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十六章 定亲

另一位虽着长裙,却是红衣窄袖,嘴角微扬,说不出的灵活俏皮。
永夜回过神来赶紧行礼。见天祥身后又款款行来两位少女。
永夜眉头微皱,风扬兮想要提醒她什么事?
顾雅园位于京都城东水井巷。三层重檐屋宇,楼上可观秦河夜色。
“永夜?”一个陌生里又带着几分疑惑的声音在喊她。
“咳!”永夜轻咳惊醒了太子燕,他叹道:“原来永夜不是侯爷是郡主,燕有眼无珠!”
“你误导皇上,还不是你的错?!”端王怒吼。“实话告诉你,我早防着这一天,我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把你许给齐国太子了!今天太子殿下已经将聘礼送到王府!”
“殿下莫怪永夜隐瞒之罪便好!”永夜坐了主位,目光所及,太子燕没穿公服,着一身浅黄色的衫子,玉簪束发,脸色还是那么苍白,瘦得像根竹子。在陈国他穿了朝服多少显出几分太子的尊贵。今日换成便服,若不知其身份,只觉是一名贵气十足的公子,举手投足间没有王者之气。
端王目中闪动着狡黠的光,笑逐颜开的道:“有什么舍不得?想她我们就搬女婿哪儿住去。小住三五年,长住一辈子,难不成将来齐国的国丈大人还能少了吃穿?”
“这是当然,他口风真紧,早上送聘礼请吃饭却只字不提婚事,着实也不简单。”她突然全身轻松,头也不回的走了。剩下端王夫妇面面相觑,原以为永夜会反对,没想到会是这样。
风扬兮闪身而入,不动声色扶住太子道:“风某送殿下回去。”
太子燕靠在他身上,睨视着永夜直笑,“永夜与我去见皇妹!”
“你真是女的?”安四小姐脱口而出。
络羽轻叹口气:“天下四美比之永安郡主的风采又算得了什么。怪不得皇兄他念念不忘……三殿下,络羽有些倦了,早回驿馆可好?”
这就和-图-书是风扬兮说的,回府便知的事情?
安小四望着络羽不知为何心生怜惜,快步上前携了她的手道:“我在安国就只有公主一个好朋友,当然会常去看你了。”
永夜背一僵,回过头看着端王道:“父王还真把我卖了个好价钱!是想让齐国支持李天佑吗?人家自个儿早做了齐国女婿啦!不过,老早就告诉父王,找个不容易轻易让我送他去黄泉的。慕容燕,好象弱了点吧?”
是担心蔷薇,还是月魄?永夜想起那日风扬兮的问话,她抿嘴一笑,她也很想知道,有时候人总是不明白自己的心,也许见到时她就知道了。
“此番入安,燕体弱。皇妹与安四小姐的安全不容有失,故请风大侠护送。”太子燕笑着解释。
他低声说道:“郡主回府就知道了。”说罢哈哈大笑,护着太子燕的车轿回驿馆。
他望着永夜叹道:“若非贵国皇帝陛下下旨改封你为郡主,我绝不肯信永夜是如此奇女子!”他摇晃着站起身来道,“走,一定要去见见我的皇妹!”
“殿下醉了,请早回驿馆歇息,明日永夜一定前来拜访!”
永夜挑眉笑道:“永夜见过公主,安四小姐!”
王妃卟的笑出声来,又有些担心的看着永夜道:“你父王是想着若是你进了宫,游离谷……”
王妃心虚的侧过脸不敢看永夜,干笑一声道:“永夜与太子殿下相处甚欢,聊到明月东落……”
永夜回头,看到一个头戴玉冠,身穿绯色宽袍的少年,眉宇间英气毕露,往廊上一站,气宇轩昂。
永夜叹了口气,这是齐国想与安国联盟的原因吗?因为太子燕的羸弱,所以与安国联姻求得势力的均衡。嘴里却说着别的:“京都顾雅园的鱼是秦河特产无鳞细鱼,别的菜品也极有特色。太子此番来京都,永夜少不得做和_图_书东。”
永夜摇摇晃晃站起来,笑嘻嘻的团团一揖:“父王,母亲,永夜不打扰你们看月亮了,永夜酒喝多了,先行告退。”
“长得漂亮又不是我的错!”
“站住!”端王冷冷看着她,“不管你愿不愿意,我早已与齐王换过庚帖,聘礼也早收了,只等着定日子成亲!”
“我是天祥,怎么,认不出来了?”新封武成王的天祥含笑凝视着她,心中也暗自心惊。自从知道永夜是女不是男后,往事纷纷涌上心头。几年不见,她原来出落得出如此风采逼人。
“风……大侠!”永夜委实没有想到风扬兮会跟在太子燕身后,像他的保镖侍卫。
永夜一怔,王妃已拉过她嗔怪地看着王爷:“你吼她干嘛?永夜生得美,皇上喜欢,关她什么事。”
果然风扬兮在陈国是被太子燕救了。永夜笑了笑,招呼太子燕吃东西。两人在陈国本已谈得来,永夜有心结纳,将前世的趣事也拣了些与太子燕说了。两人从初月新升聊到月上中天,太子燕已起惺惺相惜之意。他本不胜酒力,喝得高兴了也喝得醉了。
永夜满脸堆笑的回头,笑容一僵,已化为惊诧。
安四小姐吵着要吃京都美食,太子燕却道另行有约。四小姐怕被人撞见两人私会不好意思,便把络羽拉了出来,没想到竟然在顾雅园相遇。
“今日已晚,明日永夜去驿馆拜访公主与四小姐!三殿下,永夜已不胜酒力,就此告辞!”永夜一直想着风扬兮的话,有些不安,急着回府,拱手便走。
永夜迅速想到在陈国驿馆算计风扬兮时,他伤重遁水而逃,原来是躲到了太子燕处。
永夜早到,背负双手望着河面出神。
顾雅园的鱼就养在水榭外的河水中。
太子燕微笑着瞧着永夜,隐隐有些兴奋。他意味深长的说道:“永夜,我也不唤你郡主,你也hetushu•com不必叫我殿下。我叫慕容燕,你我用不着那些俗套。”
太子燕进了雅间,风扬兮却沉默的退出站在门口,倒真像是尽职尽责的侍卫。
风扬兮送太子燕上马车,骑上马瞟着永夜突然低下头来轻声道:“太子似乎很喜欢郡主!”
端王板着脸道:“这是为你着想,找个弱点的,他的权就是你的权,他的银子就是你的银子。你有权有钱他还管不了你,多舒服!”
谁谁?永夜眨巴了下眼睛。今晚才与太子燕聊得开心,一顿饭后就告诉她要嫁的人是他?聊得开心不等于她会喜欢上他这种像小受的男人!还说太子燕送礼是为了他妹妹,居然是聘礼!
永夜恍然大悟,她望着月亮出了会神。与齐国太子定亲,现在一走了之父王会不好办。李天佑也不好办。出了安国,好像他们都好办了。永夜耸耸肩道:“没问题,嫁慕容燕也比李……强,他一靠近,我就汗毛直竖。嫁妆不用准备太丰厚了,反正他将来当了皇帝,皇后还能少了吃穿?”
络羽轻飘飘走在廊间细声细气地说:“出来很好啊,三日后进了宫,再也不能这样出宫游玩了。小四,你日后要多进宫陪我才是。”
一位与太子燕长得极像,巴掌大的小脸,尖尖的下巴,不胜凉风的羞怯,令人一见之下怜意自生。穿了套浅黄色的襦裙,亭亭玉立。
永夜便笑了,两位美人一位娴静一位活泼,其实很适合皇上与三殿下。她有些佩服先帝的眼光。就算是利用,也很为儿子考虑。
络羽公主有些讶异永夜认出她们的身份,长睫一动,目光偷瞟过来。安四小姐却大咧咧盯着永夜目不转睛。
永夜挑挑眉,呵呵笑了。太子燕也不像他看上去那么柔弱,居然还很洒脱。她大方的点点头,等菜上齐,便一一为太子燕介绍。
一弯明月当空,江面波光粼粼。和图书河上隐约传来萧声如泣如诉。
“难怪什么?”天祥随口问道。
“永夜对二位一直仰慕,今日得见芳容实乃永夜之福。”
李天佑心思深沉,正需要一位温柔体贴的皇后。而三殿下嘛,听说带兵如神,他与自己同岁,却远赴秦川夺了罗皇后兄长的军权,显然是位厉害角色。带兵之人有个直性子相伴也是好事。
风扬兮一身黑衣抱剑立在太子燕身旁,鹰隼般锐利的眼神里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似在笑又见面了,又似在嘲讽永夜明明改封了郡主还穿了男装。
“我有点舍不得……”王妃叹了口气道。
端王微笑:“齐国也不止他一个皇子,能当上太子的人,也差不到哪儿去。永夜别怪父王没提醒你。不要小瞧了任何人。”
她前脚离开,络羽便叹道:“世间竟有这般女子,有男儿的气度女儿的美貌,难怪……”
天祥心中却想起皇兄说起永夜时眼神中的倾慕,还有宫中近侍每天往端王府中跑的事情。他望着络羽娇柔的模样暗自叹息,大哥怕是早知道永夜是女的,所以才与二哥做对,一直维护着她。
永夜绽出笑容:“这么好的条件我为什么要反对?何况,我和太子殿下聊得开心,聊到月亮东落!”
端王世子,永安侯原是因为身体虚弱一直当成男儿养,佑庆帝下旨恢复永夜郡主身份。太子燕满以为会看到一个云髻高耸的曼妙美人,没想到瞧见的永夜依然金冠扣顶,紫袍长衫,举手投足间不见半分妩媚和扭捏。一时之间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琢磨着与太子燕搞好关系,大典之后太子燕返齐,她就跟了同去。在齐国有太子燕撑腰,想必不会遇上什么麻烦。同时避开李天佑的纠缠,她也想接回蔷薇那丫头。
“听说永安郡主与王妃极其相似,难怪端王要把她当成男儿养,舍不得让人求了去!”小四一嘟和*图*书嘴接口道,来安国多日,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位由侯爷改封郡主的传闻。对永夜凭添几分好奇。知道她曾与陈国谈判让陈国赔金送银还差点赔了公主,后来又出使陈国,心里极羡慕永夜的男儿气概。
太子燕回头瞟了眼风扬兮,也压低了声音道:“我在陈国救了他一命,他才肯帮忙的。这一路上与我形影不离。”
“坐下!”端王板着脸喝道。
天祥有些尴尬,瞟向安四小姐的目光中有几分亲呢的责怪。他轻咳了一声道:“原来燕殿下今晚约的人是永夜。”
两人倒真有一见如故的感觉,从菜品说到吃喝玩乐,竟相谈甚欢。永夜瞟着门口立得笔直的风扬兮轻声问道:“殿下好本事,能请到风大侠做保镖!”
“皇上犹豫不绝,今日征求本王意见,想改立络羽为贵妃,求娶你为后,你说发生什么事了?”端王想起御书房那一幕就气得不行。“红颜祸水!你若为后,马上面临安齐大战,陈国也会趁乱打劫!我,一定要把你嫁出去!”
“是天祥的不是,还有三日会举行封后大典,带公主流连这些地方原是天祥思虑不周,公主恕罪。”天祥微笑施了一礼,不关他的事,他也管不了。
永夜盯着他也轻声道:“永夜也很仰慕太子殿下的博学多才。”
她已有四五分醉,抬头看了看月亮恍然大悟,笑嘻嘻的道:“月亮已经往东走了,父王和母亲打算对坐赏月到天明?”
“如此甚好。”
王妃疑惑的看着她,小心问道:“你真不反对?”
永夜回到府中时,端王与王妃端坐在堂前等着她。王妃使劲对永夜眨眼,永夜愣了愣,不知何意。
“郡主安好。”风扬兮简短回礼。
永夜的酒一下子惊醒了,迷惑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郡主久侯了!”太子燕的声音像晚风一般温柔。
什么意思?永夜狐疑的看着风扬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