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1章 要进取心做啥

苍海不说话了,对着屈国为竖起了大拇指。
“年轻人也没个朝气,我觉得你这心态能活到一百五十岁,这么年轻一点进取心也没有。”屈国为感叹说道。
苍海听了笑着说道:“您今晚跟我一起吃那只能是稀粥、馒头最多加点咸菜,鸭蛋什么的。”
屈国为立刻冲着魏文奎的背影吼道:“给我留一份,等我回去热了热吃。”
倾着板车,把木船滑进水里,苍海坐进去了试试,透过乱枝纹的侧窗望着外面的一轮明月,还别说真有一点泛舟湖上的意境。
在湖边上有一个简易的木制小码头,说是码头其实就是个木板架子,旁边栓着几个塑料小船,小船是张久生的,给他的工人们放网捉鱼用的,每只小船也就仅能坐一个人,比起屈国为买的木般那真是小太多了。
“对了,海娃子,你上次说日本人准备送几台插秧机什么时候到?”魏文奎看到苍海想起来前几天苍海说过的栽秧机。
“怎么回事啊,您给我讲讲呗?”苍海出声问起了刚才的事情。
“我命好啊,难不成这点你也要嫉妒?”苍海望着屈国为笑着说道。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在心虚之下一般就会去做些事情想掩盖一下,现在苍海的行为就是如此。
屈国为笑着拍了一下苍海的肩头:“我跟他在一起,还能饿着,你们先吃吧不用等我。”
“这么巧?”
当然了很多杠精可能说现在国产机械已经是世界一流了什么的,每一次听到这个话,苍海都不会反驳什么,因为没有必要反驳和这种人没法子掰扯清楚啊。
“可别!”苍海立刻摇手说道:“我可混不了你那个圈子,您还是别给我介绍了,我这人你还不知道?最是怕麻烦,什么开幕式之类的你要m.hetushu.com是想搞的话让顾涵出席就行了,别拉上我。”
魏文奎道:“今天的活干完了,比原来的进度还超了一些,南坡那边的地好犁一些,比前两天的地松些。”
几人之间的关系跟一部苦情戏似的,没有等着大家好好消化消化,什么把酒言欢这种事情估计得换成斧刃相加。
不光是乡亲们,屈国为和许笙两人都不以为意,在他们看来这就是鸟雀一种很普通的藏食行为,就有点儿像是松鼠存果实一样,找到地方就埋一埋,等着食物溃泛的时候再从地里叼出来吃。
苍海听了想了一下说道:“也就这两天了吧,土都还没有翻好呢,您着急什么栽秧机啊。”
“避的哪门子人,我们都还有不少事情呢,许老头准备回家去看看,我能则是要忙着张罗一下你那祭甲的展览,既然是东西第一次出展,我这边肯定要重视起来,到时候你也带着师薇来出席一下开幕式,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下文物圈的一些朋友……”
“哟,海娃子,屈老叔,您二位这是从哪里弄了一条船过来啊?”
其实屈国为和许笙两个老爷子对于四家坪村种西瓜还是挺关心的,也想过搭把手什么的,只不过乡亲们哪里会让他们俩搭把手,养尊处优的两老头,万一累出个什么好歹来大家也说不清楚,所以两位老爷子就成了村里最闲的两个人。
苍海摊开来手:“我也想不会,但是今天晚上师薇决定吃的清淡一些,没有大鱼大肉了。”
苍海这边没有想到的是,乡亲们根本就没有多想,一帮乡下老农哪里有兴趣去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们现在想的最多的是把凤凰沟与夹子陀那边的这种长嘴小花鸟给引到村里的瓜田m.hetushu•com附近来,让它们为村里的西瓜田出一份气力。
苍海拽着丑驴子的缰绳走到丑驴子的左前方,屈国为则是站在丑驴子的右前方,两人这么并肩慢慢悠悠的往着泄湖的方向走。
屈国为问道:“你不会就想一辈子就像个小乌龟一样缩在这里吧?”
“避人?”
“别说的这么难听,这辈子就在这里过了有什么不好?”苍海笑着说道。
“行了,你们赶紧回村吃饭去吧。”屈国为冲着魏文奎挥了一下手,然后示意苍海和自己继续向前走。
屈国为瞅了一眼苍海:“你懂个屁,我们这个年纪也不知道有多久可活了,再不能吃的舒服一点,过几天舒心的日子,我们图个什么。”
到了泄湖边上,泄湖周围的一些小树苗子啊,小灌木什么的都已经抽芽了,绕着泄湖一圈,约四五米的范围内,因立水源的原因也长出了嫩嫩的小草、小野花什么的,配上一汪碧蓝的湖水,十分漂亮。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您放心好了,等着机器到了我一台不留,都给村里使。”苍海大方地说道。
屈国为摆了一下手:“还是先把船送到泄湖再说吧。”
屈国为继续说道:“那时候我们仨个年岁差不多,上学也是一个班,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只不过我和范小霞家是海军大院的,许笙这老小子家是空军大院的,尚青云呢比我们大几岁,也是空军大院的。其实那个时候我和许笙两人都对范小霞有好感,只是那个时候我不太会表达,许笙这老家伙呢,一张嘴能说会道的,别看他现在这副模样,但是年青的时候可是浓眉大眼的,生的一副好皮囊,等着咱们都到了十六七岁的时候,许笙和范小霞就偷偷的有点儿处朋友的http://m.hetushu.com意思,那时候只是有这么个意思,并不像是现在年轻人这么开放……”
在这个事情上其实是苍海想多了,根本没有人像他想的那样去关心这种小花鸟为什么叼瓜远埋进土里去,或者苍海有什么特别的秘密藏着。
现在村子是统一干活,大家都在干活,吃饭就不能分开吃了,要不然干完了活名家还得张罗着做饭,所以李立仁老两口就继续干起了老活计,给大家保证后勤做饭。至于剩下来的,除了奶娃子,无论男女老少现在都得去完成自己那份任务,要不然等着月底的时候可领不到村里给的工钱。
魏文奎听了这才带着人大步流星的向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能不着急么,等明天就准备开种了啊。”魏文奎说道。
苍海一抬头,发现小溪的对岸,魏文奎带着七八个人正往村子的方向走,一看这模样就知道今天的活干完了,魏文奎带着几个农机公司的人回村子吃晚饭去。
“那给您留着晚饭?”魏文奎说道。
“鸟儿引过来?”
走了一段路,屈国为又张口说道:“过个四五天我和许老头就离开了,回家呆上一两人月再过来。”
“我要进取心做什么?有吃有喝,老婆孩子热炕头这样的好日子不过,再出去搞风搞雨的我不是傻么!”苍海眉飞色舞地说道。
屈国为等着苍海说完,张口又问道:“今天的活干完了?”
魏文奎走了两步扭头问道:“您吃过了?”
屈国为看了一眼苍海,语气中带着一点儿不满:“你小子怎么那么八卦呢,什么事情都想打听一下?”
苍海这边想方设法把这个事情给摆上台面。
连着两天的表演,苍海终于让乡亲们相信,那种小花鸟似乎是模仿人的动作,当然了结果就和*图*书是也尚青云一帮人给招来了。
“都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在意口舌之欲呢,偶尔喝点清粥吃点小菜多好!”苍海打趣地说道。
苍海说道:“千真万确,不光是鸟类专家,还是屈老伯和许老伯的老相识,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
好在后来尚青云夫妇南下去了南方沿海,就没有了联系,谁想到在这小小的四家坪村给遇到了,于是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出。
的确咱们国内这些年的制造水平的确是稳步提高,但是离着日本、德国这些制造强国还是有一定技术差距的,如果人家上百年来建立的技术、专利壁垒被你两三十年超越了,那人家玩的什么?国产制造业任重道远,还得慢慢追赶。
屈国为一听立刻说道:“不会吧?”
屈国为听了略微点了一下头。
“真的?!”魏文奎脸上一喜。
苍海笑着说道:“好奇嘛!反正这一路上也没什么事情,你就当讲故事给我解闷了。”
“还真就这么巧!”屈国为感慨地说道:“我们都有快五十年没有见了,谁能想到在四家坪这里却遇到了。”
苍海张口想说什么,耳边响起了魏文奎的声音。
不光是这样,范尚两家觉得这俩孩子都不错挺般配的,于是在两家大人的同意下最后两人就走到一起结了婚,留下许笙这边一直以来心头就像是扎了一根刺,到现在还不能释怀,哪怕是后来许笙结了婚,这刺也一直扎着,总觉得和尚青云有夺妻之恨。
“对啊,引过来,这不左教授说了找了两位鸟类研究的专家过来,想想办法,也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能到。”魏文奎对于鸟种这事十分相往。
“这个我知道一点,您继续往下说。”苍海反正也无事,听屈国为说呗。
苍海说了一句心下便暗道http://m.hetushu.com:我到是可以,但是这事我不能办啊!
“没。”
“那是好事啊,既然是朋友来了,你这船也别运了啊,这事情海娃子一个人就成了,您好好的陪着老朋友叙叙旧谈谈天啊,老友相见自该有一番热闹。”魏文奎说道。
“哪里是我弄的啊,屈伯买的,人家刚给送过来,这不准备放到泄湖里去么。”苍海回答说道。
“你还别说,胡老叔这些天一直想着怎么把那些鸟给引到咱们这边来,到时候也安排一些地像你家那样种……那些鸟好像就喜欢呆在凤凰沟那边。”魏文奎说道。
屈国为听到苍海这么说,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张口说道:“都快五十来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们仨都是在大院里生活的,大院你知不知道,建国的时候长安街那边有陆军大院、海军大院和空车大院……”
屈国为听了笑道:“你当然不用了,你那边一群免费的劳工,连给工人开工资的钱都省了。”
说是热闹到是真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热闹。
苍海竖着耳朵一边走一边听,故事挺老套的,许笙和范小霞这边大约是懵懂的互有好感,不过当大了几岁,显得成熟自信的尚青云出现的时候,许笙这个小嫩娃子就不吃香了,范小霞就转爱慕上了尚青云。
这么说吧,心中有鬼总觉得事情做的有点不尽人意。
屈国为听了笑着说道:“你也别什么时候了,鸟类的专家今天已经来了,现在已经住到了村东头去了。”
苍海也可以理解,乡亲们现在虽然说手上有机器用,不过听说日本人从日本国内给大家送了几台栽缺机过来,顿时心下就有点儿痒痒的,日本制的机器好使已经在乡下农民的心中殖了根,不光是好使而且故障率小,这种思想不是国产机械一两年内可以纠正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