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一章 东洋浪人

第四卷 八方云动 积渐为雄

第一章 东洋浪人

任飘萍脸色突变,冷冷道:“那你可知道孔圣人在汉人眼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高贵,岂是容得尔等的名字写于照壁之上?!”
燕无双本不打算去的,可是这时耳边传来的打斗声中竟是夹杂着一些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和一些斥骂声,倒是一时也好奇起来,道:“好吧!去瞧瞧!”只是燕无双和唐灵二人已是走出五尺远时,发现任飘萍根本就没有跟上来,又回头死活拉着任飘萍一起去。
唐灵并不知道三人为何笑,对着纪长山道:“前一阵在洛阳,我和三哥都想去看你们的,但是忙得抽不出身,所以……对了,三姐来了吗?”
燕无双似是也觉的自己有些鲁莽失礼,遂看向一旁正在给先前断臂的那名丐帮弟子包扎伤口的丐帮人,问道:“你们和东洋人缘何起了争执?”
三人立时收住笑容,赧然,却是又相互一视,复又笑。燕无双同时笑道:“就是大明时的倭寇呗!”
任飘萍望着这高八米左右一百多米长的夫子庙大成殿照壁,蔚为壮观,颇为气派,这时慢慢走出人群,至正不知如何接口的燕无双身旁,微微一笑,对着那红脸东洋浪人道:“阁下可是通晓汉文熟读汉学?”
不料那纪长山此刻道:“我等还有事,回头再请各位喝酒!”竟是将那黑色木盒猛地一塞给唐灵,拉着风无际一溜烟地跑了。唐灵颇为无奈地看了看左右的任飘萍和燕无双,道:“任大哥,燕姐姐,怎么办?”
燕无双自然也是不识得东洋文,一时之间倒是不知该说什么好。此时,那红脸的东洋浪人向燕无双跨进一步,道:https://m•hetushu.com.com“我们只是留下我们的名字而已,表示我们曾经到过这里,又不是什么胡乱涂抹。”
又是一个回合,三名丐帮弟子手中的竹棒被东洋浪人手中的弯刀‘噼里啪啦’的砍断成数截跌落在地,那东洋浪人一刀举过头顶向三名丐帮弟子当中的一名直劈而下,迅疾而又刚猛,周遭人群已是发出一声惊呼。就在此时,黄影一闪,青红剑芒暴涨,燕无双的鱼肠剑已是一剑荡开那东洋浪人的弯刀,那东洋浪人蹬蹬蹬已是退了三步,满脸惊讶地看着面前的燕无双。
三人说笑间已是走到文德桥上,却是远远看见‘风雅颂’客栈东边长长的赭红‘大照壁’前围着黑压压的一圈人围观什么,三人耳中已是不时传来刀剑撞击的金鸣之声。
纪长山脸色一惊一喜,道:“唐门唐七姑娘的唐灵?”
那东洋人似乎没有料到任飘萍会有如是之说,一时语塞,人群中又是发出一片叫好之声。而那东洋人明知任飘萍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但是就是一时想不出该如何驳斥任飘萍,心中怒意陡生,已是自身着的白色武士服的腰间缓缓拔出东洋刀来。
纪长山虽说做事一向沉稳老练,此刻脑中泛起‘小姨子’三个字的他神色之间还是飘过一丝慌乱,道:“厄……在下纪长山……”
燕无双和任飘萍同时点头,唐灵已是惊讶道:“你认识我?”
任飘萍眼微闭,鼻子轻哼一声,道:“那么阁下当知这大照壁是用来祭祀孔圣人的夫子庙的照壁了?”
任飘萍不屑道:“刀是好刀!和图书只怕使用好刀的未必就是好人!”同时心道:这几名东洋浪人莫不是那三大绝世高手之一的田中正建带来的人!
东洋浪人冷哼一声,瞳孔收缩,双眼冷意森然,眯成一条缝,看向紧在岩眼睛之上不到一寸之处的通体发红锋利之极的刀刃,眼光、刀光和阳光交叉一抹寒星自刀身掠过,大喝一声,道:“死!”
燕无双更是气,道:“我说我是你姑奶奶!听明白了吗?”
待至三人赶到挤进人群之中,但见丐帮四名二、三袋弟子正在合力围攻场中的一名奇装异服、身材较矮且长相有些异于中土之人的中年男子,而场中还站着四五名这样的人,在一旁指指点点说说笑笑的,却是说着三人一个字也听不懂的话。
这时任飘萍三人旁边有一名年龄较大的绛紫色的长者道:“年轻人,少见多怪了吧!这些人都是东洋人,穿的衣服,拿的刀都和咱们中土不一样!”
纪长山此刻渐渐恢复往日的镇静自若,朗声笑道:“无妨,你三姐还在洛阳,本该三姐夫去看你们的,只是前一阵有事和你三姐去了一趟关外才……”说至此倏地住口不语,眼角悄然一瞥任飘萍和燕无双,与此同时一旁的风无际脸色一紧。
唐灵眼中羡慕之余,一拍手掌,右手伸出大拇指。叫道:“燕姐姐,好!”
任飘萍这才‘哦’了一声,起身付了饭钱。三人甫一回身,却是看见震天帮的长老‘铁面判官’风无际和总管纪长山正自夫子庙前向他们这边匆匆走来。任飘萍此刻全无心思见任何人,更别说是震天帮的人,旋即背过身,耳边和图书却已是听到纪长山中气十足的声音道:“任少侠!任少侠!”
那老者一扬花白眉须,不置可否道:“这些东洋浪人又岂是那些倭寇可以比拟的,实在是凶悍的很,当年老夫出海时……”
唐灵鼓起腮帮子,眼珠转动,似是依旧不知如何是好,燕无双一拉唐灵,道:“走了,不是说还没洗涑吗!”
任飘萍无奈苦笑,只好转身,风无际和纪长山已是到了身前,任飘萍一抱拳懒洋洋道:“纪兄,风前辈,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一番寒暄,纪长山望着唐灵笑道:“这位姑娘是……”任飘萍尚未开口,唐灵已是分别对着二人施了一礼,道:“小女子唐灵!”
一旁的风无际和燕无双见纪长山变得如此模样,不禁笑出声来,只是这一笑,纪长山才意识过来,自己此刻定是变得和往日不一样,赧然。任飘萍似乎也在此刻被感染,会心一笑。
唐灵已是好奇地撺掇着任飘萍和燕无双,道:“好像有人打斗啊!我们看看去!”
这时,那被燕无双一剑击退的东洋浪人操着生硬的汉语道:“你是什么人?”
燕无双略一沉思,问道:“他们涂写的是什么?”
三人笑,随之回‘风雅颂’客栈。
人群中大笑如潮,只是这时他的同伙中站出一中年红脸人来,道:“你们是礼仪之邦,怎可骂人?”汉语竟是说的较为流利。
丐帮三名弟子齐抱拳谢燕无双,与此同时人群之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一片叫好声,先前的老者惊的瞠目结舌只是一个劲地鼓掌。
任飘萍和燕无双相视一笑,心中已是起疑,这时纪长山哈哈www.hetushu.com.com大笑,道:“初次见面,三姐夫也没什么能够拿出手的,厄……这里有支千年何首乌权且当做见面礼吧!”说着从背后拿下包袱,打开后取出一个一尺长半尺宽的黑色木质盒子递予唐灵。
唐灵立刻喜道:“原来是三姐夫啊!三姐可好?”
任飘萍此刻眼中的燕无双一身鹅黄色云烟衫,云髻峨峨,戴着一支镂空的牡丹花珠钗,眼神顾盼之间英姿勃发却又不失百般娇媚,不禁心神一荡,暗道:好美!
原来那人的头发将前额到头顶的头发全部去掉,加之他的身材本就矮小,是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月牙,更搞笑的是他的同伙中还有两人在光秃秃的月牙状的发型中心留着一小撮头发。任飘萍看着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东洋人道:“略知一二,还不至于被人糊弄搪塞吧!”
任飘萍笑,燕无双道:“什么怎么办?收着就是了!”
可是唐灵在笑,掩齿弯腰,好半天,才低声道:“任大哥,燕姐姐,你们见过这样搞笑的发型吗?看起来怎么那么怪,像是一个月牙……”说着又笑得弯下了腰。而燕无双也是忍不住‘扑哧’一笑。
燕无双傲然一笑,回首看向任飘萍。
燕无双见任飘萍心不在焉,又奇又气,但是又一思量,此地人多嘴杂,不是说话的地方,遂收起书道:“唐灵,我们走!”同时向唐灵递眼色,唐灵小嘴一笑,用胳膊肘碰了一下任飘萍道:“任大哥,我们回客栈吧!”
生于唐门的唐灵对于灵草异药之类自是很了解,深知这千年何首乌异常罕见,珍贵至极,是以当下忙推脱道:“三姐夫,这个www•hetushu•com.com可使不得,唐灵怎能接受如此贵重的东西呢!”
那东洋人点头道:“当然知道?”
其中一名丐帮弟子对着燕无双一礼道:“这位女侠,是这样的,我等人从此经过,见他们在大照壁上胡乱涂写着什么,随即上前喝止,他们不听,”说着一低头,接着道:“随后三言两语不和就动起了手。”
三人这一笑,立刻就招来那些‘月牙’人的注意。
阳光下的那把东洋刀刀长二尺七寸半,刀身极窄,仅一寸,通体红色,刀身微弯,刃,极薄,刀身与刀鞘相互摩擦发出的清脆声音犹自在空中颤动的刀刃上弥漫。那东洋浪人已是双手紧握刀把,横举齐眉。
燕无双回头,笑道:“汉人,你们这些蛮夷野蛮未开化之人跑到我们大清国来干什么?!”
任飘萍三人似是已听不到那老者的话语,因为那场中的东洋浪人已是一刀劈下一名丐帮弟子右臂,鲜血直流的那丐帮弟子当场已是昏死过去,一时间剩下的三名丐帮弟子险象环生,其他的几名东洋浪人更是趾高气扬。
那名丐帮弟子嗫嚅道:“在下不知道,但是大照壁上是绝不能胡乱写什么的!”说着向大照壁走去,一旁的人群自动地散开出一道豁口,那丐帮弟子指着赭红的大照壁上几行东洋文,道:“就是这个!”
人群中又是发出一阵叫好之声,而那东洋浪人似是只会几句简单的汉语,是以燕无双说完这番话时,竟是傻愣愣的立在当场,想了半天道:“汉人,你说什么?”
纪长山忙连声道:“好好好!”心里同时心思,这算是第一次见到唐家的人吧,是不是改送给唐灵一些什么见面礼?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