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六十四章 无欲则刚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六十四章 无欲则刚

任飘萍笑道:“没有,只是现在才知道‘千里莺啼’的本意吧!”
欧阳尚晴的马越跑越快,而欧阳小蝶的马越走越慢。
任飘萍道:“一个人若是无情岂不是一具活僵尸,行尸走肉而已!”
欧阳小蝶勒马,勒马不是因为她听到了李冰玉的琵琶声,毕竟距离还是有些太远,而是因为她离屏儿越远就越想念屏儿,就如同她距离任飘萍越远越是想念任飘萍。
落地的花无叶自耳朵里取出两团棉花扔在地上,哈哈大笑道:“三姐,你这招果然厉害!任飘萍这小子果然看不破一个‘情’字!”
任飘萍并不想动,也不想跳舞,只是无奈,因为他脚下的那棵枫树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一个很会弹琴的人,就是连任飘萍这样的高手听到他弹得曲子也禁不住在这枫树之巅随着曲调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忽快忽慢地舞动。
白衣女子自然是欧阳小蝶,绿衣女子正是欧阳尚晴。
欧阳小蝶甚至想到她和赵宏云的新婚之夜,甚至想到许许多多这一生只有她和赵宏云两人才有的那个世界……欧阳小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忽然会想到这些,她开始有些讨厌自己,她,摇头,猛烈摇头,却是险些摇掉斗笠,欧阳小蝶忽然想起自己已经是一个出家之人,于是更恨自己……狠,猛拍马,马负痛狂奔。
李冰玉当然知道任飘萍口中的诗是唐婉回应陆游的那首《钗头凤》而作,可是花无和-图-书叶对此毫无兴趣,回头惊讶地看了一眼任飘萍,上前就点了他的哑穴,咧着嘴道:“老夫有时真的想不通,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吟诗!人还是无情好些!”又转过身道:“三姐,若是坠了仙人掌的名声的话,你不怕老家伙不给你那‘望乡丸’的解药?!”
可是他忽然觉得有些头晕,就在沉沉睡去的那一瞬间,他听到了欧阳尚晴的声音:“任飘萍,你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你在不出来我就放火烧了你的老巢!”
花无叶忽然无语,任飘萍和李冰玉也是同时竖起耳朵,因为欧阳尚晴胯下黑马一声更比一声急的马蹄声显然已是踏在三人的六耳中。
李冰玉忽然道:“任少侠,你在责怪老身?”
李冰玉虽是苍老但是声音却是像极少女的声音,这歌自她口中唱出来已是动人之极。
林中有阳光投射而下,照在李冰玉面的生冷的琵琶之上,琴弦颤动间反射出几道光线跳跃在李冰玉的老脸之上竟是说不尽的悲情和沧桑。山风吹,青山动,李冰玉满头银丝飘散,狂乱,悲情而唱:“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李冰玉似是没有想到这一点,沉思,沉思间的眼看向任飘萍,任飘萍却在笑,不但在笑,还在吟诗:“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https://m•hetushu.com•com难!”
走到李冰玉眼前的花无叶斗笠之下的眼珠滚动了两下,道:“三姐,你不怕江湖上说仙人掌两大长老合力击杀年轻后辈任飘萍?”
忽然欧阳小蝶想起了赵宏云、那个她原本一想起就会深恶痛绝到要呕吐的赵宏云、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赵宏云,似乎突然之间没有那么的令人生厌,似乎还有些可爱。
正是这个一个‘错’字,扰乱任飘萍的淡定,往事一一浮现,舞动,只有舞动似是才能解心中万千愁绪,舞动的任飘萍对面的枫树之上,花无叶那张嘴冷笑,冷笑中出手,手中钓竿挥动出一个‘z’字形,银光发亮的钓丝已是没入无尽的阳光之下,李冰玉口中正唱到:“山盟虽在……”钓丝已是到了任飘萍的眉心之处,李冰玉又唱道:“锦书难托……”任飘萍的身形不由自主随着曲调倏然一落,钓丝落空,花无叶一愣,反手就是回落钓竿,李冰玉又唱道:“莫莫莫!”一曲终了任飘萍身形似是突然虚脱,直向树下掉落,眼看就要击在任飘萍头上的钓丝又一次落空,那张嘴已是‘哇呀呀’叫道,整张嘴大开,不见黄黑的牙齿,露出血红的舌头在嘴里不住的颤动。
龙山和虎山本来就相拒不远,而且一路上较为平坦,是以当李冰玉的那一曲《钗头凤》直冲九霄时,马上的绿衣女子似是心中一紧,因为她知道那个琵琶声和*图*书想起的地方正是任飘萍要去的地方,那个他心中的天堂,当下绿衣女子快马加鞭,直向茅屋这边疾奔而去,而她身后五百多米远处的白衣女子的白色面纱之后的一双眼已是晶莹。
花无叶不屑一笑道:“年轻人,自古多情空余恨,无情便可无欲,无欲则刚!”
半晌过后,李冰玉似是对到底杀还是不杀任飘萍仍举棋不定,而一旁的花无叶显然已是不耐烦,催道:“三姐,你几时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
欧阳尚晴已是立于茅屋之外,篱笆内任飘萍的祥云马显然引起了她的注意力,可是没有了琵琶声的四周太过安静,欧阳尚晴四下望着走进小院,静静地打量着祥云马,良久,转身轻轻推开门扉,不久复又出了茅屋,疑惑的眉下的眼神却是坚定,她深信任飘萍一定就在附近,她当然知道一个人若是不见你往往有两种原因:一种是他不想见你,另一种是他不能见你。这句话是当初任飘萍说给欧阳小蝶听的,而她自己就躲在一旁听着。
花无叶更是不懂,道:“可怜?”
不料适才还淡定自若的李冰玉竟是全身一颤,眼神中竟是无边的恐惧,任飘萍不禁心道:这个世上能够让天下排名第三的杀手如此这般恐惧的人或物恐怕不是很多,显然,这个什么‘望乡丸’就是一个,而那个老头子只怕就是李奔雷吧,同时不禁心中一寒,想来自己对李奔雷了解的还是太少。
和-图-书落在地上的任飘萍似是适才的跳舞已是舞尽了他所有的精气神,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仰望的天空身上此刻穿着万千片枫叶织成的衣服,透着星星点点的亮光,竟是可爱之极,只是此刻花无叶的身形已到,左手张开,隔空就是五道如剑之气,噗噗噗,已是正中任飘萍前胸的五处重穴。
曲调哀怨而幽婉,让人百转千回。
任飘萍叹息,因为一个人被看透了心思总是要找些掩饰的,任飘萍苦笑道:“一个人若是太过好奇岂不是也是一种欲望!”
花无叶这时忽然蹲了下去,自怀中摸出一个半尺多长的铜制烟杆,又一伸手摸出一个小碎兰花布袋,慢慢地自把小布袋中捏出一些烟丝装进烟袋锅,打亮火折,吧唧一口深吸,又缓缓吐向任飘萍,任飘萍被狠狠地呛了一口,却是不敢咳嗽,强忍着生怕惊动了那个还不知道是谁的朋友,但是他心中明白,不是欧阳小蝶就是欧阳尚晴。
倾其全力弹奏一曲陆游的《钗头凤》的李冰玉此时竟也似是体力大为透支,原地打坐休息,听到花无叶之言,有气无力道:“只是我颇为喜欢这小子,只可求书,不可杀人!”
花无叶看着任飘萍的笑,被激怒的花无叶在无形中有一丝疑问也有一丝恐惧,低沉的声音道:“你在嘲笑老夫?!”
任飘萍张口似是在说些什么,却是无声,花无叶这才想起自己适才点了任飘萍的哑穴,他实在是有些想知道任和图书飘萍的这脑瓜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又解开任飘萍的哑穴,任飘萍笑道:“谈不上嘲笑,只是可怜而已?”
欧阳小蝶轻轻催赶胯下黑马,马慢腾腾地迈开了四蹄,缓缓而行,不禁心道:也许距离越远越会思念一个人,也许太远才会忘记一个人的缺点反倒是念起一个人太多太多的优点,而正是太近近到抬眼闭眼无论衣食住行都在一起时反而会凭空生出许多厌烦。
李冰玉笑,无奈摇头,笑是自嘲。
花无叶看了任飘萍一眼,笑,低声道:“我知道你不会喊,因为你从不愿因自己的事麻烦朋友,可是我现在很想知道你的这位朋友是谁!”
枫树林中枫树下,一白衣老妪盘膝坐在满是红橙黄的枫叶铺就的地毯上之上,怀抱精铁琵琶,手指翻转间,那令人百转千回的幽咽音符便穿透林间枝叶,直透九霄。弹琴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千里莺啼’李冰玉。
李冰玉抬眼掠过花无叶,又低头苦苦思索。花无叶无奈转过头看任飘萍,躺在地上的任飘萍笑,那笑竟是为斗笠之下花无叶的眼所看不懂的,因为花无叶眼中的任飘萍的笑似乎分明在说:你这个小丑!是啊,一个全身多处被点了重穴的人而且正在等候被决定生与死的人的脸怎么会有这般的笑容呢?
任飘萍眼神茫然一闪而过,道:“可是这世上到底又有几人可以做到无欲呢?况且做到无刚还是有欲,因为无刚就是你的欲望!”
……
……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