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大齐皇太子

影子叔手上有天脉内经。这是父王那一战时从西梁族手中得到,想必掳她的人也是李二。他知道父王手中有这卷武学至宝,他也是学武之人,自然要胁得来,谁知看不破中间的机关便送给了她。永夜想通了关节,不由轻叹。
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如揽翠一样什么都放弃得干干净净?别的人会,她不是普通的女人。男人的本性如此,她了解,似乎也怪不得他。
永夜呆呆地想,五年前父王就定下了亲事,他从五年前就知道自己嫁的是他?慕容燕呢?慕容燕是什么人?一国之太子说换人就换人?朝臣不奇怪?言官不议论?百姓不惶然?
风扬兮清醒过来,匆匆对齐皇一礼:“儿臣告退!”
风扬兮淡然一笑:“你和燕弟聊天便知道,他无意于皇位。更何况,如果不是你父王定下这门亲事,我何必去当这个太子。”
他的脸出现在永夜眼前时,她呆呆地眨了眨眼。他的气息如此熟悉,那对浓眉,浓眉下锐利蛊惑的眼神。他的嘴微往上翘,下颌线条分明。与太子燕的清秀截然不同,带着男性的张扬与魅力。如果他脸上还有大胡子,而不是下巴一圈泛出露出剃过胡子后的雪青色,他会是……
“殿下息怒!永夜一时半会有点接受不了。奴才看……”离涯朝永夜离开的方向瞟了一眼。
永夜挣扎着从他腿上下来,风扬兮不放。永夜怒吼:“这样没办法和你说!”
“天脉内经。”
“回娘娘,这是济昌宫。”
“果然国色无双,听说,你自小身体弱,是当男儿养到十八岁的?所以一直男装。”
永夜的声音低落下去,浮起一朵忧伤的笑容。“我不相信人,你,不也一样?试出我的心你很开心对吗?然后剃了胡子优雅的出现在我面前,以为,我就会顺理成章的嫁给你对吗?”
再想有什么用呢?他已经送她进了齐皇宫。
如云的帏帐丝滑的坠在地上。目光移向身边,宽大的雕花木床铺着锦绣龙云团花床单。永夜像受惊的兔子噌的跳了起来。
永夜冷笑:“太子是慕容燕,你抢了他的太子位,不会再上演兄弟情仇?”
永夜有些疑惑。
天机阁是齐皇宫最高的建筑,黑色云石筑成的宽敞石上建有三重九脊悬山式穿斗殿宇。气势雄伟。据说站在天机阁,圣京能尽收眼底。
月魄如此,风扬兮也是如此!
“游离谷与安家密不可分,却在安国搅得翻天覆地。我从小就跟着师傅离宫学艺,一直是燕弟顶了太子的名。燕弟对政事了无兴趣。如此我在暗中查探,让游离谷和安家以为我齐国皇上病弱,太子软弱,更好行事。”风扬兮气定神闲的说着。寥寥几句便勾勒出朝廷的微妙局势。
看到风扬兮大踏步离开,他才笑了:“离涯,你去。这事,也许你能帮上忙。”他轻声在离涯耳边唠叨了几句,离涯忍不住笑,深深低头:“奴才告退!”
风扬兮沉默了,他的确没有中游离谷的化功散,然而,他也没想到永夜真的会来。她的出现的确让他很开心,可是他何尝不是因为她的出现乱了方寸为她担心?
风扬兮见她脸上全是怒意,发髻跑得散乱,心里涌上一丝内疚。见她防备着他,手伸出又缩了回来。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如何开口。沉默了下才说:“我本来……无意娶你。”
齐皇微微一笑:“但是朕也有个条件,永夜如果喜欢上朕的儿子,就一定要进宫做太子妃。朕想,这很公平。”
从福宝镇山洞里找到她时,她的目光散乱,是因为月魄。
齐皇叹了口气,瞟着风扬兮木立的模样忍不住哼了声。温和地对永夜说:“回去记得向你父王问好。当年的事就不必提了,这个……你父王报复心很重哪,朕不忍瞒你,永夜也替朕分分忧。”
永夜看着风扬兮,脑子瞬间变得空白。
永夜站起身,居高临下望着风扬兮,挑眉笑道:“剃了胡子还真人模狗样的!我不得不夸你一句,真的很有魅力!不过,我的答案也出来了,我不嫁!告辞!”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难得住她了。对远在安国的父王与母亲,永夜有种深深的思念。她很想回到莞玉院,很想在家里呆着。
“不是?影子和_图_书叔叔认出你来,一早告诉你了一切,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在观察,你在想不说才是件于你最有利的事,可以进退自如。你瞧着我耍进小聪明,你躲在旁边偷笑。现在我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了。除了,这个公主的头衔。不过,我想李天佑若是诚心想打仗,他是绝不会因为我而放弃。再见!”
“多谢公公。”永夜有礼的说道,提裙进了殿。
“慕容扬兮见过永安公主。”声音很平,平平的不带丝毫感情。他的嘴动了动,那张脸就生动起来,脸上的笑意很明显。
“在安家佛堂里救了你时,我也说过让你嫁给我,不嫁太子!”
喜欢他由不得自己,可是,她可以不嫁。
她神情黯然,瞧得风扬兮心里一酸,她没有了内力?他记得从山洞里救了永夜,她好象没用过功夫。一个有功夫的人武功被废会是什么感觉,何况永夜,她骄傲且没有安全感,没有内力,她和寻常的女子强不了多少。
“哈哈!”永夜大笑,“安家佛堂……你知道安家有危险,你还是让我去了,因为,你要借我出事抄了安家,敢害太子妃,等于谋逆!你想的是要把安家这棵大树砍了!我去西泊看秋祭,你便也跟着来了。你知道,有我在就肯定能钓到游离谷的人。因为,你也怀疑了月魄不是吗?只要吊着我,就一定能够找到他。找到游离谷!”
她喝下虹衣的酒,真的只是为了证实月魄是游离谷的人而不是为了风扬兮而去?
谁说刺客能够得到幸福?
“永夜没有损伤,知道分寸。永夜告退!”她站起身,秋风吹来,永夜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回家。
永夜的话越说越急,风扬兮的眉越拧越紧,他几次欲打断永夜的话,又沉默了。纸条上确实还有一句话,月魄写道:“平安医馆,我还能等到你吗?”明明是和他定亲的人,却和另一个男人勾搭,他如何不气,他不想让她去什么平安医馆。然而她到了圣京还是去了。
她站起身道:“永夜不愿嫁风扬兮,也不愿意嫁慕容燕,这就收拾行装回安国。永夜告退!”
“呵呵,你很讨朕喜欢。不过,你自己去对太子说吧。扬儿!你出来吧。”齐皇朝里唤了一声。
风扬兮像被她掴了一巴掌,没料到永夜会是这种反应。他急切的分辩:“永夜,我不是那个意思!”
风扬兮蓦然想起月魄的话:“星魂从来内心很都独立,也很脆弱,她最恨背叛,我伤了她的心,你也一样。”
永夜迈上台阶回头一看,两名侍女跑得喘气。自己体力比她们要强得多。永夜笑了笑,等她们赶到,放慢了脚步。
“赦你无罪,抬头与朕说话。”
仰头看去,就这样的角度已足以让人心生敬畏。齐皇是什么样的人呢?都说帝心不可测,是像裕嘉帝那种面带猪相心头嘹亮的,还是陈皇那种温文尔雅风流潇洒的?永夜暗暗猜测,这次会面的结果是什么。
身上穿着宽大的浅紫绸衣,长裙曳地,差点摔了一跤。赤脚踩在冰凉的金砖上,她有点无所适从。
“非说不可!”
永夜打断了他的话,朝他磕了三个头:“永夜明白,永夜依然感激影子叔叔。这么多年,我……”她的目光与离涯碰在一起,那是种深深的眷恋。对永夜而言,与影子叔这种默契与依恋有时候胜过了与端王。
离涯情不自禁看向风扬兮。
他在天牢,为什么她一想到他的样子就会心疼?
不是东宫,记得太子燕说过,太子妃是住在东宫鸾殿,怎么跑这里来了?
风扬兮松开手,永夜一溜烟跑到桌子对面坐下说道:“想说什么说吧!说完我还要出宫回家。”见风扬兮眼睛一瞪,她赶紧加快语速道,“你说的,你绝不勉强我!”
永夜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两名侍女有点不知所措,正要说话,永夜已皱了眉:“别和我说宫里那些规矩,我现在饿了。”
永夜无限伤感。
一个月魄打碎了她对人的信任。一个风扬兮让她依恋,却又再次失望。
“为什么?燕儿博学多才,虽然不会武功,也单薄了点,他也是个好男儿。”
“起来吧!我想,你一定也很想见到永夜。”
“我不和_图_书愿意。”
占有欲强的男人喜欢什么事都尽在掌握,风扬兮也不例外。
永夜倒吸一口凉气,他是那个胡子邋遢,看上去脏兮兮的,只会穿一身黑布袍的风扬兮?
见永夜吓成这样,风扬兮使劲闭住快要张大的嘴巴,却怎么也忍不住让笑容越来越灿烂。他摸了摸才剃干净的下巴,得意的想,比起姓月的那小子,应该不会差吧?
“那一巴掌……”风扬兮想说,他当时就是生气,她不断的挑衅他的怒气,他很后悔。
齐皇笑了,脸上笑容带出很深的痕迹。他想了想道:“自古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朕欠你父王一个人情,所以才答应了这门亲事。你父王也答应朕在他有生之年,他会尽力阻止安国与齐国交兵。他很疼爱你。所以,他还提了个要求,如果永夜没办法喜欢上朕的儿子,这门亲事就作罢。但是无论如何,要让你离开安国。”
永夜咬住唇不吭声了。心里的委屈越来越重,月魄如果没有废了她的内力,她会这样怕他?回想从前飞檐走壁,飞刀随心所至,现在什么都不行,他不让她走,她连宫墙都出不去。
“你喜欢风扬兮?他送你进宫,明摆着放手,你还喜欢他?”齐皇不动声色的问道。
“然后,是为了看清楚我的心吗?你和你父皇勾结起来,用自己要胁我,没想到中了游离谷的道,他们竟然劫了天牢。你其实一点也不着急的对吗?就算迷烟吹进来,以你的功力你完全可以闭住呼吸假装被迷倒,你根本就没有中化功散,你胸有成竹地顺水推舟就进去了。否则,慕容燕怎么会轻易让我一个人留在安家佛堂。因为他巴不得让我有机会进游离谷。你很高兴对吗?因为我这个白痴真的就进了游离谷出现在你眼前,还放了一管血给你。”
永夜想大笑。
风扬兮又被她说火了。“我是叫你嫁太子……”
齐皇道:“不悔?”
换好衣裳,梳好髻,她晃了晃脑袋,不是很重。永夜提起裙子大步走了出去:“前面带路吧。”
腰间突然一紧,她尖叫一声挣扎起来:“你是抗旨!皇上允了我出宫回安国。”
坐在饭桌上,她慢条斯理开始吃东西,吃了一半,才想起从山谷里回来,似乎在马车上风扬兮抱着她就睡着了。
她五岁才从身体里醒来,如果不是离涯,也许她一生也不会知道自己是谁。也许,她永远不会是刺客星魂,永远不会认识月魄,不会有这样的十八年经历。像夹住的血管突然松开,月魄与游离谷如血液奔流,再次回到脑海中。
话一出口,便流畅了很多。
“你瞧见我进济古斋,你心里一动,想到了济古斋背后的安家。你以蔷薇为诱,让我心生愧疚,让我进安家别苑。在竹楼里,你打了我一巴掌……”永夜难过。
永夜咬着嘴唇毅然回头。
永夜镇定下来。
风扬兮叹了口气:“我父皇觉得我比燕适合继承皇位,千方百计要我做了这个太子,所以,你定的亲不是慕容燕也不是慕容扬兮,而是齐国太子。谁做这个太子,谁娶你,就这么简单。至于两个老家伙还有什么私下的交易,我就不知道了。”
“怎么会。皇上精神矍铄,且能看开一些事情是好事。”
这是什么意思?喜欢上太子燕自然会为他进宫做太子妃,这算什么条件?永夜有点被搅胡涂了。
风扬兮被她一口气说得所有的话全堵进了心里,不知好歹的东西!他深呼吸,平静了情绪:“你继续!”
她的那衣衫裙真的是月白色绣满银色的星月。
不管是不是东宫鸾殿,这里也是皇宫。风扬兮……他不知道她没有内力,想要出宫翻墙有困难?风扬兮将她扔进皇宫里,他怎么能这样做?
游离谷已消失了,月魄不会让游离谷还是从前的游离谷,他本性是善良的,他关了牡丹院,让安家收敛就是证明。没有什么需要风扬兮游走江湖奔劳的了。这么些年,他走遍天下,难道不是替他将来的江山做打算?
“娘娘,皇上请您用膳后天机阁谨见。”
永夜告了谢,坐下。
永夜见他迟疑,冷冷一笑:“我替你说吧。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娶我。你知道我的身份,知道我与游离谷的和*图*书关系。所以,我请你做保镖正中你下怀,你顺水推舟跟着我去陈国瞧一瞧游离谷玩的什么把戏。没想到我挑起易中天和你争斗,我……”
永夜吓得屁股一滑,从锦凳上摔坐在地上。她手忙脚乱的爬起来结结巴巴的问道:“不会……你不会是……风扬兮吧?”
永夜认真的问道:“影子叔叔帮了永夜很多回,也救了永夜很多回。请你告诉我,你说你要走了,报了恩,要去尽忠。是在我去找王老爹那次,你认出了风扬兮吗?”
一种伤痛在胸口留转,永夜深呼吸,不要再想,她要将他永远的屏弃在记忆之外。没有这个人,没有游离谷。
她就轻易的换上了女装,只为了救他?
“去给我备套……”永夜叹了口气,她不能再穿男装了,“简单点的襦裙。”
“让开!是皇上让我出宫!”永夜不顾一切拉着长戟用力一甩,顺势便向门口冲去。
永夜认真的说:“影子叔叔若是没有成家,没有儿子,永夜一定为给你送终。走吧,我想父王和母亲了!”她扬鞭策马,一溜烟跑了。
风扬兮回头怒道:“燕弟做太子又怎么了?我照样可以辅佐他。我不想当皇帝!这下父皇如愿了?我答应继承皇位,可是你答应我的事呢?你早说过我只要解决了游离谷,解决了安家就不逼我做太子。然后又拿两国亲事说事,说什么永夜一定要嫁齐国太子,我若不做太子,就娶不了她。现在呢?你骗了我还让永夜自己选,她那脾气,早认定我在耍她了。”
离天机阁越来越远,宫门已经在望,永夜忍不住回头。骇然看到风扬兮像团黑云追过来,吓得拔腿就跑。边跑边喊:“你父皇答应让我回去!”
“不必,我饿了,现在开饭。”
永夜回头睥睨着他,不屑地说道:“怎么?殿下说话不算话?你要留我,我也没办法,因为……我的内力已经被月魄废了。我不可能飞檐走壁,也不可能再用飞刀。我就算回家,也不过想父王母亲如果疼我,能养我一辈子。如果那天遇到一个真正待我好的,肯让我安静的过过小日子。”
她现在要面对的是齐国皇帝。她不愿嫁太子燕,不愿意。这个想法很简单,可是却显得那么难。
照父皇的意思,一切按永夜的心意办。凭什么?风扬兮不知道他脸上的表情不由自主的变换,精彩极了。
“然后……”风扬兮望着永夜,想起在河边遇到她的神情,他了然于胸,却说了一堆话去开解她,明知道她耍小聪明装天真,可是她却分明打动了他的心。
永夜轻声说:“我只想听一句实话。”
永夜笑了笑:“回皇上话,世上的好男儿很多,永夜不是每一个都要喜欢的。”
“然后呢?”他的意思是这个太子还是为了她才做的?永夜冷笑。
“呵呵,你说话很直接。朕也不喜欢绕圈子,告诉朕,你愿意嫁给太子吗?”齐皇眼睛突然眨了眨。
这是在宫里吗?这里就是齐国的东宫鸾殿?永夜掀开帏幔,光线透了进来。她眯了眯眼,四周很安静。她走了几步,听到有人过来。永夜往帏幔后一闪,听到两个侍女的声音:“娘娘还没醒?都快午时了。”
永夜安静的站在天机阁外,不多会儿,老宫侍笑咪咪的走出来,轻声道:“皇上等候娘娘多时了。”
齐皇接着说:“朕要谢谢你,替朕解决了个大难题。一直以来,安家把握了齐国的财力,朕不是怕他有钱,是怕这朝中大臣都钻进了钱眼儿,上下帮着安家说话。长此以往,皇权就会被架空。二十年前,朕就发现了迹象,一直很苦恼。既要利用安家,又想除掉安家。安家垮了,朕是最开心的。所以,朕向你坦白,让你自己选择。朕再问你一遍,你真的不喜欢风扬兮吗?”
离涯回头,天机阁石台上露出了风扬兮的身影,殿下在看永夜吗?离涯笑了笑,拍马去追永夜。
“你给我站住!”风扬兮被她一番理直气壮慎密严谨的推理气得咬牙切齿。
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他守着自己,观察着自己,也许,还喜欢上了自己。
熟悉又陌生的脸,鹰隼般锐利的眼神,浑身散发的气质,他本来就该是个王者。永夜低下头,轻和*图*书声道:“玩弄于股掌之间,很愉快是吗?嗯?”
离涯赶紧回礼。
齐皇叹了口气:“当年安齐大战后没几年,安陈在散玉关开战,那时我还年青,还想着雄霸天下,所以遣了御前一品侍卫去京都劫走了你,想让你父王惨败,陈国能攻进散玉关,安国必会元气大伤。他一直没有回来,后来我才知道你父王救过他一命。他不愿意用你作人质,便偷偷养着你。可是他对我不住,所以潜入了游离谷,知晓李言年想假冒世子的计划,也顺便把你带了进去,让你回到王府,这法子对你没好处,可是却利于他潜在李言年身边看清游离谷的动向。你长大成人后,他才回来。这就是朕欠了你父王的原因。”
天机阁殿门口缓缓走进一个人,躬着背,清瘦的脸,深伏于地:“离涯对不住皇上!”
“回皇上,是的。这身女装,还不是很习惯。不过,我还是很喜欢。”
“不会。”
“是。”永夜毫不迟疑。天大的好事,以后,她不用顶着太子妃的头衔与太子燕周旋。他是个好人,却让她喜欢不起来。
眼睛已瞥见一角黑色龙袍,她跪下行礼:“安国永安叩见皇上。”她用的还是安国的身份,一觉睡醒就变了天,她不承认。
她没有回头,走出了宫。迈出宫门时,她回头,遥远的济昌宫台阶上风扬兮黑色的身影在秋风里伫立。
“陛下,你能告诉我,你认识李二吗?或者,殿下认识这个人!”永夜面沉如水。没有回答风扬兮,她甚至连看他一眼都没有。
离涯不好意思的笑了:“瞎扯!回去后还唤我李二吧。”
她的身影消失在天机阁,风扬兮脸色铁青,她连瞧都不瞧他一眼。
宫门外,离涯备好了马:“永夜,我送你回安国。在京都呆了那么长时间,也习惯了,想回去看看。”
“你若是早回来做太子,不在江湖中游荡,不就早结了?”齐皇半阴不阳地扔下一句。
永夜心里一抽。
离涯抬起头,目光中充满了感情,愧疚地低下头:“永夜,是我害你离家十年。”
“免礼吧,走近点,让朕好好看看。”齐皇的声音很虚弱,长年的帝王生涯再虚弱的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充满了威严。
她瞟了眼华贵的宫殿下定了决心。离开,远远的离开。没有了游离谷,没有了月魄,也没有风扬兮。她还有她自己。
天机阁内异常宽大,四周窗户打开着,风从四面八方灌进来。这里让人心清舒畅,永夜是这样认为的。
永夜深吸一口气道:“皇上误会了,风扬兮与永夜是……”她竟然连朋友二字都说不出口。
他问她,为什么听到他要她嫁太子,她会那么生气。
风扬兮不敢肯定。如果她愿意呢?他的心开始跳得很急。可是她不愿意,她心里还念着那小子呢?风扬兮的手情不自禁拽着紧了。
“皇上,永夜心里没有喜欢的人。不想嫁太子不是因为风扬兮。”永夜定定的说道。
思索间,永夜已上到了最高一层台阶。宽大的石台上站着守卫的禁军。一名老宫侍见她来了,赶紧进内通报。
永夜走下天机阁,两名侍女要引她回宫。她淡淡的说:“不必了,皇上答应让我出宫,前面带路吧!”
楼梯上缓缓走下一个气宇轩昂的年青男子来,高大的身板,黑色衮龙宽袍,金冠扣顶。
她几时与他成了朋友?她是他想杀的刺客星魂。后来,他不杀她了,两人在一起对付游离谷算是合作吧。
风扬兮愣了愣。想起月魄留在竹楼里的纸条。纸条上画了一弯月亮,一颗星,挨得很亲密。所以他才不愿让永夜瞧见。
齐皇望向窗外,喃喃道:“李谷,若不是欠了你,朕才懒得操心。”
她轻咳了声,声音马上消失。两名侍女对她福了福齐声道:“奴婢侍候娘娘更衣。”
齐皇无可无不可的摆了摆手。
永夜哈哈一笑:“我跟着青衣师傅在石室里呆了三年,一只蚊子飞过我都能看清楚它长了几条腿,我看到了医馆二字,所以极想拿过来细看,你却把它揣进了怀里。我猜,上面肯定写着平安医馆的字样。所以,我一到圣京失踪,你就能一直在我身边。”
“永夜,现在你愿意嫁给我吗?”风扬兮在楼上听到了所http://m.hetushu.com有的对话,他想,是自己把永夜带进宫中让她气坏了。他不认为永夜对她的依赖是假的,不认为她在他面前的软弱是装出来的。她会为了他嫁给慕容燕,也会为了找他而进到游离谷。但是,他不敢肯定她心里还有没有那个人。
齐皇摇了摇头:“朕老了,国中事务都交由太子,不日朕会退位于他,安心做太上皇,不问政事。太子翅膀早硬了,连朕也要忌他三分。”
这有点调皮的举动让永夜愣了愣。她缓缓说道:“陛下会怪罪于我吗?”
她背对着他轻声说:“知道被自己最信任的人欺骗背叛是什么滋味吗?你不懂得。”
“多谢皇上开恩,皇上是位圣明的君主。”永夜由衷的说道。
风扬兮喝退了左右,抱了她坐着,见永夜黑着脸一句话也不肯说,心里不免急燥起来:“你不想嫁给我,是因为你喜欢姓月那小子对吗?”
她跪下朝离涯磕头。
“这是哪儿?”
永夜站起身,缓步走到齐皇身前,正欲行礼,他拦住了她:“来,坐朕身边来。”
风扬兮没有理睬,要放了她走,浑身长嘴也说不清楚。他抱了她直直走向济昌宫:“我们好好谈谈,如果你不肯,我说过,绝不勉强你!”
他在落日湖竹楼里吻了她,她给了他一巴掌。
“我不想和你说!”
没有可信的人,这世界上永远没有可以交付真心的人。
永夜眼圈红了红,骑上马道:“我知道,影子叔叔和内府里的张大姐感情一直很好,你走了,她偷偷哭了好几回。”
他在安府救了她,第一次冲动的让她嫁给他,她却说第一次的女装要穿给月魄看。
“我居然帮着易中天在背后给了你一刀,你重伤由慕容燕护着回到了齐国。所以,当你伤养好再次出现的时候,你一直盯着京都牡丹院,碰巧救了我。你心中起恨想报复,不顾我的安危,将我卖进牡丹院。你大方的拿我当诱饵,以为能找出游离谷的据点,所以,你在山中找了六天,顺便找到我。虽然李言年已成游离谷的弃子,但是你并不灰心,因为你在夷山下的竹楼里看到了月魄留给我的纸条,上面绝对不止写了那句话对吗?”
永夜不想看他。她一口气说完,自己也觉得合情合理。可是,为什么心却这么痛?难受得连眼睛都发酸发胀。
离涯低下头道:“是。可是殿下他……”
他缓缓说道:“我说过我绝不勉强你。可是永夜,不是你说的那样。”
她从安国嫁来已经两月有余,才真正进入齐宫。中间的波折无数,齐皇会如何看待她这位不想嫁太子的太子妃?
“我出生时是早产,我很虚弱,父皇怕我养不活就交师傅带大我。我自幼不在皇宫长大,父皇干脆隐瞒了此事,觉得我游历天下也是件好事。佑庆帝那时还是亲王,定下了我的皇妹络羽。我自小离家,却很心疼这个小妹,加上本来就想查游离谷的事,所以,我去了安国,以游侠的身份助佑庆帝一臂之力。我很喜欢在外面的生活,很自在。五年前端王与父皇定下亲事。父皇告诉我,这门亲是为我定下的,因为端王妃国色天香,她的女儿应该不差。”
她瞅着风扬兮,看着他沉着一张脸。他很生气?该生气的人该是自己吧?永夜轻摇了下头。
她想起风扬兮冲进火中焦急寻她的情景,都是假的,永夜狠狠的告诫自己,他不过怕自己死了,他对付游离少了个可利用的人。
永夜抬起头,定定的说:“你是正义的大侠,你觉得你明明知道我是刺客星魂,你都已经原谅我了,我就应该感恩戴德。你让我嫁给慕容燕,你并不想娶我,因为,我是个刺客小人不是吗?”
她提起裙子几乎跑出了自己极限,宫门守卫目瞪口呆,下意识将长戟一摆封住了宫门。
“你也不愿意嫁燕儿吗?”
永夜缓缓抬头,这才瞧清齐皇半躺坐在一张软椅上,旁边放了张锦凳。他年纪很老了,须发皆白,眼神很温和。
“有区别吗?你有告诉过我你是齐国皇子?你要想娶我的话你就会取代慕容燕成为齐国的太子!”
“你如何猜出来?”
永夜垂下眼眸,藏住一片伤心。他扔她进皇宫,他终于还是把她扔给了慕容燕。“永夜没有意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