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永夜

作者:桩桩
永夜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章 美人如花隔云端

“我能做个明白鬼就好了,为什么要学他?”星魂见没有商榷的余地,单刀直入问道。
“嗯,你观察很仔细……从今天起,你没晚饭吃了,直到你瘦得和他一样。”程蝶衣温柔而残忍地做出了决定。
程蝶衣慵懒地倚在睡榻上,一身流云彩衣拖曳至地。她拢了拢了发丝,浑身又散发出风流之态。见星魂站着不动便叹道:“现在我乏了,那有茶海,先学砌茶吧!”
星魂彻底无语。
星魂感觉着空气中气息的变化,像躲暗器一般躲藏着挥落的竹片。然而毕竟身体还是孩子的身体,内力也强不了多少。竹片挥起成影,压力随之而来。他腿上挨了一竹片,速度一下慢了起来,随即便被一阵绿萌萌的竹影笼罩。“哎呀呀,先生饶命啊!”一瞬间星魂也不知挨了多少下,痛得直求饶。
美人先生闻言一愣,幽幽叹了口气:“我老了,美人终会老的。等你大了,我都成老太婆了。”
这是个瘦弱的孩子,穿着身紫色的袍子,腰间束着丝绦,比自己穿的这身布袍华贵多了。那孩子手里拿着一卷书,慢条斯理地走在竹林里的小径上。
星魂心里一凛,明白过来。他眨巴了下眼睛装不懂,撇撇嘴说:“有什么好学的?小爷比他厉害多了。”
他一直没问那个孩子是什么身份,迟早他会知道。但是,他对青衣师傅总有份希望,于是还是问出了口:“师傅,美人先生让我去学一个人,学他的全部,要一模一样。”
星魂愕然抬起头,看到了美女张大了嘴:“神仙姐姐?”
他脑子一醒,退后了两步,心生警觉。脸上依然带着甜甜的笑容:“天底下没有比先生更美的女www.hetushu.com子了。”
“由得了你么?”美人先生不知从哪儿抽了根宽约三寸的厚竹片微笑着瞅着他。
“呵呵,就是眼波还要柔一点,像我这样。”美人先生眼波一转。
但凭她捉自己回来的功夫,自己远不是她对手。但是星魂骇然明白了跟她要学什么,打死也不干。
她的眼波温柔如春水,星魂的心如坠冰河。这是他的第一个任务吗?去做一个克隆人?好处是不久以后他能离开山谷。坏处是,自家人知自家事,这样的克隆任务实在是十死无生。哼哼,只要出了谷,天下之大,你们又能奈我何。星魂打定主意要开溜。
茶香在空气中飘浮,满室芬芳。
“我明白了,明天起,我若是有好吃的,我会先给他一份。我不想瘦,他就只能肥!”星魂笑了。美人先生根本不怕他拒绝,谷里的人也不怕他拒绝,因为他现在的功夫不够强,他的小命正捏在他们手中。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他也只能接受。
星魂呆呆的站着,任凭美女先生一双莹白的手掌抚摸上他的脸,“啧啧,这脸蛋儿……难怪送我这里来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先生,你方才唤我什么?小嘴真甜哪!我这样子真像神仙?”
这情形,星魂想放声大笑。谷里的生活越来越有滋有味,不知道里面的先生生气的时候会不会吹胡子瞪眼。他考试不及格青衣师傅会不会与前世他老爹一样在老师面前赔笑道歉?
星魂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她。
星魂把第一杯茶恭谨地递给程蝶衣:“先生请品尝。”
砌茶是小事,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见茶海旁的小炉上已经烧滚了一壶水。便开始选茶洗杯hetushu.com
“你的皮肤也差不多。”
“别怪先生没提醒你,不用功,小命就难保了。向来冒牌货被看穿都是这个下场!”
“偶知道了。”摸着头上的大包,星魂委屈地答道。
“唉,你在半年内学不会这些,我没法向谷主交差呢。”
美人先生笑吟吟收起竹片:“以后不准再称老子,跟着青衣怪就没学好。”
星魂有点吃惊青衣师傅的这个回答,抱住了他的腰喃喃道:“师傅真好!”
晚上出来练功的时候,星魂对着青衣师傅叹气:“美人先生真是多才多艺,天上神仙般的人物啊!”
青衣人沉默了许久说:“我去和谷主说说。”
“你就是星魂?”琴声停止,代之而起的是一个轻柔的声音。
“我也喜欢!”神仙姐姐玉指轻轻一点星魂的额头,他更晕了。“没想到青衣怪还能有这么可爱的小徒儿,以后跟着姐姐,别回去了。再呆下去和你那师傅一般鬼样子我可不喜欢。”
星魂忍住笑蹑手蹑脚走进了竹楼,琴声盈耳悠扬,足以清心。他打量着竹楼的布置,暗暗叫好。这里的先生肯定是仙风道骨般的人物。他这样想着,收起了轻狂之心,放轻了脚步,十足的老实学生般低着头站在门口。
“我决定全忘了,因为,我已有新诗作,旧日所作,实在惭愧,不想再提及!至于这个字么……先生请放心,星魂一定尽力而为。”星魂前世刻假公章,模枋刻假印章就是好手,模仿一个人的字有什么困难?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是你说的吧!”程蝶衣捂着嘴娇笑,“会说出这个,想必作诗吟对也不会太差。”
足踝一紧,身体被扯了回来,和*图*书重重摔到了地上。
星魂气笑了,美人先生居然就叫程蝶衣!他翻身跳起,一字字说道:“老子绝不学女人走路!”
“偶?”美人先生蹙眉,“乡音也要改掉!”
星魂点点头。
“喜欢我么?”
他走路的姿势也不算奇怪,但是举步之间却有种柔美的感觉。
“他是病态的白!”星魂心里不痛快,出声争辩。“还有,他瘦弱没我健康!”
“我教你什么,你要听话好好学哦。”
程蝶衣靠在榻上笑得花枝乱颤。
星魂忿忿不平。
星魂点点头,目不转睛。有美于前不能放肆,饱饱眼福也是好的,他幸福地看着她:“我喜欢叫你神仙姐姐!”
程蝶衣一怔,也咯咯笑了。她拿起一卷书放在星魂面前,“这些是他往日所作,你全记得熟了,包括……注解。还有这个,临这个字。”
星魂心里一动,不动声色地重新注水砌茶:“谷主说过,一定要我学那个无趣的小子?”
星魂凝目望去,那孩子正从小径旁转过来,他在石室中呆了两年多,目力已非常人所及,那孩子的脸他瞧得清清楚楚,他吃惊的瞪大了双眼……原来如此!“好像他身体不太好!脸色有点苍白……”
“哦?你不想学,我偏想教呢,小星星,你真有趣,太有趣了,呵呵!”
风声骤起,星魂像片浮云随之飘起。
“啊!”滚水浇到了手上,星魂把壶一扔,痛得直甩手,“受不了!”
程蝶衣叹了口气,摸摸他的头:“你再瞧瞧……他的脸。”
星魂狼狈地瞪圆了眼睛:“不准笑!再笑我明日便不来学了。”
纤手所指处,星魂看到竹帘外一个男孩。
“小色鬼,瞧够了么?学会了再走hetushu.com一遍。”美人先生的声音一如初夏的晚风,星魂身上的鸡皮疙瘩颗颗爆开。
星魂吓得倒退几步,突然感觉竹楼外青衣师傅的气息,如蒙大释,匆匆对程蝶衣鞠了一躬:“青衣师傅来接星魂放学了,明天星魂再来。”不待程蝶衣答应,一个翻身,燕子般飘出竹楼。
他站着看竹帘外的孩子,和自己惊人相似的面容,他会是自己的什么人呢?难道,自己是白痴傻子的时候没被处理掉,就是因为这张脸吗?
见这一来就咋咋呼呼的小家伙服软,美人先生显然心情大好,笑骂道:“好了,今儿不打你了。我不是让你学女人路,我是让你学……他走路!”
星魂一愣,想起是来当徒弟的,大踏步从房间这头走到哪头,心想,总不成来了这里还走直线吧?
“别傻站着了,走几步给我瞧瞧。”美人先生转眼又变了神色,一本正经地吩咐道。
“敢直呼我的名字……青衣怪告诉你的?为老不尊!哼!”美人先生手一抖,收回手中的披帛,声音一变,竟带出丝寒意。
“凝神是够啦,就是……小星星,你静心砌茶的时候能不能抬起头来看我一眼呢?”程蝶衣的语气中带着幽怨。自动把他的名字喊得极为亲呢。
“是很无趣,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他瞧着她红唇轻启说不出的风情,有些发怔。前世他有很多女人,环肥燕瘦都能称之为美女。真正能有程蝶衣这种女人味的却极少。古代美人就是如此么?
美人先生赞了声:“好轻功,青衣怪调教得不错。”
他看着美人先生,情不自禁退到了房门口,声音都在发颤,指着美人先生说了句:“你……程蝶衣!”他凌空一个翻身就hetushu.com往外跑。神仙?妖怪!他恨不得没有长双翅膀好飞出去。
女人打架坏气质!“好男不和女斗!老子再说一次,不学女人走路!”
“先生,你足以颠倒众生了,就饶了徒儿我吧!”
青衣师傅眼中又飘起了那种让他见了就想笑的神情,当然,还有脸上飞快掠过的一丝不正常的红晕。星魂心里有了谱,得意地想,就算被你们算计当童工做替身,多少也要找点乐子回来。
是啊,有什么办法呢?星魂忍不住抬头又看了眼那个专心读书的小子。
“小星星长大了,也不差哦。”程蝶衣兴致颇高,眼睛在星魂脸上转来转去,突然眨了眨眼,“既然你如此喜欢先生,先生嫁你好不好?”
程蝶衣只是凝视着星魂隐入竹林的身影,嘴角慢慢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有趣的小家伙……青衣怪,你还真能瞒。”
带着嗲声的抱怨让星魂的心飘上了云端。任凭美人先生一双玉手在他脸上摸来摸去。脑子迷糊得更厉害。
星魂再点头。突然听到美人先生声音一冷:“从小就么色,长大了过得了美人关么?”
美女扑哧笑出声来,声音像琴声一样悦耳。
星魂一听这话头就开始痛了。前世遇到的女人这样说,这世的女人也这样说,女人,真是麻烦。
“不,你要学他走路,学他弹琴,学他习字,学他的……那种神情气质。”程蝶衣一字一句地说道。
站在竹楼外,里面传来叮咚的琴声,青衣人牵着星魂的手在外站着静静地听了会儿轻声道:“去吧,下午师傅来接你放学。”
“又是一个练轻功的?”
“唉,走路都不会,路,是这样走的。”美人先生轻扭细腰,莲移碎步,看得星魂直吞口水。