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二十一章 蝶舞飘萍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二十一章 蝶舞飘萍

那千里莺啼李冰玉已是七十多岁的一把年纪,手中所使琵琶精铁所铸,只怕少说也有四五十斤重,此刻她人已在空中,竟生生的把那琵琶一收直挡欧阳小蝶的长剑。
李冰玉正是要任飘萍从船上来到地面,她早已看出任飘萍摆的阵势于自己不利,霎那间她的琵琶连人化作一道魅影撞向任飘萍的腰部,而此刻欧阳小蝶离地面只有三尺之距,任飘萍人也在空中正准备伸手接小蝶的下坠之身。
常小雨脸上已经有些担心了,沉声说道:“不错,他们正是让我们事先做好准备,却迟迟不肯动手,而我们就只好等,等到我们已经沉不住气的时候,他们才会发出致命的一击。”
任飘萍和欧阳小蝶谁也没想到八年之后他们会在这样的场景下相逢,尽管他们早已在各自的心中假设过千千万万种相逢的情形。
风中天在一旁似乎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一脸的豪气,道:“老夫虽不知道你们在谈论什么,但是任少侠有难,老夫绝不会袖手旁观。”
任飘萍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自己能够想得到的对方也能够想得到,况且自己现在已经不知道如何面对欧阳小蝶了,又怎能去震天帮呢?
赵宏云忽然听到第一高峰这么一说,似乎一下来了精神,似乎凡是对任飘萍不利的事情他都乐此不彼,摆了摆手示意两个下人离去,一抱拳道:“禀告神捕大人,任飘萍初来洛阳,父亲就遇刺身亡,并且留书说人是他所杀,而且字迹与之前掠走内子的留书字迹一模一样。”
忽然,一缕凄切哀怨的乐声乍起,婉转销魂,催人泪下。
紫云似乎更不明白,问道:“这岂不是可以让任大哥和我们做好充分的准备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笨的杀手?”
没有人能够用语言来描绘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们心中的感受,任谁也不能。
赵宏云听到第一高峰这句话时,一瞥第一高峰冷峻的眼神,不知为何竟然有点儿脊背发凉,心惊肉跳,嘴里却说道:“有劳,在下就不送了。”又道:“纪总管,替我送一下客人。”
任飘萍虽说为人豪迈不羁,此刻心里却异常紧张,早已不自觉地站了起来,见此心中不禁喊道:不可力敌,但又不能喊出声来,怕欧阳小蝶分心到时只怕更糟。
正在风中天不知如何回答之时,第一高峰忽然道:“今日少帮主在牡丹山庄说道任飘萍刺杀赵老帮主之事,还请详细告知,赵老帮主于江湖于国家社稷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朝廷绝不姑息凶手,使其逍遥法外。”
这段平日里很近的路此刻在她的心里竟是如此的漫和图书长,仿佛永远都没有尽头。她永远无法忘记自己出嫁前的那个晚上他的伤心决绝的无助的一望,八年了,他就这么孤独的坚守着心中的那份爱与痛,欧阳小蝶此刻似是下定了决心,决心向他而去。
燕无双和常小雨尽管知道赵宏云在撒谎,但是面面相觑一时竟似乎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常下雨忽然也表示同意,道:“以老狐狸的性格,杀死他他也不会去的。”
显然,这里并不欢迎他们。
欧阳小蝶乍闻此话,鼻子一酸,道:“你瘦了。”
任飘萍还在打着呼噜,呼噜声依旧可以传到岸边。他似乎要狠狠地睡上千百年睡去无尽的爱恨,又似乎要告知岸边无尽的魑魅魍魉他的洒脱与无畏。
欧阳小蝶脸色剧变,而任飘萍只好苦笑。
柳如君接口道:“而这致命的一击,必然石破惊天,有死无生。”
燕无双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或许……”
风中天呵呵一笑,道:“我正是担心侄儿的伤势,是以前来看望。”
紫云见此,上前握住燕无双的双手,燕无双的手心竟全是冷汗,勉强挤出几许笑容,道:“姐姐,这些都是假设,你想他们又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呢?”
常小雨笑道:“因为他们想要燕姑娘告诉任飘萍他们就快要来杀他。”
柳如君当然明白第一高峰为何今日话这么多,现在每浪费一刻锺,任飘萍就多一份危险,他必须在很短的时间里查明探清欧阳小蝶究竟在不在震天帮,是以一出龙虎厅,见四下无人便点了那下人的昏穴,身形疾展,按照燕无双所说直向后堂花园方向掠去。
善解人衣柳如君问道:“你又怎知他们一定会去雅静阁?”
燕无双当然知道紫云只是安慰自己,忍不住长叹一声,道:“但愿如此。”
紫云还在不解时,第一高峰已经说了四个字:“欲擒故纵!”
燕无双道:“你不要血口喷人,本姑娘劫持她做什么?”
第一高峰冷冷道:“还请少帮主把那两封留书交予在下一看?”
燕无双一跺脚气急败坏道:“糟,我们上了赵宏云这个奸佞小人的当了!”
伴随乐声而来的是一阵衣袂破空的声音,还有一个好听之极的少女般的声音:“千里莺啼拜见任少侠。”
至少任飘萍自己现在认为自己已是足够的安全,进可攻退可溜,只要砍断绳子就可溜之大吉。他现在已是很困了,眼睛已是闭上,甚至还在打着呼噜,呼噜的声音似乎还很大,在岸边都可以听得很清楚。
燕无双思忖片刻,恍然道:“我们先回雅静阁,他们一定会先去那儿。和_图_书
赵宏云生性本就多疑,只是今日见欧阳小蝶向燕无双微笑才有此一问,细想之下又觉不太可能,但还是觉得怪怪的,只不过也没再说什么。
欧阳小蝶当然知道任飘萍在哪里,太多太多的过去永远无法从她的心底抹去,此刻,两旁的景色在飞速的倒退,而往事也一幕幕涌上她的心头,满是金黄的油菜花地里手执手的放飞风筝,静夜凝思的相视一望,幽幽山谷的忘情相拥。欧阳小蝶的脸上已满是泪水纵横,她无法想象假若任飘萍的逝去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一种无法承受。
燕无双今日在牡丹山庄就已听到赵宏云如此一说,当时见欧阳小蝶并不反对,也就没有说什么,此时再次听到赵宏云这么一说,又加上说什么与掠走欧阳小蝶的留书字迹一样的话,当下就脱口而出道:“不可能!”
燕无双心中一惊,道:“不可能!”
李冰玉若无其事地落回地面,而欧阳小蝶闷哼一声被震得直向地面跌落,白驹过隙间任飘萍已飞身从小船掠出,脚尖在绳子中央稍一着力,人已是直向欧阳小蝶落下的地方飘去。
此刻,他们就这么相望着,无语,因为有千言万语俱已凝噎。
第一高峰却道:“现在去震天帮。”
那千里莺啼李冰玉人已到了欧阳小蝶的马前,一身酱紫棉布长衫,面容极为苍老,一双眼睛却是极为有神,道:“不错,若不是你欧阳小蝶带路,只怕老身做梦也想不到任飘萍会躲在这儿。”
赵宏云对柳如君的外出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也没有问纪长山,依旧慢条斯理地说道:“常兄此言差矣,只因为在下原本也不相信是任飘萍所为,毕竟他在江湖中也算是侠义之士,是以家父遇害之后不到半个时辰任飘萍就来造访并没有引起我的怀疑,反倒是认为有人想要嫁祸于他,当时任飘萍索要那两封留书说是要调查清楚这件事,是以在下就毫不犹豫地交给了他,这件事当时在下的七岁的女儿也在场,试问一个小孩子总不会撒谎吧。”
李冰玉听至此肺都要被气炸了,狂怒道:“无知狂徒,休得逞口舌之利。”手中的琵琶已是对准了欧阳小蝶劈下,欧阳小蝶身形翻动一如灵雀‘嗖’地一声已从马上掠至一棵柳树上,那枝头也不过轻轻地颤动了一下。
燕无双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道:“这么说任公子岂不是凶险万分?”
众人皆沉默无语。
任飘萍平行地面飞行的身形在他的左手一触地面上一棵小树的枝头之际忽然加速飞行,就在这任飘萍多争取来的一瞬间,欧阳小蝶脚尖一点任飘萍的后m.hetushu.com.com背,娇躯凌空倒翻,长剑直刺千里莺啼的后脑,而任飘萍两人这一精妙之极妙到毫巅的配合正是当年二人合练自创的剑法‘灵犀剑法’中的一招‘蝶舞飘灵’。
任飘萍已坐起身来,懒懒的一笑,道:“无妨,你知道的,我本就不怕麻烦。”
这时纪长山忽然看见柳如君在向自己悄然招手,纪长山虽然十分地不情愿,但终归还是走到了柳如君的面前。柳如君有点难为情地说道:“纪兄,我想去方便方便,不知茅厕……”纪长山一皱眉,抬手招呼一下人,附耳对他说了几句话,那下人便领了柳如君出去了。
谁知赵宏云立刻就反问道:“你怎知不可能,难道你就是那掠走内子之人?”
常小雨大笑道:“你这岂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天下哪有这等奇事?受害人居然会把证据交给凶手?”
船不大,只能容下他一人,船上没有帆,也没有船夫,船的一端系着一根绳子,绳子大概有十来米长,绳子的另一端系在岸边的一棵大树上,岸边零零散散地生长着几棵并不高大的柳树,远处的芦苇荡虽然是个不错的藏身隐匿之地,可是越容易藏匿的地方越容易被捕杀。这只船就这样载着任飘萍在黄河的水面上晃悠悠地随波飘荡。
燕无双看着任飘萍离去竟丝毫不为所动,只因为她知道就算是你追上他,他也不会接受你的帮助,他又怎么会让朋友为他涉险呢?
这次紫云明白了,道:“我知道了,因为现在如果还有人能够把任大哥找出来的话,这个人就一定是欧阳姐姐。”
大家又如何听不出赵宏云的逐客之意呢?
赵宏云一直待在欧阳小蝶的身边,直到风中天等人来,她才得以脱身,自是心急如焚,略一思索,骑马直奔黄河沿岸而去。
第一高峰道:“找欧阳小蝶!”
常小雨一急道:“你不是刚才说……”
李冰玉心头骇然,不想面前看上去柔弱无比的欧阳小蝶的轻功居然如此了得,他又哪知欧阳小蝶的轻功经过任飘萍的指点已是江湖上轻功里的顶尖高手。李冰玉当下一踩马背从下至上撩起琵琶直击欧阳小蝶的腿部,欧阳小蝶已从腰间抽出一把柔软之极的长剑,一踩枝头,娇叱一声,借力从上至下长剑直取李冰玉的双目。
任飘萍心知敌人就好像是一个猎人一样躲在暗处时刻盯着猎物,而且猎物也知道猎人在盯着他,所以猎物时刻都不能松懈,只要稍有懈怠,猎物就会迅速被捕杀。任飘萍现在就是这个猎物,猎物也总有累的时候,所以任飘萍现在就躺在一艘小船上,仰面朝天地休息。
第一m.hetushu.com.com高峰道:“如若他们已知玉芙蓉就是燕无双呢?”
千里莺啼似乎根本就没有料到他们二人居然有如此精妙的配合,为求自保,击向任飘萍的琵琶只好掉头来挡欧阳小蝶的长剑,而此刻任飘萍已是单掌撑地,整个身躯旋转着急速向李冰玉扑去,任飘萍的速度太快,他的琵琶尚未触到欧阳小蝶的长剑,他的掌已重重的落在李冰玉的左肩胛骨上,李冰玉大叫一声身形已被任飘萍的掌力震飞到一丈开外,而欧阳小蝶的长剑也恰好落空。
赵宏云道:“我已把两封留书交予贼人任飘萍了。”
第一高峰道:“风老镖头义薄云天,欢迎!”
常小雨有点儿惊讶的看着第一高峰,平日里第一高峰说话很少超过十个字的,今日居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字。
欧阳小蝶不禁幽幽叹道:“似乎我一直就是个专给你添麻烦的人。”
紫云咬着牙齿道:“真是卑鄙小人!”
第一高峰道:“无论如何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欧阳小蝶破涕为笑,不禁莞尔,道:“是呀,非但是只疯狗,而且是只母狗。”她知道任飘萍就是这样的人,和他在一起只有安全和快乐,情势愈是危急他愈是镇静。
她还清楚地记得在那清澈的小溪旁他是多么地专注地捧起自己的玉足,她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他的话:上天居然如此厚爱我,竟给了我一双如此完美的脚,就连脚趾甲也是如此的完整,她嗔笑道:你胡说什么呀,旗人的脚趾甲自是与你们汉人不一样,他忽然道:你知道我为何喜欢水,因为水可以让我感到放松,安全……
欧阳小蝶已是气急,忽闻任飘萍笑道:“小蝶,奇怪,这里分明没有狗,怎地听到疯狗狂吠?”
柳如君恍然道:“所以聪明的杀手在面对高手时一定会先打一场心理战。”
赵宏云佯装咳嗽了两声,道:“侄儿谢过叔叔,其实不大碍事的,休息两天就好了,不知叔叔还有何事啊?”
第一高峰正准备说什么,见柳如君已回来冲他们直摇头,立刻看了一眼风中天。风中天面显悲愤,道:“如若果真是那任飘萍所为,我这个做叔叔的第一个就不放过他,只是今日我等还有些事要办,就不耽误了。”
紫云不解道:“这是为何?”
常小雨道:“也许正是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玉芙蓉就是燕无双才特意通知你的。”
常小雨看着紫云,道:“妙极,那我们就去震天帮吧!”
燕无双一干人和风中天四人现在已经坐在震天帮的龙虎厅里。
柳如君道:“多一个人我们就多一份力量,只是我们现在该去哪里呢?”
任飘萍专hetushu•com•com心地看着欧阳小蝶,怜惜道:“你累了吧。”
欧阳小蝶就这么地伫足着,夕阳,流水,小船,还有自己的爱人,一如一幅恬静悠然的山水画深深地刻印在她的脑海中,成为一道永远的风景。
当然,任飘萍并不在这里,大家是以风中天前来看望他的侄儿赵宏云的名义来的,赵宏云还在太师椅上假装痛苦的呻|吟着,有两个下人正在伺候着喂药,一旁的纪长山说道:“今日少帮主与上官嫣然一战内力损耗颇大,直至现在还未完全恢复,不知风老镖头可有什么事?”
可是他听到马的嘶鸣声了,眯眼一望。
第一高峰未等常小雨回答,截口道:“只因为他们是天下最聪明的杀手。”
燕无双反问道:“假若他们不去的话,那么为何要事先通知我全力配合他们呢?”
第一高峰语气坚定道:“他不会去那里!”
柳如君叹了一口气,道:“赵宏云定是知道我等要找欧阳小蝶,也知道我等找欧阳小蝶是为了任兄,是以故作不留我等,而我等自是千方百计想留下来打探欧阳小蝶的下落,这恰好正中他的下怀。”
千里莺啼见他们二人只顾卿卿我我,连正眼瞧她一眼都没有,不禁怒从心中来,道:“真是一对狗男女,难怪赵宏云说只要跟着欧阳小蝶就一定能够找到任飘萍。”
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兵器谱排名大会已经结束了,排名前三的依次是柳飞絮,欧阳紫和上官嫣然,牡丹山庄又恢复了它往日的宁静。
紫云道:“既是赵宏云买凶杀人,那么震天帮岂不是最安全的地方?”
良久,第一高峰道无奈道:“全城,黄河沿岸都要搜索,我去衙门召人。”
一骑白马,一袭紫衣,一个女子,一抹夕阳,满脸泪痕,满眼神伤,就那么静静地伫足在岸边,伫足在他的心底。
燕无双苦笑,刚有点头绪却不想也被否定了。
纪长山并没有送多远,因为他们还没有出震天帮的大门就已经听到了纪长山和赵宏云的得意的大笑声。
天是蓝的,云是白的,水是黄的,任飘萍已经恢复到自己原先的容貌,他在等,等杀他的人,然而他并不想做一个猎物,所以他就选择了这样的一个场景,他想做的是猎人,所以他要有充足的耐心,他已经在船上准备了充分的干粮和水。
欧阳小蝶苦涩的一笑,道:“不想八年了,一见面就给你带来了麻烦。”
风中天沉吟道:“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欧阳小蝶去了哪里?”
欧阳小蝶自是知道对方成名已久,内力必然深厚,但自忖自己在上,对方在下,是以才使尽全力击之,只听‘叮’的一声,两件兵器相触,强弱立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