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荒原闲农

作者:醛石
荒原闲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4章 突如其来的上门

师杰只得冲着姐姐竖了一根大拇指,然后一言不发的抱起了一个泡沫箱子向自家的小院子走去。
王真珍听了,立刻冲着儿子说道:“快点放下来我看看!”
苍海打趣说道:“我怎么觉得刚才你揽住了我的腰比我还用力呢?”
师镇邦听了没有搭理自家的婆娘,对于女儿了成绩师镇邦真是太了解了,别看什么初中县一两名挺起来挺高大上似的,但是拿到省里能进五百名就不错了,这样的成绩想上清北?每年清北两校在全省也不过招五六十人的样子,这样的成绩上的什么清北,要是没有高中三年有人逼着努力,最多也就是公办一本的水准,哪里能考上什么医科大。
苍海听了长出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说道:“还好,有点儿钱防身,要不然我真的怕见你妈,高中时候她给我留下了阴影……”
刚才自家的闺女和苍海拥在一起可全被他给瞧进了眼里,现在两人什么情况师镇邦怎么会不知道?他也是过来人,知道这位苍海十有八九就是自家的乘龙快婿了,如果是一般人师镇邦自然要上去帮忙干活了,但是现在苍海这一抱把自己抱成了准女婿,再加上一下子也不太习惯看到自家的‘好白菜’被猪给拱了,于是师镇邦自然就背着手转回家去了。
这时王真珍也看到了背着双手走回院子里来的师镇邦,连忙问道:“那小子是不是叫苍海?苍天的苍,海洋的海?”
苍海笑道:“没什么!我都放下了也就不怕别人开玩笑。说真的你妈突然一下子这么对我,我还有点不习惯。”
她一直对苍海就不感冒,在她看来没有父母了帮衬家里的日子肯定过的不行,就算是现在这小子长大了那成就也有限,自家的姑娘m.hetushu.com可是省城医院的大夫,你一穷小子要加油干多少年才能在省城买上一套房子?女儿的一生可不能交待在这样的小子手里,自己无论如何得管。
说完王真珍拎着篮子走出了厨房,来到院子的时候正好看到苍海抱着个箱子走进院子。
师杰抬头瞅了一眼母亲张口说道:“我姐找了这样的一个女婿你还不高兴?”
师杰听了有点儿愣神,他怎么想也没有想起来自家的母亲和刘婶还有这样的交情,眼珠子转了两圈,师杰便知道自家母亲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就在王真珍挑蟹的时候,师杰又搬了一箱子进来了,见母亲的模样张口问道:“妈,你干什么呢!”
心中默数了一下,王真珍发现光是这一箱子螃蟹就三十来只,市面上怕不得靠近一两千块钱,的确算是大手笔了。
苍海和师薇的母亲虽说只接触过两三次,但是他知道别看王真珍整天里张牙舞爪的,其实只是虚张声势,人并不是坏人,最多也就背后说说人家的小话,并算不得什么恶人,至于什么嫌贫爱富之类的也算不是什么大缺点,哪个爹妈不想让自家闺女的日子过的好一点?这一点在苍海来看真算不得伤大害理。
一进了院子,师镇邦见到自家的婆娘乍乍乎乎的从楼下飞似的走了下来。
虽然心里明白,但是师镇邦心气大性子也软,所以他不想跟一个娘们家家的为这个事发生争吵,特别是在这个时候,所以背着手施施然的回房间去了。
“我高兴什么?眼看着你姐好好的一个有房有车的还能在工作人给她帮助的人家不嫁,非要嫁个穷小子受穷?”王真珍气呼呼地说道。
苍海这边一有钱了,那在王真m.hetushu.com珍的眼中那就是顶好的女婿了,没父母也成了优点,自家闺女一嫁进去就当的家做的了主了哇!
“我的事要你管,就算是拖上一年半载的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要是能管好你自己我就谢大谢地了。”师薇说道。
“我给西边你刘婶送一些过去!”
师杰立刻回道:“谁跟你说姐夫是个山沟里的穷小子?我这么跟你说吧,妈,我姐夫在魔都那边可是有一个大套房子的,那房子最少也得值上一千来万。这咱就不算,还有前些日子直接在咱们县城中心全款买了两层的铺面,转手就把这铺面送给了自己的妹妹,你知道那孩子才几岁,还不到上学的年纪呢,那房子一年下来的租金就是大几十万,年年有!”
“她喜欢,她什么不喜欢?这个苍海就是她以前高中时候暗恋的那个小子,如果不是那个小子咱们家姑娘说不准都能上清北!”王真珍怒道。
说话的同时,师薇注意观察起了苍海脸上的表情,虽然说打高中时候师薇就喜欢苍海,但是现在苍海有了钱,师薇怕苍海觉得自家是想傍大款什么的,虽然师薇自己心里坦荡荡,但是她太爱苍海了,心中自然想自己在恋人的心中的形像是完美无瑕。
想了一下,王真珍转身拿起了篮子,伸手从泡沫箱里捡了几只螃蟹放到了篮子里,可能是觉得自己捡的有点大,王真珍又试着从泡沫箱里挑了小的想把篮子里的大蟹换下去。来回倒腾了差不多五六次,王真珍还是觉得篮子里的蟹似乎是比泡沫箱里大,心中着实郁闷的不行。
王真珍一听立刻怒道:“什么姐夫,谁的姐夫!你知道什么就瞎叫?”
“哟,苍海来了啊,你别搬了让师杰搬,薇薇www•hetushu•com,你也不知道让苍海进家里坐坐去!”
“你不讨厌我妈?”师薇说道。
师镇邦是太了解自家的婆娘,也太了解自家的闺女了,如果说在家里能制住自家婆娘的那肯定是闺女无疑,至于自己和没用的师杰完全就是一直在家里扮演着路人甲这样的角色的,连劝架的资格都没有。
“你姐呢?”看到儿子进院子,王真珍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正事,现的最重要的是棒打鸳鸯,阻止自家的闺女犯傻劲和苍海那个穷小子在一起。
正因为王真珍这样,苍海才会觉得自己以后的小日子会过的不错,因为这样的丈母娘其实好哄,没事干送点小礼物啊,让她觉得你尊重她了那关系就好处了,比很多板着脸一本正经的性格阴沉的丈母娘要好对付多了。
师镇邦说道:“什么苍什么海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这小子叫苍海,咱们家姑娘是真心喜欢这小子,我瞅着也不错!”
“我姐和姐夫在外面呢!”师杰说道。
转头望着王真珍离开,苍海小声的冲着师薇问道:“你妈换人啦?”
苍海望着王真珍差点把手中的泡沫箱子给扔了出去,老实说师薇一家给苍海印象最深的人就是王真珍,好家伙!高中那时候把苍海给吓的,现的想起来小心脏还不住的咚咚乱跳呢。
师薇冲着苍海瞪了一眼,刚想说什么目光突然间瞟到了正在发愣的弟弟师杰身上,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你还站着干什么,这地上的东西你不搬它们会自己跑到家里去不成?”
师镇邦一见儿子转过来了,立刻扭头就回了院子。
师薇想了一下说道:“肯定是我弟弟把你的情况和我妈说了一下,要不然以我妈贪财爱显的性格肯定对你凶的狠!”
就在王和*图*书真珍准备嚎两句的时候,师杰抱着箱子走进了院子里。
跟着师杰到了厨房,王真珍立刻拿起了剪刀拆掉了泡沫箱上的封胶袋,掀开了盖子一看发现里面整齐的躺着满满一箱子的螃蟹,而且螃蟹的个头奇大,一只只光是蟹壳就几乎有成年人的手掌大,一个个还不住的往外吐着泡泡,一看就是鲜活鲜活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王真珍还是有点不放心,总觉得自家的闺女和儿子会合起伙来骗自己,到时候万一生米煮成了熟饭,她王真珍就算是后悔也没有地方买后悔药去。
听到苍海有钱,还是个款爷王真珍立刻改变了主意,官当的在大,在王真珍看来都不如有钱好,因为当官的有了钱那钱能来的正么,到不如女儿这样的找个有钱人活的自在。
“打住,打住!你小子和你姐串通了一气想来骗我的吧,他一个孩子什么背景都没有,仅仅十来年的时候就能打下这片基业来?你真以为你老娘这些年的日子是吃白饭的啊。”王真珍心里的气顿时一下子全都消了,不过听到苍海有钱了又觉得这消息怎么听怎么像是假的,有点不真实。
师杰说道:“您要是不相信的话,直接看看这个,你知道不知道,一只螃蟹我姐夫卖出去在地头上就是几十块,您自己数一箱子里有多少蟹,就知道姐夫一出手是什么层面了。”
王真珍一看老头子一调脸回了屋里,顿时这心火蹭了一下子就大了起来,骂道:“你个老不死的,就知道给我撂脸子,也不知道关心一下两孩子,你说我这个命怎么就这么苦哟!”
“你妈才换人了呢!”师薇脱口而出,不过话一出口立刻觉得不对劲了,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就在师杰正在内心中以土壕的小www.hetushu•com舅子自居的时候,师薇已经推开了苍海,同时冲着苍海说道:“干什么呢,这是在街上!”
作为一个家庭主妇,王真珍对于市场上水产的价值还是了解的,螃蟹是多少钱一只她怎么可能不了解?贵而且好吃啊。不过以前王真珍买螃蟹都是捡二两的买上几只给家人解解馋,像是如此大的螃蟹王真珍问都不会去问,一来是因为这样的螃蟹极少出现的小菜场,二来也是价格太高昂,一只大几十块,一家一顿轻松就能吃掉一个月的生活费,真不是小镇家庭可以吃的起的。
“苍海,进家里坐坐去,阿姨去去就回来。”王真珍说着迈着轻快的小步子出了门。
其实箱子里的蟹都是差不多大的,只是王真珍这人小气舍不得拿大蟹送人,这才会觉得箱子里的蟹比篮子里要送人的小。
“我能这么没有眼色?”王真珍说道。
苍海好奇地问道:“我为什么要讨厌你妈,其实我不光不讨厌还有点儿羡慕你,像个护崽的母鸡似的第一时间跳出来,而且我没有觉得你妈不好什么的。”
见姐姐发火,师杰缩了一下脖子,嘴里嘟囔着说道:“姐,你这人真没劲,媳妇娶进门媒人扔上墙,为人也太不地道了,如果今天没有我,说不定这小子又要拖上个一年半载的,你现在居然这么对我!我可是你的亲弟弟。”
师杰不悦的冲母亲说道:“妈,人和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信任啦?您这要是有什么疑问,您慢慢打听,不过现在我姐夫可就在门外,您这边一句话不说去刘婶家是不是不合适啊,错过了这么有钱的女婿,而且还是我姐中意的,那您可没时间后悔!”
师杰正在美滋滋的想像着成为土壕小舅子的幸福生活呢,被姐姐这一嗓子直接给吼回到了现实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