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四章 劫杀

永夜默默的看着月魄和蔷薇房中的灯熄灭。
一声叹息响起:“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不用追了!”
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才会变成这样?
她感觉脸上一凉,竟有泪滑落,一股椎心的痛从心底蔓延开来。
永夜站着不动,算计步法,突然扑了过去。她没有暗器,袖刀如影随至,使出了前世的近身博击。眼看撕开一个缺口,便要使出轻功逃离。斜刺过来两柄剑,剑法刁钻歹毒,迅速补住了包围圈。
蔷薇坐在院子里,靠在月魄身上。她的声音像夜风的一样轻,一样脆弱:“永夜哥哥什么时候来接我啊?他说了一定来接我的。回到安国,他会娶我做她的新娘……”
“星魂。”
她盯着离她越来越近的人影,伸手拔出了束发簪子,反手比在喉间:“再过来一步,我就自尽。”
青衣人围住他,突然齐齐出手。风扬兮脚步跨出一步,剑刃吐出一圈寒芒。冲在前的三名青衣人与剑芒迎上,只觉手上一凉,骇然瞧见握剑的手已断落在地上。
永夜闭上眼,她已没有力气。然后却没感觉到任何来袭,她惊讶的睁开眼睛,挥向她的长鞭已断成了几截。风扬兮定定的挡在她面前,长剑http://www.hetushu•com指向青衣人:“不怕死的就上。最好一起上,风某懒得一个个收拾。”
她不知道风扬兮的落脚处,她只能奔皇宫的方向而去。她没有选择,只能找太子燕。只有他的权势才能让月魄和蔷薇平安脱险。永夜顾不得许多,哪怕让她现在嫁太子燕,她也肯。
下这么大的本钱,真的只是为了几张假画?
永夜越听越糊涂,蔷薇几乎是语无论次的说着话。她心头突然一震,她的腿,蔷薇的腿怎么了?
她消失不见,月魄和蔷薇才不会有危险。否则,大家只能互相被牵制,一个也跑不了。趁着游离谷与安家还没有逼自己服下什么毒物,永夜必须要逃。
苍白的脸,瘦骨嶙峋。花一样的双颊深深凹陷下去,唯有那双眼睛异常明亮。
“你已经受伤,再打下去,也只能力竭,逃不了的。”一个人淡淡的说道。
夜色中的长街慢慢起了一层轻雾。
这个名字瞬间刺疼了永夜的心,她静静的站立,身后也有脚步声响起,已陷入包围。“你们算得很准。居然知道我想要走哪条路。”
在安国开宝寺,游离谷居然想杀的人不是端王,目标和*图*书是她。墨玉看她的眼神是嫉恨,像是她抢走了他的心爱之物,又像是她毁了他的什么宝贝似的。而李言年则透露墨玉身份在谷中很高。以墨玉这般年轻,身手还不如李言年,他凭什么有这么高的地位?
永夜凌空翻身避开,反手扯住鞭梢,人立时被挥了出去,趁机借力一弹,人已在三丈开外。
月魄叹了口气,抱着蔷薇。
她的想法瞬间发生了变化,因为她想到了一个人。墨玉!
眼间人影闪过,一掌带着浑厚的内力拍来,她一侧身,掌拍在肩上,痛得她手一抖,差点握不住刀,左手依然挥出了飞刀。那人不能置信的捂着喉咙,张大嘴张喊又喊不住,急得汗珠挂满了额头,身体怦然倒下。
她喘了口气喊道:“不打了,我没暗器了。”
小巷里的那盏灯笼依然亮着。巷子里安静的可怕。永夜默默的感受外面的气息。从轿子进入巷子起,浅浅的呼吸就没有停止过。这里埋伏了太多人。一天之间,这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往日回这里,她心里只有平安喜乐。今天,永夜觉得自己像进了一张网,被四周的杀气笼住,难以挣扎。
永夜冷笑,身上的暗器被扔了个http://www.hetushu.com七七八八,那十来条黑影依然围着她,消耗她的体力,似要活捉她。
“大公子说,你若有异动,他们就只能死。”平叔平板的说,神情里却有了变化,似在犹豫着什么。
两旁屋顶上也跃下人来,长鞭如毒蛇扭动卷向她的足裸。
“是!”
“你倒聪明!”青衣人讥笑着走近。
青衣人恭敬的答道,扶着受伤的人,收拾长街后离开。
蔷薇搂住他的脖子,喃喃道:“永夜哥哥,你不要离开我。我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很怕。我的腿走不了路啦,你别扔下我,永夜哥哥……”
长街的一端缓缓走来七八个青衣蒙面人。
她在夜色中飞奔,心里狂喊着风扬兮的名字。他不是说他一直在她身边吗?人呢?他在哪儿?永夜从没有过这么快的速度。
永夜疑惑的扬眉,自己被改封为郡主的消息传遍天下,月魄没有告诉蔷薇?
“我不离开你,我抱你回房睡。”月魄站起身来,永夜清清楚楚的看到蔷薇的腿一动不动,勾着月魄的脖子任他抱起了她。
永夜喘息,青衣人缩小的圈子,离她越来越近。她的特长是轻功与暗器,她知道他们说的没错。她的腿肚子已经发颤,她的http://www.hetushu.com暗器已经没了,虎口鲜血直流,袖刀叮的一声从手中滑落。
“我当然是……”永夜的飞刀已然出手闪电般袭向身后的人,右手拔出了袖刀,疾箭似的往前冲去。
长街上雾更浓,隐隐带着一种淡淡的香气飘来,风扬兮脸色一变,揽住永夜一跃而起,似黑鹰一般趁着青衣人发怔时冲了出去。
“让开!”她厉声喝道,踉跄着后退。她在赌,赌游离谷不要自己的命。岂料才退几步,一鞭突然横扫,永夜腿一软摔倒在地,手中玉簪被摔出老远。
永夜只确定一件事,游离谷的目标是自己。月魄和蔷薇都是为了牵制自己的棋子。
永夜心一凉,抬头看了看月亮,笑了笑,总会有打不过也逃不掉的一天。
月光落在他的剑上,散出淡淡的光芒。那张脸带着一抹嘲讽,眼神锐利如刀:“怎么,只敢暗中下手,不敢与风某过招?”
永夜终于看到了蔷薇。
埋伏了一条巷子的人算什么,只要找到风扬兮找到太子燕,以风扬兮的武功,太子燕的权势,轰了这条巷子都不是难事。
她拼尽了全力,顺着风势潇洒自如的在夜空中穿行。她感觉平叔拍过来一掌,却因距离远了,掌风拍在背心却没有什么http://m.hetushu.com感觉,然后她甩开了他。
“谷主算定你会走这条路。你是打一架就擒,还是放弃抵抗主动跟我们走?”
蔷薇表情很迷茫:“月哥哥?月哥哥不见了,永夜哥哥,我想睡,你抱我!”
平安医馆她很熟悉,隔壁她更熟悉。今早上还和月魄坐在院子里喝粥吃早点。平叔在围墙边站着,示意永夜过去。
轿子在院子前停住,永夜出了轿子,见隔壁平安医馆的门打开了,平叔做了个手势,永夜便走了进去。
她木然的回过头,盯着平叔。低声说道:“我若是现在过去见他们呢?”
永夜的思绪陷入了迷雾。看不清事情的真相。
青衣人愣了愣。
她看到墙上有个洞,正好能看到院子里的情形。她凑了上去。
“我是月哥哥,蔷薇,你忘了吗?”月魄轻言细语的哄着她。
“想死也死不了的。”青衣人淡淡的说道,长鞭挥出便要缠上永夜。
月色重新罩在长街之上,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眼看皇宫就在眼前,永夜却心生警觉。
“回去吧!”永夜叹了口气,突然飞刀出手,人迅急后退,已如夜鸟一般弹开三丈远。
静安侯府的郡主,从小锦衣玉食,被捧在掌心如珠如宝……风吹过来,泪在脸上慢慢被风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