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三十章 黄沙百战穿金甲(下)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三十章 黄沙百战穿金甲(下)

飞出的筱矝的身体已被任飘萍接了个正着。这时刘浩轩对着任飘萍躬身低头,抱拳一礼,拳拳之音,道:“在下一生还没有真正佩服过谁,今日总算是见到了,别的也不多说,日后若有用得着的,通知一声,在下自当效犬马之劳!”
刘浩轩等人闻之觉得尉光远之言颇为有理,心中顿时一块石头落地,五人十道目光便死死地盯在了任飘萍三人的脸上。
于是,任飘萍抉择,必须做出抉择,刻不容发间,任飘萍已经做出抉择。
然而正是这一滞之瞬,嵇天宇右臂竟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自前向上旋转了二百七十度击出一拳,两拳相遇,刘浩轩飞身跌落于三米之外,嵇天宇也被震直退五尺之远。
嵇天宇惊讶的是任飘萍忽然的出手,剑气所指竟不是自己而是刘浩轩三人,以他的思维是决计想不通的,因为站在任飘萍的立场上,如若任飘萍出手伤杀自己,自己就算是有九条命也会死的很彻底。
光逝,任飘萍起,常小雨的脸上笑,道:“老狐狸,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是吧!”笑的眼中有湿意,常小雨已是别过头。
谁知这一拍,倒是把筱矝拍醒了。醒过来的筱矝见自己的眼前并不是那恶人尉光远,而是任飘萍,不禁一时觉得羞愧难当,自任飘萍的怀中倏地跑开了去,这才发现刘浩轩一伙人已是不见踪影,不禁问道:“兴庆八俊的人呢?”
任飘萍含笑答:“走了。”又问道:“筱矝姑娘,接下来我们该如何走呢?”
筱矝嗯了一声,四下望,那又黑又厚的云层似乎压得更低了,就像是紧在头顶,一抬手就能够得着一样,却是忽然发现,这云层的尽头,阳光普照,光明中似有百余人马直向他们奔驰而来,而每人身上好似是身着黄金甲,这群人马每向前进一步,那云层便后退一步,场面之恢宏,气势之壮观,直叫三人有些瞠目结舌!
刘浩轩却是不笑,所以常小雨忽然也觉得自己说的话实在是不好笑,因为那刘浩轩丈八银枪一抖,已是向他刺来。
刘浩轩似是直到今天才明白,原来一个人还可以这么坦坦荡荡地活着,不必勾心斗角,不https://m.hetushu.com•com必尔虞我诈,不必见风使舵,原来这样活着很舒服,很开心,刘浩轩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慨然而诺,道:“是!”然后对尉光远道:“老八,带着穆子默去二爷府!”又看向贺季晨三人道:“带着二哥一块儿走!”
粗中有细的尉光远从后边走了出来,道:“老爷子若是横下心来,只怕二爷也保不住我等,眼下唯一之计就是……”说着竟是目光渐渐地落在了任飘萍的身上,道:“亡羊补牢,将功赎罪!”
然而尉光远也同时出手,巨灵大手又是袭向筱矝,这尉光远似乎总是喜欢欺负女孩子,三次出手,两次居然都是指向筱矝。只是这一次尉光远的双手是抓向那九根‘枪’的,枪已被抓住,筱矝怒,却是高声道:“任公子,小心!”说话间,九根枪已是又变回九条柔柔的丝带,丝带很光很滑,像是少女的皮肤,至少这是尉光远此刻心中的感觉,所以尉光远看着筱矝的眼光已是有了些色迷迷了。
刘浩轩的弯刀虽是被任飘萍捏住,但是任飘萍却是夺不去这把弯刀,因为刘浩轩天生神力是任飘萍也不可能夺走的,任飘萍此刻若松手利用自己的绝顶步法转身自是轻而易举,那么这样一来,九支金箭定然会把刘浩轩射个死翘翘;倘若自己不松手就这样和刘浩轩耗着,一来迟早自己力不为继,必伤于对方的刀下,二来,那九支金箭已是迫在眉睫,不等弯刀砍向自己,只怕金箭也会让自己立刻倒下。
任飘萍道:“是啊,这个世界若是没有了你,想来一定会寂寞很多!”
原来银枪飞向九支金箭,金属撞击之声正好响了九下,可是只有八支箭钉在胡杨木上或是掉落在地,仰面倒地的任飘萍听风辨音,眼疾手快,稳稳地抓住了这第九支箭,只是这箭是射向刘浩轩的,而不是射向他自己的。
刘浩轩手一拦,阻止楼玉堂继续说下去,阴晴不定的脸上道:“我们直接去找二爷!”
孰料刘浩轩阴笑道:“不要逞口舌之利,看来‘霸王枪’的苦头你还是没吃够!”
任飘萍心中惊,嵇天宇的这hetushu.com•com一招不正是在中卫城‘赛江南’客栈自己被那假扮燕无双制住的那一神来之笔吗?只不过是嵇天宇的火候差了许多。
任飘萍三人自是感到了情况的不妙,可是常小雨却笑道:“真有不怕死的,信不信常爷爷再砍你们一刀!”
任飘萍,怒,已是从地上一跃而起,而刘浩轩已是沉声喝道:“老八!放了她!”
嵇天宇的声音虽然是阴阳怪气的,但他的声音中分明已经有些遗憾,道:“也许这一辈子我们都不可能是朋友,罢了,今日兴庆八俊已是一盘散沙,又怎能胜你,保重!”声落,身形已在三丈之外。
刘浩轩等人似是根本就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嵇天宇也是不明白,但是筱矝却明白,因为她正在含情脉脉的注视着任飘萍,她知道只有一个有着大爱博爱之人,才会在此时此境下选择出手保护敌人。
当先之人高举右手示意停止前行,之后从马上一跃而下,手捧一副同样的黄金甲,目光一扫三人,径直走到任飘萍的近前,单膝跪地,双手高举黄金甲过头,朗声道:“主上恩赐侠义之士任飘萍黄金甲一副,任官职为黄金龙侍卫首领兼大将军,请笑纳!”
任飘萍淡淡一笑道:“哦,为什么?”
常小雨想到自己适才全力伤杀陆展鹏时刘浩轩偷袭自己的那一枪,当时自己的确没有在意那看似轻描淡写实则石破天惊的一枪,劈向陆展鹏的刀力道速度丝毫不见,只是脚下借力一踩刘浩轩的枪头,不成想虽然杀死了陆展鹏,自己却是差一点一命归西。是以此刻听到刘浩轩的话,虽说自己一时大意,心中还真是为那‘霸王枪’叫好,但是嘴上却不饶人,嬉皮笑脸道:“哦,霸王枪,听起来很吓人,但只怕是‘银样蜡枪头’好看不中用吧!”
任飘萍和常小雨周身突然间五光十色的氤氲之气迸现,绕行三周之后,十色化一色,白光炽然,在乌云蔽日的魔鬼城中就像是一缕曙光穿透黑暗。
那尉光远虽说此刻欲火中烧,却很听从刘浩轩的话,竟把筱矝一把推了出去,哼的一声坐在身后不远处的横卧在地上的一棵死去的胡杨木上https://www.hetushu•com•com,别过头看向另一处。
可是于任飘萍而言,他并没有多想,因为他最见不得朋友之间相互背叛残杀,‘朋友’二字在他的心中自是如山而重。
天空中,乌云聚集翻滚,愈来愈重,愈来愈浓,整个魔鬼城似是陷入一片黑暗,太阳透过云层扔下几许阳光,照在一棵胡杨的骸骨上。
色迷迷的尉光远鼻息同样粗重,就是连他右边脸上的红色的胎记也更加了红艳而又光泽,筱矝眼见变生突然,任飘萍命悬一线,呼吸似是在这一刻忽然停止,那里还顾及尉光远的色态盎然。
刘浩轩又重复了一遍,一字一字道:“我说放了他!”
任飘萍,笑,很灿烂,又露出他嘴里的两颗调皮的虎牙,道:“这么说我们是朋友了!”
此刻任飘萍已是右手捏住了刘浩轩的弯刀,毕竟咫尺之距,匆忙之下,弃枪拔刀,那把刀的力道和气势自是比平日力差了很多,任飘萍正是看准了这点才断然出手夺刀。
常小雨停身而止,苦笑,心中已是把自己恨得要死。
任飘萍没有答,他在看嵇天宇,嵇天宇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长叹一声,道:“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想要你的命,可是直到今天你仍然还活着。”
尉光远当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三哥,你说什么?!”
常小雨这才清醒了过来,怒,一如一头饿了九天九夜的金钱豹,弓腰,离弦之箭,飙射尉光远,可是他的眼前迅速就出现了九支箭,贺季晨三人的金箭正自搭在弓上,引而不发。
嵇天宇的突然离去,使得刘浩轩等人突然不知所措了,楼玉堂揉搓着被任飘萍剑气震痛的右手虎口,道:“三哥,这下怎么办,若是让老爷子知道了今日之事,只怕我等……”
与此同时,任飘萍耳闻筱矝的声音,背后九道破空之声已是随着九支金箭闪电般的袭来。
且说刘浩轩被任飘萍逼得无法施展霸王枪,当下果断弃枪,弯刀已是自胸前抹起一道亮光,与此同时,贺季晨、楼玉堂、于贝溪三人忽然之间引弓搭箭,每弓三箭,共计九箭,箭泛金光,直射任飘萍而去。
笑着的常小雨忽然不笑了https://m.hetushu.com.com,原本打算援手筱矝的常小雨也是未曾想到事态的发展急转而下,完全出乎自己的预料,竟忘记了去援手筱矝,也不知此时此刻如何去救任飘萍,那表情像极了一棵沙漠中死去的胡杨木然矗立当场。
常小雨心知任飘萍并不是喜欢出风头之人,此次表现全是为了自己,但见任飘萍出招,就知任飘萍平对付那霸王枪也是心中全无把握,所以才一出手就用上了冠绝天下的‘咫尺天涯’,这时见筱矝出手拦截贺季晨、楼玉堂、于贝溪三人射向任飘萍的箭,常小雨却是无动于衷,他忽然在笑。
嵇天宇惊恐是因为一转身之际,他已是感到身后的刘浩轩的卑鄙的无声无息的那一拳,还有身后两侧的贺季晨和楼玉堂的两抹弯刀的无情寒意,因为他自知无论是谁都很难在这三人的处心积虑、近在咫尺的偷袭之下全身而退。
任飘萍早已看出刘浩轩似是天生神力,最初刘浩轩和陆展鹏双枪合击常小雨就震退常小雨三大步,后来那一枪的惊艳更是让任飘萍对其不敢小觑。后来筱矝道破刘浩轩使用的枪法正是当年楚霸王项羽的‘霸王枪’时,便已经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对付刘浩轩了。
淫笑的尉光远在这乌云蔽日的魔鬼城中回荡,因为筱矝已经在他的怀抱中了,再看筱矝居然已是昏死了过去。
任飘萍只是淡淡地看着眼前吃惊的刘浩轩,他分明已经感到那如山而重的弯刀渐渐地在变轻,变轻。
常小雨抬头斜了任飘萍一眼,道:“是啊,蔫了!”却是伸出手,重重地在任飘萍的肩上拍了两下,笑。
可是刘浩轩忽然不笑了,他的眼中的任飘萍的左手正自拿着一支金箭,那金箭的箭头距自己的眉心同样也是不到一寸。刘浩轩眼中没有恐惧,一丝都没有,全是惊讶。
筱矝见状,花容失色,‘惊’字已是从嗓子眼里窜出,曼妙的身形已是飞起,洁白的凤尾裙上的九条绣凤的柔柔的丝带在空中突然似是发了雷霆之怒一般,骤变成九根长枪,每一条丝带末端的凤头就摇身一变成了那利可穿金石的枪头,枪头所指,正是那九支金箭。
任飘萍右脚一挑一旋地上的刘浩轩丢弃的银枪https://www.hetushu•com.com,那银枪便长了眼睛似的旋转着飞向九支金箭,同时,右脚瞬间的离地,任飘萍下盘立时不稳,刘浩轩那如山的身体连同弯刀便轰然压向任飘萍,任飘萍砰然重重地仰天倒在地上,右手兀自死死地挺着那把已经离他脖颈不到一寸的弯刀,任飘萍已是能够感到刘浩轩粗重的鼻息之间对即将到来的胜利的狂喜,刘浩轩在笑,笑得有些得意。
常小雨走至任飘萍的近前,一改往日的玩世不恭,耷拉着脑袋,一句话也不说。任飘萍笑,道:“怎么了?蔫了!”
所有的人的眼睛此刻都在盯着任飘萍。
常小雨正待迎敌,不料任飘萍忽然拦到常小雨的面前,沉声道:“你重伤初愈,退后!”竟是一改通常的温和谦让,不由常小雨做主,身形一若鬼魅,倒数第三个字‘愈’字出口,人已是到了刘浩轩的鼻子底下。
霎时间五人便带着被点了穴的穆子默和已经死去的陆展鹏从魔鬼城中消失了。
所以任飘萍在犹豫,因为他不愿刘浩轩死,无论谁死他似乎都不愿意,同时他当然也不想死,可是世间的是十有八九不如意。
忽然筱矝一声尖叫,所有的人闻声看去,原来屏住呼吸的筱矝全身心放在了任飘萍的身上,手里紧抓丝带的尉光远猛地一拉,筱矝便顺着那九条丝带传来的力量直向尉光远的怀抱而去。
不消片刻,那百余人马已是到了三人眼前,每匹马俱是千里挑一的好马,马上之人俱是万里挑一的勇士,每个人俱是身披黄金铠甲,手持银枪,背负金箭,腰跨弯刀。
刘浩轩大吃一惊,身形暴退,任飘萍却如影随形紧紧跟着刘浩轩,刘浩轩顿时手忙脚乱,更别提施展霸王枪了。
筱矝已是贴近任飘萍道:“你还好吧!”
三道剑气迸射而出,两道射向弯刀的剑气发出‘叮叮’的两声的同时,楼玉堂和贺季晨二人身形大震,虎口发麻,退后三尺,弯刀已是落地。而射向刘浩轩那一拳的剑气却是如同击在铜墙铁壁之上,有形剑气一击之下,自中心向四周迅速扩散,那一拳只是稍作停滞,之后便迅疾击向嵇天宇的后背心。
所以常小雨在笑,因为他知道任飘萍一定会让金箭把刘浩轩射成一只刺猬。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