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三章 被动的揭开秘密

永夜买回两只烧鸡,挤出笑容道:“我当了一千两银子。”说着将银票拿给月魄。
“公子好高明的手段!大昌号二朝奉居然把价值百两的上品田黄低价收进,公子心生不忿,这才戏弄大昌号。”安伯平轻叹口气,似乎错在自己身上。
“如此甚好。”
她想起青衣师傅的话来:“没有人能脱离游离谷的掌握。”一种悲哀重重的袭上心头。
找了个高手来监视她?平叔与风扬兮谁的武功更厉害?永夜心存疑问对平叔道:“走吧。”
她始终还是说不出那个嫁字。永夜望着月魄的眼睛有些疑惑,她一直想和月魄在一起平平安安过小日子,嫁给他有什么不对?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月魄大开眼界,完了问她:“你藏什么地方去了?”
“没问题!”安伯平拍了拍手掌。门口出现一个老者:“平叔,你陪李公子去。”
“你……”大朝奉认出当画的便是永夜,站起身来。
“此画正是在下送到大昌号当掉的。”
走进去一瞧,却是间书房。
“昨晚是谁吃了就睡?”月魄忍不住又想笑。永夜昨晚巴着他不放,没多久居然就睡着了。
安伯平?这位安公子是安家的儿子?她偷眼一瞟,见安伯平与安四小姐年纪相差甚大相貌并无相似之处,安老头儿富可敌国不知娶了多少房姨太太,生下的种不像也很正常。便轻声道:“原来是安家大公子!久仰久仰!”
月魄噗嗤笑出声来,看着永夜喝了一大碗粥。这才拿出易容的东西来:“这些是专为你配置的,和原来的一样,如果不用药水洗,是弄不掉的。你小心一点。你的声音清朗,听不出女子的娇柔,人瘦小,喉节小也很正常,再弄道伤疤贴上,不会掉的。”月魄絮絮叨叨的边说边弄。
永夜心道,你既然知道是假,又找到了我,究竟有何目的?她瞟了眼桌上的那块田黄印石,笑道:“难道进了当铺,经二朝奉大朝奉过眼后还能反悔不成?”
“懒猪,还不起床!闹猪早起了!我都喂了它吃的了。”
永夜露出很勉强的神色答应了下来。

他的脸离她这么近,永夜却有种无力的感觉,觉得有一天,他会离她很远很远。为什么在山中,她觉得不长久,而来了圣京,见了梦想中的平安医馆,和月魄过上了梦想中的平静日子她还是觉得不长久?
永夜用筷子搅着粥,轻声说:“等救了蔷薇,我们就……就去找那个地方。”她脸一红,埋头大口喝粥。
一天之间,事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早上出和*图*书门的时候她还和月魄好好的,现在,蔷薇就出现了,月魄也被游离谷控制。
齐国首富,生意遍布天下。安家捐建齐国战船,安家大小姐贵为皇妃,安伯平为求财请游离谷出手相帮。那么,如果不知道她是谁,安家怎么会让游离谷用月魄和蔷薇要胁她?如果知道她的身份,她是未来的太子妃,安伯平这财路未免走得太险。
风扬兮说的与游离谷有关系难道是指齐国首富安家?能这么快就找上门来,安家倒也有几分本事。永夜以退为进客气的笑了笑道:“在下正打算近日返乡回家,对不住大公子了!今日正想向东翁请辞。”
“呵呵,一双破草鞋而己!安家可真会做生意!”
月魄愣住,喝了口粥勉强笑了笑:“是啊,如果不救蔷薇,你一辈子,心里都会不会痛快。”
永夜伸开双手:“你搜!看你搜得到不。”
五幅?永夜像看怪物一般看着他,摇头道:“若无真迹,一年不可能模仿五幅字画。”
永夜懒洋洋的躺在竹席上似提不起精神。若是能这样什么事都不想一直睡着也是好事。她叹气,脑中的问题钻了出来,蔷薇会在哪儿呢?
梁翁听闻站起身来叹道:“实不瞒公子,大昌号与济古斋原是一家,东家都是安公子。”
永夜开始回忆安家的资料。
永夜笑了笑道:“你错了,我不傻更不善良。如果不是遇到风扬兮,我宁可这样一直过下去,不管蔷薇,真的。我很自私的,也许,是一直都有事,一直都神经绷着的缘故吧,所以才会对那种生活特别向往。”
“公子莫要惊慌,伯平求才若渴。想留公子之心太切,惊到公子了。伯平的不是!”说着安伯平竟对永夜揖了一躬。
永夜疑惑的看着盒子,手指轻轻打开盒盖,惊得差点跳起来。盒子里摆放着一双草鞋。永夜耳边又响起月魄戏谑的话:“你没见院子里挂着草鞋?赵大叔每隔十天就会拎着草鞋去卖。勉强渡日。”这草鞋不正是她和月魄住的院子里四周挂着的草鞋?
安伯平朗声大笑:“呵呵,与李公子这等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一年之内,五幅字画,酬银三千两。如何?”他伸开了手掌。
“我……”永夜心里犹豫了一下,想起风扬兮说,他一直在她身边。不知为何,她一想到和月魄在一起时,风扬兮在一旁瞧着他俩,就浑身不舒服。这是月魄第几次说到嫁他了?永夜心乱如麻。
这么大的房子说送就送,所求非同小可。永夜暗忖道。
“我要见见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hetushu.com友,还有我的意中人。”
“大公子知道我是谁吗?”永夜直截了当问道。
卯时,天边薄薄的晨曦由蓝变橙,渐渐拉开一日晴天。
“传闻齐国出了块绿翡,通体透明,全绿不带一丝杂色,被雕刻成一只玉貔貅,价值十万两白银。”
“唉,这里比起陈大家的秋水山庄,差得远了。”安伯平呵呵笑道,伸手抚了抚短髭又道:“陈大家落日湖畔的秋水山庄占地四十亩,有奴仆上百姬妾十九。陈大家有三好,好酒嗜茶好美人。他一年之中只画三幅画。”安伯平望着永夜住了口。
她苦笑一声,游离谷的动作真快,而且真巧。她前脚离开,他们后脚就找到了月魄,还制住了他。
永夜后院翻墙而入。为了避人耳目,她每次出门都从后院翻墙出去,回来的时候也等着天黑又翻墙。巷子里的人家只知道赵大叔在家编草鞋侍候重病的赵大婶,极少出门。永夜不可能大摇大摆的进出。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月魄盯着她,手里的烧鸡突然没了味道。
夏夜的院子里,月光照过葡萄架,将藤蔓与叶子的阴影尽投在紧紧抱住的两人身上。斑驳的暗影笼罩着月魄和永夜。
“我不能弃蔷薇不顾。等找到她好吗?风扬兮答应不告诉太子燕,不会抓我回去成亲!”永夜低着头将遇到风扬兮的事告诉了月魄。她没有说风扬兮一直跟着她,怕月魄不安。
“一路行来,布局精巧,一草一木颇花心思。书房雅致,所用之物皆不凡。”
别苑外停着一顶小轿,永夜坐进了轿子。见方向正是去向月魄住的院子,心便似浸进了冰水之中。
偏偏在她不想做星魂的时候,她还得用这样的飞刀。但是月魄给她的刀不同,带着他的思念与依恋。永夜接过刀囊打开,里面有三十六柄刀,她做了件青衣师傅严令她不能外泄的事。
永夜头都想大了。
永夜接过刀囊。自从杀了日光之后,再不想用飞刀,原来的刀早和那件紫袍埋在隔壁医馆的土里。她不想让游离谷的人知道她的存在。这飞刀会提醒所有人,她是刺客星魂。
“李公子来了?”
“我还不知道你?看似狠辣,心里软得很。别说了,快吃饭,把鸡腿啃干净,还有一只!”月魄垂眸掩去眼底的一份慌乱,忙着给永夜挟菜。
桌子上摆着烧鸡,还炒了几个小菜,另外还有老南瓜绿豆汤。月魄舒了口气道:“我又买了只小猪,还叫它闹猪。等它养肥的时候,我们应该能离开了。”
“所以难得有我这么个造假高手,http://www.hetushu.com当世之作价再高如陈秋水者不过纹银两千两,若是古人之画,谁又知其价几何?”永夜语带讥讽。
永夜拿起一把飞刀在月魄眼前一晃:“变戏法了。”掌心的刀蓦然消失无踪。
永夜仔细看平叔,平凡无奇的脸,瘦削的身材,一双手笼在袖中。然而,他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永夜根本没有感觉到。
“李公子认得这玉貔貅?”
“傻子!”月魄轻轻拍着她的背,圣京与别的都城不同,城墙高八丈,全是大青石砌成,翻城墙这么容易?何况……现在被风扬兮盯上了,又如何能走?他轻轻抚着她的背,明月映进他的眸子,一片清幽的沁凉,似藏着无穷无尽的忧伤。
永夜突然笑了起来,笑得肚子疼。她笑着拎起草鞋道:“你那个朋友我也认识,只不过,他不是我的朋友,是我的仇敌。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她是否要告诉月魄遇到了风扬兮呢?
永夜见他弄好,照了照镜子,里面只是个皮肤黝黑的少年,也不怕露出白牙。正要走,月魄又拿出一个刀囊:“我去订做的。和你从前的一样。”
中年男子三十来岁年纪,留着短髭须,温和看着她。她的目光移到他腰间丝绦上。
“若是有真迹呢?”
“我为什么在意?”
永夜很想马上答应下来。昨天风扬兮找着她,今日济古斋的大东家就找上了门。多少这里面都有些蹊跷。不过,她很想再试试安伯平的底线。她笑了笑:“大公子,在下还是要返乡,恕帮不了大公子了。”
自己昨天当画,今天就被找到,还以月魄和蔷薇为质胁迫做假画。
不知走了多久,绕过水榭长廊,假山菏池,绿荫深处终于出现一栋房舍。
永夜尖叫一声:“你居然袭胸!月魄,你还是小时候的那个臭小子!”
一把接一把。像在空气中消失了似的。
永夜哦了声,撕了条鸡腿递给月魄。自己拿了条鸡腿啃着。她突然发现啃鸡腿还有个好处是,可以不用说太多话。
她叫嚷着,红着脸一个翻身飘出了墙头。
月魄痴痴看着她,笑容渐渐消失。阳光在他身后投下长长的暗影,他站在院子里,却感觉不到太阳的温度。
“我蒙梁翁错爱,不打算换东家。”
“这是很早以前去胖掌柜那里听他倒苦水说你不讲道理,顺便也做了套。拿着这些刀,总想着你在似的。”月魄淡淡的笑了。
她还有一个希望,就是风扬兮。
安伯平也笑了:“不是,平叔是安府别苑的管家,以后也是你的管家。”
她瞟了眼桌子上的画,淡淡地问道:“东翁可和_图_书是请在下鉴别此画?”
大朝奉涨红了脸对永夜深揖一恭:“此画已由陈大家自己确认无误是赝品。老夫第一次走眼,惭愧之极!”
永夜四下打量,书房窗明几净,挂了两幅山水,养了两盆夏兰正自吐芳。居中一张硕大无朋的核桃木大书案只漆得一层清漆,桌面铺好了上等画纸。想起李天佑被自己炸毁的书房,不禁感叹,安家的书房也同样值钱。
安伯平一笑道:“公子见我这别苑如何?”
大昌号的大朝奉,梁翁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房中。桌上正摆着她画的那幅赝品。
永夜叹了口气:“自然不是问题。”
“客气,安某听说济古斋来了位高明的鉴别师傅,所以专程前来请教,没想到,正好遇到画主本人,真是安某之福啊,呵呵!”
“呵呵,既然如此,安某也不强留了。想请李公子替安某再看一幅画,安某有些画艺上的问题想讨教一番。”
“李公子答应安某了?”
永夜侧过头,月魄倚在门口笑嘻嘻的瞧着她。阳光在他身上渡上了层金边,英俊的脸,唇边的笑容,他哪怕穿着一身粗布衣裳都还是如谪仙似的出尘。
永夜眨了眨眼接着道:“要支撑家业,养娇妻美妾,还需要好酒好茶,画得多了,便不值价了。画得少,一年不过收入几千两银子。所以,安家便是陈秋水最大的后盾。”
永夜一惊站起,连连摆手:“这……使不得。李某无功不受禄,再说马上就要离开此事,大公子好意在下心领了。”
安伯平拊掌大乐:“安家是生意人,唯利是图。陈大家的画是招牌,是门脸儿,却不是赚钱的生意。”
难道风扬兮想要查的就是通过安家找到游离谷吗?
这股子情绪让永夜有些心慌,她也说不清楚是为什么,突然扔了鸡腿抱住了月魄。她闭上眼喃喃道:“我们走,现在就走!你不是对圣京很熟吗?我们能不能找段偏僻的城墙翻出去!我轻功好,我带你出去!我们不要管蔷薇,不要管游离谷,也不要查济古斋与游离谷的关系,我们走!”
“李公子好眼力!”中年男子笑容可掬的拱了拱手:“在下安伯平,是大昌号的东家。大昌号失礼了。”说着眼神一动,大朝奉赶紧将一枚田黄印章并当票存根放在桌上。
安伯平瞳孔收缩如针,盯着永夜道:“我姓游的朋友说,别人不在意这双草鞋,可是李公子却在意得很。”
永夜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伸了个懒腰,目不斜视走出房门:“它肥了就会被宰了,我肥了是因为吃了它的肉!能一样吗?”
“呵呵,因为姓游的朋友说,编草和-图-书鞋的人是和李公子一块长大的,他身边还有位美丽的女子,听说是李公子的意中人。”
此时发现永夜看他,平叔抬眉回看了一眼。那双眼睛瞬间精芒闪动,像黑夜里天际划出的闪电,亮得惊人,又转瞬消失,恢复了平庸的模样。
安家与游离谷牵连甚密,可是安四小姐显然单纯并不知情。而对游离谷恨之入骨的裕嘉帝会让三皇子娶安家的四小姐?究竟安家与游离谷是什么关系?
安家与游离谷究竟是何关系?安伯平只是求财才花银子找上游离谷?游离谷开在圣京的牡丹院如安国陈国的一样,在一夜之间消失了。安家又用什么方法联系到的游离谷?既然以月魄威胁她,安伯平知道了她的身份吗?
“回来了?”
安伯平想了想道:“安某愿意做个和事佬,事成之后,让我那姓游的朋友再不找李公子的麻烦。”
“它和我一样?它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
“一定会救出蔷薇的。”月魄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油渍,温柔的说,“你从小就傻里傻气的,一直这么善良。不救蔷薇,过我们的小日子如何心安理得。”
月魄坏坏的一笑,点点头,伸手探向她的胸前。
“什么时候弄的?”
“草鞋虽破,安某却花了一万两银子。”安伯平淡淡的说道。
安伯平摇头,眼睛里闪动着精明的光:“出了当票,绝无反悔。些许小事公子切莫放在心上。安某是来求才的,想请公子为大昌号出力!”
“公子喜欢,这里便送与公子吧!”
安伯平沉默了会道:“我有个姓游的朋友说,用这个一定能请到李公子。”他捧出了一个盒子放在了几上。
“星魂,我们离开圣京找个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地方好吗?我想看你穿女装,和普通的姑娘一样。等安顿下来,你嫁给我好吗?”
安伯平闻言大喜,从袖中抽出一张千两银票放在几上:“李公子有什么需要只管提。安某只是求财,别无其他。”
说出这句话后,永夜看到月魄的手抖了抖。她也一愣,她是向往这种平淡而安宁的生活不是因为喜欢月魄?不,不会的,永夜在心里告诉自己不会的,月魄从小就对她好,和月魄在一起的日子总觉得很温馨,她怎么会不喜欢他?
安伯平摇了摇头:“安某只是求财,公子是谁我不管。”
院子里有一个葡萄架,月魄就坐在葡萄架下笑着等她吃饭。
永夜应了声进了济古斋内院,愣住了。
永夜心里大骇,平叔武功绝对很高。如果她想逃,以她的轻功和暗器应该能跑,可是月魄和蔷薇呢?她回头望着安伯平笑:“他就是你姓游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