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0章 往事

“怎么想起来买这个东西?”苍海伸手指了一下旁边的小船。
船身卸下来,两个师傅一起装起了船篷。
吴惠想了一下说道:“莫不是左教授说的那家子养鸟的人来了?”
“这又是闹的哪一出?”苍海望着渐渐驶过来的小货车问道。
“看我干什么啊?”
“什么养鸟的,是搞鸟类研究的。”师薇纠正了一下吴惠,同时把目光也落到了坡下忙活的几个人身上。
除了这些之外,小船居然还有木制的篷顶,篷顶现在并没有装上,配件什么的都摆在货车厢里。另外还有个乌黑的四爪铁锚,铁锚上栓着根约二分之一小拇粗的锚链。
“尚青云,范小霞?”
尚青云老爷子听了,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轻轻的一挑眉毛冲着许笙问道:“哟,还是以前的臭脾气,怎么啦,有你的地方我就不能在么?你忘了小时候挨过的打啦?”
吴惠觉得鸟有什么好研究的,这些人的工作在她的心中就是养鸟的,有点儿像是前面的什么八旗子弟一样。反正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营生就是了。
说话这功夫,船上的舫篷已经安装的差不多了,货车司机从车上拿出了一份收据,让屈国为签上了字。
苍海回头道了一声:“你们好!”
看了一圈,发现大家都不知道是谁弄了一条小木船,于是苍海便把板车停在了村子口附近,等着小货车过来问一问。
说完老太太一扭头,转身进了窑里。尚青云一见,瞪了许笙一眼,扭头气鼓鼓的也向着窑里走去。
苍海在旁边看了一下,觉得屈国为这老头买的不能叫木船,而该叫画舫,因为船顶灾是全木制的,两边雕梁画栋,顶上还铺了一层仿瓦的防m.hetushu.com水毡。
想到屈国为和许笙,苍海嘿嘿笑了两声不说话了。
我去!苍海心道:这帮子老头老太太是准备在我的面前上演一场琼瑶剧么,你瞅瞅这模样,许笙老爷子是眉目含怨,那个老头是虎目圆瞪,老太太一双眼睛则是在老头与许笙之间回来游动,时儿担忧,时而不满,目光流转哪里能看出是一个六七十的老太太。
“没有你当时使卑劣的手段,小霞现在是我的媳妇!”许笙也挺胸和尚青云怒视说道。
不用说俩老头下许又去钓鱼去了。
苍海看了一下,也没有发现司机口中说的师傅是哪位,于是帮着搭了把手卸船。
“不向着我还能向着你!”尚青云怒问道。
老者笑着冲大家背影道了一声:“大家好啊,都忙什么呢!”
许笙这边望着老太太的背影,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一言不发的走进了屈国为家里。
这两个老头现在的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舒服,每天不是赏花游湖,就是钓鱼下棋,那小日子过的跟个神仙似的。
“你这小子赶紧去把板车赶过来啊,怎么着还要我说不成?”屈国为望着苍海吹胡子瞪眼说道。
许笙气鼓鼓地说道:“今天我要不揍的这老家伙求饶我就不姓许,更何况我的手中还有兵刃!”
听到老太太来了一句,许笙一下子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这么多年你还是向着他!”
平安这时赶着板车过来,望着木船开心的说了一句。
就在苍海傻呼呼的等着两个老互殴呢,屈国为和老太太张口开始劝了起来。
“这又是谁家的亲戚来了?”苍海随口问了一句。
顺着平安手指的方向,苍海看到一辆小车向着和_图_书村子方向驶了过来。小车到是没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小车后厢里装着一条木船!木船底朝上,像是在车厢里插了一把大菜刀似的。
苍海一听这才明白买木船的是屈国为这老家伙。网上买吃的喝的苍海到是习惯,但是没有想到网上还能买一条木船,并且还送货上门,也不知道这木船的费用抵不抵的上运费。
“那位师傅说人不在,我们先卸货。”
尚青云老爷子一听立刻毫不示弱地说道:“我今天让你一只手!”
苍海听了笑着打趣说道:“原本吃白食的人就够多的了,又来了几个!咱们村快成养老院了。”
伸手指了一下通往村东头的路:“沿着这条路过去,几个窑口你喊一嗓子他就出来了。”
“好漂亮的船啊!”
苍海一听,恨不得直接抄把水洗一下眼睛!
“这么块就到了!”
“没人么?”苍海看了一下屈国为家的窑门问道。
“都多大的人了还打架!”屈国为拉住了许笙在袖口子。
屈国为笑着说道:“你小子哪里懂得泛舟湖上的乐趣!跟你说也不说不明白,对了,等会儿帮我把这小船拖到泄湖那边去。”
“你还说没有?……”
没有一会儿,小货车便便到了两人的面前。
“……”
这场面那叫一个精彩!
苍海转头看到屈国为和许笙两个老家伙,手中各拿着一根钓竿,拎着一个竹编了渔篓,头上戴着同样竹编的斗笠脚上穿着雨靴正向着自己走来。
小货车的司机见到村口有人,立刻停下了车子,伸出了脑袋问道:“小哥,请问一下,屈国为老先生住在哪里,他网上买的木船到了!”
苍海到了村东头,发现货车司机已经停下和图书了车子,和另外一个同来的师傅开始卸车。
当老者和老太太两人走出了门的时候,看到几个男人站在一条小船的边上。
老者张口说道:“许笙,屈国为?”
看了一会儿,苍海的耳边响起了屈国为的声音。
“好的,谢谢小哥!”
两个师傅一听,立刻安排平安把板车放到货车的后面,船头对准板车,用车上的绞链一点点的把船拉上了板车,然后捆找结实。
平安其实心里也想看,不过既然二哥说了让自己把板车赶回去,平安就得先把板车赶回去,然后再过来看热闹。
苍海好奇的下了板车,头也不回的冲着平安说道:“你把板车赶回去卸东西,我过去瞧瞧!”
屈国和许笙两人几乎和老者同时张口。
司机师傅点头同意了。
屈国为说完一言不发的望着苍海。
苍海一听是这回事啊,于是掏出了手机给师薇打了一个电话,让平安把板车赶过来。
赶着板车到了村子门口,平安突然间来了一句。
“二哥,你看那边!”
货车上的小木船大约一米七八左右宽,船舱深在五十六十公分左右,船长在五米略出一点。
今天晚上师薇想喝粥,煮粥这个事情谁都可以做,所以拿天苍大厨晚上算是失业了。
船型不是那种西式的风格,而是中式木船,底儿是平的,船艏和船艉各有一个封舱,舱口各有一个大铁环,船中间有三个空的小隔舱。
“等会儿装好了,帮我们把船放上板车。”屈国为说道。
老太太这边捋着尚青云老爷子的胸口,劝道:“你消消气,这都几十年前的事情了,黄土埋到了脖子怎么还放不下!”
苍海赶着板车,拉着吴惠平安几个回村,经过和_图_书了村东头的时候,脑袋往坡下一瞧,发现一群人正从车子上卸行李。
尚青云老爷子一听,立刻梗着脖子说道:“试试就试试,五十年前我能打的鼻口蹿血,今天照样打的你求饶……”
师薇见板车停了下来,于是下了板车,把濛濛从板车上抱了下去,拉着濛濛往家走,边走边说道:“你们在这里看吧,我回去煮点粥去!”
许笙一听,立刻怒了,捋起了袖子说道:“来,来,咱们再来试试,到底是谁打谁,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吴惠伸着脑袋向下望了一眼,看到这些人的打扮就不像是附近的人,村里的亲戚们哪里会有这种打扮的,衣服都是整整齐齐的,还能见到烫出来的缝,一看就是城里人。
老太太一听立刻怒诉道:“乱说什么,都是有孙子的人了,还提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干什么!”
苍海都有点儿听不下去了,就这两位,别说是打了,就算是绕着门口的平台跑上十来圈估计都有生命危险,现在居然一个个大言不惭的要飙武力值!
说完,范小霞冲着许笙说道:“你也是,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是几十年前的脾气。”
“泛舟湖上,几样小菜配上一壶老酒,一坐一天悠然自得,等你有时间了也跟着咱们学学这种境界!”许笙说道。
苍海觉得这两老头实在是有点儿欠收拾,我这里拖家带口的哪有心情和你们瞎闹。
司机说完加了油门小货车向着村东头的窑口驶了过去。
吴惠见了连忙也跟着下了板车,追着师薇走了。
苍海这时都有点儿傻眼了,望着两个加起来都快一百五十岁的老头捋着袖子准备干架,一时间脑瓜子都有点儿m.hetushu.com宕机了,实在是想不出来,两个老头当众互殴是个什么样的场面。
师薇听了转头瞅着苍海:“人家是带着科研经费来的,按你的标准整个村里吃白食的就是就两个而已!”
船一放好,这么大一条船直接就占满了板车,所以板车上是不能坐人了,只能人在地上走陪着丑驴子一起向泄湖方向一步步走过去。
平安和苍海则是伸着脑袋等着小货车。
屈国为一瞧,便冲着司机师傅说道:“帮忙把船给拖到板车上吧。”
苍海这边刚想说什么,便听到许笙老爷子语气不善地说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老者这一声大家好,立刻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刚到村子的老者和老太太走出了窑,两位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想过来打个招呼什么的。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总得搞好邻里关系嘛。
苍海这边眨巴了一下眼,原本以为是一出好戏,谁知道刚到了高潮的部分,主演们罢演了!
也不光是屈国为、许笙两个老爷子,老者和老太太看到屈国为和许笙两人也是一副吃惊的模样,像是见到了鬼似的,两双眼睛都是睁的大大的,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屈国为和许笙两人转过了头,原本想着说一声好,客套一下,不过当他们看到老都和老太太模样的时候全都愣住了。
船很有份量,不过货车上装有绞链,所以木船从货车上卸下来虽是两人操作,依然显得毫不费力。
“放屁,我怎么用卑劣的手段啦!”
苍海一瞧,心道:哟,这几位看样子都认识啊!
苍海立刻有一种捂着脸的冲动,看着许笙老头子把手中的渔竿给抽出了一截子,看样子他手中的兵刃就是指的渔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