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五章 一路杀人回京都

“师傅请说。”永夜知道他想说去了之后的任务。
李言年不外是内院执事之一,喊他世子是自抬身份了。在别院唤他一声师傅,既然出来了,他只是自己的奴才。
就算游离谷里的紫袍小孩还活着,相信也没办法证明自己是真的哪个。
李言年拉着他的手掠出了院子。李二牵了两匹马候着。于是三人两骑开始往京都逃命。“做戏要做全套。”
两人相互看着对方,李言年只瞧到永夜那双亮如点漆的眸子,似真的天真无邪真诚无比,又看不见底。
李言年上前做了个请的手势:“少爷,在房里用饭吧,外面人多杂乱,有失身份。”
用过晚饭,没有人打扰他,他躺在床上很烦。闭上了眼睛静静地感受周围的气息。他有很奇怪的感觉,今晚一定有事发生。
永夜愣了愣赶紧跟上去。
“皇上下了旨,年后召世子与三位皇子一起读书。王爷从前总以世子有病为由推托,皇上心疼侄子,听御医进言认为有利于打开世子心结,所以坚持。”
院子里站着十来个下人打扮的人。永夜这几日把每个人都记得熟了,却还是没有发现影子是谁,不免有些遗憾。
“二皇子是皇后嫡出,可惜心思深沉,为人奸滑,皇上不喜,所以迟迟不肯立储君。三皇子与你一般大,母亲刘氏,镇威将军之女,教得三皇子莽夫直性子,也非皇上中意。明白了么?”
“是。”和*图*书永夜轻轻一笑。
永夜的笑容让李言年有种被雪地阳光刺痛了眼睛的感觉。他握着酒杯轻笑道:“当初如果送你去了牡丹院,你会让京都疯狂。”
“你为什么不把李二杀了?他知道的最多!”永夜指着旁边马上的李二。
永夜慢条斯理的煮茶。手纹丝不动,人静如松。他突然发现美人先生教的这手艺很管用。太冠冕堂皇的理由了,茶道清心,正好有时间消化反应李言年的话。
李言年满意地笑了。“有你在大皇子身边,与他交好,我们就放心了。”
“你不必唤我师傅,人前人后都不必。我教你的,必然是你所憎恨厌恶的,这是人之常情。”李言年自嘲的笑了。

永夜只能跳下床配合的说道:“李执事,你一定要护我周全!”
李言年没有接过永夜手中的茶碗,这声师傅显然让他意外。“说过了,不必。我不喝茶的。”
永夜瞧出了他的疑惑,嘴一眠笑道:“不用看来看去的,授业者为师,师傅能教我的东西都是有用的。不管白猫……能捉到老鼠的都是好猫。”他有点尴尬,转眼就逝去了,不利用白不利用。
十日后,马车进入了第一座能称得上城的地方,永夜看着高高的城门楼微笑,终于进入有正常人的地方了。
永夜轻抬手臂,壶中滚水缓缓浇过茶碗,茶香冲淡了桔子皮与酒的味道,屋子里http://www.hetushu.com的空气为之一清。他满意地放下茶壶,吸了口气,甜甜的笑了:“师傅请。”
队伍包下了城中最大的祥和客栈的西垮院。永夜第一次看到客栈想起了古镇旅游。看到小二肩头搭着毛巾想起了他马上会上来边擦桌子边问客官吃点什么?他忍不住笑了。
永夜恍然大悟,只是不知道游离谷属意哪一位皇子。想让他杀掉最有希望登天子位的皇子?让端王爷背上纵子行凶的恶名挑拨皇帝和他的关系?
“以后有机会,徒儿当为师傅煮酒。”永夜笑着说道。
永夜微笑。
雪细细密密地落下,像极了夏天的阵雨。放眼望去,竟似看不穿看不透。
“师傅不会与我一般见识的,若论这养气的功夫,永夜如何敌得过师傅。”永夜心里又骂了句,你连东西都不是!
青衣师傅说,有危险就逃了。天下之大,未必只有安国一处可以容身。
“二皇子与三皇子呢?”
李言年站在院子里笑着对永夜说:“今天我们就回京都去,王爷和王妃想必都等得急了。”
“记得三年前你们走出楼时的情景吗?”李言年突然问了句。
永夜说完,没有看李言年的脸色。伸手掀起轿帘回头看,别院所在的地方冒出了滚滚浓烟。“李执事行事果断,永夜受教。”
永夜一怔,看着院子站着的人,这情景还真像当时自己与别的孩子站在李言年面前时和_图_书。当时生杀之权掌于李言年手,他要杀自己简直是一点反抗力都没有。如今……才想到此处,他不由一惊。
门口停着来时的马车,四十名骑兵前后站立,对院内的声响充耳不闻。上了马车,李言年笑道:“在想这四十人?!”
“他们在别院呆了十天,就不起疑心?”
自己猜错了?是从小就和将来的天子接近,将来掌握大权,等于把持了天下!永夜又得出了一个结论。
丑时,他闻到了浓浓的烟味。房门被一脚踹开,李言年手执一把剑出现在他面前,对他一笑:“有人打劫,少爷!我们逃吧!”
十天时间很容易就过去了。
“一个不留!”李言年微笑。
“大皇子性情温和,又是宠妃李氏所出,皇上最喜,只是过于温和了,所以,你多帮帮他。”
这是永夜的最后一招。
“啪!”永夜将茶碗往地上一摔,脸上却还带着笑容,“不痛快总要拿东西撒气的!”
永夜翻了个白眼,经典之语不懂欣赏,难道龙凤麒麟就不是畜生?他忍不住笑了,如果知道他的想法,这里的人会不会吓死?多半是不会的,被吓死的是自己,不知道有多少人会骂他是妖孽,一把火烧了他这个妖言惑众的人。
“呵呵,猫?只有你才会如此不尊重师傅,把师傅比成畜生。”
真的就这么简单?永夜觉得太轻松了。当好一个最有权势的王爷世子,与最有可能做未来天子的http://m.hetushu•com大皇子成为好朋友,前途一片光明。
“为何不在别院杀了?”
但是怎么看自己也不亏。
“你很镇定,三年前如此,三年后也是。谷主没有选错人。”李言年没有回答永夜的问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假以时日,世子成就非凡。”
他不喜欢他做他的师傅。虽然李言年有太多东西教他。
李言年被他一捧心里总算舒服了些,想想永夜不过九岁,牡丹院又不是什么好地方,他正色道:“进了王府,说话总没有现在方便,你虽然才九岁,青衣怪当你是小孩子,我却觉得你必是能懂得的。”
游离谷虽然培养的是杀手,怎么做的是为国为民的好事?永夜永远忘不了一千名七八岁的孩子在木楼中相残的血腥 。
“总要有人瞧见他们护着你下山。”
“少爷放心!”李言年的笑容在外面的火光映照下显得很诡异。
雪地瞬间被染成血红色,数声惨呼之后,又恢复了平静。
“记住我教你的东西。绝不落下任何一个泄秘的可能。”李言年轻声在他耳旁说道,“世子,走吧。”他当没事发生似的往院门行去,李二弓着身子紧随其后。
他想起自己的身份,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端王爷夫妇已经是他的难题,皇宫皇子更是个大难题。
永夜撇撇嘴,看到李二眼中露出对李言年的感激与忠诚。还怨毒地瞪了他一眼。他真想放声大笑。
永夜瞧见扮成倚红与揽翠的两www.hetushu.com名女子眼中露出惊恐之色,墙头骤然冒出无数持强弩之人,箭枝如雨般射向这些人,没有丝毫犹豫。想阻止也来不及。
“离开山谷,我就是你的新师傅。”李言年微眯着眼,烫得正好的青州红让他极为享受。有人形容用青州红高梁酿出的酒是女人唇上的胭脂,让人沉迷贪恋。他垂下眼眸瞟了看白瓷盅里散发着热气的酡红,轻漾起一丝笑容。
李言年一怔,眼中涌出怒气。
永夜有点失望,点点头进了院子。
“少爷,别挑拨离间了,李二是我的家臣,杀自己人可以,杀了忠心之人便叫人心凉,再无人对你效忠了。”
李言年似笑非笑,这笑容让永夜觉得还将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李言年笑了:“他们本来全是我的人,我只不过让你知道,自己人也不是不能杀的。两个好处,王爷更不会起疑,第二嘛,我一直认为,最有可能出卖我的就是自己人,更何况,进山谷的人太多了。”
“明白了,大皇子如能得端王府支持,必能胜出嫡出的二皇子,只是需要有人帮帮他,不教二皇子欺负了去。”
“其实,你就该叫我一声少爷!”永夜的笑容更加灿烂,但凡王府内院家臣,都称他为少爷,只有外院之人才唤他世子或小王爷。
这些持弩之人……他的记性一直不错,目力也不错,看出正是车队前后的几十名骑兵。原来他们也是李言年的亲信。
永夜心里感叹,那四十个骑兵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