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5章 待遇

这一点师薇和苍海很像,并不想麻烦别人,如果是旁人苍海自然不好张这个口,但是张久生他就开的了口了,因为这家伙一个劲的从自己这里捞东西,借个车什么的不成问题。
苍海想了一下说道:“那估计得带着濛濛,这丫头和咱们分开一天还好,快一周的时间,她不知道在家里怎么闹腾呢。”
王真珍一听愣住了,问道:“干什么找乡下的?”
“别动,把这蟹啊送你二舅家去,也好让他给你弟找工作的时候上上心。等会我去菜场买些小的蟹吃。”刘婶说道。
刘婶一听立刻拍了一下大腿:“对,对,名字就叫苍海,一下子我没有想起来,不过听说那铺面是他买给自己妹妹的,现在房主上写着苍什么的。”
苍海听了望着师薇叹了一口气,开玩笑说道:“怎么能不紧张,第一次这么正式的见家长,我还指望着娶人家的闺女呢,能不紧张么!”
师杰说道:“我和姐夫说话呢!”
其实对于苍海她还是了解一些的,俗话说三岁看老,王真珍见过十来岁时候的苍海,性子不错,说话也有礼貌,唯一让她不满意的就是穷,虽然王真珍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师薇也不是她捡来的女儿,真正十月怀胎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闺女,她也是不想闺女以后受苦,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那苍海自然就成了她眼中的好女婿。
师薇听了啐了苍海一口,苍海还从来没有见过师薇的小女儿态呢,笑着伸手抓住了师薇的小手握在了手中。
不提这母女俩,单说王真珍出了刘婶家的门那脚步都轻飘了起来,脸上的笑容那是怎么也合不拢嘴,现在她不想着那个什么省里的干部儿子了,对于女儿的朋友林小小也似乎并不那么亲近了。
师薇刚想说什么,门口http://www•hetushu•com传来了师杰的声音。
“干什么?”师薇皱了一下眉头,一瞧弟弟的模样,师薇便知道这小子没安什么好心,相处了那么多年,可以说师杰一撅腚,师薇便知道自家的弟弟要拉什么屎。
“行了,做饭还是我来吧,你去街上买点什么。”说完师镇邦站了起来,冲着苍海说道:“中午咱们爷俩喝两盅?”
王真珍这下真的是懵圈了,她一个家庭妇女,整天就唠叨点家长里短的,出了三公里的事情她就摸瞎了,哪里知道这事情。
“那我就放上了,薇薇带回来的娃也姓苍,叫苍海。”王真珍说道。
苍海到是无所谓,他和师薇又不是刚认识,认识了那么久现在成了恋人,并且对于师杰也有点儿了解,于是想伸手接过纸头看看师杰的项目,合适的话投一点,不合适的话也给一点,反正他现在觉得自己也别耗了,和师薇奔着结婚白头到老交待完这辈子也不错,自然乐意提携一下小舅子。
“苍海啊,饿了吧,等会就吃饭了,我去做饭!”
刘婶一瞧王真珍的反应,便晓得王真珍根本就不明白现在四家坪村和以前不一样了,谁不知道马上四家坪就成了日本人工厂的生产基地,现在有传四家坪村一年能赚几千万的,一两亿的也有,反正无论怎么说四家坪村的人现在都水涨船高了,大闺女小寡妇什么的不少眼巴巴的都盯着呢。
刘婶的女儿一见王真珍走了,来到了厨房望着桌子上摆的大螃蟹,开心地说道:“今天中午吃螃蟹!”
“他婶,你是不知道,我这么跟你说吧……”刘婶把自己听到的也不知是风声还是雨声什么的一股脑都给王真珍说道了一遍。
师薇一听点了点头,不过又说道:“这样不http://m.hetushu.com好吧,咱们要去五六天呢,借人的车一借五六天有些不好意思。”
好在王真珍还不是真的傻透了,思量了一下张口说道:“现在提这个事情还真不是时候,我找个机会帮你问问,看看四家坪有没有适合的娃,咱们念念也不能什么人都嫁是不是,总得挑挑选选的才好。”
王真珍一看自己想得到的东西都得到了,于是又和刘婶闲聊了几句便急吼吼的回家去了。
“恭喜,恭喜,你们家薇薇有男朋友啦?”刘婶一想便明白了,王真珍家这是准女婿上门来了,这肯定是准女婿送的。
一听到母亲的话,刘婶的女儿立刻把嘴撅了起来。
“妈,你咋这么说呢,我去洗螃蟹!”
“什么吖,这丫头不听话,非要找个养螃蟹种西瓜的!”王真珍一瞧刘婶的模样,心中顿时说不出的舒坦。平常王真珍最好的就是一个面子,现在从刘婶的脸上看到了夸赞式的笑容,心中如何能不舒坦?
“带着她一起好了,正好到了省城给她买几件过冬的衣服,棉衣什么的都要置办起来,小孩子也不能一冬天都猫的窑里。”师薇到是个大方的,不介意自己二人世界中加上一个小姑子。
刘婶想了一下说道:“我还真知道一点,超市的老板有两个,其中一个我没有见过,一个姓张,是咱们县下面镇子上的人,叫张久生,听说这两年一下子发达了起来,在市里生意做的很大,门路也广,至于铺面的主人和这个张老板是干亲,张老板的儿子是铺面老板的干儿子,铺面老板好像姓苍,苍白的苍,这个姓其实挺少见的,现在传这人好像是咱们县的首富,我听人说好像是魔都那边名牌大学毕业回乡创业的,再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说完这句,王真珍又冲www.hetushu•com着自家的老公说道:“去街上买点卤菜回来了,剁一只烧鹅……”
苍海听了冲着师杰耸了一下肩,心下却对于师薇的做法十二分的满意,虽然苍海不介意帮小舅子,但是师薇能这么做那自然是更好,这才是一个好媳妇的作派,苍海不差钱,但是如果师薇的娘家老是这么从他口袋里白掏钱,长久下来肯定会闹出矛盾来,现在有师薇顶着,那再合适不过。
苍海一听立刻说道:“不用不用,阿姨,随便家常菜吃点就行了。”
师镇邦一听立刻点头说道:“好,干车不喝酒,那咱们就下次喝。”
师镇邦一见自家婆娘的模样,便知道这事儿成了,通过和苍海聊了这么一会儿,师镇邦对苍海也是挺满意的,他的满意不是说苍海有多少钱,而是觉得苍海这娃性子好,以后和自家的闺女在一起不太可能给闺女罪受。
“那就没错了。”王真珍这下心下更舒坦了。
等着电话一通,苍海这边话事情大致这么一说,张久生立刻应了下来。
“他王婶,这是有什么事情?”刘婶让着王真珍进了厨房。
刘婶一听心道:这还是有什么事啊?不对,薇薇带男朋友回来啦?
“姐夫!”
苍海说道:“找张久生借辆车,我们总不能开着厢货去省城吧。”
师薇见苍海的模样笑道:“有那么可怕么,弄的你好像是上刑场一样!”
这下苍海越发觉得师薇是个过日子的好媳妇了。
听到师薇这么说,苍海便点了点头,不过一想自己要去省城总不能开着小货车去吧,别克商务又被文一道给开走了,现在苍海有点儿想念自己留在魔都的小奔了,想了一下苍海摸出了手机。
刘婶听了点了点头,应道:“是这个理,那他王婶您帮着多费费心。”
王真珍笑着说道:“也没什http://m.hetushu.com么事情,是我女儿的朋友今天送来的蟹,挺多的我们一家也吃不掉就想着送点给你家尝尝!”
苍海这边站着送着王真珍和师镇邦离开了堂屋,坐回到了沙发上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想到这儿刘婶又接上了一句:“薇薇的男朋友还可以啊,你瞧瞧这蟹的个头,别说咱们这边的菜场,就算是县里的大批发菜场现在也没有几个摊子能有这样蟹的,瞧瞧一个个的全是大青壳鲜活的蟹。”
刘婶这时候正巧回来,听到女儿的话说道:“吃,吃,整天就知道吃,你老娘我都快愁死了,也不知道出去找个对象回来,看看人家薇薇直接找个年青又有钱的男娃回家,你呢,连只蛤蟆都没有!”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省城玩几天?”师薇问道。
放下了电话,苍海冲着师薇说道:“成了!”
“干什么?”
别看现在濛濛一副开开心心的模样,看到谁都能聊上两句,但是内心的那种不安全感还没有消除,离开苍海或者是师薇两人太久,心下肯定会胡思乱想。
回到了家里,王真珍一推开了院门,发现苍海正坐在一楼的堂屋里,正跟着自家的老公聊着天。
除了这两条,刘婶也不怕别的,这么一想刘婶才放下心来,踏踏实实的接过了篮子。
张久生听说苍海要陪着师薇参加同学的婚礼,顿时就明白了大概,立刻拍着胸口把事情给应了下来。
“对了,她刘婶,有事想问问你,你现在不是在县城里的那个将要开业的超市干活么,你们那超市的老板怎么样?还有那两层的铺面听说是租来的,租的是谁的铺子你还晓得?”王真珍把两人的话题切入到了正题上来。
“叔叔,我下午还要开车呢,不能喝酒,找个机会我陪您再喝好不好?”苍海恭敬地说道。
听到刘婶一说,王真珍的和-图-书心里就完全放下心来了,姓苍的还上过大学的,怎么看怎么像是苍海,不会再有旁人了,原本姓苍的就少,现在这几个条件一对,那更是没什么错了。
苍海一抬头便见到师杰鬼鬼祟祟的走进堂屋,然后一脸笑眯眯的凑到了自己的身边,在自己沙发上的扶手上坐了下来。
刚伸出了手,师薇却抢先把纸头给抢了过去,扫了两眼便把纸头还给了弟弟:“你想都不要想,苍海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你到好一张口就是几百万,你凭自己的本事赚过十万没有,就敢张口要那么多钱?”
王真珍提着六只蟹来到了刘婶家,刘婶正在厨房里做饭呢,突然见到王真珍来访有点儿懵,因为王真珍在这边住了二十来年了,到她家的次数屈指可数,现在拎着螃蟹上门,让刘婶觉得是不是王真珍有什么事情求到自己的头上,转念一想家里也没什么门路,更没什么钱,所以王真珍借钱求人这两条路子便堵的差不多了。
刘婶现在是一脸羡慕的望着王真珍:“还是薇薇这孩子好眼光会挑人,哪里像我们家那个,都二十出头了,现在连个对象也没有,可算是愁死我了。对了,他王婶,既然苍海是你家的准女婿,那么你看看能不能帮着我们家的丫头介绍个对象,四家坪的就可以。”
把事情挑明了,师薇就不想和苍海分开那么久了,如果不是和同学约好了,师薇说不准直接在同学的新婚当日去当日回了。以前是因为事情没有挑明,师薇有些担忧想趁着分开的时候好好了散散心,现在自然没这样的问题了,恨不得和自己的恋人捆在一起才好。
师薇见苍海想说话,张口说道:“这事你就别管了,我弟弟我知道!”
说完冲着苍海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纸头:“姐夫这是我想搞的公司,您给投点钱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