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十八章 上古奇阵

第二卷 燕赵三十六骑

第十八章 上古奇阵

任飘萍笑答:“晚辈以为人生苦短,又何必执着于此,喜、怒、哀、乐、爱、恶、欲是为七情,既是情,又有谁可以逃过呢?”
任飘萍笑,答:“人生之事最忌追求完美,你快乐,就会有人痛苦,只要你自己的快乐是真实的,也就是说你的快乐是正确的。”
常小雨当下便道:“前辈莫要生气,我也就是一说!”心下却道:等你把那什么鸟阵法的奥妙说出来再做计较。
曲径通幽,任飘萍勉强而又踉跄的脚步终于可以停下来了,却是眼前的天地使他心情愉悦了很多。扑面的是一种可以使人忘记什么是死亡的绿,这绿有葱绿,有嫩绿,翠绿,无论是哪一种绿,都充满了盎然勃勃生机,绿出了迎面的竹林、胡杨、小草、青苔。
任飘萍站起,却是极为艰难,全身的功力似是尽失,不禁大惊,刚走了一步,一口血又是自口中喷了出来。
那女子赧然道:“没什么,也罢,反正你们三人已是绝无可能出谷的,老身便告诉你们这上古奇阵是怎样的玄奥。”
任飘萍笑,摇头。
任飘萍皱眉。
顺着万千条细流而去的便是一池蓝的像头顶上的天的湖水,水面如镜,镜子上面躺着两个人,睡着了吧,正是欧阳紫和常小雨。任飘萍几欲呼出的欧阳紫和常小雨的名字最终还是硬生生地咽回了肚里。
任飘萍道:“前辈所言极是!”
落地的任飘萍又斟酌沉思片刻,不禁心道:也许这被上古奇阵隐去的伤情谷太大太高,自己适才纵起的高度还不够以观全貌,难不成自己要用‘御云梯’这一极为耗费功力的旷古轻功绝技。
那笑里有欣赏,对美的欣赏;有食欲,秀色可餐的食欲;有贪婪,据为己有的贪婪;有刀,色字头上一把刀的刀;当然还有惊讶,任飘萍此刻的笑容里最多的便是惊讶,他的嘴里已是惊讶的吐出了两个字:“筱矝?!”那个他心里呼唤次数最多的两个字。
那女子似是看出了任飘萍的心思道:“这两只白狐一个叫小白,一个叫小雪,就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也不是它们的对手。”言语间慈爱和骄傲兼而有之。
那女子目光中已是有些佩服,启朱唇,道:“若不是你胸前的血迹,此刻的你一定会迷死很多女子。”
任飘萍和*图*书隐约感到这里边在讲一个故事,虽然不是很懂,但至少他此刻明白了一件事,这个上古奇阵若只是就这样从至小甚微处看,只怕永远也难以窥其全貌。
任飘萍也是盯着白狐,心里不禁惊道:面前的这两只白狐难不成真的把欧阳紫和常小雨扔到那什么寒潭里去了。
欧阳紫听得那女子之言怒上心头,眼眸横移跃过石桌,待到话将出口之时触及之处却是今日那美到了极致的幻境中的女子,欧阳紫之惊是那像极了无月的静夜突然撞见鬼那般,发出‘啊’的一声惊叫便于瞬间闭上了眼,掉头,埋头在任飘萍的怀里。
欧阳紫已是喜极,嫣然一笑,叫了一声:“任大哥……”却也再是说不出话来,两只手已是轻握任飘萍的双手。
任飘萍笑道:“看来我现在若是让你放了我的两位朋友,你是决计不会放过的,尽管看上去你很是心地善良。”
那气流也传到了此刻摔落到谷底正自昏死过去的任飘萍的耳朵里,所以任飘萍睁眼,眼前没有常小雨,当然不是常小雨,可是任飘萍在笑,那种笑绝不是男人见到男人的那种笑,是一个男人见到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的那种笑。
欧阳紫迟迟不见任飘萍寻来,也听不到任飘萍的声音,也不敢胡乱走动,便又呼喊道:“任大哥……任大哥……你在哪儿?”可是过了许久,不见任飘萍的回音,欧阳紫的心中便袅袅升起一股不祥的气息,这气息便慢慢地侵蚀着她的每一处为任飘萍而跳跃的器官和神经,直至那气息自她那变得愈来愈紧促的呼吸中伸了出来,弥漫在空中。
那女子闻之似是陷入沉思,欧阳紫却是问道:“任大哥你不是破阵进来的?”
那女子只是笑,轻移莲步走了开去。
欧阳紫又问道:“那你是怎样进来的?难不成也是……”
欧阳紫已是开始默然无声流泪,常小雨却是不信,聚集全身之功力大声喊道:“老狐狸……老狐狸……”那呼出的气流便在他们二人所看不到却紧在自己四周的山谷中回荡着,那气流旋转着撞向一块石头,又自被反射撞向另一块石头,就这样不断地穿过山谷中一树一木,一花一草。
常小雨现在在感受着这股不祥的气息,那气息似乎愈来和_图_书愈浓,原来感觉是可以传染给别人的,这道理常小雨懂,但是此刻这种气息竟压抑得自己喘不过气来,不祥竟也渐渐地转化为死亡。
任飘萍似是觉得体力不支又坐在了石凳上,答道:“晚辈愚见,真实快乐当是人生最大追求,所谓真实,是说活得真实,追求事物的真实的一面,所谓快乐,是指使自己快乐,使朋友快乐,使真实的朋友快乐。”
任飘萍这才发现面前的白衣女子虽是面相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可是声音却极为苍老,心知对方定是驻颜有术的世外高人,自己只怕是有了先入为主的筱矝才以至于认错了人。
任飘萍此时轻推欧阳紫,抱拳低头弯腰深施一礼,道:“晚辈惭愧,百般查勘,万般苦思却仍不解其中玄奥,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甫一上岸的常小雨还在跺着脚,不停地呵气,两只手不停地互相搓着,揉着冻的通红通红的脸颊和耳朵,闻言这才向那女子望去。只是这一望之下,常小雨已是惊的说不出话,不只是为那女子的那脱俗一尘不染,也不仅是为那女子的圣洁令人不敢亵渎,心中暗道:这不正是燕云天那天魔蔽日阵中的虚幻女子,心中竟无端地升起丝丝诡异的恐惧。
任飘萍笑答:“我固然不想年纪轻轻的就死了,不过若是非死不可的话,我现在最想的便是喝上一杯酒。”
可是任飘萍心知只要自己这般再落回地面,眼前便会再次黄沙漫漫。可是眼前的山谷究竟是不是又是虚幻,难道那燕云天又回来了不成?念及此刻,胸中一口气将尽,再也无暇多作思考,自空中身形横移,直向那山崖峭壁上的一棵突兀而生的青石上落去,在双脚落在青石上的那种实地般踏实的感觉生成的瞬间,任飘萍心中狂喜,心知大功告成,却不料突然胸中一闷,喉头一甜,一口血竟自喷射而出,身体一如断了线的风筝般直向谷底坠去。
白衣女子这才缓缓道来:“此阵名曰‘天魔蔽日阵’,此阵结合三国时诸葛亮创设的八卦阵和宋时王重阳所创的天罡北斗七星阵两种阵法的优点。八卦阵按遁甲分成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而天罡北斗七星阵分别为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和摇和_图_书光,是以变化万端,威力无比,阵外看不到阵内,而阵内却可见到阵外。”
孰料白衣女子道:“这么说,你不想老死在这里,那好,你就惨死在这里!”
任飘萍笑答:“不是不喝就来不及了吗?喝,当然要喝!”
因为湖的旁边的空地上立着的是一座极为别致的木屋,木屋前摆放有似是天然而成的石桌石凳,那女子手里拿的竟是夜光杯,还有那醉人的葡萄酒,白衣女子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那里望着她,目光中竟有些渴望。
那女子似是不明白,又问道:“假若你的快乐使得别人不快乐呢?”
任飘萍迷惑,问道:“前辈所言何意?”
欧阳紫似是渐渐地不害怕起来,不为别的,只因她在他的怀里。娇体轻盈丰|满,依然还在任飘萍拥抱中的她,身不动头动,转向那女子也是不无骄傲地说道:“才不是,任大哥难道不算破此阵的第一人?!”说罢眼神又自转向任飘萍。
那女子问道:“如何?”
此刻一旁的白狐正愤怒地自喉间发出低吼声怒视欧阳紫和任飘萍,却是未得主人的命令不敢擅自发起进攻。
任飘萍的笑之优雅再也保持不住,变开怀大笑,人已是霍然而立,道:“好小子,刚睡醒嘴就这么臭。”说话间常小雨和欧阳紫同时自湖面上跃起翩若惊鸿地身姿落在了任飘萍的面前。
任飘萍道:“你的快乐使得大多数人快乐就是真的快乐,你的快乐若是使得大多数人痛苦便是错的快乐。”
那女子笑道:“不是。”
两只白狐怒而不动,那女子已是疑惑道:“年轻人,那依你之见,人生当要追求什么?”
常小雨接口偷笑道:“被他的徒子徒孙弄进来的!”说着眼睛看向那两只白狐。
眼前已是豁然开朗,全然是另一番天地,青山绿水,小溪飞瀑,鸟语花香,竟是此前燕云天的天魔蔽日阵中全然一模一样的山谷。有鹰在头顶掠过,山谷下赫然站着两个人,不正是茫然不知所措四下张望的欧阳紫和常小雨吗?
蹲在任飘萍面前的女子先是一蹙眉,面上似是一种极为讨厌的神情,道:“聒噪!去!把那两人扔到寒潭里去!”顷刻,女子背后的两只白狐似是听懂人话似的,瞬间便从任飘萍的视线里消失了。
任飘hetushu.com.com萍笑,接口道:“即便再厉害,也是敌不过这里布下的千古奇阵!”
任飘萍笑,笑得极为优雅,语未出,却听到一个声音:“老狐狸,你真是不够义气,兄弟我先是被你那徒子徒孙啃了一口,再后来便躺在这冻得要死的水上,你倒是好,葡萄酒,夜光杯,美景抱得美人归!”
那女子似是有些明白,道:“你的意思是说,假若每个人都快乐了,那快乐就不是快乐了。”
那女子轻叱道:“去!”两只白狐便又自蹲在了那女子的背后,眼睛却是一直盯着任飘萍。
任飘萍更是吃惊,道:“你不是筱矝?”
那女子淡然而道:“年轻人,你不必巧言相激,你难道不觉得自己的命已是危在旦夕了吗?再说了,那寒潭也是一时三刻冻不死人的。”
那女子似是万万没有想到任飘萍会有如此一答,道:“好!老身已是有四十六年三个月零三天没有和人当面说过话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随老身来吧!”说罢便起身轻盈而去。
那女子也笑,却是笑得眉眼里全是骄傲,刚才的气似是突然就消失在这骄傲中,眼眸轻转游离四周,道:“是啊,这阵自布设以来,近四百五十年来还从未被任何人破解过。”
那女子却是不理会常小雨,对任飘萍颌首赞道:“年轻人,虚怀若谷,不错,老身算是潜心清修四十六年有余,却是仍然不能放下嗔痴骄怒。”说完竟是低声一个叹息。
再向左望去,便是那白的晶莹如玉的瀑布高悬于百丈悬崖,那峭壁山体恣意地生长出的凸凹山石一如无数把自然天成的梳子,将那怒狮咆哮长途奔袭而来的瀑布梳成一绺一绺的涓涓细流,那涓涓细流便极其温柔乖巧地流淌嬉戏于任飘萍脚下的青石之上。
白衣女子似是恍然,自言自语道:“原来这一切都是错的!”
这时那女子又蹙眉,道:“年轻人,筱矝是谁?”
任飘萍笑,已经坐在石凳上的他此刻手举夜光杯,杯里自然是葡萄酒,观其色,闻其香,然后微闭眼,浅浅地一呡,那神色动作分明俱是像极了初恋的一吻,那里还有半点的快要死的样子。
白衣女子忽然似是又不明白了,问道:“可是你又如何断定你的快乐是真实正确的呢?”
那女子并不回头,叹和图书息声起,道:“你还要喝酒吗?”
任飘萍正自感受着从欧阳紫手上传来的那一阵阵寒意,那白衣女子已是微怒,道:“看来二位身手不错,竟是欺得小雪和小白!”
任飘萍笑而不答。
常小雨似是又恢复到了往日的他,不解道:“前辈?不会吧,”却也还是不敢对那女子直言,又看向任飘萍道:“老狐狸,没搞错吧?”
念及此,身形平地拔起,已是在空中三丈处,眼前的一切似乎依旧没有什么改变,什么都没有,只有沙漠,除了沙漠还是沙漠。
任飘萍笑答:“好极,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他实在是不知道以自己现在的情况是否可以强行使用御云梯,只是此刻的他似乎已经毫无选择。长啸破空,人已是升起在空中,左右脚互相轻拍小腿肚,每拍一次,身形便提高九丈,直至第九次时,任飘萍已是升至九九八十一丈的高空之处。
欧阳紫对任飘萍和白衣女子喋喋不休的谈话内容似是全无兴趣,只是在一旁静静地注视着任飘萍,对她来说,看着任飘萍就是一种幸福,况且虽然听得不是很懂,但是看那白衣女子的表情也知道任飘萍说的是有道理,是以她更是开心,毕竟,每个女子都希望自己的心上人是强大的人。听到说自己三人永远出不了这山谷,正要发怒,却转念一想,这可是天赐良机,和心上人在此间仙境白头偕老岂不是最美最美的事了吗?想及此,脸不禁火烧一般。
常小雨在听,很认真,但是一听到此,不禁叫道:“不会这么惨吧!要老死在这里啊!”
那女子看向任飘萍,轻笑不屑问道:“年轻人,你认为你自己破了此阵吗?”
笑有时是用来掩饰自己尴尬的,所以任飘萍在笑,可是他忽然便听到不远处‘扑通’两声,然后任飘萍便看到先前的那两只白狐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呜呜’叫了两声又在那女子的身上轻轻地蹭来蹭去几番,不是撒娇便是承欢。
任飘萍这才恍然大悟,难怪阵外所布迷障是八棵仙人掌,而八棵仙人掌其间是七块石碑,可是任飘萍却突然很奇怪,那女子此刻说话的声音已不是先前的那么苍老,而分明是一年轻女子的黄莺出谷、沉鱼出听般好听至极的声音。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