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十五章 战(下)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十五章 战(下)

任飘萍灵光一闪,已是将‘望月三式’中的第一式‘幻影残月’和‘万种风情掌’中的‘百花销魂’揉和成一招,近百十片金黄银杏树叶甫一遭遇智远大师的金黄的六掌,便被击碎而成千万碎片。只是这千万碎片忽然就随着任飘萍急速旋转的身形而旋转,就像是千万金黄的蝴蝶飞舞在一身白衣任飘萍的周围。
智诚大师自是听那三名弟子说过,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顾及到少林寺的武林领袖的位置,不言不语,不怒不笑,也不再进招,低头双手合什,低声念起了‘金刚经’来。
小山之上银杏树下的另一端,常四娘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奇,道:“这是万种风情掌?”身旁的李长风凝望战局,道:“这是他变化过的万种风情掌!”常小雨和龙门老人则是观而不语,静观局变。
任飘萍笑,脚下枝叶一颤,近百十片金黄银杏树叶忽然齐飞,飞向同样金黄的智远大师的六掌。同一刻的任飘萍白衣翩翩,穿越片片金黄,拍掌,‘万种风情掌’!便见九九八十一朵血红莲花夹杂在片片金黄之间飞速旋转着直向智远大师而去。
只一瞬,二人同时抬眼向银杏树树巅望去。
智远大师红黄相间的袈裟在任飘萍旋转所带起的狂风中猎猎而动,却是宝相庄严,丝毫不为所动。李长风眼现焦虑,自言自语道:“只怕这样,迟和-图-书早会力尽的!”常四娘点头。快速旋转中的任飘萍当然知道此刻的智远大师以静制动,已是占尽上风,而自己限于功力弱于智远大师,不敢贸然出击,只是这样一味快速旋转迟早会力竭,到时智远大师的反攻一击,自己到底能够承受多少心中也是没有半分的把握。
与此同时,智远大师飘忽之极的六掌闪着道道金光,已是到了一若处子静立于银杏树之巅的任飘萍胸前三尺之处,耳边却是传来智诚大师‘啊’的一声,眼角余光斜向下透过片片金黄的银杏树叶之间的缝隙一瞥,当下暗道:卑鄙!心神一分之间,六掌骤然而退。
任飘萍旋转的身形已是渐渐变得缓慢起来,心中暗暗叫苦。而智远大师开始笑,只待任飘萍的身形再慢一分便出手。
欧阳尚晴挑眉,冷寒之意已起,长刀横胸,欧阳小蝶见状急忙一拉欧阳尚晴,对着智诚大师抱拳道:“大师一代高僧,当知事出有因,少林寺外少室山上还有一座舍得大师的墓,这一点贵寺的弟子无言可作证。”智诚本就怀疑少林寺塔林内所葬不是真的智光师兄,此刻闻言已是信了七分,再回首望向无言,无言微微点头不语,当下不由得抬眼看向树上的智远大师。
就在此时,众人同时听到江上传来的清兵的喊话声:“白鹭洲上的人听着!半个www.hetushu.com.com时辰已到!吴大人有令,你们要是还不交出那三名女贼的话!即可便教你们死于红衣大炮之下!”
欧阳小蝶和欧阳尚晴一望之下,耳边已是听到智诚大师的暴喝声:“阿弥陀佛!二位女施主小心了!”二女垂眼,但见智诚大师双手食指劲射而出两道一指粗一如千万水珠串起的晶莹透亮的水柱直奔自己而来,正是少林寺七十二绝技‘般若金刚指’。二女身形疾闪,‘嗤’的一声,轻功稍弱的欧阳尚晴墨绿衣袖已是被穿出一孔,险些伤及肌肤。
欧阳尚晴显然并不在意什么以多击少的武林道义,因为她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已是青红之光乍现!她只知道自己心爱的人不能死,不能!就算死也不能死在别人手中!
智远大师没有想到任飘萍小小年纪竟是将这动静二字看得如此透彻,就好比一个人正权倾天下如日中天却是突然之间选择了退隐江湖,那么试问天下又有几人能够做到呢!
只是任飘萍旋转的身形突然一停,就停在智远大师的身前,笑!
众女眼望如此之境况,脸上忧思焦虑尽现,尽管她们知道任飘萍往往会在山穷水尽之际出其不意地创造奇迹。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任飘萍会突然停下来,可是李奔雷的眼中已是有了笑意,龙门老人的眼中则是恨意无限。智远大师心中不禁怒骂:和*图*书秃驴!想必是被别人骂惯了,是以骂起别人来第一个想起的就是‘秃驴’这两个字,智远大师当然明白任飘萍这一停,已是将他的主动全部转为被动,而任飘萍则由被动转为主动,只因为,欧阳尚晴已是被救,而自己现在若是向任飘萍出手,任飘萍只需施展咫尺天涯轻功便可与自己周旋。
众人自是渐渐明了,也是不言不语,看向银杏树树巅的任飘萍和智远大师二人。
忘忧上人在摇头。云中歌已是在叹息,叹息的还有此刻被龙门老人紧紧抓住手的常小雨。田不平叹道:“武学之道,重在内功修为,纵是轻功独步天下,也终是无可奈何!”李奔雷忧虑渐起,瞬也不瞬地注目着战况。
智远大师六掌劈空而去,任飘萍携万千金黄蝴蝶多多血红莲花已是飞舞在智远大师的周围,只是对智远大师而言,周身不啻于狂暴之龙卷风。智远大师当下纹丝不动眼观鼻鼻观心,已是进入物我两忘之境界,三尊金像散去,真身一尊便一若泰山之凌驾在树巅之上。
树下的燕无双这时已是走到欧阳小蝶近旁,看了一眼落眼的智诚大师,道:“无念若不是出手暗喜欧阳尚晴姑娘的话,任公子也不会出手掌杀无念,想必那日随同无念而去的少林寺弟子心里最清楚不过了,当然能够证明这件事的还有很多人!”说话间,燕无双似是有意无和*图*书意的看了一眼田不平。田不平脸色赧然不语。
智远大师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忽觉身前空气流动异样,当下警觉,却是不见来物,心下一惊,向任飘萍望去,同时身形暴退,突觉右手似是被利刃所击一般疼痛难忍,当下身形急向树下落去。
智诚大师心知上当,心下懊恼,却见眼前青红之光袭来,之前便吃亏在青龙偃月刀之下的他当下不敢硬接,只身飘忽而退。欧阳尚晴和欧阳小蝶这才相互对视,只是欧阳尚晴看不见斗笠之下洁白面纱之后欧阳小蝶的眼,欧阳小蝶两道清眸透过纱孔凝神的一望,耳边已是响起在‘风月阁’中欧阳尚晴和任飘萍嬉戏的欢声笑语,欧阳尚晴眼中爱与恨之后的一丝愧疚漾起。
众女尚在莫名其妙,唐灵却以为任飘萍已经力竭迫不得已停身,是以唐灵已是放箭,虚无之箭!
筱矝的眼中尽是担忧,却是知道这两人对决,江湖中最忌讳第三人插手,是以干着急却是别无他法。
看着唐灵的燕无双在笑,唐灵挺起胸膛回以得意一笑。任飘萍已是落在唐灵的身旁。
欧阳尚晴只觉脉门之处智诚大师手指力道尽失,抽身退后一步,右手青龙偃月刀已是旋转二百六十度自上而下急劈智诚大师。
紧握在欧阳小蝶右手的三尺青峰寒意森然,剑点微颤,她在想她和任飘萍合练的‘灵犀剑法’,她在想自己和和*图*书任飘萍合力阻击‘千里莺啼’李冰玉的‘灵犀剑法’中的那一招‘蝶舞飘灵’。
燕无双眼中已是渐起杀气,心道:我本就是玉芙蓉,我本是杀手!杀手当然不会讲什么武林道义!袖中鱼肠剑悄然滑落至手中。
欧阳小蝶出手,出手之前脑中泛起智诚大师曾在白衣庵中屡屡出言相助自己,是以纤纤食指疾点智诚大师扣着欧阳尚晴脉门的那只胳膊的曲池穴,智诚大师武功修为本在欧阳小蝶之上,只是这突变之下心神一慌,但觉胳膊一麻,不由得‘啊’了一声,曲池穴已是被点中。
这时,江中的战船甲板之上的吴总兵似是等得不耐烦,鹰钩鼻子一抽搐,喝道:“半个时辰还没到吗?”身后一名副将躬身答道:“回大人,很快就要到了!”吴总兵‘嗯’了一声,道:“喊话!”那副将‘嗻’了一声领命而去,吴总兵走至船头,又拿起望远镜向白鹭洲方向望去。
弦颤,不止!犹自嗡嗡作响,众人见之,更是惑然。可是唐灵的眼中看得见,那一如空气透明的箭已是撕开重重气流,直向智远大师的右手射去!
唐灵闪动着此刻焦虑之极的水灵灵的大眼,似是什么也不在想,只是轻轻地自肩上取下那把弓,那把两端是翠绿之玉的金黄色的弓,唐灵似乎根本就不想,举弓,并不搭箭,右眼闭,左眼微敛,心神敛,瞄准智远大师,虚空一引弓弦。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