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六十三章 栖霞山

第三卷 九天玄功

第六十三章 栖霞山

栖霞镇,是进入栖霞山虎山的唯一入口处。
阴影下的那张嘴忽然自阳光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任飘萍耳边已是听到一声暴喝:“找死!”眼前只见钓竿化作无数黑影,却是已看不见那钓丝的一点踪迹,心道:原来对方早已算定我会看见那门上的指痕,一个天下排名第四的杀手又怎会疏忽到露出这么大的一个破绽呢,他只是想逼我走到阳光下,因为只有在阳光下,他的银光发亮的钓丝一旦施展开来就会毫无踪迹可寻……
老伴眯着眼似乎想了想,道:“嗯……好像有那么回事,嗯……猴年马月的事了,记不清楚了……”
任飘萍笑,却也有一丝苦涩,虽说对方一时三刻奈何不了他,但是自己一味这般依靠轻功躲闪也不是个办法,心道:花无叶既然逼自己在阳光下施展他的钓竿,依靠的自然是这独门武器在阳光下的毫无踪迹可寻的特性,那么至少说明对方对自己还是有所忌惮。任飘萍的心开始有所蠢蠢欲动,倒不是小看对方,因为天下武功排名九大高手之中虽然没有花无叶,只是因为排名之时没有把杀手算上。任飘萍心动只是因为自己这一路行来每每运行‘日月伤逝大法’查看自己之前的内伤是否已经痊愈之时,便会发现自己的内力较之以前大大有所精进。
一阵山风掠过,任和-图-书飘萍脚下的枫树枝头一颤,几片红透的枫叶随之极不情愿地向大地飘落,猎猎的山风在任飘萍的白衣之上划过几道淡淡的褶皱,像是划过湖面所起的道道涟漪,涟漪中,任飘萍淡定,道:“关键是初生的牛犊见到的到底是不是虎!”
思忖间任飘萍退,只有退,对方的钓丝才会击在枫树之上露出原形,果然钓丝击在枫树上一根较细的枝干,树干立时断裂,那张嘴已是跃到任飘萍适才所立的枝头,任飘萍已是落在山坡上一丈开外的另一棵枫树上,任飘萍在笑。那张嘴闭合的更紧,花无叶的身形随着那张嘴一同再次飚出,同时手中钓竿再次击出,这一次,花无叶的钓丝上的力道更大了些,任飘萍所立的枫树四根碗口粗的树干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击断,可是任飘萍还在笑,笑已是在另一棵一丈开外的枫树上,花无叶那张嘴已是疵着牙,一边又是击出,任飘萍又躲开……如此这般,不大一会儿功夫,任飘萍已是在这龙山的山坡之上换了十多棵树,花无叶便抽断了五十多根树干。
原来头戴斗笠的黑衣人正是那中卫城黄河边阻止任飘萍进入中原的‘孤舟独钓’花无叶,任飘萍心知上次自己一招惊走对方全是因取巧而成,而且对方上次也是未尽全力而为,面上怒气已是稍有和*图*书缓和,道:“不知前辈要晚辈如何补偿?”
李大爷嘿嘿笑,道:“老婆子,服老了吧!”说着,又端起搁在地上的杯子喝茶,就在这时,又是一匹马飞奔而过,马同样是黑马,只是坐在马上的女子却是一身白衣,头戴斗笠,垂白纱,右手拿着一把刀。
阴影之下的那张嘴自信满满,又道:“年轻人,休得欺瞒老夫,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任飘萍先是一愣,望了一眼花无叶手中的新打造的钓竿,随之展颜笑道:“晚辈路上见很多武林人士竞相阅读那老子的《道德经》,可是,前辈,你也相信这杜撰之言,况且会使‘日月伤逝大法’也未必见得晚辈就知道《九天玄功》的秘密!”
现在,已是夏末秋初,秋高气爽,但是栖霞山现在的枫叶尚未红遍山野,景色却是极为雅致,叶有绿有黄,有橙有红,不温不火,不浓不淡,恰似正要出阁的少女。
甫一推门的瞬间,任飘萍突然看见布满灰尘门上一个淡淡的指印,身躯已是飞速倒卷上了屋顶,眼,一眨,耳闻枝断叶碎之声,那银光发亮的细长之物已是直向自己眉心袭来。任飘萍已是愤怒之极,在他的眼里,这茅屋是他和任叔叔唯一还尚存在世之物,岂能容得他人擅入。身形如电后退,长啸,已是站在茅屋后龙山前和图书的一棵巨大的枫树树巅之上。
老伴捶着李大爷的背,漫不经心道:“谁啊?今个你竟说胡话,是不是快要死了!”
任飘萍眼已沧桑,闭眼,再睁开,缓步上前伸出右手推那已斑驳陆离满是灰尘的门,推门的瞬间,任飘萍的瞳孔收缩,精芒暴射,门已是大开,自茅屋内骤然暴射而出一银色细长之物,却是门口不见任飘萍的身影,茅屋内的黑衣人,同样也戴着一顶斗笠,惊讶的同时,那银色细长之物已是击在那丛生的野枣树上,枝断叶碎,阳光之下那银色细长之物竟是一根钓丝,黑衣人冷笑,钓丝突然向回上卷疾掠而起。
栖霞山位于南京城东北四十多里处。南朝时山中建有‘栖霞精舍’,因此得名。栖霞山有三峰,主峰名凤翔峰,高近三百米,东北一山,形若卧龙,名为龙山,西北一山,状如伏虎,名为虎山。
李大爷‘咦’了一声,一口茶呛在嘴里,‘咳咳咳……’,老伴忙在李大爷的背上捶着,嘴里絮叨着:“真想死啊,喝口茶,你急个什么劲啊!”李大爷一边咳一边伸出一只手指着远去的马上的白衣女子道:“不对啊……咳咳咳……怎么又是她……见鬼了!”
龙山深处的一座破烂不堪的茅屋前,一个带着垂黑纱斗笠的略显消瘦白衣青年手牵全身枣红马,正自站在茅屋https://www.hetushu.com.com外已是凌乱之极的栅栏外,白衣青年缓缓推开栅栏,茅屋前的小院扑楞楞惊飞而出一群小鸟,那白衣青年叹息,放开马儿,自头上取下斗笠,正是奔波了七日急赶而来的任飘萍。这里的一花一草一切对自己来说太过熟悉,可是不知何时院内竟是生有很多的野枣树,还有一盆疯长的兰花的绿叶已是四下横生……
花无叶戴着的斗笠在山顶后的太阳投射而下的光芒中遮挡出一道阴影,阴影下只看见他的那张嘴露出黄黑相间的牙齿,嘿嘿笑道:“老夫想知道这《道德经》中哪一百八十二个字是《九天玄功》的秘诀?”说话间同时左手伸进怀里掏出一本蓝皮书来。
两人,分别立于一丈之距的两棵枫树之上,整个龙山的这面山坡之上,放眼望去,漫山遍野尽是枫叶飘舞,山风一阵阵吹来,满眼黄、橙、红的暖色之中两点,一白一黑,于静默之中衡量着彼此这一战的不可预期的结果。
……
任飘萍实在是不想再多说一个字,可还是一叹,淡淡无奈道:“我不知道!”
与此同时,黑衣人自茅屋屋顶正中处冲天而起,呵呵……呵呵……憨厚之极一笑,站于茅屋之上,道:“任少侠,上次你弄断了老夫的‘千山万水乾坤钓’,总要有些补偿吧!”
李大爷身旁的老伴啐了一口,道:“老不和-图-书死的,是不是看人家姑娘长得俊?”
这匹马经过李大爷旁边时,一阵风忽然掀起那白衣女子斗笠之下的面纱,露出一张脸,一张和适才绿衣女子一模一样的脸。
……
任飘萍终于动了,展开的身形宛若一条白色的蛟龙在满山红橙黄的枫叶中开始跳跃,远远望去,似是在跳舞。奇怪,龙在跳舞。
现在这唯一的入口处,刚刚飞奔而过一匹马,一匹黑色的马,马上是一个墨绿衣服的绝色女子,马的速度似乎太快,所以坐在镇口喝茶的李大爷唠叨道:“哎,老伴,我怎么觉得刚才那马上的姑娘那么眼熟啊!”
阴影下的那张嘴似是已经张开却又闭合,两片唇,几番抽搐,终于道:“初生牛犊不怕虎,你真以为老夫是怕了你!”
显然花无叶更吃亏些,他使了这么大的力气,可是连任飘萍的衣服的一角也是没有沾上,心道:上次倒还罢了,这次几近是全力而为,若是传到江湖之上,岂不丢死人!那张嘴此刻像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刀上渐渐有了杀意。可是花无叶似乎一时三刻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只因为任飘萍的轻功身法的确天下无双,他若是不愿和你硬碰硬的话,你又奈何得了他?
李大爷揉了揉眼睛道:“不对不对,怎么看都像是八年前经常来镇上的那个女子,不是经常有一个小伙子喝醉酒不给钱嘛!”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