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三章 与风扬兮对决

夜来得无声无息,永夜融入夜色之中,像缕风飘过黑压压的屋顶,准确地找到了兵部尚书郭其然的府邸。
“父王与风扬兮相熟?”永夜很怕听到他不想听的答案。
这位郭尚书升得如此之顺原是合了皇上的意,入兵部后又与端王成为知交,此次散玉关败陈,他调粮运饷功不可莫。
“我不能出面,不能让游离谷知道由你走漏的风声。可是郭尚书……”端王陷入一思索。
父王会因为查出是自己害死那么多人而选择大义灭亲吗?他那么爱国,他一定会很痛心,永夜几乎可以肯定,游离谷的事一了,若是端王知道他杀了那么多好人,一定会大义灭亲杀了他。而母亲,他美丽温柔的母亲会是何等伤心。
也许,将来有一天,自己会消失,不会让任何人因为端王亲子是沾满血腥的刺客去威胁到父王和母亲。也不会,让父王做这么痛苦的选择。
时间一点点过去,风扬兮仍站在大树之上鸟瞰郭和-图-书府大院,而郭府中的侍卫高手已经沿府搜寻。
永夜舒了口气。父王并不熟悉风扬兮。意味着他不是在与父王做对。他几乎脱口而出想告诉父王他就是星魂。想把心中所担心害怕的事情全说出来。
但是游离谷要杀他。
“今晚。”
春天的晚风一如少女的手,温柔细腻。永夜伏在树上静静地等待。
永夜没有杀掉郭其然,只伤了他。他满意的想,这个结果回去交差无懈可击。有大侠风扬兮在,有这么多高手在还能伤到郭其然,游离谷能说他故意放水?永夜一击得手,却不敢大意,人轻伏于檐下,他也在等,等风扬兮动。见他不中计入府,永夜暗骂狡猾。
永夜暗骂了声,算计着时间已无多,蓦地跃起,不敢回头,手中暗器已落雨般往身后射出。
永夜瞧到眼里,很矛盾。
端王沉默片刻道:“会派谁去?”
“是风扬兮一直在找的擅使飞刀的那个刺和图书客?”
风扬兮照箭的来势跃上大树时,只看到一副长弓好好的摆在树杈间,还附了张纸条,隐约写着字,他才低头去看,脑袋一晕,屏住了呼吸,长剑划出,那张纸飘起,带起一阵迷烟的味道。“好狡猾的贼!”
他此时已离开了大树,轻巧地潜入了郭府的院子。不屑地想,弄了个假人,以为隔着远,我便瞧不出来么?
也就在此时,郭府之中传出哭喊声。风扬兮冷冷一笑,并不入府查看,反而轻立于树梢,眼神锐利地注视着院子的动静,不放过一丝异动。他在等。
端王脸上现出重重煞气:“敢要胁勒索算计于我,敢当面掉包换世子,就这一重,我就要让游离谷灰飞烟灭!再说,不理朝政,不等于我能眼睁睁看着游离谷乱我国家!不管郭其然是谁的人,他毕竟还是国家的栋梁之材!我断不能让游离谷的刺客杀他!”
眼看第一枝箭已到郭尚书面门,横的伸过一把剑,轻巧将箭和_图_书粘住借势挥开。一身黑衣的风扬兮出现在窗前,依样挡开第二枝箭,第三枝箭。身形手势挥洒自如,轻松得像在扇苍蝇。永夜嫉妒得眼睛发红。
“一个叫星魂的刺客。”
“游离谷说是要支持佑亲王,说郭尚书表面看是佑亲王的人实则不是,父王觉得呢?”
强劲的箭枝带起风声不绝。
端王一愣,眉心紧皱:“郭尚书是佑亲王的人?难道,佑亲王出宫这几年的势力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
一个睚眦必报还很爱国的人!永夜想笑。他想的却很简单,不受游离谷威胁,保护他的家人,仅此而己。
他们在等待自己落网?永夜望着几个他认识的佑亲王府的高手微笑。
三百步,是什么距离?永夜轻轻取下背上的长弓,三弦绞作一股,银白透亮。箭身上好桦木磨制,箭头纯钢淬毒,闪着幽幽的蓝光。没有箭羽,在原来装箭羽部位两边剔空,利用空气动力原理,使箭在飞行时保持稳定。
端王和_图_书愣住,永夜告诉他这一信息,意味着他如果调用人手保郭其然,永夜就会被游离谷怀疑。这是两难!
“游离谷重要还是郭尚书重要?”
兵部尚书郭其然,十八岁做按察司检校,十九岁升按察司知事,二十三岁按察司副使,短短五年便从最低的从九品升到了从三品,五年后调入兵部任侍郎,现年三十三岁,已是堂堂二品尚书。
他仿佛又回到山谷之中,在那个夏夜走出石室,变成树枝的上一片叶,与四周融为一体。郭尚书今晚家中很热闹,他独坐在书桌旁看书。房顶上,书房屏风之后,还有院子里伏了十七八个人。
永夜拇指轻抚过箭身,光滑的箭身带来一种愉悦的手感。他猛的搭箭拉弓,怀抱如满月,全凭感觉瞬间疾放。箭如闪电,去势如追风。风中温柔的气息被骤然划破,不待箭至,第二枝箭再次放出。
临走之前,他说了句很奇怪的话:“父王今晚可请佑亲王过府一叙?”
端王叹了口气:和_图_书“我手握重兵,你外公是当朝丞相。当年不想让你卷入立太子的事件,也是想着少理朝事。再是亲兄弟,也总会有小人挑拨。这几年,你可曾看到过有朝臣过府往来?不过……”
“你走不了了!”风扬兮冷冷的声音响起。
“他是个嫉恶如仇的独行侠,父王一直很想结识,却总找不到他的人。”
永夜走之前问端王:“游离谷要杀郭尚书,父王如何看?”
“几时下手?”端王沉着脸问道。
只要目的达到就行了。只要最终能灭掉游离谷就行了。永夜又一次告诉自己。打住了让端王知道的念头。
永夜心中着急,眼看人已快搜到身前,手指轻弹,十丈开外哐当一声,一盆花被打翻在地。人声顿时往那边涌去。
风扬兮还是没有动。
端王大惊,恨得一拳打在书桌上:“郭尚书乃栋梁,游离谷难道想要我朝分崩离析,无良将可用,无良臣可用?!”
永夜轻声说:“父王这几年忙于边关战事,朝中事务疏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