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七十八章 天书无语 唐灵之眼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七十八章 天书无语 唐灵之眼

任飘萍一笑,道:“唐姑娘,你尝尝这如意回卤干怎么样,这可是明太祖吃过都说好的东西!”唐灵道:“真的!”说着便去品尝……
没有人回答,唐灵挑眼望,燕无双的眼正顺着任飘萍痴呆了一般的眼望去:一个手里拿着卜卦算命布幡、眯着眼、走路有些颤巍巍的老者正一步一步向三人艰难而来。
三人在一家小吃摊上坐定,很快色泽金黄、形如梅花、松软可口的梅花糕便上来了,接着上来的是三碗香味四溢的如意回卤干。唐灵先是吃了一口梅花糕,道:“嗯……任大哥,这个甜而不腻、软脆适中,真的很好吃!”任飘萍也是吃了一口,笑道:“八年了,不想这味道还是这么香!”
唐灵情不自禁地摸自己的脸,头已经低下,而燕无双则一撇嘴道:“很脏吗?”
唐灵正吃得香,闻言道:“有什么好看的,我不看!”
常小雨‘哦’了一声,道:“师傅,师祖已经仙逝而去,少林寺的上一代掌门也是不在人世,也不知道扶桑国的田中正建活着没?”
任飘萍对这个卜卦老者当然一点不陌生,正是三年前,在京城,这个老者给自己卜了一卦:公子虽宅心仁厚,但心魔早种,杀机再现之时,便是苍生苦难之日,还望公子好自为之。
燕无双按捺住心中的狂喜,脸上一抹得意与满足,又有些神秘之色,附在唐灵的耳边,轻轻道:“是不是九天玄功?!”
燕无双眼神和_图_书沉思,一拉唐灵,二人已是到了老者的身旁。
任飘萍痴呆的眼终于有些灵动了,心道:我不是已经杀人了吗?苍生又与我何关?
燕无双看了一眼唐灵,又看了一眼任飘萍手中的书,心中琢磨着那卜卦老者刚才的一举一动。闻到街边小吃香味的唐灵却是在此刻道:“任大哥,你闻,香不香?”又是一拽燕无双鹅黄色云烟衫的袖子,道:“燕姐姐!”
燕无双心中已经嘀咕好一阵子了,按理说任飘萍不是一个信命之人,怎么会……是以拦在老者身前,裣衽一礼,浅浅笑道:“敢问老伯‘道之不存,天书无语’作何解?”
燕无双的心思显然不在这吃的上面,因为燕无双在问:“任公子,可否把你刚才拿的那本书给我看看?”任飘萍一愣,燕无双道:“信不过我就算了!”说着就去吃梅花糕。任飘萍暗笑,已是自怀中取出那本‘道德经’递给燕无双。
任飘萍道:“前辈可否再为在下卜上一卦?”
唐灵却道:“要不,我们现在回客栈洗涑?”
燕无双道:“好妹妹,看一眼,好不好!”同时心道:权且死马当做活马医,卜卦老者临去的那两眼必是有深意的,而唐灵练的那个‘追风射日箭’所展现出来的眼力又是不同寻常。是以此刻燕无双竟是软语相求。
任飘萍目中双珠移转,淡然一笑,道:“没有啊!”
嘴里兀自说着的唐灵忽然不说话了,https://m.hetushu.com.com眼中充满着不可思议的神色,因为她眼中的满篇的字慢慢地开始虚化起来,直至最后竟是一片空白,而就在这空白一片之中忽然就跳出了四个很大很大的字——九天玄功。
龙门老人呵呵一笑,道:“智远那个秃驴武功修为应当是和为师不相上下,所以胜负关键在于临场思变的一瞬间,若是田中正建还活着的话,想来此战是必输无疑。所以说最好是在决战之前就能够取得另外两幅画,那么这一战即使是为师输了也不会影响大局。”
常小雨点头,问道:“师傅,你对这一战心中有把握吗?”
而任飘萍的心显然不在这里,他在想,想欧阳小蝶,想了整整一夜的欧阳小蝶,他不知道欧阳小蝶在发现了自己和欧阳尚晴欢笑嬉闹之后会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此时已过了花期的金达莱花枝头上的椭圆形的翠绿欲滴的叶子映进常小雨的眼里,脑海中泛起的是那个对自己而言似乎极近却又极远的国度,当时自己不过十岁,站在长白山第一高峰将军峰之巅,师傅用手向南遥指,道:“记住,那就是你个国家,你本就是这个国家的王,可是你的王的宝座现在却坐着你的父亲的兄弟……”
常小雨一边走一边心潮翻腾不止,他本想告诉任飘萍三天之后午时三刻在白鹭洲三大绝世高手一战的结果将会决定寒萧子的奇书《九鼎天下》的归属,甚至想告诉https://www.hetushu.com.com任飘萍师傅严令禁止说出的关于那幅画的秘密,可是他实在没有想到任飘萍竟是颓废至极。
龙门老人声色俱厉道:“大战之前,你竟是私自外出,你不知道这一战的重要吗?!”
燕无双白了一眼任飘萍,‘哼’了一声,一把拿过书,翻开慢慢地边吃边看起来。
龙门老人道:“这一点嘛,为师以为寒萧子必然已是不在人世,要不当年为何要在天池许诺二十八年后胜者将会得到的《天下九鼎》是隐藏在这三幅画当中呢!想来寒萧子定是得知自己活不到二十八年后,所以才会将那《九鼎天下》的秘密藏于三幅画之中,而三幅画必会托付给可以信赖之人,所以三日之后,除了我从少林寺得到的这幅画,其他两幅画也必会浮出水面!”
常小雨眼前已是一家赌坊——天一赌坊。
任飘萍一怔,没有希望也没有失望,一低头,身形侧,已是为老者让开道来。
唐灵不禁拍手喜道:“好啊好啊,听着我都流口水,一定很好吃了!”一拉燕无双,就跟着任飘萍向叫卖着五花八门小吃的小摊上走去。
这时那卜卦老者已是走到三人身旁,眯着的双眼一瞬开阖,落在任飘萍手中的那本‘道德经’上,精芒暴长,复又如常,脚步却是不停,接着向前继续迈去,口中自言自语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道之不存,天书无语啊!”
天一赌坊的门口和长安、洛阳的天一赌坊和-图-书的门口有着同样的金达莱花,金达莱在朝鲜语中是长久开放的意思。
……
唐灵自是知道那有关‘道德经’中隐含着‘九天玄功’一百八十二个字的江湖传言,毕竟现在武林中人几乎人人手中都有一本‘道德经’,况且唐灵还亲眼看见唐飞在看‘道德经’。
那老者苦笑道:“随口一言,不可当真啊!”说话间眯着的眼再开,注目睁着大大的眼的唐灵,又看向任飘萍手中的书,眼再闭,那绑着写有‘测字算命’四个黑字的白色布幡的竹竿杵在地上发出的‘笃笃笃’的声音,渐渐地融入这时街上已是越来越多的小商小贩的叫卖声中了。
不料那老者直摇头,叹道:“千卦万卦,只卜一卦,公子请!”说罢抬脚就要离去。
常小雨不语,因为有时候他真的不想去做那个什么朝鲜国的王,因为他现在在想紫云,那个现在正怀着自己孩子留在洛阳的紫云。
任飘萍虽然不知道燕无双所想,但是也看得出燕无双这莫名之举定是有什么深意的。而唐灵见燕无双求她,放下碗筷,道:“好吧!”接过燕无双手中的书,同时道:“我最讨厌看这种书了!看不懂的!”
任飘萍心中似是有所悟,身形动,至卜卦老者面前,施礼道:“前辈可好,一别三年,可还记得在下?”那老者眼不抬,颌下一缕白须动,道:“好好好,难得公子还记得我这个糟老头子!”
燕无双道:“那不就得了!”
常小雨忽道:“师傅,和-图-书你说那寒萧子还在世吗?”
……
唐灵更吃惊了,道:“喂!燕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要晕倒了!”
念闪间,回头一望,常小雨已是走进了天一赌坊。
龙门老人叹了一口气道:“不知道啊,这些年来为师一直在打听这件事,却是始终没有什么消息,当时师傅告诉我田中正建自天池一战之后最后一次出现在腾格里大漠中,为师也曾去过大漠,但是却没有查探出任何眉目来!”
任飘萍和燕无双眼中自然看出了唐灵大大的眼中的大大的惊异,此刻,唐灵半张着樱桃小嘴,惊异之极地看看任飘萍又看看燕无双,道:“天哪,怎么会这样!”
他在想任飘萍毫不在意地接过‘道德经’一书时是怎样的想法,至少他自己已是通过各种方法探寻了那本书的《九天玄功》的秘密,难不成任飘萍已经修炼了《九天玄功》的武功?
常小雨很快便进入后堂密室,望着背对着自己师傅的背影,常小雨低头站得笔直。
常小雨不语。良久,龙门老人转过身形,冷峻的眼神中一丝暖意闪过,道:“此次决战虽然很重要,但是画更重要,现在我们手中只有一幅画,还差两幅画,才可以得到《九鼎天下》!而另外两幅画会在谁的手里呢?”说着皱眉苦苦思索。
与此同时,一边吃一边看书的燕无双忽然道:“唐灵,你看看这本书!”
任飘萍笑道:“嗯!香!走,今日我做东,让你们尝尝南京著名的如意回卤干和梅花糕!”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