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一十一章 魂飞魄散

永夜一怔,月魄盯着她的手,他的目光没有看她。
他叹了口气,轻轻为她拭去泪,将她小心搂进怀里。
“谷主还说,让老朽陪风大侠等。”掌柜的说完,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抻了抻袍子坐在了风扬兮的对面。
风扬兮饮了一杯,笑道:“新娘子呢?该不是害羞躲起来了吧?”
他挥了挥手。屋里的侍女曲膝告退。
墨玉和月魄一呆,谁也没想到永夜居然能动了。
“永夜!”奔进山洞的风扬兮一剑斩断绳子,永夜倒在他怀中,目光恍惚迷离地望向山壁一角。
蔷薇不是他杀的?为什么他不解释?永夜苦涩的笑了,墨玉是他嘴里一直念叨着的白痴弟弟,他有什么好解释?难不成让她去杀了他心爱的弟弟为蔷薇报仇?
怀中的永夜一动,眼角缓缓滑下泪来。
雪地里,八岁的月魄颤抖着声音替她顶罪:“是我!”他迈步那一步,也从此走进了她的心。
门被关上,山坡下小镇已响起了爆竹声。隐约的笑声从风里传来。
“墨玉,你带母亲走,我祭了她就来。”
月魄颤着手拉上了房门。
风扬兮抱着永夜一句也不说,上了马车道:“走吧,再没有游离谷了。”
“说了你也不懂,这世间有太多神奇的药草,有太多种变化和搭配。它只是暂时让你麻痹,小坐一会儿,我就会回来。”月魄柔声说道,慢慢后退着走出屋子。眼前的永夜似笼罩在红色的雾中,她瞧不见他,月魄心一颤,几乎冲动的上前揭了她的盖头,拉住她的手从此千山万水携了她去。
永夜被动的仰起头,恨不得一口咬断他的舌头。月魄恍若不知痛楚,执著不肯放弃。两人像两只野兽嘶咬着,直到口中满是血腥,分不清是谁咬伤了谁。
永夜凝神静气,手微微一动。那根救命钢丝缓缓从掌心移出。她艰难的一点点移动着,如同在山谷里对抗软骨散一样,刺激着自己的神经,用痛楚解除麻痹。
永夜的心像解开了一道锁,却又被另一道锁锁上,酸涨得难受。她眼中泪光闪动:“晚了……不管是谁杀的,蔷薇都活不过来了!她活不过来了懂吗?”
为了这个女人他忘记了仇恨与誓言。不惜下令将她软禁于此。
他饮下酒望着风扬兮轻声说:“星魂从来内心很都独立,也很脆弱,她最恨背叛,我伤了她的心,你也一样。”
酒楼里很吵,却瞬间安静了。
永夜推着老夫人往前走了一步。挡在身前的老夫人身体突然一软,倒在了地上。
月魄捧起她的脸,那是让他无比心疼的脸,为了她,他背弃了他的仇恨他的爹娘,背弃了游离谷。她是他从来想保护的人,他毁了她的幸福,她何尝不也毁了他的幸福?
新郎一走,宾客竟渐渐散去。
她大喊一声,拼命往山洞外跑。只想远远的离开他,再也不要见着他。
老夫人阖目撒手。
月魄手中的碗哐当一声摔了粉碎,脸变得比虹衣还白。
老夫人坐在椅子上恨声道:“杀了她!”
下弦月照亮了山谷小镇。透明的灰云遮住了月光,洒下蒙胧的暗影,显得那么幽黯。而群星却亮如灯火,璀璨莹亮。
“墨玉!”
透过盖头下方,她看到一双薄底皂靴。
月魄大步走来,一把拎起永夜拖到那根柱子旁绑了起来。
和图书夜站起来,轻走了两步,繁华绮丽的大红衫裙像湖水泛起的涟漪层层漾开。“其实走路真的不方便。要耐着性子,不能着急,一步不能迈大。猫步就是这样,左五寸右五寸,屁股扭扭。”她喃喃自语,像一朵流云滑到了门口。
月魄站着没有动,任佛珠砸向他,在地上颗颗掉落,清脆的声间在山洞里久久回荡,每一颗珠子都弹在他的心上。他怎么会忘记呢?
“玉儿,你让开!我知道你与你哥感情深,你恨她却碍着你大哥下不了手,我来!”老夫人冲过去,一把抢过墨玉手中的刀,望着永夜的脸冷笑:“自古红颜是祸水!我丈夫死在你父王手中,我两个儿子从小就没过着一天好日子。而今你居然能诱惑我的月儿为你忤逆不孝!月儿,要阻止我杀她,你就动手杀了你娘!”
月魄嘴里的血腥被他一口吞进了肚里。是什么样的恨让她恨到下一世?黄泉么?如果如她所说,在黄泉能摘一朵彼岸花记住今世,他也会把那些花全采了。
“小姐原本就是无双国色。”
墨玉喃喃道:“母亲一直在等你。我瞒了她很久,我真是不孝。”说着抱起她,望了望被装饰得喜气洋洋的房间,眼里流出一片伤心,他顾不得月魄,飞快的离开。
“红颜祸水!我说过,我娘也这样说……”
听到呼声,墨玉的手停了停。
她问他:“如果谷里的人叫你来杀我呢?”
从蔷薇死的时候,他就应该明白,他永远的失去了他的星魂了。
虹衣低头:“照谷主吩咐,只要谷主中途离席,就全部撤走。可是……风扬兮他……”月魄看了他一眼道:“老掌柜陪着他,他不敢动。你去接应老掌柜吧。”
一角红衣闪过,月魄挡在了她身前,什么话不说,依旧用那种眼神盯着她。
风扬兮疑惑的望着月魄,难道他知道他功力已经恢复了?可是永夜在哪儿?月魄的意思是让他现在不能动吗?
月魄缓缓伸出手想捉住她,永夜拉过他的手过肩一摔,月魄摔了出去,只在眨眼间他又跃回到她身前,淡然一笑:“你能动也没用的。”
“她……会带来灾祸……离开这里。”老夫人目光眷恋的从墨玉和月魄脸上看过,看到血漫过祭台时,笑了笑,“你父亲最后死的时候就在这祭台上,他……用他的血建起了这方祭台……我也一样。”
在一片贺喜声中,月魄走到了他身边,举起了酒杯:“风大侠能来观礼,在下荣幸之至。”
月魄闭上眼,心颤抖了下,他回望山下的小镇,想了想道:“谷中所有人都撤了吗?”
那声音悲伤得让墨玉难过。他回望越来越近的月魄哑着嗓子道:“哥,她是仇人之女!”
“李永夜,亏我哥对你这样好,你没心没肺!蔷薇郡主是我杀的,我们混进西泊秋祭是想用她诱你来,是我对她下了毒!我大哥根本就不知情!安伯平别苑中施毒设弩箭手的人也是我!一直是我想杀了你,你冲我来好了!”墨玉吼道。
一个人狞狰起来是这样可怕。月魄英俊的脸因为痛苦几乎扭曲变形。他一步步迫着她,永夜情不自禁的后退,直到退无可退,靠上了山壁。
墨玉握刀的手缓缓举起。
她离开山谷时,月魄坚定的说:“我一定会认出你。”hetushu.com
永夜等的就是这个时机,她突然一跃而起,手中钢丝已抵住老夫人的喉间,微笑道:“你们一家人不用推来推去,我虽然没了内力,一样也可以杀人的。”
她蓦得大哭起来,所有的悲伤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他和墨玉为了仇恨付出了多少?
“你放开我母亲,我放你下山。”月魄的声音无限疲倦。
这是虹衣第一次见到月魄施展轻功,他从来没见过月魄用武功。这位谷主弹指间消弥游离谷的一场大祸,保存实力,将福宝镇经营得像一个家,连他这个刺客都喜欢上的家。他看上去温润无害,甚至从来没有发过脾气。不知道的,以为他就是一个会点医术会施毒的普通人。
永夜满脑子全是月魄。是谁伤了谁,又是谁害了谁?
永夜眨眨眼道:“不是说要在酒楼宴请宾客的吗?”
掌柜的走到风扬兮身边对他一礼:“谷主说,风大侠若是想要星魂平安,就请在此等上一柱香。”
月魄也穿了身大红,一洗从前淡泊的模样,英俊的脸衬得越发神彩飞扬。
“好,你真是个好儿子!”安老夫人被月魄的话气得浑身发抖。
“是!”虹衣答了声,和暗处中的三人飞身往山下奔去,他回头看了看别苑,永夜的脸晃过脑中,他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离开。
“你和我想的一模一样美丽。只不过,没有新娘子这样好动的。你应该在这里坐着,等着酒席完了我来揭你的盖头。”月魄微笑着,如果没有意外,她会是他的。然而无形中却有一道墙横亘在他与她之间。就算他安排好了一切,他还是得不到她。他期望这一刻晚点到来。能多瞧瞧她,也是好的。
永夜转身就是一脚踢出,脚踝一紧已扣在月魄手中。他轻轻挥出,永夜摔倒在石台上。
“你动手吧!我去过黄泉,那里开着血一样的彼岸花。我终于明白,那是血浇出来的,让我再去摘一朵,不,我全采了!好让我记住,下一世再也不要相信任何人!”永夜几乎从牙缝里一字字挤出这句话来。
永夜吓了一跳,月魄和墨玉已惊呼着奔来,老夫人手中的刀直插进小腹,只留了个刀柄在外面。血如潮涌,瞬间染红了祭台。
灯光突然出现,别苑的白墙中悄然寂静。
月魄的长衫在风中飞舞,虹衣拼尽全力离他还有十丈远。他望着山上黑漆漆的山林禁不住担心。墨玉公子会将永夜带到哪里?被困在山顶别苑的老夫人要做什么?
那一晚中秋,从祭台上流出的血染红了月亮。用仇恨与鲜血建起来的祭台从小重重压在心里。
她和月魄相距只有两丈远,却像一个在天之涯,一个在海之角。无论他们曾经有多么亲密,有多少浓情。两人已走上不同的轨道。拉远了彼此的距离,永远没有再一次相互依恋的时机。
月魄低下了头。墨玉的目光也移向了他。
“墨玉,你杀她,你就不是我弟弟!”月魄的脸异常可怕。他盯着墨玉那把刀,静静地站在他身前。石台上的永夜什么话也没说,眼眸里泛里的竟是讥诮之色。她什么都知道,为什么偏偏不明白他的心?
他扣住她的下巴,缓缓低头吻上永夜的唇。他的唇如火一般炽热,像要烧尽天地间所有的阻隔他的东西。
墨玉的刀指向永和_图_书夜:“你别过来,什么女人不行,就一定要她?!你不知道她为了灭游离谷什么招都使得出来?我一定要杀了她!”
风扬兮笑了笑,很安静的饮酒。心里却急得要命,慕容燕什么时候能带兵进来?他很怕,很怕慢上一步就失去她。可是他现在只能等。
老夫人被她一声祸水气得握刀的手直颤:“那日玉儿擒了你,若不是想借你散了安家,你以为你会活到现在?”
“三公子呢?”
月魄很认真的看着她:“不会有那一天的。你知道,我一直当你是兄弟。”
暗处突然闪出三个人,对月魄一礼:“谷主。”
永夜望着铜镜里的自己啧啧赞叹。笑着对四个侍女道:“你们的手真巧,我越看自己越漂亮。”
“要我的血是吗?从我左手臂上砍一刀,这是最接近心脏的血管,一刀下去,用不着一弹指的工夫,我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死。或者,从我的颈边来一刀,保证喷得让你痛快!”知道逃不过,永夜镇定下来。也许,这一世,是为了经历这场劫难。两世被背叛,下一世,也许,她会好过一点。
蔷薇的死让她不能释怀,月魄的欺骗更让她痛入骨髓。
月魄笑道:“在下敬大家的酒,酒饮完再闹吧。”
诺大的山洞里只剩下永夜一个人。
而此时虹衣却叹了口气。他相信,如果和月魄对招,不用毒,他也在他手上过不了五十招。
她呆呆的看着那角红衣闪进石门再也看不见,她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仿佛一下子就空了。她知道,这一生,她都看不到他。
月魄微笑:“我什么时候不管你了?听话离开,我会来找你。”
风扬兮就坐在长桌的尽头。
他恭敬的捧出一个香炉,上面插了一枝粗大的线香。
“我当然会活到现在,我长得这么漂亮,你儿子舍不得的。可惜你当时没有杀我,否则倒真可以试试看你儿子会不会救我!”永夜肆无忌惮的挑拨,眼中全是得色。
已经晚了,在他囚住蔷薇的时候,就已经没办法挽回了。他催毁了她心中最美好的希望。不管他现在是否不再让游离谷的人当杀手,不管他是否想避入山林过悠闲的生活。她心目的那个温暧的月魄已经不在了。
永夜笑了起来:“怎么,我连内功都没了,做你的嫂子你该放心才是。我怎么斗得过他?”
这是他第二次瞧见她落泪,第一次是为了蔷薇,第二次却是为了那个人。风扬兮心中掠起一阵刺痛,紧紧抱着她,哑声答道:“好。”
永夜一激灵,吓得慢慢退后,她不想杀他的母亲。
“月魄和你长得很像!”永夜突然开口,声音在山洞里幽幽回响, “那天在佛堂看见老夫人,我总觉得很面熟。大公子说你是墨玉的亲生母亲,墨玉长得与你不像。可是回去后我画了幅画,原来是月魄长得更像你。夫人年青时肯定也是个祸水!”
他抱起她大步向外面走去,喝道:“封了这里,拆了这个小镇。一片瓦也不准留!”
八年后,他出现在京都。英俊之中更带有一丝出尘的清逸,剑眉下的双眸闪动着睿智的光。他用小星吓她。她不要她靠近,他却说:“我靠近你。”
她不会跟他走的。在他们中间还有一个蔷薇,一个曾经娇若春花,扬着笑脸叫他月哥哥的美丽女孩。
www.hetushu.com“原来……你武功这么好!”她喃喃念着,原来他的武功是这样好!“你还有什么不是骗我的?!”永夜心里仅存的留恋像被炸飞的房子瞬间烟消云散。他一直骗她,哪怕知道他是游离谷主,她始终觉得他是受了胁迫,不是他愿意的。
他终于平静,细心抚上永夜的嘴角,沾起一丝血迹,唇色娇艳,没有伤痕。是他的血吧,为什么他没觉得痛?
月魄说完带着虹衣出了酒楼。
她的声音很大,震得山洞内回声久久不停。永夜抓着风扬兮的衣襟泪流满面:“求你,不要追了,永远不要找到他……我求你好不好?”
风扬兮锐利的眼神盯着月魄,几乎忍不住想要动手。他慢条斯理的喝着酒道:“风某不懂月谷主的意思。”
四周的人跟着起哄,嚷着要见新娘子。
镇上的酒楼坐满了宾客。桦木桌拼在一起成了一张大桌。摆上了原来京都牡丹院大厨陈师傅亲手炒的菜。
“你给我下的是什么药?简直比传说中的点穴还管用。”永夜隔着盖头问月魄。
风扬兮怔住,心里焦急万分,永夜出了什么事?月魄明显话里有话。
端王李谷那一枪没有杀了他爹,却抢了族中至宝天脉内经,杀尽了三千西泊将士。他爹从死人堆里出来,西泊三千将士的亡魂日日纠缠着他,失去族宝的愧疚折磨着他。全家离开了西泊来到圣京,五年后安家在圣京立足发家。在这里,他亲眼看着他爹祭了自己!
她看他的目光是如此陌生,陌生得让他不敢再靠近。仿佛再抱她一下,她浑身会长出利刺将他再刺得千疮百孔。
山洞中如西泊村寨一样设着一个祭台。永夜躺在祭台上,长裙洒开,红衣似血。墨玉提着刀站在她身边,她手中已握住了那根钢丝。
她的话深深刺痛了老夫人的心,她怅然回头看月魄:“月儿,你会吗?告诉娘,你会吗?”
有士兵冲过去,永夜蓦然惊醒:“不要!”
老夫人听得月魄的话,站起了身。她回身怒视着月魄扬手将手中的佛珠砸过去:“你忘了,你忘了你爹是怎么死的?那年你五岁,你忘了你在这里看到的情景?你忘了你发下的毒誓?你忘了你在爷爷临终时的承诺?你怎么可以娶她?”
“那是男人的事情,我和街坊邻居还有风大侠喝过喜酒就回来揭盖头。乖,回去坐着等。”月魄扶着永夜来到床边坐下,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心里涌出离别的伤感。他亲手为她盖上红盖头。那块绸布落下遮住她容颜的瞬间,月魄的笑容已消失不见。为她揭盖头的人不会是他。不管他有多想。
月魄跪在老夫人面前,闭上眼道:“难道我们不能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平静祥和的生活?我们就一定要日日活在仇恨之中?我已经废了她的武功,她只是个普通人,她一辈子都离不开这里。当年是战场,各安天命,纵然端王太过残忍,但不是星魂的错。饶了她,娘!”
月魄惨然一笑:“我怎么会杀你……我宁可杀了我自己。他会找到你的,你给他的那管血早让他恢复了功力不是吗?我当时恨不得捏碎了你的手!我还是不舍……星魂,我以为星月可以长久相伴,可惜,你宁肯为他坠落,也不愿意再留在我身边……”
墨玉抱着老夫人放声大哭。月魄跪在一旁,和-图-书他的脸抽搐得可怕,他抬头望着永夜。他就这样看着她的脸,那目光像刀,充满了怨恨与悲苦。
虹衣坐在一旁,默不作声,情不自禁往山坡那个位置瞟了一眼。他拎起酒壶和酒楼里的人干杯,慢慢退到门口,一闪身不见了。
不到片刻,他白着一张脸回来,走到月魄身边低声道,“她不在新房里,墨玉公子,也没来。”
月魄沉默了会儿道:“星魂一直很想要幸福平和的日子。不想做黑夜里的刺客。我给不起,你能。风大侠耐性再好点的话,没准能实现她的梦。”
十岁的月魄在三位师傅找到他们时,站了出来。呵着冻僵的手在药园里翻土。
月魄神采飞扬的走进来时,他的眼角跳了跳。永夜没有跟着他一起来。没有看到人,风扬兮没办法放心。
月魄心跳得很急,他冲进别苑后山,手在一堵石壁上启动了机关,山壁露出一个洞来。他脚步未停,直冲进去大喝一声:“住手!”
山谷入口处,太子燕悠然骑在马上,见人马撤出才松了口气。
“三公子没有来。老夫人在别苑。”
再没有机会,他和她之间真的再没有一点能够和好的机会。就算他不想再提仇恨,带着游离谷的人在山中平安的过日子,她也永远回不到他身边。
永夜喘着气爬起,她被摔得龇牙咧嘴,听到月魄说要祭了她,吓得直往后退。
月魄的目光从风扬兮身上掠过。有一分伤感,也有一分羡慕。他冲他笑了笑,对满堂宾客道:“我酒饮多了,新娘子也等得急了,先行一步,各位尽兴便好。风大侠稍安勿燥,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
蔷薇死在墨玉手中,可是蔷薇却是因为发现了月魄的秘密被他囚禁。他废了她的内力,他却想娶她。他的母亲不是死在她手中,却是因她而死……永夜已分不清谁欠了谁,谁又害了谁。
“他是真的要娶你……”墨玉的声音分外凄凉,“他困住了母亲,只为了要娶你。”
墨玉擦了泪,抱起老夫人,旋开机关走进去,回头道:“哥,你还有我!你不要连我都不要了。”
门吱呀被推开。她没有动,冷冷问道:“谁?”
永夜大吼一声:“让开!”
普通人成亲一样,这里也有嚷着要闹洞房的人,吼声还不小。
月魄扭头旋开了石门机关,走到门边,他回头望了她一眼,她穿着红嫁衣,她本来应该是他的新娘,可是,他却再不能带走她。月魄嘶哑着声音道:“这世上再不会有游离谷了。”他决绝地走进了石门。
“月魄你不用施毒了。我保证在身体无力前,这根钢丝能穿透你母亲的喉咙。”永夜笑了笑,手上全是钢丝刺出的血点。
月魄一步步走近,他防着这一天,自从永夜进了山谷,他就不让安老夫人知道这个消息。他怕她上山,他真的怕。
他可以一刀杀了她,从此一了百了。幼时星魂的脸,长大后她的脸在眼前重叠,他真的要杀了她?
可是,他的目光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清澈,他更多的时候,瞅着她的时候,温柔中总带着一份淡淡的悲伤。每一次和他在一起,都小心得像是没有明天。
永夜怔怔的听着,她觉得很不可思议。一个战败的族长为什么不恨自己学艺不精?天脉内经是西泊的至宝?难道……她想起了十八年前自己被掳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