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二章 不止是试探

端王果然扑的笑出,扯过永夜想打,又搂住了。
“也许……公主在意的只是如何进我端王府呢?”
但是,听端王语气已经识破了这个局,需要的是自己配合,顺水推舟。
“这是游离谷的主意。也是故意请我去做谈判正使的用意,他们非要塞一个公主来和亲,你说,我能不答应吗?游离谷终于动了,父王,这机会永夜不想放弃!我有七成把握,游离谷与陈国有染。”
“永夜这么早起,身子骨受得了不?”李天佑关切地问候,手顺势拍向永夜肩头。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李天佑望着永夜走下金殿的背影出神。明明都是小个子,明明永夜曾去游离谷求医,明明那晚的刺客消失在端王府内。错又如何?宁可错过,也不可放过!李天佑冷冷地想。
端王心里一热,手搂得紧了,嘴里却淡淡道:“你主谈便罢,还谈了个公主回来,今日金殿之上看你如何应对。”
“是啊,永夜的脸色还真不好看,就像……月色一样苍白。再折腾一日,没准儿身体更糟糕。今日回了旨,天佑也上奏请永夜辞了少卿一职好生养病。”
永夜斯文的跟着端王,只行礼不肯多说话,默默地打量这群安国栋梁。他心里突生警戒,装着不在意地退到了端王身后,扯了下他的衣袍。端王回头,永夜听到身后一个声音道:“天佑见过皇叔。”
端王又是一笑,戏谑道:“很简单,要配上公主,又不能乱我阵脚,我听闻玉袖公主位居天下四美,你娶了她相得益彰!”
永夜嘴大得能塞个鸡蛋进去,说话也结巴起来:“……我……娶?”
“定了亲,不见得就要娶啊,先把嫁妆弄来再说,在父王所例条件之后,玉袖公主又加了战马千匹,有和*图*书何不可。再说,皇上随便封个候伯,娶了公主便是。”
端王收了调笑,正色道:“皇上的意思,也只有你的身份配得上陈国公主。再说了,陈国谛交合约时,陈使一再暗示,公主对你……”他咳了声,忍笑道,“一见钟情!”
就为了这份气势与凌驾众人之上的权力,庙堂之中,朝堂之外,牵至江湖,动辙百姓,无人不受影响。
永夜难得见端王叹气,故意要引他展颜,便笑着说:“当年父王也是穿这身威风的官袍,脸上顶了巴掌印去上朝?”
“唉!还美呢,都不知道你以后怎么办。”端王叹了口气,他穿的是金绣麒麟袍,戴了缀玉王冠,不露自威。
端王伸手弹了下他的额头:“知道你的身份,静安候会提刀杀进王府来。”
“臣李永夜谢皇上。”永夜只有谢恩的份,候爷?他升得可真快,直接由从四品升到王候。也是这端王世子的身份,朝臣并无异议。一个没有实权的候爷虚名,去娶陈公主,大家都觉得划得来。永夜想起对父王说的话,倒成真的了,随便封了候伯娶了她就是。他嘴角扯了扯,又想笑。
永夜嘿嘿笑着打趣:“要娶公主,还有蔷薇郡主呢?她对永夜,好象也是一见钟情,从六七岁缠永夜到现在,要不,一并娶了?”
永夜想起与父王的对话,但是当这么多人的面让他说自己最合适?他恭谨地回答:“臣以为,佑亲王尚未娶妻,可迎公主。”
早朝钟声一响,掖门大开,官员们鱼贯而入。
“可怜的蔷薇。”
永夜这下有点愁了。如是这样,无论哪个皇子娶了公主好象皇帝都不舒服。
永夜得意了伸了伸手笑道:“佛要金装,人要衣装,这身官服衬得我http://m.hetushu.com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夸,花见花谢,车见车……”他咳了两声,这爆胎二字万万不能冒出来,若是问他何谓车爆胎,他实在没办法硬指着马车的木轱辘说车轮散了的意思。
这边站着的马大人听得永夜不居功,当端王面提携,赶紧走了过来寒喧,倒隔开了李天佑的视线。
游离谷想要让哪个皇子继位都行。想要自己卖了安国都行。
“是机会还是阴谋?公主嫁给哪位皇子,都不好。”端王点醒永夜。
“此次和谈甚得朕心,李少卿还顺带附议了陈公主和亲之事,李少卿认为谁娶公主最为合适?”裕嘉帝和蔼地问道。
再听得群臣罗嗦了些杂事,终于听到内侍悠悠喊道:“退朝!”
“多谢大殿下关心。永夜回府换了衣袍就过王府来。”永夜不动声色说道。李天佑只差没说,李永夜,我捉到你的同伙了,你这就跟我回去坦白从宽。要他当了李天佑的面不动声色看他折磨月魄横,以便这位心思深沉的大殿下拿得实在?他笑笑抱拳行了一礼离开。
不安的在殿上站了足足一个时辰,他听到内侍喊他的名字,忙站出来跪下行礼。
可是月魄……想起李天佑说的折腾一天,身体更糟糕的话,永夜心惊肉跳。
永夜干笑两声。心中却如泼了瓢滚油,烫得直痛,难道佑亲王认出他来了?他分明话里有话,他把月魄怎么了?这个奸诈的大皇子怎么折腾月魄了?直恨不得飞到佑亲王府去看个究竟。嘴里却道:“永夜身体不好,却一直也想为朝廷做事,也不算太辛苦,真正累着的是马大人他们。”
这等亲热举动永夜并没觉得有什么,端王却很自然地侧过身体整了整永夜的袍服挡过m.hetushu.com了李天佑的手,疼惜地叹道:“交了陈国这差事,还是回府养病的好。今儿一起早,这脸色差得吓人。”
永夜所有的神情都被端王收入眼底,他真的很聪明,也很懂事,他眼里的笑意只是一闪即过,盯着永夜英气勃勃又用了药粉故意整得病弱的脸轻摇了摇头:“当年你母亲一心想生个儿子,是不是儿子又有什么关系,我看你该做的事情一件没落下。”
端王睨他一眼:“这事一了,就给我好生呆在王府学规矩!”
“那是不可能的。”永夜回嘴,叹了口气道,“我只想好好吃顿饱饭,这些年深怕长得太快了……”
薄薄的晨曦扫在大庆殿前的广场金砖上,反射出淡淡的青光。永夜看了眼巍峨耸立的大庆殿,两旁站满了禁军与宫侍,从中间走过,远远能瞧见无数台阶之上殿堂深处的龙椅,可以想象从上往下望来的天子威严。
“当年静安候府三番五次请媒婆上门提亲,真要娶郡主,他却要提刀砍我。”永夜笑着开躲,嘴里不依不饶。
皇上的意思?我的身份?一见钟情?永夜看着笑得无辜的端王,想起那两兄弟金殿上几句话就把母亲定下的情形,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好生佩服端王的心机,他让皇帝知道游离谷以真换假掉错包的事情以免欺君。皇帝是知道他的身份了,还让他娶她?
永夜大惊,想起蔷薇,心里很是同情。“几时的事?”
端王鼻子一酸,再也说不出半句训他的话来。
“太子请旨立蔷薇为太子妃,只等蔷薇郡主明年及笄。皇上已恩准了。”
裕嘉帝懒得再问意见,点点头道:“封李永夜永安候,赐田五百亩,八月迎娶陈公主。”
见端王与永夜过来,均行礼招呼。
“昨日。”
和-图-书“你这孩子!玉袖公主在陈国地位何等尊贵,岂是随便封个候伯便能娶她之人,安国若这么办,两国又将起战火。”端王摇头。
出任主议主使,给安国要来大笔赔偿,外加一个位居天下四美的公主和亲。自己算是一洗病弱形象,别的大臣谈了半月,他只用了两天时间。这次谈判皇帝很满意,将来端王死,自己凭借这也能在朝廷有点小资本了。
换世子,不是为了接近大皇子,辅佐李天佑,是为了接手端王的势力。有什么比世子的身份更有说服力?玉袖进王府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杀了屡次在散玉关败陈的端王。端王一死,自己就能理所当然接王位,接管端王权势。
永夜觉得像极了前世小时候伏在父亲肩头的时候,靠着端王厚实的胸,觉得很安全。他闭了眼自语道:“最安全的地方……”
我还杀了很多人,可以不偿命吗?他几乎想坦白告诉端王他还是刺客星魂,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多年刺客生涯,前世教训让他不得不再防着点,等他配合皇帝与端王灭了游离谷,将功赎罪,说出来也是个脱罪理由。
永夜与百官一起行了礼散朝出殿,他着急回去通知李言年打探月魄情况。正打算脚底抹油的时候,李天佑已笑着走到他身边亲热地说道:“永夜,我邀得名医在府中,本想请进端王府为你瞧病,但那大夫脾气甚是古怪,拒不前往。我想请永夜过府,方便治疗旧疾。”
“让我娶了,我这病歪歪的模样,陈国会让他们的金枝玉叶嫁来守活寡?”永夜的意思是他只能这样娶玉袖。
说话间已到了紫禁城宣德楼外。二人下了马车,侍从提了灯笼在前引路。永夜抬头看天,黎明前的黑暗,几颗疏落的星子挂在天上,四周安安静静。和图书高大的宣德楼上挑了几顶灯笼,看不见全貌。右掖门外已聚集了不少官员等着早朝钟响。
“皇上,永夜也十八了,尚未定亲,臣无意见。”端王笑咪咪地应道。
永夜这才回转身,见李天佑着了亲王服饰,一身宝蓝四爪蟒袍,头结金珠王冠,像天上晨曦初现的那抹微光般清朗,他抱拳向端王行礼。永夜赶紧也是一揖:“佑亲王。”
“皇上,臣认为不妥。”有大臣出班反对。“陈军屡次败于散玉关,都仗端王威武,此番和谈更提请李大人为主谈,陈国和亲若以公主嫁与李大人,我朝恩威并施,方显和谈成效。臣建议由李大人迎公主。”
“早看比晚看好,千万别忌讳大夫。拖久了不好。”
永夜何尝不知。游离谷想让玉袖公主和亲不外有几种可能,一是游离谷支持三位皇子中的一位,娶了玉袖等于有了陈国支持,被支持的皇子便有继位的可能。二是游离谷是由陈国所建,不管玉袖嫁给那位皇子,总会引得众皇子之间相互猜忌,内讧,让安国大乱。
他排在中间偏后的位置,望着李天佑挺拔的背影,心里的疑惑与不安越来越重。今天他抬头望天的时候,并无月色。李天佑话中定有深意。
端王倚在马车锦垫上瞧着永夜直乐。
永夜只好叹了口气假做强撑状:“孩儿没事,父王过虑了。”
永夜有些不明白。公主不管嫁给那个皇子都可以引得安国发生一场动乱,嫁给他有什么好处?嫁进端王府又有什么好处。一个念头闪电般划过他的心际,很多事情霍然明了。
卯时三刻,永夜便与端王一起进宫早朝。
永夜听了,更加不安,李天佑嘴里的名医除了月魄还有谁?他是真的在试探还是已经拿得实了呢?心里百般猜测,脸上却笑了称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