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四章 遇着一个更阴的

永夜点点头:“说对了,我一直觉得王爷没这么聪明。”
风扬兮一愣,心里涌起强烈的不安,他怎么精神突然就好了。
永夜微笑着,身影如鬼魅,青衣师傅的训练不是开玩笑,他身上穿的乌金甲衣也不是棉布做的。
与黑发同时飘落下来的还有永夜怀里的那张名单,佑亲王伸手接住,望着永夜消失的方向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似乎在奇怪这刺客轻功虽好,功力却不算太高。
两道黑影在黑暗中穿行。风扬兮轻功不如永夜,内力却比他雄厚,眼看永夜在前,他却捉不住,突然大吼一声,长剑匹练般挥出。
这个刺客将他撩拨得几欲坏了他多年的修为。引得他七年中踏遍安国的土地。他似乎就在他不远处,在他伸手的时候又像条泥鳅滑走。
风扬兮看过很多种眼神,绝望,佩服,崇敬,防备,害怕,痛苦。但是眼前这个黑衣刺客眼中的孤独感仍让他一震,他就像一片秋风带下的最后一片树叶,独自在风里飞扬。身体因为伤痛微微颤抖,蜷成了一团。
永夜大骇,身上带的暗器毫不吝啬地往后射出。
“你既然知道,便该明白,杀这些人由不得我作主,你为何不找上游离谷的主事?”永夜气愤的说。
“可是我没拿王府一针一线,我不算贼吧?”永夜拖延着时间,身体内的那种隐痛一阵接似一阵,他还是被风扬兮的剑气伤着了。
永夜浑身的血在瞬间凝固。他慢慢回头,佑亲王倚在房门口,含笑看着他。
如今,他被他的内力所伤,再无反抗之力。如何不叫他痛快!猫终于捉到了狡滑的m.hetushu.com耗子,一口吞掉太不过瘾,风扬兮没有出手,耐心的盯着躺在地上的永夜。原来他是个小个子男人,身材精干瘦削,敏捷灵活,难怪自己总捉不到他,他的轻功在江湖上也无几人能及,一手暗器刁钻歹毒。而此时,这个刺客面纱后露出的眼睛里,只有绝望和孤独。
让他想起了自己,独来独往,只身飘泊江湖,不知道明天将来。若不是他犯了他的禁忌,也许,他不见得一定要杀了他。
这些年他一直暗中观察,知道佑亲王是个心细如发之人。今晚他临走时让端王请佑亲王过府,又用郭其然调开了风扬兮与王府好手,王府空虚,正是他下手的时机。
灯光亮起,他瞧见永夜坐过的椅子,伸手摸了摸,指尖沾起一丝腥红,佑亲王皱了皱眉吩咐道:“去请月先生。”
“你走不了了!”风扬兮冷冷的声音响起。
在看到郭府内有佑亲王府的高手,在看到风扬兮出现在书房窗口的时候,永夜完全能肯定他的计划成功。
他眼前突然暴出一蓬银雨,力道之强,风扬兮甚至能听到针刺破空气的嘶嘶声,像毒蛇吐信,而这些声音里更有一道闪亮的银芒,带着疾风直压面门。风扬兮大喝一声急退,长剑挽出一圈光华,竟将这蓬银雨收了个干干净净。手挥起,指缝间已夹住了那枚柳叶小飞刀。他哼了声:“这是我收集的第二十三把飞刀,七年中,你用这独门飞刀杀了二十三个人,狡猾!你以为我不会防备?如今你还有何话说?”
佑亲王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晚上喝茶总睡和*图*书不好觉,还是少喝为妙。你是在想,为何我知道你要来么?”
游离谷摆出一副支持佑亲王的面孔,杀的人却不见得全是佑亲王的绊脚石。永夜急于求证他的推断。
“我知道有人晚上会去杀郭尚书,连端王都拿这些刺客没辙,可是去了端王府我又想,我王府中也就今晚最为空虚,有刺客杀郭尚书,会否有小贼进王府偷东西呢?我只是想,便回来瞧瞧,没想到还真有啊。”
“既然不方便找东西,在下告辞了。”永夜叹了口气道,真的往门口走,打算离开。
霎时,箭如流星向他射来。
永夜咳了声,用力撑地,却爬不起来,望着风扬兮,目光中充满了绝望与恐惧。这是什么人,连他引以为傲的轻功和暗器都伤不了他。永夜觉得对上风扬兮很无力。
风扬兮气得两眼发黑,狠狠地盯着他的背影吼道:“我一定会抓住你!”
“亮灯的瞬间,人总会习惯性的适应一会儿,这会儿工夫足够你逃。”佑亲王并不上当。
从地上仰望他,永夜觉得风扬兮那身正气让他看上去像一个王者。弱肉强食的世界,果然是胜者为王。与风扬兮比较起来,他这个王候之子却显得那么猥琐,永夜极不喜欢这种感觉,也哼了声突然站直了身,拍拍身上的土,笑了笑:“我不想死,也不想让你死,我要走了。”
二十岁的佑亲王一身书卷气,唇角永远轻扬着温柔的笑容。这抹笑容以前永夜越看越假,恨不得一拳打掉,今晚瞧着,只觉得心凉。
永夜一凝神,蓦然发现屋子外面已被团团围住,外面至少www.hetushu.com有八十张强弩等着他。他进来之时并无这种异样,在李天佑说话这会儿工夫弓箭手就到位了,训练有素,佑亲王治府如治军哪。他停住了脚,随手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王爷待客岂可无茶?”
永夜算计着时间,心急如焚。他与风扬兮缠斗的时间过长,感觉胸腹有种隐痛袭来,但是再不快点,佑亲王就回王府了。
他穿了件宝蓝色的蟒袍,腰间还挂着香囊荷包玉佩等饰物,看装束似乎才赴宴归来。那张清秀的脸上没有半点惊诧。
一扫颓废与无奈,他就这么一站,便有傲视天下的风度。风扬兮惊怒,已知不妙,朝永夜踏出一步,只一步,丹田骤然绞痛,气一岔,人就倒了下去,他瞪着永夜,手松开,握住那把飞刀的手已变得青紫:“卑鄙!”
他为何会在王府?父王难道没有请他过府?为什么看上去他像是在等着自己,就像早就知道自己会来。永夜心中转过各种念头,嘶哑着嗓子干笑道:“王爷亮灯吧,黑灯瞎火的想找东西也不方便。”
永夜喘着气似乎很吃惊风扬兮能破了他的最后一招,目中的绝望更浓。他压低了声音,嘶哑了噪子惨笑:“我只是个刺客,收银子的刺客,这是我的饭碗,败于你手,我有何话说?”
“我一直很好奇,你长得是什么样子!我要看看你的脸。”说着便用长剑来挑永夜的面纱。
李言年拿的名册永夜根本就不相信。拿给端王瞧也不知就里,反而只能暴露他下一步的行动。永夜不能让父王卷入暗杀这件事,也断不能让游离谷怀疑他。他只能亲入王http://m•hetushu.com府盗得佑亲王的亲信名册,一一求证。
风扬兮哼了声,手中长剑挥出,永夜听到暗器被绞飞的叮当声不绝,吓得头也不敢回,身上有什么扔什么,什么准头力道都顾不得了。
“与其被八十张强弩射成刺猬,本王还是觉得面对面聊天对你有好处。”
他寻找着最佳突破的时机。身上的暗器在对付风扬兮的时候用得差不多了,而外面是八十张强弩。
永夜冷笑,风扬兮消息也知道得太快了。只有一个可能,他与看似温和无害的佑亲王有秘密联系。
“是,我知道你是刺客,而且还是游离谷的刺客。我生平的心愿就是灭了游离谷,我,不得不杀你。顺便为死在你手中的好人报仇!”风扬兮正气凛然。
也就霎那工夫,风扬兮来到了他身边,他居高临下看着永夜叹息:“我找了你七年。”
佑亲王叹了口气:“听说出了个例无虚发的小李飞刀,让大侠风扬兮都很想一睹真容,本王好奇心也重,这般蒙着脸做客实在不雅,咱们面对面聊如何?”
佑亲王闲闲地说道:“你最好还是不要出去,出去,我怕伤着了你。”
“七年,我找了你整整七年,每一次都落后一步,每一次瞧见飞刀与留书都恨不得斩你于剑下!”风扬兮锐利地盯着他,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永夜低声笑起来,不屑地说道:“贪财之人受点罪也是应该的。一柄飞刀要十两银子呢。记者,我师傅说的,刺客总有最后一招,这招的名字就叫卑鄙。不过,还不算太卑鄙,这毒要不了你的命!”说着脚尖一点,人飞跃而去,瞬间没了踪影。
脚下http://m•hetushu•com未停,他披散着头发消失在黑暗中。
“我会找,但是,你也得死!”风扬兮长剑指着永夜。
永夜奇怪的看着他,眨了眨眼,原来黯淡无光满带绝望的双眸突然有了神彩,在黑暗中闪动着珍珠般的光泽。他歪着头想了想说:“你不是很想看我的样子吗?过来啊!”
永夜只觉得一股大力像潮水般涌来,人像被突然抛空再扔到了海底,闷得透不过气来,气息一滞,人重重坠了下去。
永夜自如的躲开箭雨,正在他得意之时,感觉到一道强劲的疾风,他骇然低头,束发头罩连同玉簪被削断,头发也被削落一截。
他悲愤地想,风扬兮怎么比蔷薇还粘人,就是甩不掉!
佑亲王的声音清清淡淡,如春风一般和熙。永夜听着浑身冰寒。这个佑亲王连他的想法都猜到了,如此小心谨慎之人,怎么不可怕!
永夜迅速的潜入王府,感觉到王府的空虚,笑了笑,轻车熟路地进入了书房。
正要开密室之时,听到一个身音懒洋洋地说:“你想找什么?告诉我一声便是。”
永夜打了个呵欠:“夜已深了,在下无黑灯瞎火聊天的兴趣,告辞!”最后一字尚未说完,他所有的暗器全对着门口射出,而人却一脚踹破窗户冲了出去。
照永夜的算计,端王就算不明白他的用意,还是会请佑亲王过府一叙的。郭其然在端王心中何其重要,端王不能让永夜暴露身份,那么巧妙地点醒佑亲王,让佑亲王派人保护郭其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多少郭其然还是个兵部尚书,这等拉拢人的好机会佑亲王绝不会放过。
“没有好处的事,在下是不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