瞻园,到了瞻园他便被告知在园外等候。尽管第一高峰是御赐神捕,但是那两江总督却是封疆大吏,所以第一高峰已经站立了一盏茶的功夫,却依然像一把刀一样矗立,他知道阿席熙一定会见他的,只是时间问题,而现在对任飘萍燕无双等人来说,最重要的也是时间问题。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