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章 端王爷很强大

这是李言年半个月来说的最动听的话。永夜嘴角扯了扯,和李言年在一起,最不安全。
“本王是国之栋梁乎?”
他觉得头有点痛,想想永夜的任务,冷笑一声不管了。
永夜很放心的闭着眼养神。他此时正在想,该以什么样的面目见端王爷与王妃。是热情拥抱宣告自己变成正常儿童还是斯文柔弱偶尔冒几句话出来以示肯说话了。这两种选择各有好处。前者可以让自己变成京都小霸王,为所欲为。后者可以隐藏实力以静制动。
他心中暗自佩服端王爷雄才伟略,宋国一直夹在安国与陈国之间,地势险要,一直规规矩矩找不到理由开打。世子被袭的地方在安国,但是离宋国也只有是几日路程。端王爷要扣这顶帽子给宋国,宋国也只能哭着接了。谁叫王府死了四十个侍卫呢,剪径小贼可没这本事。
“开房睡觉!”永夜又打了个呵欠,他捶着腰想,再这样下去,他小小年纪当心得腰椎间盘突出。
永夜很想摸摸他的铠甲,想想觉得以后弄一身来穿都行,伸手摸太小家子气。他笑了笑,疲倦地说:“有劳将军……啊!”他又打了呵欠,往楼下走。
门口只停着一辆马车,永夜没敢使轻功,伸出手,扶着李言年上去,见李言年有意跟上马车,永夜站在马车上挡住了他,笑笑说:“我倦得很,不欲人打扰。”话却是对林将军说的。
http://m•hetushu•com屁没拍完端王爷打断了他:“与本王作对就是与安国作对,与安国作对……此非特殊情况?!”
客栈很大,桦木桌椅被刷出了木质的白色。掌柜是想象中的胖老头,小二哥肩上依然搭了块毛巾,满脸堆笑迎上:“客倌是住店还是用饭?”
永夜打着呵欠打了门,惊奇地看到一个超酷的人。从头到脚包裹在黑色的铠甲中,确实威风。
午时时分,他听到李言年掀起轿帘轻声唤他:“少爷,到了。”
永夜躲在马车里偷笑,若是在别院或是在游离谷,李言年会如何报复自己不让他上马车的行为呢?他就是想让李言年知道,纵然是完成谷里的任务,他,也绝非山谷中任他搓圆捏扁的星魂了。从现在起,你李言年就只是王府里的一个下人。
想要解释么?很简单,一个在山谷医治了半年的世子小王爷,回来后处处看他脸色行事,王爷和王妃会起疑心。
端王当殿发誓绝不用强。然后京都臣民就看到杀人不眨眼的端王爷心一软再软。
李言年似乎拦住了来人:“林将军,少爷已经睡下了。”
王府众人眨巴下眼睛,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难得现在有这么多人守护,他觉得今晚哪怕是在马车上也应该可以睡得舒服了。
好不容易看到灰扑扑的城墙又一次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和-图-书永夜打了个呵欠:“还是过城不入?”
“小的亲为世子守夜。”李言年显然很满意永夜领会到了他的意图,一揖之后带上了房门,真的就坐在了门口。
李言年有些着急,当着林将军又不好大声叫喊,放下轿帘时心里涌起一股气。他明知道以永夜的修为,是肯定醒了的,却偏偏不睬他。
端王爷年近而立,膝下就只有一个儿子永夜。
不等李言年说吃饭之类的话,永夜疲倦地说:“该让我看到的都看了,今晚可以睡个安稳觉吗?”
听说那年京都元宵灯会上端王爷遇见了看灯的丞相千金。端王爷死皮赖脸地请张小姐同游赏灯,被张小姐扇了一个大耳刮子。
李言年有些发愣,李二识趣的牵过马来,他看了眼马车,翻身上马。
永夜长叹一声,就为了让他知道,为了这个任务,牺牲再大也不足惜。若是坏了他们的计划,他们能对自己做什么呢?他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威胁自己的,杀了自己?也只有这个吧,所以才接二连三的显露实力。
刘夫子深深一躬:“王爷英明!”
张小姐做主另将府中田产租给厨子一家,厨子哭着说他全家都被端王爷买为家奴了,以后他也要去端王府的厨房上工。于是,张小姐气冲冲地找端王爷评理,端王爷马上点头同意减租,顺便请张小姐吃了饭。
没等他比较清楚,轿帘再次被掀起,环佩叮当伴着和*图*书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来,有人上了马车迅速地将他拥入一个极柔软的怀抱。
唯一能让端王爷心肠软下来的就是他的王妃,丞相张岐岭独生爱女。
比如张家厨子突然哭着求小姐帮忙,他家的地突然被涨了租,交不起租谷就得还地,没地就没法过日子。一家几十口人靠他一个人的工钱活不了。
皇上只好发话:“令爱既与端王有了肌肤之亲,丞相是国之栋梁,这门亲事便由朕做主吧,必不让令千金受半点委屈。”
闭上眼,他真的睡着了。马车走在官道上,车上铺了厚厚的毯子,摇摇晃晃很催眠。
李言年轻敲了敲门:“少爷醒了么?林将军奉王爷令迎少爷回府。”
若不是王爷把王妃捧在手心,拿世子当掌中宝,刘夫子很怀疑这是王爷设的局。
永夜很想摆摆手说声同志们辛苦了,手举起却掩住了嘴,继续打呵欠。
再比如……总之最后张小姐看到端王爷时脸上绽开了笑容。这笑容比京都牡丹怒放时还美丽几分。故事的结局就很好猜了,端王爷如愿以偿抱得美人归,而且没立过侧妃娶过妾室。
刘夫子不说话只擦汗。
门外发出铠甲马刺碰撞的声音。
在马上奔驰了半个月,永夜烦了,他不习惯和李言年同骑一匹马,不习惯窝在李言年怀里,把腰挺得笔直尽量离李言年远点,半个月下来,累得贼死。
这一晚也没睡好,客栈里突然涌进http://www•hetushu•com了很多人,永夜很容易的被惊醒了。他嘀咕道,当杀手就这点不好,睡个觉都不踏实。
“吩咐下去,彻查此事,看看是不是边境上的宋国有了异心。”端王爷又补充了一条。
“王爷战功赫赫,威慑天下,有王爷在一天,他国怎敢轻易来袭……”
传说这位皇帝的亲胞弟当年带兵打仗的时候才十七岁,第一次从战场上回来时,他的坐骑差点被他砍下的人头压趴下。从此不管他是笑如春风还是不动声色,都没人愿意相信端王爷会是个善良的好人。
张相被这两兄弟气得手脚发颤,他是一代诗人百官之首门生无数。就算想低头金殿之上也要努力挺直了腰放狠话:“若是端王爷能让小女满意,臣自无二话。若是皇上要下旨,臣这就回家准备灵堂以谢君恩。”
世子下山回京都的路上遇袭。这一消息在第一时间传到了端王府。
两边脸都挨了巴掌的端王爷笑笑说:“陛下赏臣弟一巴掌这是爱臣弟,打是亲骂是爱,臣弟不敢有怨言。”说话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相。
当然,这地是被端王爷买下来的。张相再有权总不管不了端王爷的地。
“不,我们进城住店,这里离京都只有一日行程,很安全。”
“李言年和世子现在到哪儿了?”端王爷李谷脸黑得像雷雨前的天,声音像冬九的冰坨,又冷又硬。
“回京都!”林将军喝道,骑了马与李言年一左一hetushu.com右护着马车前行。
甲胄鲜明的士兵从客栈大堂一直排到了门外,个个精神抖擞,见了永夜哗地一声单膝跪地齐声吼道:“迎世子回府!”
永夜还没有睡醒,不想搭理他。闭着眼继续睡。
“王爷……非特殊情况不得调用京畿守卫……还是整营……”王府幕僚刘夫子劝道。
世子返京居然被人袭击,同去的四十名侍卫全死了,只跑出执事李言年和小厮李二。所以站在端王爷下首报讯的人被王爷这句问话吓得舌头打卷,一句话被分成了几截才说明情况。
“世子放心。”林将军见永夜满脸倦色,心里涌出一种怜惜,对王爷护犊情深很是理解,这么个粉装玉沏的独生儿子先是不肯说话,好不容易治好了还有人刺杀,就算旁人瞧着也舍不得,更何况是端王爷。
“让林将军带五百豹骑接世子回来。”端王爷下了令。
好排场!好威风!客栈的老板伙计跪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
一巴掌把端王爷扇得几天不肯洗脸,不仅请了京都最有名的画师许怜草用笔细细将张小姐的手掌印在脸上勾勒出来,还喜滋滋的顶着这张脸上了朝。在金殿之上皇上见了气极又扇了他一巴掌。百官相劝,唯张相冷眼旁观。
“豹骑驻京畿卫左翼骠骑将军林宏见过世子!奉王爷令护送世子回京都!”林将军说话铿锵有力。
“王爷有令,李执事一路护送辛苦,为防贼子再来,嘱我等星夜迎世子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