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十九章 夏陵阙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十九章 夏陵阙

突然间,走在最前面的欧阳紫惊叫一声,扑通跪倒在地。
常小雨和欧阳紫愕然,欧阳紫问道:“你师父?”
那老者似是一愣,随即笑道:“也是,是老夫鲁莽无知了,惭愧,那么中原武林中传言是怎么说的?”
老者闻及欧阳紫的话,知道是自己没把事情说清楚,也不生气,沉吟片刻,忽道:“你随我来就是了!”三人自是想一探究竟,自是要随着老者而去。
任飘萍没有回应,常小雨一探任飘萍的脉搏,只是尚未探到任飘萍脉搏的他已是倏地缩回了手,惊道:“好烫啊!”
那白衣女子似是顾不上解释,急促道:“怎么办?伤情谷中不能有外人的,现在任公子正值此危急关头,是万万动不得的!”
三人自是站在一旁,只见那老者微闭双眼的面颊上的神色竟是于瞬间千变万化,直至最后脸色已是不可名状,眼,睁,吐射精光,精光中竟是吐露出一丝杀机。
那白衣女子似是不很清楚,但也能猜出任飘萍必是在自我疗伤。
欧阳紫没有见过驻颜有术的人,但也是听说过,虽说是不太相信,毕竟现在有求于对方,也就不再反驳,又问道:“这里真的是伤情谷吗?”
那女子说至此时,似乎想起别的什么好笑的事情,忽地掩唇一笑,像是一个小姑娘般的好奇地问道:“年轻人,你的朋友为何叫你老狐狸啊?”
常小雨和欧阳紫更是愕然,欧阳紫又问道:“你说什么呢?任公子?你认识任大哥?”
返回到老者面前的欧阳紫还是紧张的问道:“任大哥不会有事吧!”
筱矝猛地一拍自己的额头,顿足道:“我怎么这么笨呢?竟是忘了这茬!”
筱矝虽是惊讶师傅今日的表现,毕竟师傅亲口说过谷内是不能有外人在的,但是也未多问,径直去了木屋。
此时的欧阳紫双手合什,轻垂的眼帘之下的心中一片虔诚默默地为任飘萍祈祷,尽管在她心灵的最深处早已明了任飘萍就像是风一样的会随时离她远去。
常小雨和欧阳紫失望地一叹,叹息声中一只硕大无比的猫头鹰已是从天而降,同时自空中已是扔下一句话来:“筱矝和图书,你竟敢把外人引入谷内!”
欧阳紫笑道:“哪敢啊!前辈,你那徒弟适才也说她已经清修了四十六年了!嘻嘻!”
欧阳紫疑道:“四十六年?不是说……”
常小雨和欧阳紫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老者话未说完,就听见木屋里传来筱矝的声音:“师傅,不是的啦,我怕自己一个人镇不住他们,所以才冒充驻颜有术的武林高手。”
只是这平台之上竟摆放着数十之多的木制牌位,正中摆在最前也是最大的牌位上写有‘大夏景宗武烈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的鎏金大字。再绕行陆续排列的诸多牌位上写有‘大夏毅宗昭英皇帝’、‘大夏惠宗康靖皇帝’、‘大夏崇宗圣文皇帝’等等全是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字样。
这次欧阳紫是要疯了,道:“哎,老头,你是不是疯了?”就是一旁的常小雨和筱矝也傻了,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疯了。
老者面色一冷,语气如刀,道:“因为只有一种人才可以活着走出这伤情谷!”
可是没成想,那老者竟飞身向那半山腰的瀑布直掠而去,落在了瀑布旁突出的恰好紧容一人落脚的一块石头之上,倏地身形一闪,便消失在瀑布之后了。
那白衣女子已是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哪里还有心思回答欧阳紫的问话,只是此刻她的这一分神,任飘萍的身上又开始烫了起来。而这一烫之下,欧阳紫的手突然撤去差一点使任飘萍摔倒在地。
欧阳紫似是已看到希望,用力地点头道:“正是!”同时侧目看向任飘萍,却发现任飘萍此刻的脸竟是红得像火一样,而且身上散发出丝丝的蒸汽,骇然叫道:“任大哥,任大哥……”
筱矝见状圆场道:“师傅,你不是说今日要好好招待客人吗?”
说罢三人轻放任飘萍的身体于寒潭之上,湖面顿时发出嗤嗤之声,冰火交融而产生的雾气便自湖面上开始升腾。
老者笑问:“任公子看来是你们的生死之交,想必你们对他的了解定是不浅,老夫已是有四十六年没有涉足中原了。”
一池湖水,两个女人,两种思绪!
可是奇怪的是那老者非但没和-图-书有生气,就是此刻他的眼神里竟然装的全是感动和惊喜,扶着石桌慢慢站起的他左看看右瞧瞧,这倒是使原本生气愤怒的欧阳紫百思不得其解,低头看看自己,好像也没什么地方不对,遂斜视老者,道:“怎么啦!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三人自是一惊,常小雨急道:“伤情花!快!现在只有伤情花可以救他!”
再看那白衣女子的脸上,神色间惊讶而紧张,脱口道:“不好,我师父回来了!”声音已完全是一个年轻的女子的声音。
那女子叹息一声,眉间尽显焦虑,似是自言自语道:“未曾想到竟会发作得这么快!”
那老者站在一旁竟是没有只言片语,更是使得三人的心中平添了一些诡异,脑中自然而然地泛起了那些神鬼之事来。
老者似是有些激动道:“你是欧阳连城的独女欧阳紫?!不是说在十七年前已经死了吗?哈哈哈……真是老天开眼那!”
任飘萍三人俱是一愣,又听那女子轻笑道:“难怪你的朋友说老身的小雪小白是你的徒子徒孙?”
筱矝愕然,道:“师傅认识他们啊!”声音中透出几分欢喜。
值此之际,就是筱矝也是帮她说不上话了,只好静立于一旁看看事情如何进展再说。
常小雨似是未曾想到欧阳紫的这极端的脾气竟是到了这样的地步,难怪师父说她在武学上悟性很高,但是性格上的缺陷会使她在很多事上吃亏的。于是忙起身欲劝告欧阳紫,欧阳紫却是往后一闪,继续道:“你就是燕赵三十六骑之一吧!”
老者似是不解,道:“四十六年又有何不对?小姑娘,你是怀疑老夫所言有假!”
常小雨和欧阳紫这才知道面前的这绝色难求的白衣女子叫做筱矝,三人此刻不敢分神,欧阳紫和常小雨一瞥之间,猫头鹰上走下那人正是那沙漠之鹰,而筱矝则是依旧身形不动,道:“师傅,不是的,是他们自己闯进来的!”
欧阳紫实在是困惑,眨了眨眼睛,问道:“老前辈,救人就必须知道对方的底细吗?”
过了片刻,常小雨眼中的任飘萍依旧没有醒来,白衣女子此时的娇颜汗流涔涔和*图*书,气息极不平稳,顿感不妙的常小雨突然撤出飞雪刀,飞雪只指任飘萍的眉心,默运玄功,飞雪此刻飞出的便是雪,而不是血,那雪便一片片地直抵任飘萍的眉心处,却是在瞬间化成冰水,冰水便一滴一滴地顺着任飘萍的鼻唇下滑,直至落入任飘萍的怀里。
常小雨当下忙道:“前辈,说实话,我们真的不知那老狐狸的底细,况且交朋友就一定要知道朋友的底细和秘密吗?”
原来瀑布后有一个石洞,洞的入口处并不大,仅容一人弯腰而过,但是越是深入洞穴之中,越见此洞之大。老者已是迅速点燃了洞壁上的十多个长明灯,顿时洞内明亮了起来,至此,三人才看清了洞内的景致状况。
二人似乎从来都未曾想过这个问题,更是没想到这老者会问这样的一个问题,一时间,二人居然是你看我我看你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那老者似是以为二人不肯如实相告,那黑如墨的眉似是有些剑拔弩张,眼底却是多了些狡黠,叹道:“二位既是不肯如实相告,只怕任公子的性命老夫是无能为力了。”
‘不知何事萦怀抱,梦也何曾到谢桥。’这只怕是此刻筱矝的内心最真实的写照,只是此刻她心中的桥是十六年前的秦淮河上的文德桥,那个在她当时幼小的心灵上已是落上深深痕印的少年不就是眼前的任飘萍吗?
那女子看了一眼欧阳紫,又向坐在自己对面的任飘萍望去,不答反问道:“你们是为伤情花而来?!”
那老者见三人犹自对着湖面之上任飘萍的身体而注目发呆,不禁也是发起了呆,回想当年,自己的主人可不正和眼前的任飘萍长得一般模样,就是那一举一动之间透漏出来的淡然和不屈也是神似,可是眼前的这年轻人姓的是任,而不是李。
常小雨和欧阳紫突然觉得这片沙漠、这伤情谷中秘密太多太多。
可是那老者看着欧阳紫的笑的已是收拢不住,自顾道:“来来来!快过来!让外公好好看看你!”
三人惊,欧阳紫已是说不出话来,只是扶起任飘萍不停地落泪,却是被任飘萍周身的高温烫得不停地换手,那白衣和*图*书女子突然伸出一只手,皓腕一如凝霜,陡然抵在任飘萍的百会穴,再看时,那女子周身竟是泛出白雾一般的气蕴,寒意四散,就是此刻的欧阳紫也是能够感到冬日一般的寒冷。
后来的便是一些什么文武百官、朝廷重臣的牌位,三人一边看一边内心吃惊着,常小雨和欧阳紫不认识西夏文,是以二人只是吃惊于这好好的一个洞里怎么全摆满了死人的牌位,而筱矝却是识得这西夏文,是以她的心中震惊的是:这分明就是一个大夏王朝的陵阙。
那老者似是觉得自己言而无信,不愿失信于眼前,只好淡淡道:“请!”
那女子闻言,急敛玉面笑容,正襟危坐道:“那只是老身驻颜有术而已,这又有什么奇怪的?”
那白衣女子急道:“我不知道伤情花如何使用的,只有师傅才知道。”
老者没好气道:“鬼丫头,”又对常小雨和欧阳紫说道:“那任飘萍可是任公子的真实姓名?”
此洞呈不甚规则的圆形,占地约有五百平方米,洞高约有五米之距,洞的中央是一个方形的平台,平台的四个角上有泥塑的四神兽,以东南西北方向依次为青龙、朱雀、白虎和玄武,俱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
说话间只见任飘萍周身的丝丝蒸汽渐渐消失,代而替之的是慢慢升腾的淡淡的五光十色的氤氲之气。欧阳紫和常小雨自是知道任飘萍正在使用那‘日月伤逝大法’暗自疗伤,心下倒是一时安稳了下来,毕竟那‘日月伤逝大法’的神奇功效二人是亲眼目睹的。
就在二人不知该如何回答时,阵阵菜香味飘来,夹杂着筱矝的纯真无邪的声音:“师傅,菜好了,您看,有你爱吃的焖山鸡、蕨菜拌蘑菇……你们两位也要多吃一些。”
常小雨在一旁默默地注视着,手中握着的飞雪于那老者眼中的杀机一现之时突现杀机。然而那老者的杀机一闪便逝,道:“把他放到寒潭之上吧!”
常小雨也跟着笑道:“我可以作证。”
好在三人轻功都不弱,也是相继飞身而上,至瀑布后面,才知这里别有洞天。
此刻,任飘萍身上的特有的五光十色的氤氲之气似是又悄和*图*书然抬起了头。极淡的一抹在任飘萍的四周飞旋萦绕,像极了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在翩翩起舞。三人便再此刻相互一望中展现出一丝微笑。
笑,未尽,谷外传来猫头鹰的叫声,那叫声已是自远处直逼而来,欧阳紫和常小雨心头凛然,脑中闪现而出昨日那浑厚沧桑的二胡声,还有那发如雪,衣如墨的沙漠之鹰,猫头鹰的鹰。
老者已是说道:“你们三人还是先过来吧!一时三刻任公子只怕还是不能醒过来。”
欧阳紫此刻更是不明白了,怎么自己的杀父灭门的仇人居然……
那从猫头鹰身上走下来的老者已是看见了任飘萍三人,似是没有听到筱矝说的话,道:“你们!”
然而,任飘萍周身那渐渐浓郁的氤氲之气突然间暴逝,只听任飘萍‘啊’的一声,仰面自石凳摔落在地面的青石之上,嘴角正自慢慢地流出殷红的血来,落地的任飘萍的周围的青石缝隙间生有的郁郁青草于瞬间由绿变黄,似是突然枯死了一般。
欧阳紫和常小雨两人也确实是饿了,这两日的沙漠之行也确是没好好吃过一回像样的饭菜,更何况筱矝所做的菜至少现在闻起来是不错的,颜色也是好看的紧,正要拿起筷子夹菜时,却是见到那老者没有丝毫要请他们吃的意思,只好尴尬地又放下筷子。
常小雨得意地笑,而任飘萍只好苦笑,欧阳紫却还是禁不住问道:“请问……前辈,您真的有那么老吗?怎么看上去都不像啊!”
那老者忽地颇为慈祥的笑容画在脸上,道:“呵呵,二位还是先坐下来,老夫有些事要问你们。”又对筱矝吩咐道:“筱矝,去,做点可口的饭菜来,对了,把为师的那坛上好的女儿红也拿出来吧!为师今日要好好招待客人。”
谁成想欧阳紫忽地站起,生气道:“前辈,坦白一些说,若不是因为有求于你,我欧阳紫才不会这么低声下气,单单你送给任大哥的那块银制令牌,就足以让我此刻是你血溅五步!”
老者眉头轻皱道:“居然是这样,这丫头,居然学会了……”
那老者挥袖道:“你们三人让开!”说罢摸任飘萍的手腕开始查探任飘萍的伤情。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