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章 一支白玉簪

“可以试试吗?”
掌柜刚要摇头拒绝,听到星魂喃喃道:“不知道结不结实。” 已经捏住簪子做势要折。
“我只买这个,别的不买。”
掌柜扭动着肥屁股颠着跑来,胸前的肉抖得让星魂想起有家客栈里的陈百祥,他低下头忍笑。
“公子……”掌柜脸上冒汗,目瞪口呆看着一地破损的武器。
青衣人瞟了一眼,转身往外走:“不知道。”
“蝶衣,你多费心了,只有半年时间,但我想,应该可以了。”
“可以。”掌柜笑容不改。
“到了。去看看,有喜欢的东西么?师傅送你。”青衣人淡淡的声音惊醒了星魂的傻笑。
“谷主,他还没出师,且不知世事,年纪尚小,这事不成!”青衣人接口反对。
“你说可以试的。唉,就是钢火不好,随便试试就坏了。勉强选点这些小破烂算啦,结账吧!”星魂摇着头叹气,心里一阵狂笑。
十八般武器立在楼上,另有弓箭暗器等物品,也无标价。星魂想这些肯定更贵,但是青衣师傅说银子不够时买礼物送他,便是武器吧。
于是他挨个的把这里的武器试了个遍,最后拿起了一排小飞刀。
还是自选超市?星魂叹了口气,自己原来也是有工资的人了,花吧,不花白不花,平时包吃包住,有银子也没处花不是?
“青衣,你在谷中多年,心也被这山水融化了吗?你忘了你为何入谷的吗?”老者语和*图*书声平淡,却带着刀锋一般的锐利。
“公子随意。”
“二两就二两,公子走好!”掌柜能收二两算二两,赶紧应下。
只还价一次?他不动声色,放下簪子拎起一件宽袍:“这个不用杀价了,十两银子我买了。”
掌柜被自己的话堵死了,一脸哭相,又发作不得,苦着脸算账。“承惠……六十两银子。”
星魂一怔,笑了,这才是今天带他逛集市的真正原因,因为,半年后,他将顶着那个男孩的身份出谷生活,所以可怜他,想让他高兴。反正他早已料到任务不能更改……要再找一个与那男孩相貌相似的难了,不过,他也不是毫无准备。“每个人总要为自己打算下,不是么?”星魂心里喃喃叹息。
“可是……”
往往没有标价的都贵,是用来宰客的。“掌柜,这些首饰没有标价!”
熙熙攘攘的人流,沿街开满了商铺,酒家青旗随风乱飘,楼上有美人斜倚红袖招……他沉醉在自己的想象中,最好坐在茶馆里有江湖人士放肆杂谈,有卖唱的小妞被恶少欺负,自己挺身而出,哦,不,用筷子当暗器插他个满身长刺……
青衣师傅破例说今天可以不用去美人先生那边,而且说,今天也可以不练功。星魂觉得有阴谋。
程蝶衣不屑的哼了声,转过了话题:“星魂不错,领悟力强,半年时间足够。”
老者还在品茶,直饮过三www.hetushu.com盏方满足的舒展了眉,悠然道:“好茶!”
“师傅,你有多少银子?”星魂看到掌柜的笑脸自然想起了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奸商。好不容易来个客人,不使劲宰怎么可能?
“就是碗小了点。”青衣人也叹了一声。
“真的可以?不收银子?”
程蝶衣满足的瞧着,眼前蓦地横过一只清瘦修长的手拿起一杯咕噜一口吞了,又去拿第二杯。她神色转为恼怒,又不好造次,瞪圆了眼睛瞧着不懂风雅的青衣人。
没有茶铺洒肆,没有沿街耍大刀的,没有人流,没有美人……一栋木楼孤零零伫立在树林中,别说人流,鬼影子都没瞧见一个。这样的集市来晚了还会收摊?
这就是集市?星魂瞬间没了心情。
掌柜笑着摇了摇头:“规矩是我出价,公子杀价!不过,只能一次。小店人手少,若是讨价还价无休无止,我会累死。”
星魂认真的逛了一圈,不过,他回头看看笑咪咪的掌柜,这价也太黑了吧?一件薄衫标价十两银子?他想起了美人先生,心里的念头冒了出来。目光瞟向一支簪。白玉为质,雕做蝶形,清雅精致,倒也配得上美人先生,偏偏没有标价。
出了树林,星魂放声大笑。他得意地把那件袍子递给青衣人:“这是孝敬师傅的。簪子是孝敬美人先生的。”
星魂眼睛亮了。他不像别的男人,一逛商场就头疼和*图*书。前世乐趣之一就是上街购物,他的女友们都评价这是他最大的优点之一。
他也笑了,语气中带着兴奋:“掌柜请出价!”
滴泉如珠,响彻一室叮咚。
星魂又拣起了白玉簪瞧了瞧,叹了口气放下:“这个二两银子吧。”
青衣人脚步没有停,星魂懒洋洋地跟着他,无精打采。他原本做好了血拼的准备,现在太太太令他失望了。
“多少都由我喊?”星魂难以置信。
掌柜答应一声笑呵呵的包衣服:“公子真是痛快之人。楼上是兵器铺,公子可上楼一观。”
四目相交,青衣人飞快地移开了头,走出了木楼。
“谷主之意再无更改,半年后,自求多福。若不想被人揭穿,多听先生的话,那支簪子她会喜欢。”
放假?逛街?星魂认真的问他:“是否还能从集市上买东西?”
“一两!”星魂偷笑着出价。
他走了一圈,终于忍不住拿起了一把短刀。重量尺寸不是特别满意,但也将就能用。他握在手中轻轻一挥,找回了前世熟悉的感觉。
“公子,但凡无标价的是喊价,随你喊价。”
“是,谷主。”程蝶衣恭声回道,抬起眼眸,目光却一直盯在他默不做声的青衣人身上,仿佛要探进他内心的最深处,揪出他所有的秘密。
掌柜笑着说:“公子请自便,选中了柜台结账便可。青衣大人请外间奉茶!”
“二百两!”
掌柜很诚恳地点点头:“没想http://www.hetushu.com到公子年纪虽小,也有了红颜知己,这枝簪是上好玉质,通体晶莹,赠与佳人实乃上品!”
“很多时候,不是靠武功成事的,谷中这么多高手,难道还少他一个?”老者眼中精光大盛,转瞬又恢复了慈祥。
星魂瞟了眼外间,见青衣师傅悠然的坐着喝茶,便往楼上走。
星魂当没听见似的把玩着簪子。他何尝不知道,这谷中之人又有谁是普通人呢?他想,不知道今日之行为,掌柜会写什么样的报告上递谷中主事之人呢?
一旁坐着的老者端起一杯,微眯着眼在鼻端一嗅,嘴角露出微笑,转过杯口,小口吞咽品尝。
“谷主说的是。”青衣人眼里飞快掠过一丝黯然。他不敢说出反对的真正理由,也不能说。他暗想,自己的心真的被星魂的笑容融化了吗?
“蝶衣茶艺又有进步,能得你一盏茶吃,平生之幸!”老者叹了一声。
青衣人摇摇头笑道:“那掌柜的可不是寻常人物。”

进得楼去,迎来一个掌柜。满脸堆笑地对着二人一抱拳:“本店货品齐全,价钱公道,二位这边请!”
青衣人低下头,想起星魂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眸、吹弹可破的肌肤还有抱着自己依恋的模样,心里终是不舍,又一次开口:“可是他……才八岁!”这句话说得连他自己都觉底气不足,不由得有些沮丧。
星魂笑嘻嘻地把簪子放进了怀里。“师傅,这里东西价廉m•hetushu.com物美,下月发了工钱,我再来光顾。掌柜的,记得多备些好东西!”
掌柜眼里几乎冒出了火,星魂冲他一眨眼。他明白是这枝簪子惹的祸,却只能暗叫倒霉,苦着脸巴不得星魂再也别来了。
星魂将疑虑埋进了心头,把注意力又放在了集市上。他激动的想,能亲眼看到古代的集市,多么难得!
青衣人有点急,心里百转千回想了数遍,终于再一次开口:“他的功夫还浅,我怕……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山壁下放着一张乌木茶几,沾了些水气,光润的木质如黑玉般闪亮。一只白玉般的手稳稳高举茶壶,倾下滚水,腾起茶香沁人肺腑。
“师傅,你说,美人先生会喜欢这支簪吗?”
程蝶衣低眉顺目专注的砌茶,一一注入白瓷小杯中。汤色青幽,她眼中微露出一丝满意。
星魂点点头,顺手对着另一把长刀挥下,两刀相交发出铮鸣之声。他叹了口气,把短刀扔了,不是他想象的锋利无边。
不仅如此,青衣师傅还微笑着说:“我带你去集市!”
青衣人一愣,又笑了:“你跟着师傅学艺起每月便有二两银子。都存在师傅这里,共有六十二两。你的银子随便花,银子不够,师傅送你。”
“当然可以。自你学艺以来,师傅一直没带你玩过,今日你想买什么都成。走吧,晚了就收市了。”
楼很宽阔,宽七丈长八丈。商品很齐全。衣服鞋袜文房四宝乐器珠宝首饰摆满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