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章 请了个酷保镖

不等风扬兮回答,永夜低下了头,脚尖无意识的在地上划来划去,显出沮丧与为难:“算啦,不可能的……太麻烦了……谢谢,木牌还我做纪念,不要你帮我了。”
李言年一怔,他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沉默片刻后道:“你好自为之!”
他深深呼吸平息了心里涌动的恨意与无奈,平和地说道:“我来是想告诉你,之所以谷里能给月魄解药,是因为已经不需要用他牵制你了。回魂说,你已经中了蛊毒,你不会想知道毒发后的惨状。”
李言年奇怪的看着她,突然问了句:“你认识他?”
“少年自大!风扬兮不过和他战成平手,他在陈国威望颇高,我怕你有命去没命回来。你一死,公主自然嫁不成了。”李言年见永夜胸有成竹,也淡淡的笑了。只要玉袖来了安国,杀了端王。佑亲王没了倚仗,想要拉太子下马,太难。
去王府找我?永夜想了想,想必是牡丹院的人去找李言年吧,她逛牡丹院并不要紧,要紧的是用玉袖勒索游离谷得了月魄的解药。一个从小被游离谷培养的刺客,这样的举动能惹来纪律严明的游离谷杀之而后快。永夜叹了口气,想起当年一时不忍为了月魄站出来的情景。李言年会赶去莞玉院责问她?会提醒她回魂那药里有蛊?会告诉她……没了一个月魄,还有一个风扬兮?
“做什么事都可以?”
站在门口,她轻叩了几声:“屋里有人吗?”
狠辣,冷静。看似轻轻松松,却把山谷凭仗的打算一一道出。
“前往陈国,虽然有风扬兮在,但强龙不压地头蛇,你要提防一个人。”
“你不问我要做什么事?”永夜想,天底下的大侠都这么www.hetushu.com好骗?珍惜他的木牌让他感动,对他充满信任感让他觉得不帮自己就过意不过,再主动摇头作罢,让他好奇。她只用了点小招术,风扬兮问也不问就决定帮她了。李天佑让风扬兮帮他,也这样?
易中天?永夜呆了两秒,这个名字带来的冲击比海啸还强。她猛的低下头忍笑直忍得浑身发颤,和易中天抢公主,有趣!
永夜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了缝。一个想找到自己杀之而后快的人居然肯做自己的保镖,让她很有成就感。
这让他满足。
“师傅说过的,只要我不暴露身份,谷里不会插手我救月魄。既然他已是弃子,何苦还要他的命?!”
风扬兮笑着把木牌挂回她的脖子,那双曾在黑夜中闪动着锐利蛊惑让她嫉恨的眼神出乎意料的温和:“我答应你。”
风扬兮被她逗笑了,这位被封了永安候的世子爷还真像孩子。爽朗的笑声从喉间连串爆发。永夜瞟着他,从她的角度只看到风扬兮因发笑而起伏的胸膛以及满脸的大胡子。永夜退后了一步,她不习惯耍心眼儿时看不见对方的眼睛,不利于她判断。
永夜有些不舍的摸摸脖子上的木牌,毫不犹豫地取下递过去:“陈王递国书要我去贺寿,父王做了万全的准备,但是,我还是想请你保镖,有你在,”永夜露出灿烂的笑容,“听说风大侠十五岁就能与陈国第一高手在散玉关打成平手,有你在,永夜出使陈国会安全。”
经过巷口的时候,她情不自禁瞟了眼那个面摊,摆摊的是个年青人,她有些黯然,目光却盯着巷子深处的小木屋,脚步未停走了过去。
“我想,你一定不会让我www.hetushu.com做很难的事情。也一定不会是伤天害理的事情。”风扬兮的声音让永夜想起前世的老师,满脸慈爱地对她这个差等生说,我相信只要你肯读书,你一定会考出好成绩的。
那张扬着希望与企盼的脸在灯光下露出孩子般的纯洁,让风扬兮瞬间想起幼时向家里人讨要心爱之物的情景。只是他总是得不到,总是失望,总是把渴望放在心底里。慢慢学会了再也不提。但是他了解,了解被拒绝后的感受。他制作了木牌,希望能满足对方一个愿望,想看到哪种眸子瞬间亮起来的表情。
李言年打定了主意,叹了口气道:“想让易中天与风扬兮斗个你死我活?若给风扬兮发现你利用他,你会死得很惨。”
李言年深深呼吸,永夜相信,若不是她还有用,李言年现在就想杀了她。她笑嘻嘻的看着他漫不经心地说:“这计划说实话就不该让他参与,我就搞不懂为什么要放月魄在佑亲王府,还白送他似的,难不成佑亲王付了谷里大笔银子,生怕太子药死了他?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还要摆出一副要整死月魄的模样?难道,月魄是明保佑亲王,暗助太子?”
被丝绳吊着的木牌在眼前晃动,永夜垂头丧气伸手去拿。木牌瞬间被提得高了,她拿了个空,永夜抬起头,抿着嘴看着风扬兮高举的手不满地说:“下回我找个简单的事情,你帮我做完再收回去吧,现在是我的!”
永夜好说歹说低声下气哄得两人展颜,见她俩进房睡了。又悄悄下了醉梦散。她想,今晚李言年该来了。
他走后,永夜松了口气,一头倒在床上。她很喜欢在夜深人静时想事情。黑暗中那双眼眸和*图*书像午夜猫眼似的明亮,一抹笑容慢慢在嘴角扯开,像极了才偷到鱼的猫儿,贼笑不己。
回到府中,夜已经深了。倚红茵儿望眼欲穿,见永夜带着笑容回来一个劲埋怨。
李言年看着她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明知道风扬兮四处找她欲杀之而后快,她却把他请来做保镖。李言年想起很多年前永夜指点月魄黑吃黑活着出了小楼的行为。眼前的永夜笑嘻嘻的望着他,灿烂的笑容无辜的表情,让这么漂亮的人儿死了实在可惜,还不如当年送去了牡丹院。
永夜目中露出惊恐之色,一手捂着肚子,指着李言年道:“你们,好毒!”
永夜高兴得快晕了,咧开嘴直乐:“我岂不是赚到了?!哦,不能反悔!”她笑着离开,走了几步回头冲风扬兮笑:“你的衣裳选得相当不错!就是胡子邋遢了点。”
“谁?”
永夜没有动,从脖子上取出那块木牌:“你说过,可以凭它请你做一件事。”
时间不多,她要在李言年找她之前回到王府。永夜迅速拐进了集花坊背后的小巷子。
李言年一怔,她的确忠心,忠心得让他害怕。想想自己的大计,他叹了口气道:“毕竟师徒一场,任务结束,我会给你解药,让你当个富贵王爷。”
风扬兮见她将木牌珍重地挂在脖子上不禁有些感动,拎起木牌笑了:“永夜想要我做何事?”
李言年看着永夜黑暗中闪亮的双眸不禁有些后悔,这小子从小就心思深沉,在山谷就是个闯祸的主,难为青衣怪和程蝶衣还喜欢了她,处处护着她。谷里为什么要派月魄保护佑亲王,他知道,却不想因此坏了自己的大计。永夜的说话象根刺刺得他眼皮直跳。多少年,他忍了多http://www•hetushu.com少年就等着现在?!
风扬兮开了门,皱眉瞧着她,有些不解,仍侧过身让她进屋。
“我明白,师傅。首先我对端王世子的身份很喜欢,现在我还是永安候。将来端王的财产都是我的,有权有钱当然好过当刺客。其次,我打不过风扬兮,刺客最怕的就是一身正义的大侠,不是吗?”永夜说得干脆,李言年觉得心凉,自己教出了个什么样的徒弟?
永夜走得很慢,极享受春夜舒适的晚风。跟着她的人是谁?想要做什么?她笑了笑,在拐过一个街口时施展轻功迅速跃上了房顶,缩躲在风墙后的阴影里。不多时,听到风声掠过,她放松自己,悄悄探头,见来人似疑惑地停了停脚,选择了端王府的方向而去。
李言年看到永夜露出的惊恐模样皱了皱眉,这实在不像永夜的作派,难道她没有吃回魂的解药?果然,永夜低声笑了起来:“我知道,一般说来,只要我不背叛山谷就不会毒发,甚至可以活到老死,对么?”
请他做保镖?这个世子自幼多病,看来对外面的世界很害怕。风扬兮了然的笑了,接过木牌又给她戴上:“我本来就想去陈国一趟,我会在暗中保护你。这次,不算!”
永夜望着李言年笑了:“有这么个保镖,师傅觉得星魂有必要去冒险?易中天想找我决斗也不行。不过,找我拼拼诗词还可以。”
“陈国第一高手,左将军易中天!他与公主青梅竹马长大,爱慕公主已经多年。散玉关之战如果胜了,他会向陈王求娶公主。”
“永夜多谢师傅了,天大的恩情哪。”永夜笑逐颜开。
若不是夜深人静怕挠人清梦,永夜真想放声大笑,她努力地喘了口气努力用最平和图书静的声音说:“当今天下三分,听闻易中天最喜点评三国,只要一说起这个话题,他便极有兴趣。听说,只是听端王说起过而己。”她轻咳了声清清嗓子又道,“师傅别怪我笑,一个陈将,是不敢做出带公主私奔的事的,何况公主一心急着嫁进端王府。他想趴在墙头等红杏,当心会被公主当成贼来打。嘿嘿,争不过我的。”
风扬兮也忍不住笑,低头看看身上才买的黑衣,不错?天知道成衣铺子里没有花边没有绣花的黑布衣裳就一个样子。永夜是说自己身材不错?风扬兮挑挑眉,摸了摸胡子,狡黠的笑了。他觉得陪永夜走趟陈国一路上肯定感觉也不错。
“还有,”永夜眼珠一转,“你不用想再把月魄捏在手里要胁我,我主动奉上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请了风扬兮护送我去陈国。这消息可值钱了,以后若是我有什么异动,你只要告诉风扬兮我的身份,准把他气得吐血不杀我不解他心头之恨。我对游离谷忠心吧?”
“如果我死了,岂不是两国又要开战?陈国,才战败,再起战火,百姓愿意?激起民愤,易大将军威望再高,陈王怕不也会让他乱来,师傅不必太担心。这任务星魂一定会顺利完成的。”
她吹熄了房内烛火,片刻之后,李言年果然闪身而入,见永夜端坐在椅子上等着他,拉下蒙面面巾冷笑道:“翅膀硬了?敢和谷里讨价还价了?”
“呵呵,你很聪明。”李言年这才消除了疑心。“还有,这次任务有半点差池,风扬兮就会知道谁是他一直找的人。我会告诉端王,你是个假货。”
“那为何你要请风扬兮出手?”
永夜眨了眨眼:“这不是师傅谷里一直都希望的?对星魂会更放心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