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笑红尘

作者:莫念秋
剑笑红尘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二十章 无冕之王

第一卷 蝶舞飘灵

第二十章 无冕之王

龙门老人大笑道:“咫尺天涯任飘萍。”
蒙面女眼中抹过一丝无法掩饰的绝望和后悔,也许不该太相信摄魂珠的威力。不知为何在这临死的一刻,迅速闪过她脑海的竟然是任飘萍这个男人。
龙门老人接过定睛一看道:“正是这把长命锁,不想你还带着此物至今,哎!只是不见故人英姿神韵……”说至此时竟无语凝噎,那欧阳紫叫得一声老伯已是扑在了龙门老人的怀中。
任飘萍似是已经听的烦了,适才这些人还在唾弃他甚至恨不得杀了他而图后快。
欧阳小蝶冷笑一声,道:“你也有说老实话的时候。”
欧阳紫当然知道任飘萍所指欧阳小蝶已恢复自由之事,当下莞尔一笑道:“如若一个人不守信,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你说是么?”
红袍老者阴笑了两声,道:“中原武林不过如此。”说罢竟欲取柳飞絮的性命,身化一条红色的长龙,双拳直击柳飞絮的胸口,去势一如闪电。柳飞絮正自惊魂未定,眼见双拳已至胸前,竟忘了躲避,心道:我命休矣。
柳飞絮的这一刀太快,蒙面女只有右手横剑格挡,‘摄魂珠’却同时自左手迅疾飞出,呼啸着的摄魂之音随着摄魂珠旋转。柳飞絮这一刀若是劈下必将身中摄魂珠,若是去躲避摄魂珠则会失去最佳的获胜时机。
燕无双虽然也在笑,可是心中却明白,任飘萍对于欧阳小蝶的爱只怕已非刻骨铭心所能形容了。
……
柳飞絮能与任飘萍齐名自是有他的道理,他在蒙面女刺出九剑的同时也挥出了九刀,正是他赖以成名的‘天荒地老刀’,每一刀恰好可以破解蒙面女的剑招。
很少有人在柳飞絮的面前说这样的话,柳飞絮却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沉着地打量着对方,因为敢于说这样话的人要么是个疯子,要么就一定是一个不平凡的人。柳飞絮已经开始说话:“敢问阁下何人?”
任飘萍道:“多谢前辈。”
柳飞絮道:“姑娘还是先休息一下,适才一战已消耗了你不少体力。”
可是常小雨已经在笑了,道:“这下老狐狸的脸一定比猴子的屁股还红www.hetushu.com.com。”
蒙面女眼见柳飞絮的刀向自己劈来,现在她却在一个陌生的男子怀中,自是知道这个满脸胡子的中年人救了他,只是这满脸胡子的人的手有力地握住自己的腰,脸上已是觉得有点儿发烧,正待挣扎起身时又听到了龙门老人的话,不知怎地浑身似乎没有了一点儿力气,索性就躺在任飘萍的怀里。
龙门老人道:“老夫与欧阳兄是结交甚深的多年好友,你满月的时候,老夫还送过你一把银制的长命锁呢。”
这时柳飞絮一抱拳低头说道:“今日多亏了任兄,在下真是羞得与你齐名,唉……”
没有人给他答案,可是很快就有人给他答案了。
龙门老人忽道:“任少侠,如果老夫猜的不错,此人当是关外‘拜金教’的护法长老方少宇,据说此人睚眦必报,你还是小心为好。”
任飘萍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似乎没有听到龙门老人的话,也许这个姓欧阳的蒙面女人并不是欧阳小蝶,可是在他的心中此刻她已是欧阳小蝶了。
柳飞絮并不慌乱,长啸一声,力贯刀身,刀做龙吟,刀芒在阳光下闪耀的却是冬日的霜雪,是真正的霜雪,正是‘天荒地老刀’法中的厉害招数‘天地同寿’,这一刀迎着太阳劈下,简洁明了却已是封住了蒙面女的所有生路,这一刀现在劈向蒙面女。
她这么一问,自是承认自己就是欧阳连城的后人,众人皆长吁短叹,不想朗朗乾坤自是有它的公道,为欧阳一家留得血脉。
红袍老者此刻已无方才的狂傲之气,然而脸上却也并无惧色,笑道:“不想中原武林还真有些人才,也未曾想到也有人知道‘拜金教’。”前一句话自是说给任飘萍的,任飘萍虽不喜欢自吹自擂,但也绝不妄自菲薄,笑道:“多谢夸奖!”红袍老者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眼前的这个叫做任飘萍的满脸胡子的人,似是要把他牢牢地刻在记忆里,这个一出手就让他一下子丧失了出手的勇气的中年人。
‘请’字音落,鱼肠剑应声出鞘,剑势如虹,已是刺出九剑,无www.hetushu.com.com论是从招式还是力道都拿捏得老道而又准确,俨然一派名家风范,使的正是武当的‘清风两仪剑法’,与刚才对阵南宫伤的剑法全然不同。
当然也有那直摇头不信之人。
红袍老者的瞳孔开始收缩,依然是一片无声的沉寂……
任飘萍尚未开口,就听到台下有人喊道:任飘萍,你杀人父,夺人|妻。
柳飞絮就是涵养再好,也是忍无可忍,龙吟刀一声长啸,直劈红袍老者,这一刀毫无花俏,是化繁为简的一刀,也是大智若愚的一刀,从头向脚直劈而下,势大力沉迅猛无比,刀尚未到,刀气已先到。
然而柳飞絮的这一刀竟劈空了,蒙面女自然也没有死。
人群中已有人发出惊呼声。
风中天一皱眉一惊道:“那不是孟蝶飞吗?”
红袍人答道:“你已无命,还问我名字作甚?”
蒙面女冷若冰霜,道:“好意心领,请!”
欧阳小蝶头也不回走在最前面,她昨日还为了屏儿给他机会,她刚才还在念及夫妻之情请求燕无双救他,她只是不停地向前走。
“还是今日好好叙叙吧,也许明天就看不见自己心爱的女人了?”随着这声传来,一个关外口音的五十多岁的老者已是站在了任飘萍的面前。一袭镶金坠玉花边红袍,红袍的胸前绣着一个铜钱模样的图案,腰束紫金盘龙带,十个指头居然有九个都戴着金玉宝石制成的戒指。
红袍老者虽是托大,但眼见柳飞絮这一刀,心中也不禁暗暗称赞,身形急速一侧,一抖红袍,那刀气宛若凭空消失了一样,可是这时龙吟刀已到,谁知那红袍老者竟赤手空拳扬起右手一挡。
蒙面女似是一惊,突然剑招大变,一套大开大合阳刚之至的少林达摩剑法声若霹雷快如闪电地把柳飞絮的刀势压了下去。
任飘萍这才发现自己无意间伤及了柳飞絮的自尊,连忙说道:“柳兄,我只是取巧,而他若想胜你也未必,只是你一时间乱了方寸而已。”
龙门老人眼睛一扫台下众人,稍作迟疑,道:“当年老夫恰好因事也在川中,闻讯后当即赶去查看,当时冰https://www•hetushu•com.com天雪地里遍地横尸惨不忍睹,老夫于悲痛之余仔细清点人数,发现只有三十五具尸体,再三查看才知欧阳兄的独女欧阳紫并不在其中,你那年应当只有四岁吧。”
良久,没有人说话,就算是蚊子此刻放个屁也一定听得见。
任飘萍也自是心中一惊,暗道:好深厚的功力。
欧阳紫立刻从怀中拿出一物,道:“可是此物?”
红袍老者嘿嘿一笑道:“任飘萍,咱们后会有期吧。”说至最后一个字时,人已是不见了,那围着第一高峰的三个人也在此刻迅速地离开了。
闻得此语,任飘萍和蒙面女触电般地分开了,任飘萍自是抱错了人,蒙面女似乎没有想到龙门老人一下子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自然而然地问道:“你怎知道?”
柳飞絮虽知任飘萍是在安慰自己替自己圆场,但不管怎样心里好受多了。
欧阳紫对着任飘萍裣衽一礼,轻声细语道:“多谢任少侠救命之恩。”此刻欧阳紫的心头别是一般滋味,任飘萍适才把自己紧紧的一抱,还有那深情的一望,此刻居然在她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尽管她心知肚明任飘萍只是把自己当成了欧阳小蝶。
一想到屏儿,欧阳小蝶的心立刻就软了下来,透过面上的黑纱冷冷地注视着赵宏云,道:“你既已请了绝世杀手,他已是必死之人了,你又何必让他落个如此的名声呢?”
……
欧阳小蝶一语不发。
任飘萍回首笑道:“姑娘多礼了,看来姑娘还是一个守信之人。”
蒙面女看着龙门老人,冷冷的眼眸中抹过丝丝惊讶的神色,又瞥出一眼不屑看了一看台下窃窃私语纷纷议论的武林人士,冰冷地说道:“十七年了,不想还有人识得这‘摄魂珠’?”遂又对着柳飞絮道:“柳公子,请!”
红袍老者像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出手如此快的人,他居然眼睁睁地看着任飘萍在他眼前把人救走,任飘萍已经好整以暇地在一旁看着他了,红袍老者的双拳这才到达预定的位置。
谁知龙门老人笑道:“女娃儿,只怕你就是欧阳连城的独女欧阳紫吧!”
hetushu.com.com任飘萍忽然觉得这个红袍老者很有意思,所以忽然也就决定不走了,笑呵呵说道:“阁下的意思是今日便是我的死期?”
任飘萍知道自己实在是该走了,因为直觉告诉他杀他的人已经到了,只是不知在哪里,这也许才是最要命的,你永远不知对方会在何时会从何方攻击。
任飘萍一抱拳对着柳飞絮说道:“只怕你我只好改日再叙了……”
任飘萍已经走了,甚至没有看燕无双他们一眼。
任飘萍似乎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再站在这里了,转身意欲离去,却被龙门老人叫住,道:“任少侠,请留步。”任飘萍只好站住,却听到龙门老人说与欧阳紫:“好侄女,还不谢过任少侠。”
红袍老者笑道:“你果然聪明万分,人说中原出了两个英雄少年,说是什么天荒地老柳无命,咫尺天涯任我杀,想来就是两位吧。”说罢哈哈大笑,可是整个牡丹山庄里没有人觉得好笑,除了台下还在笑着的三个人,众人皆抬眼望去,只有第一高峰无需抬眼,因为这三个人就站在他的周围恰好把他围在了中间,这三人居然也是一样的满身上下珠光宝气,一样的胸前铜钱模样的图案。
龙门老人此刻一抬手示意大家静下来,沉吟道:“阁下可是‘拜金教’之人?”
任飘萍只好苦苦地站在那里,心里苦笑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只怕我若还是站在这儿,定会被这些无知之人的唾沫星淹死。
还有人道:柳大侠,杀了任飘萍为武林除害。
只听到一串金属碰击的声音,火星四射,两人已是分开,只见那红袍老者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柳飞絮却连退七步,已是面无血色。
柳飞絮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睁开的眼睛中的瞳孔里映着一个人,一个他从来就没有见过的人──虬髯客。
风中天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笑道:“是啊,普天下能够在如此远的距离于电光火石之间从柳飞絮的刀下救人的恐怕只有任飘萍了。”
可是柳飞絮却毅然选择了前者,只见柳飞絮的刀身一颤,刀身上的霜雪已化作千万雪雨霜针迎向摄魂珠射出的千万银针。银针已落地,此刻这一hetushu.com.com刀去势则更急,鱼肠剑已被这一刀荡开,可是柳飞絮的刀势却未尽,径直向蒙面女的头部劈去。
任飘萍出手,咫尺天涯。
……
赵宏云当然看出欧阳小蝶在生气,在后面追着,道:“小蝶!小蝶!”
忽然不知谁喊了一声:“好”!整个牡丹山庄就在这‘好’的一声中沸腾了,有人开始喊道:任飘萍,好样的;更有人叫道:任大侠,你是中原武林的骄傲……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柳飞絮心里知道自己这一刀已是全力而为,自己此刻已不能控制,只好闭上眼。
任飘萍见此也是颇为感动,只是适才错以为欧阳紫为欧阳小蝶,脸上自是难为情,幸好易过容,要不等会儿非得给常小雨他们笑死。
欧阳小蝶此刻已是很生气了。
谁知柳飞絮这时接口笑道:“欧阳姑娘不禁武功好说话也很有意思,”转而对着任飘萍一抱拳道:“任兄。你我虽齐名多年,却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始终难得一见,今日一见,任兄果然是人中龙凤。”
燕无双恍然大悟,心中暗道:孟蝶飞,孟蝶飞,梦蝶飞,好你个任飘萍!
她没有想到适才赵宏云刚一走下擂台纪三娘正要扶他时,赵宏云却一改此前在擂台上的惭愧愤怒之色,更没有精神虚脱之色,反倒是精神振奋,意气风发,笑道:“不必,你看我像有事的人吗?”欧阳小蝶听到这句话时,一颗心已冷到了极点,因为她已经明白赵宏云这一切都是假装的,他这一切只是为了败坏任飘萍在江湖中的声誉。
此刻虽不见欧阳紫的容颜,但也闻得她低声的啜泣,颤声答道:“正是,老伯与家父……”他此刻称龙门老人老伯,心中已是把龙门老人看成了半个亲人。
又有人叫道:任飘萍,只道你是一代大侠,却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赵宏云阴笑两声,道:“凡事都会有第一次,过了今天自会有结果。”
赵宏云叹了一口气,道:“只因为我知道他迄今为止还没有真正地被败过。”
赵宏云终于追上了欧阳小蝶,一脸的虔诚的悔过之意,道:“小蝶,我知道我错了,可我也是一心为了屏儿,屏儿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