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三十一章 拒绝并不容易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三十一章 拒绝并不容易

然而就在这时马蹄声大作,顷刻间,三人便处于百十名黄金龙侍卫的包围之下,每名黄金龙侍卫手中的金箭已是瞄准了包围圈内的任飘萍三人。
若是拒绝命运的安排呢?也许注定这一生的坎坷漂泊,也许会铸就另一种人生的辉煌。
常小雨最是见不得繁文缛节婆婆妈妈的,道:“见什么人,是你们的主上吗?用不着这么麻烦吧!”
任飘萍三人彼此相互对视,惊!
陆翔凯大声道:“将军请直言!”
任飘萍无奈道:“你们先起来吧,我有一个条件,答应的话我们便是生死与共的兄弟,否则的话,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众龙侍卫纷纷站了起来,难逢春大步走上前来,道:“不想将军宅心如此仁厚,看来这次主上没有看错人,也许主上的愿望真的会实现啊!”
天空中乌云渐渐退去,风却是无声无息赶来,风中飞舞的沙子击在那黄金甲上,发出锐利而又刺耳的铮铮铮的声音。
筱矝含娇斜睨任飘萍,道:“是啊!也许任公子是紫薇星的命也说不定!”
任飘萍扬眉张目,道:“你们不是燕赵三十六骑的人马吗?那金箭、银枪、弯刀?”
迎风而立的任飘萍只笑不语。
任飘萍仰望虚空,叹道:“这世上能够杀死人的人不仅仅是要杀死你的敌人,有时是爱你、一心想要保护你的亲人。”
众人无语。
沉默良久的任飘萍此刻看着那青年,浓眉一如墨画,五官中隐隐透出逼人的英气,心中一叹,弯腰去扶青年,孰料那青年竟是惶恐至极,双膝在沙地上迅速交替滑动,口中兀自急促道:“任将军,您今日若不答应,小的是决计不会起来的!”声音洪亮,铿锵有力,人已是退后了和图书三米。
任飘萍虽然还不知这支彪悍的精锐之师的主上究竟是谁,但难逢春嘴里的‘这次’和‘也许’还是让他心中起了疑窦。
可是那龙侍卫非但不觉得好笑,竟似是想起那个人一样,眼中全是充满了无比的惊恐。
任飘萍似是有了一种久违而熟悉的感觉,与欧阳迦存生活的八年的日子里,每逢春节前欧阳小蝶便会独自一人悄悄去镇上为自己购置新衣,到了大年初一一大早便会为自己亲手换上,那种难以名状的欢喜、幸福、满足和感动,在这遥远的地方,在这空旷荒芜的沙漠,在长达八年之后,这种感觉却忽然间就在自己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袭来。
任飘萍倒是没有想到常小雨这会儿站在自己这一边,他一张口,还以为又要使阴招捉弄自己,遂笑道:“是啊,一定要很正规的吗?我会不习惯的!”
任飘萍的心中忽然有种寒意升起,暗道:“看来这‘主上’要么极其精于治军治国深得军心,要么对待属下的手段就极其残忍。”
任飘萍忽然发现弓箭在沙漠中绝对算得上是最佳的武器选择,因为这空旷没有一点遮挡藏身之物,一个武功纵是再好的人也不容易逃出百余名弓箭手的追杀。
陆翔凯大笑道:“谨遵将军教诲,属下等自当铭记在心!”
只是直到此刻,穿好黄金铠甲的任飘萍的战神一般的模样,那凛然不可侵犯、那狂野、那霸气竟也深深地震撼着自己,不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的那种震撼,而是他又一次想起那个算命的术士的那番话来:公子虽宅心仁厚,但心魔早种,杀机再现之时,便是苍生苦难之日,还望公子好自为之。
果然有人说话和-图-书,却是另有他人,正对着任飘萍的一龙侍卫,脸方方正正,方的头,方的脸,方的嘴,方的眼,就是那鼻子也是有些方,开口道:“任少侠既是侠义之士,怎可见死不救?”声音竟是嗡嗡作响。
任飘萍知道自己也许应当受宠若惊的,可是他的脸此刻抽在一起,分明在告诉大家他是多么的痛苦。
那青年道:“任将军,属下一时不好道明原委,还请……”
任飘萍忽然眼中竟生出一份冷漠,转身欲离去。
那龙侍卫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任飘萍一皱眉,学着常小雨的口吻,道:“不是吧,这也要穿?!”
常小雨的眼中的筱矝执意要为任飘萍换衣,他是看得最明白不过了,因为紫云曾经也为他买衣换衣,偌大的一个洛阳城一家家的店铺走了个遍,一件件不耐其烦的试,一件件地换,紫云分明要把自己打扮成这个世上最英俊的男子。那神态、那眼神、那喜悦此刻一一在筱矝身上再现。他知道,那只是一个心爱着自己的男人的女子的最朴实不过的爱的表现,可是世上大多数的男子却极其厌烦这种不耐其烦的最朴实的爱。
常小雨和筱矝同时问道:“谁?”
拒绝,有时并不容易,因为拒绝是一种否定,拒绝恶意是一种自我保护,拒绝善意是对对方的一种轻视,拒绝权威则意味着厄运的开始。
任飘萍接口苦笑道:“若是紫微星的命我宁可现在就去死!”
筱矝似乎早已料到任飘萍会如此说,朝着任飘萍微微点头会心一笑,遂转头对那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青年,道:“这位军爷,我看你还是不要在这里痴心妄想任公子会答应!”
所以拒绝需要勇气。所以和-图-书拒绝别人的人一定是一位勇士。至少拒绝是一种尊严的体现。
常小雨装作委屈状,道:“不是吧,这么小气!”
常小雨痛苦道:“晕倒了,能不能说的直白一点,俺是大老粗啊!”
常小雨和筱矝这一唱一和倒是把那青年吓坏了,又抬头看向任飘萍。
此刻但见一百多号人齐刷刷的飞身下马,整齐划一的单膝跪地,齐声道:“参见大将军!”
不曾想这青年闻之扑通另一只腿也跪在了地上,仰视任飘萍,道:“请任将军笑纳!”双手举得更高。
那跪在地上的青年‘嗤’的一声冷笑道:“奸佞小人,他也配!”
任飘萍已是意识过来,不禁怒视常小雨和筱矝,他俩一个向左看,一个向右看,跟没事的人一样。
这时常小雨截口道:“你既已口称自己是属下,对于你的上司的问题竟然拒绝回答。”
常小雨忽然无语,因为他懂。那龙侍卫脸上已是露出笑容,点头道:“任少侠,不,任将军一语中的,至少主上是没有看错人!”
任飘萍忽然目光如炬,沉声道:“你们的主上是燕赵!”
‘唰’的整齐划一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百十号人的金箭已是同时撤下。任飘萍和常小雨心中竟是有些之前从未曾有过的感受:一个人即便武功再高,在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面前竟是如此的渺小而微弱无力。
筱矝转身看着那青年,笑道:“看来你是没有诚意了,又如何叫任公子安心做你们的将军呢?”
看着穿好黄金铠甲的英姿勃勃、气势逼人的任飘萍,筱矝满心欢喜的眼里的任飘萍竟是给她了一种全新的触动和震撼,披散的黑发在风中肆无忌惮地狂舞,刚毅的脸颊竟是有一种如山之重的凛和*图*书然不可侵犯,铠甲在身金光灿烂的任飘萍浑身似是透着那远古而来勇夺三军的战神。她的眼,已迷离,心,狂跳,她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自己心中所想要的男子,只是此刻的任飘萍只怕在她的心中已是一处永远不可磨灭的梦。
那龙侍卫道:“不,我们全部!”
常小雨见状佯装不禁退后一步,道:“不会吧,现在就叫将军了!”
任飘萍似是没想到筱矝竟在此刻和那燕无双是一样的爽朗不让须眉,竟一时慌了手脚,口中忙道:“喂喂喂,这怎么行……”身子却是僵硬了般动也不动,任凭筱矝脱去自己穿在外边的长衫,任凭筱矝的细润如脂,粉光若腻的娇嫩小手在自己的身上滑动,又任凭她给自己认认真真一丝不苟的穿上那黄金铠甲。
任飘萍笑而不语,这时常小雨和筱矝走了过来,笑道:“见过任将军!”任飘萍却是瞪了他俩一眼,道:“朋友好像不是你们这样的!”
任飘萍笑道:“我知道了!”
任飘萍回头看了一眼依旧跪在滚烫的沙地上的青年,淡然道:“你说的是他!”
谁知这时筱矝嚷嚷道:“不行,要穿的,干什么事就要有什么样子!”说着竟从陆翔凯手里接过黄金甲,要亲自给任飘萍穿上。陆翔凯自是求之不得,交予筱矝之后立时就闪在了一旁心里乐着。
常小雨蹙眉道:“老狐狸,这阵势看来是霸王硬上弓啊!”
常小雨也是附和,问道:“他奶奶的,谁要死呀?”
常小雨已是笑道:“开玩笑!天下还有人能够同时杀得了你们这百十号人,你们不杀别人就阿弥陀佛了。”
任飘萍似是还未意识过来,先前的那个骑在马上的龙侍卫已是飞身下马,单膝跪地,瓮声道:“属下m.hetushu.com.com难逢春参见大将军!”
任飘萍道:“我只做我想做的事,不违背江湖道义,不恃强凌弱,不荼毒生灵!”
任飘萍正欲开口,那陆翔凯双手依然捧着黄金甲,低头道:“大将军,这是您的,还不知道合适不合适,试试看。”
那青年当时便双腿交替用力在沙地上向前滑行,喜道:“任将军,还请恕罪,属下愚钝,没有弄明白将军的意思,原来将军已是答应了主上的恩赐,太好了,太好了!”说着便是行了一个大礼道:“属下陆翔凯参见大将军!”
筱矝笑道:“就是,将军肚里能撑船的哦!”
那青年闻言一时支吾着“这这这……”似是忘记了怎么说话了。
常小雨笑道:“老狐狸,运气来了,就是给你一座城也不为过,况且现在才只是开始。”
任飘萍含笑道:“不错,因为他们更爱他们的亲人胜过自己,所以说杀了他们的亲人远比杀了他们自己还要痛苦。”
任飘萍在等,等跪在地上的那青年说话。
陆翔凯道:“大将军等会要去见一个人,穿着这个方便一些。”
筱矝沉思,面上已见忧愁,幽幽道:“难道说爱有时也是一种罪过?”
筱矝不禁诧异,俏眉一竖,道:“这位军爷,此话怎讲,任公子就是连敌人的性命也不愿伤及,怎能说见死不救!?”
筱矝却是皱眉问道:“任公子是说……”眼睛眨巴眨的,忽又抿嘴一笑,双脚一跳,至任飘萍的紧跟前,仰视任飘萍忧郁而又深邃的眼眸,道:“我知道了,你是说有人用刀架在他们的亲人的脖子上,来逼他们做他们不愿做的事,他们若是反抗的话,就杀了他们的亲人,对不对?”
这时,那跪在地上的青年高声叱道:“撤下金箭,违令者斩!”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