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七章 出嫁很简单

听到五年前永夜便许给了齐国太子,天佑半晌没有吭声,良久才问道:“她愿意吗?”
他的呼吸带着潮湿的热度喷在她颈边。永夜难受得紧,克制住想一把推开的他的冲动,仰头看着月亮喃喃道:“还记得佑亲王府的水榭,以前常与皇上喝茶赏月的。齐国的月色不知会否也有这样美。父王只得我一个,以后天各一方,母亲又会难过了。”
明月皎皎,永夜怅然回头,安国……京都……端王府在身后遥远的地方,她深深呼吸。新的环境,新的人生,十八年的重生又有不同的变数。
七月骄阳似火,队伍出了京都便歇了喜乐。
三天平平安安过了。
“王爷!会否吓到齐国……”王妃眼睛一红。
永夜长舒一口气,望着李天佑的背影觉得自己有点过份。不喜欢他却偏要让他以为自己钟情于他,还要为了他出嫁。但是想想以后,她没有说话。戏演到最后了,不能演砸。好歹对李天佑也没有损失。
“可是……”王妃舌头打卷,说不出话来。
是双刃剑吗?好不容易毁掉游离谷的阴谋,又要因为永夜而掀起波澜。为了不让游离谷识破她,她下手杀了多少忠臣?天佑想起多年前为了拉拢兵部尚书郭其然,他得知消息后几乎把王府的好手全派了出去。一旦游离谷将此消息传开,正如端王所说,就算不认,也保不住她。
永夜望着缓步过来的天佑,目光温柔,手指拂过琴弦带起一声叹息般的琴音。她淡淡的说:“一月后,我便要嫁去齐国。皇上是最后一次来见永夜吗?”
端王沉声道:“她不愿意也得愿意,就如同皇上立后一般情形。”
他转过身不再看她:“为了这皇位,所有的人都牺牲得太多,我……不会辜负,定会做个好皇帝。小夜,你不必担心你父王。他要坐皇位早就m•hetushu•com坐了,我不是那种会杀尽忠良求心安的皇帝。”
他知道端王为了拉扰齐国定下亲事,端王又明告之如果永夜进宫,游离谷必会在她的身份上大做文章。他只惊愣的问端王如何知道,他早已明白永夜便是刺客星魂。端王笑道:“天佑的心思缜密,应该猜到了。”
天佑一震,双手紧握成拳,男装出嫁,她为了他竟然要男装出嫁。眼睛仿佛热了起来,天佑克制住自己,颤声应道:“……好!”竟迅急的离开,没有回头。
王妃巴巴的与端王坐在前堂大厅等着看永夜穿了大红喜服来拜别,兴奋得双颊发红。“不知道永夜的女装会有多美!”
永夜笑着看他离开,撇撇嘴道:“为你?我连父王与娘都不肯让瞧呢!”掩了嘴笑嘻嘻的拂袖回房了。
端王笑着在她耳边轻语:“再美也美不过你。当年……”
“很好!”端王气笑了。负手走向永夜,围了着她转了一圈,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穿这身月白色想谁哪?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不和那叫月魄的小子来往!”
马侍郎却是永夜当日与陈谈判的安国副使,对永夜佩服之至,一路唯永夜之命是从。
茵儿卟的笑出声来,又忍住。
天佑听她说得凄凉,上前一步,定定的望着永夜的眼睛说:“皇叔是为了我,他定下你与慕容燕这门亲事是为了。他道慕容燕没有王者霸气,不会欺负永夜,同时也能让安齐两国交好。可是,他却不知道,我不同意……哪怕与齐国一战。”
“终于把这烫手的女儿嫁出去了,以后可以平静过日子了,明日我就进宫交去军权与事务,做个闲散王爷好了。”端王不接王妃的话,极是高兴。
“可是……”
好端端的出嫁队伍便成了昼伏夜行,鬼鬼祟祟。马侍郎无力阻止,m.hetushu•com只恨为什么要接了这件差事。
天佑喃喃道:“我猜到了……来我书房的黑衣刺客是你,你是风扬兮一直要找的刺客星魂,我本来想,如果你不愿意进宫,我会以此要胁。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皇叔为了我牺牲这么大。小夜,如今要你嫁给慕容燕那个废物,你肯定不喜欢。我,我何尝高兴。”
到了秦川队伍需换船过秦河。永夜下令队伍修整。
她为了他的大业才女扮男装多年。她为了他要嫁给太子燕。
登基大典,封后大典一完,第二日太子燕便告辞回国。临行之前又来了端王府一趟,风扬兮果然与他形影不离,恪尽职守,极尽保护之能事。
王妃还沉浸在极度的震惊中,眼睁睁看着永夜出了府门。一旁等着侍候的侍女喜娘连上前搀扶的勇气都没有。见永夜往外走,也呆呆地跟在后面。走到门口,永夜伸手:“拿来!”
她颤着声音低下头去:“永夜恭送陛下!”
以前,他一直觉得永夜纤弱,以为自己真的对一个男的感兴趣,知道她是女子,不知有多高兴。到如今,还是得不到她……“朕会封你为永安公主。赐你公主仪仗,让你风光出嫁。”天佑缓缓说道。
“去齐国路途遥远,母亲忍心瞧了永夜顶着几斤重的珠冠去?”
权势富贵都是锦上添花罢了。难不成以她的经历,在这一世还会穷困潦倒?
端王拍了拍她的手笑道:“咱们家永夜与众不同,想要娶她本该如此!齐国太子嘛,想来也吓不倒他的。”
永夜只觉得他一颗心突突乱跳,手臂箍着她直嵌在怀中。不禁感慨,再讨厌李天佑,他对她也有几分真心。纵然他不能弃了帝位,她也能理解。永夜抬起头,李天佑清秀的脸有几分扭曲,她吓了一跳,伸手去推他。
只是在秦河对岸等待她的会http://m.hetushu•com是什么呢?
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不会为了她放弃皇位或者引起战争。而自己想要什么呢?永夜又想起了月魄。她想要的只是一个真心待她,不骗她不害她,爱她一世的人。
马侍郎赔笑道:“公主,这……过了秦河,齐使便来接驾,公主这身打扮是否……”
永夜笑了笑,笑容是挤出来的,嘴角一扯便黯然,她淡淡的说:“吃的时候还不知道我要嫁的人居然是他,瞒得真好。”
茵儿小心的掏出一块大红喜帕递过去。
永夜垂下眼眸,嘴角浮现一抹嘲讽:“三日前,皇上好像还对永夜说,难得公主等了两年,齐国一直予皇上支持,皇上不能擅毁婚约!不能让齐国举兵来犯,挑起战火。一怒为红颜只是心血来潮罢了。”
她知道李天佑知道消息一定会来,所以,永夜换了衣裳,借了月光,琴音,再来点眼泪表情,永夜觉得是男人就肯定会动容。
永夜是以公主仪仗出嫁。侍卫长是羽衣卫副统领王达。使臣是礼部马侍郎。王达是李天佑在佑亲王府的旧臣,得了天佑嘱托,对永夜毕恭毕敬。心里多少了解几分皇上心思,见公主男装出嫁,倒也可怜起这对苦命鸳鸯。
马侍郎再不敢言声,传令下去。众将士却觉得公主体谅,对永夜尊敬异常。倒是苦了沿途郡府,半夜设宴。
说着,一滴泪从眼中终于挤了出来,亮晶晶挂在颊上。
她猛的抬起头,低吼道:“江山有多重?!皇上肯与永夜远走高飞,禅位三皇子?不,你才登基,你出宫建衙,隐忍多年不为的就是今天君临天下?我……又怎能为一己之私拖累你?就算皇上不让永夜嫁,这战祸之责永夜也担不起,皇上,也担不起!”
天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永夜。从前他只知道她文弱绝美,后来知道她调皮http://m.hetushu.com机灵,再后来她娇嗔刁蛮,却从来不曾这样安静的瞅着他,瞅得他心蓦然一痛。
想起月魄,永夜温柔一笑:“好,永夜男装出嫁!”
永夜笑了笑转身:“我也觉得紫色穿习惯了,这月白色不习惯!”她看端王脸上笑嘻嘻的,眼瞳已闪动着寒冰似的光,惹怒了这个老奸诈,她觉得自己肯定讨不了好。见好就收,永夜很识实务。
丝竹唢呐再起,鞭炮炸响。永夜揭了盖头,躺在轿子里补眠。
出了车轿,无视马侍郎欲眼又止的神情,上了秦川城头。
自己要嫁了,首要安抚的就是李天佑,永夜不想他迁怒父王,还有什么比让他心生歉疚更好的办法呢?
永夜坐在宽大的车轿中闷热难当,便吩咐道:“以后卯时出发,午时歇息,酉时再行!”
永夜踉跄后退,那身宽袍挂在她身上,显得更为单薄可怜。脸上起了丝潮红,她是兴奋天佑放手,日后会因此对端王照顾。瞧在李天佑眼中,她似哭似笑。
月光下永夜正在抚琴。一曲琴音忧伤凄美,天佑听得痴了。
月光照得庭院一片青白色。永夜坐在房前空地上像一株怒放的白玉兰,华丽而孤独。
见他为难之极的脸色,永夜脸一板斥道:“大日头毒着呢,这么多侍卫全甲胄不解,本宫还没到齐国就折腾得半死,要那些俗礼作甚?”
端王眼中有几分忧思,想了想又消散了。
当晚天佑悄悄出了宫翻墙进了莞玉院。
永夜嘟着嘴,挥挥袖子,对月白色满意极了,她眨巴着眼道:“出嫁从夫,不是从父!要不,我不嫁了?”
天佑突然将头埋在她肩上轻声道:“对不起,小夜。”
他是猜到了,他原以为可以用这重身份强要了永夜进宫。
王妃突然跳了起来,瞠目结舌的望着走进来的永夜:“这……”
天佑长叹一声:“我竟然连回头再看你一眼m.hetushu•com的勇气都没有。原以为我能接你进宫,你愿意也好,不愿也罢,你都没法拒绝……我竟然连你穿女装的模样也瞧不到。”
端王想了想道:“你还是穿平日的紫色袍子吧!不然呢,就穿大红新嫁服!否则,你别怪父王心狠。”
就这一句话天佑便无语。
“永夜拜别父王母亲!”永夜戴金蝉冠,身穿月白色金绣丝袍,潇洒无比。她老老实实的磕了三个头,旋身站起。

“皇上,你不能这样出宫的。”永夜破例穿了袭白色宽袍。鲛绢的布料在月光下像团白雾笼罩在她身上,似要仙化飞天而去。
“皇上都没说什么,马大人就不必操心了。”永夜记着月魄的话,她的女装,一定让他第一个瞧到。
见马侍郎和王达寸步不离淡然一笑:“过了秦河便入齐了,马大人有何话要说,闷在心头你们不难受,我看了恼火。”
一月之后,永夜以公主之仪嫁往齐国。
片刻后,她换好衣裳,一如平日出门逛街游玩。临走时还不忘对端王夫妇道:“我去齐国玩玩,想你们了就回来瞧瞧。”
端王也进宫将永夜的亲事回禀了天佑。
端王眉头一皱正要开口,永夜已笑着打断他:“皇上听说永夜这般模样出嫁,别提有多高兴了。到了齐国换装便是。”
永夜往头顶上一罩撇嘴道:“红配紫,丑得死!”
天佑再也忍不住,将永夜扯进了怀里。他没有说话,对永夜又是怜惜又是心疼。他是想留下她,想是一回事,做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天佑低声道:“昨晚……你与他在顾雅园吃饭,听说,相谈甚欢。”说完心里禁不住难受。
府外锣鼓掀天,庞大的送亲队伍排了一整条街。在永夜顶着喜帕出门的时候骤然停住。从来没想过新娘子出嫁穿紫色!永夜没管,径直坐上了花轿,吩咐道:“继续,停什么停!给我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