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一章 大殿下心动鸟

端王极其无奈,心里又有些后悔,永夜对那小子实在太照顾,然而话已出口,他也不方便拦着,便唤道:“倚红,你再拿件斗蓬,好生伺候了少爷,早去早回,过两日便要启程赴陈,你答应过我的,要多在府中陪你母亲。”
她这位老爹不仅反对月魄,对李天佑也提防得紧。好在知道母亲的魅力,不然,她怀疑端王爱上她了。
天估叹了口气,嘀咕道:“她就是脾气大!”说着走进了院子。
永夜起身回头,见端王与李天佑进来,眉尖轻蹙再松开,微笑道:“父王!怎么和大殿下一块过来?”她看到端王站在天佑身后冲她瞪眼睛,再看李天佑一脸温柔,心里一咯噔又想大笑。
李天佑脑中迅速闪过月魄一袭白衫,英俊出尘的模样,心情顿时如打翻了的五味瓶,不知是何滋味。
“皇叔一心为国,此心可昭日月,可是去陈千里迢迢,怎放心让永和图书夜一人前往?”这一去陈国少则两个月多则近半年。李天佑有些不舍,自己又不能离开京都,一时间竟有些犯难。
二人边走边聊,端王看着满院春色,突问道:“太子明年会娶蔷薇郡主,天佑也该娶妃了。皇上不催你,是心疼你,希望你能觅到一位心仪的女子。但是无后不孝啊,天佑又是长子。我这个做叔叔的看着也着急。你若再不立妃,皇上明年也会在太子大婚前赐婚。”
他及时收口,讪笑着望着永夜,越看越觉得她眉目如画,牡丹院的头牌墨玉公子实在逊她三分。蔷薇美貌与玉袖齐名,自小爱慕永夜,她却避之。昨日听闻她摆开架式去会牡丹院的墨玉公子。难道,她喜欢的是那种清俊少年?
“是啊,永夜这身体养了这么些年,说好不好,说坏也不太坏,就是虚了点。皇上遣他赴陈贺寿,我正愁这事http://m.hetushu.com呢……算了,皇命难违,她也该出府见识见识,说不定,这一路下来,身体反而好了。成日蜷在王府精神还更差。”端王随手把参递给侍从,示意天佑坐下谈话。
“少爷!王爷与佑亲王来啦!”倚红一路小跑喊着永夜。
这个皇侄不比别的二位,心机深沉不说,还惯于流于表面温和。端王见多了李天佑恭顺的时候,难得见他如此沉不住气,不由得暗暗心惊,只担心他瞧出了永夜是女的,真真是要坏了大事,便笑着说:“走吧,我也正想去瞧瞧她。”
李天佑第二日来了端王府。见端王面带笑容便知永夜无碍。他想起前日的情形心里有些渴望见到永夜,便拿出一个礼盒来笑道:“皇叔,这只参已近成人形,给永夜补补身子。”
端王摇了摇头:“圣旨已下,皇上金口已开,陈王知永夜会前往,临时换人,倒显得我hetushu•com国诚意不足,散玉关的百姓才经历战争,需要休养生息。”
“嘘!小点声,被永夜听到非大发脾气不可!她最恨别人说她柔弱!”端王眼中忧色更重,轻声提醒道。
“大殿下这么想替我出气,永夜不去就太不给大殿下面子了。父王,我去去便回。”永夜只愣了愣就决定去。她还是不放心。
答应?还是不答应?端王看了永夜一眼,示意她不用去。
永夜的笑容像极了身上穿的浅紫绸袍,美得如烟如梦。李天佑心中又是一跳,为什么,他到今天才发现永夜美得胜过女子?眼风扫过身侧的端王,忍不住疑虑重重。心思百转千回,竟脱口而说:“永夜今日真真如画中人……嘿,精神得很哪!”
永夜当没看到,笑道:“断手断足太血腥了,大殿下莫要太过吓着永夜。”
她游离谷回魂处治了半年病……李天佑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回魂的徒弟,永夜和*图*书肯定认识月魄!可是端王说她不会武功,而且她和月魄私底下有来往,她就一定会知道书房有毒。她不会是那个黑衣刺客,可是,她见了月魄不认,分明是有私情!
“不急,我去瞧瞧永夜。”李天佑说着向端王拱手一礼,便想往莞玉院去,脸上已漾出笑意。
天佑只愣了愣,还没想好该如何回答,已瞧见花林间坐着的那抹紫色身影,情不自禁地说:“若是皇叔生的是女儿,天佑一定诚心求娶!”
“我来瞧瞧你好了没有,这会儿就去提了月魄回府处置。永夜,你要不要与我同回王府?好出口恶气?!”说话间李天佑已收了那些绮念,脸上露出谦和的笑来。
永夜要去陈国贺陈王寿,她会在八月中秋迎娶公主……天佑无端端的想起玉袖公主的清丽,与永夜也算是一对璧人,心里不知为何竟有些不舒服。听端王感叹,便笑道:“其实不一定要永夜去吧?皇叔不方便讲,http://www.hetushu.com天佑去禀了父皇,多少看在永夜体弱多病的份上,另找人送贺礼去。”
“我是那么残忍的人么?想到他使蜈蚣咬我,还敢挟持你,怎生也要出了这口气,给他个教训罢了。”
他只顾欣赏着永夜的风姿,没有看到身旁的端王担忧的表情。
“永夜答应下的事绝不会忘。”她垂头不敢看端王的眼神。她答应过让月魄离开安国。以后不再和他有瓜葛。可是,从此就见不到他了吗?永夜心中突生出一丝不舍。她转念又想,如果月魄能平安脱离游离谷,以他的医术开间医馆平安过日子,也未尝不是种幸福。想起那张英俊的脸,总是想保护她的心思,永夜心底有一丝温柔的情绪被隐隐牵动。
端王瞧他神色,眼里禁不住飘过一丝阴翳,天佑这么紧张永夜?念头只往这里一转,就站了起来:“不用担心,我遣豹骑林将军一路护送他。陈王也不敢难为他。那游离谷的小子,你把他带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